•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威廉·林赛:奇怪吗?明朝画家笔下的“长城敌人”——《蒙古弓箭手》在伦敦的博物馆里现身

长城随笔 wu 931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我第一次见到这幅绘画《蒙古弓箭手》是在2003年。一天,我去伦敦维多利亚暨阿尔伯特博物馆参观,看到这里环境优雅,但参观的人不多。在中国艺术展室里,我不经意地在一束昏暗的射灯下发现了这幅画。当时我立刻就被这个远离家乡的马背上的蒙古弓箭手迷住了。这幅画既不是展示在中国长城沿线,比如嘉峪关或者山海关,也不是在显示中国具有悠久历史和众多文物收藏的的首都北京;它描绘的是13-17世纪中国北方的主要敌人——蒙古人,还竟然出自一位明朝画家之手。画家使用的工笔画法,描绘出统治过整个汉人王朝,以至于使明朝不得不大规模地修筑长城来防范的北方的游牧民族。这是我有生以来头一回见到蒙古人形象的绘画。

3

当我仔细观察这幅画的时候,看到了不少我熟悉的东西。因为这几年我多次去蒙古国旅行和考察,所见所闻依然在我脑海中栩栩如生。这个弓箭手骑在有马鞍的马背上,他的坐骑既强悍又能吃苦。当今的大草原上的马匹依然如故。他的弓和我在蒙古国家博物馆见到的一模一样,向后弯曲;他的靴子也如同博物馆里的复制品;他身穿一件蒙古袍。

4

这幅画的说明写的是:中国明代晚期作品。我由此产生了这样的疑问:为什么中国画家要用绘画这种艺术形式来描绘他们的敌人呢? 是为了熟悉和了解对方吗? 如同在当今的伊拉克战争期间,美国国防部印制了一副52张头像的扑克牌,这些都是他们要捉拿归案的对象,而且按照扑克牌数字的大小,将通缉人物按照重要性也进行了排位。美国国防部解释说,这种方式是为了使美国士兵随时将他们的缉拿目标印刻在脑海中。

5

这个蒙古弓箭手,并没有披带盔甲,而是一副日常装束:身着传统的蓝色蒙古袍。蓝色,是蒙古人喜爱的颜色,它代表着长生天。蓝色的蒙古袍除了在节日庆典时穿着之外,也是日常服饰。这位弓箭手的面目表情平和,斜挎着弓箭,箭囊里装满了箭。画家并没有把他描绘成面目狰狞的杀手。

据我所知,中国古代艺术的表现形式的目的似乎只有一种:用来欣赏。我们是否可以这样说,传统的中国绘画艺术形式所表现的均为鱼虫花鸟,青山绿水,并用书法加以赞美式的说明,外加作者大名的印章。但是这幅画没有一点这种迹象,没有画家的落款和书法文字,我想这幅画可能不是用来欣赏的,至少不是为他人欣赏的。

那么,专家们怎样认识这个问题呢?我询问了一个研究中国绘画和艺术30年的美国人弗丽达.莫克女士。她刚巧在伦敦时也来到过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参观,中国绘画馆馆长张宏祥(音译)先生给她看了这幅装裱过的画。

“这幅画画质低劣,是不是原作都值得怀疑。笔法平庸,不好说归属于哪一类作品。”莫克女士这样评价。同时她还指出,这上有好几个收藏家的印章。根据鉴定,其中乾隆的印章肯定是伪造的。

前英国苏富比拍卖行的中国艺术品专家王宁先生向我指出了,元代画家赵孟頫对画蒙古人和蒙古马颇有造诣。当我看到他优美的绘画时,使我感到心态的平和,时间的静止;甚至我有着一种驯养马匹的冲动。真是一种艺术享受!他的作品显然是为了欣赏而创作的。但是,当我回到我的“弓箭手”绘画上来的时候,我隐约有着不同的感觉。那么,这幅作品究竟为何而做呢?

我就这个问题,还询问了几位研究明代和游牧民族的历史学家,没有一个人愿意正面回答。看来这个问题不同寻常,既不确定,也没有归属,那我就大胆地、不拘一格地设想一下吧:

既然这幅画不是为了熟悉了解和欣赏品味之用,在明代历史中,它恐怕是一幅起着“调节”作用的绘画。当汉人丧失了政权五个世纪之后,又重新掌管中原地带之时,明代皇帝使用了各种方式,防止蒙古人再次入侵和外族统治的历史重演。除了运用修筑“边墙”这个基本国策之外,还采取了包括“以夷制夷”的方针,除此之外,从偶然的边境贸易交易到一些被称作“茶马市场”的常态交易市场的出现,汉人已经可以与游牧民自由往来。我想这幅画是否就是这一时期“调节机制”下的产物?在这里,蒙古人不再被描述成敌人,不再是披戴盔甲的武士,而是着装普通的游牧民。

抛开这幅画的质量不谈,它确实是一副具有细节的肖像画。我的意思是,画家画的是一个真实的蒙古骑士,很可能不是蒙古骑士的笼统概念画,而是某个真实的个体的肖像。在艺术鉴赏家的眼里,这幅画的技巧可能不够娴熟,但在我看来,它是历史的记录,它为我们提供了描绘明代蒙古人的独特的视角。

(翻译:吴琪)

注:本文图文均来自“林赛一家子”。

在本文发表之后,有朋友提出了较为犀利的批评,认为“出处有很多疑点,比如可能只是画者印象中的描绘,或者是汉人装扮成蒙古人的样子等等,不具有代表性。没有考究的意义,不能如实反映当时的历史。”本文作者一家很谦虚地表达了对批评者的谢意。

但这篇文章真的没有价值吗?有,不仅有价值,而且价值还有很多方面。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在这里找找有价值的信息——你会发现,我们转载文章还是会有很明确的考虑的。长城的文献资料千千万,这篇文章列入了我们的选择范围,是有充分价值判断的。

长城时光 黄益 谨记

2016年12月9日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威廉·林赛:奇怪吗?明朝画家笔下的“长城敌人”——《蒙古弓箭手》在伦敦的博物馆里现身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