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沈斌:长城三问

一言堂 huang 713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引自长城友人曾傲雪曾老师一个非常好的问题(我也想问问),诸位墙友们,你们为啥喜欢上长城?

北京曾傲雪曾老师:
我呢,就是看见了,就喜欢了。我第一次在金山岭长城感受长城的风雨,然后雨过天晴,只有风和变换的云还有沉默的城,周围安静极了。

鄙人无上:
我在第一次徒步穿越长城之前(2012年4月份),啥也不知道,连长城长啥样都没实地看过,更是对长城现状等情况完全不了解,只想沿着长城走一遍,就上网查了路线、地图以及唯一的历史参考资料《明长城考实》,注:当年啥也不知道,只研究了途径地名

磕磕绊绊也是差点没走成,即使到了山海关出发的前一天,我都不知道长城的样子与现状,还非常自大地说,我计划每天重装30公斤穿越25-30公里(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随后不断减负、不断调整,越走越喜欢,越喜欢就越有动力,一口气连续6个月徒步穿越长城,对长城都不了解的人,一口气就跑了6个月,想想当出,非傻所能形容……

这个问题非常好,能让你回忆起当初的各种缘由,有的是真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有的是充满理性的喜爱,有的是认真地想去了解它,等等,无论你的初衷是什么,到最后都汇聚到爱上它,爱得无可救药,那都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光。

白羊峪俞文海俞大哥:
我最初是因为我是长城的后裔,十几岁的时候因为有人来游览长城我家得到了实惠[呲牙]!后来加入了长城学会才知道保护长城的真正意义!在保护巡查中发现了解了长城更多的历史文化!才真正喜欢上了长城!他有很多耐人寻味知识!比如楼,障,壕,台,墩,各有各的用途各有各的特点,一块貌似平常的砖石都有他不一样的内涵

长城不仅仅是墙,他有生命,能够诉说远久的经历,风风雨雨血雨腥风爱恨情仇战事和平尽在其中。

府谷苏继平苏哥:
长城是一位父亲,他保护了我们千百年,我们应该好好爱他,呵护他,让他老的慢些,去的慢些!别留给未来的子孙后代的都是照片或者仅仅是一些传说。

我的初衷是让他好好的长久的给我和乡亲们带来丰厚的利润,后来发现那只是儿时的幼稚!

湖南方山小屋:
当年too young too simple

北京人在天涯人书记:
一种信仰的的体现。

北京黄益黄姐:
我是认识了长城的真正作用与价值之后才真正喜欢上长城的。
惭愧,是因为我缺乏审美,所以以前去长城的时候,总是找不到特别多的感觉。直到真正开始长城研究之后,才发现长城的真正魅力。

北京梅宇森:
因为优美的风景,霸气的体态,还有历史沧桑。

北京踏遍青山人未老:
因为减肥的需要。

还有几位暂不是好友,不方便计入。

第二问:长城的魅力
鄙人无上:
长城的魅力在于它的灵魂,触摸历史,缅怀过去,感受古人修建长城的伟大与坚韧不拔,即使现代技术,也有很多无法复制,简直不可思议。当全身心地去了解长城,你会慢慢地爱上它,爱到无法自拔……

白羊峪俞文海俞哥:
长城的魅力是我中华儿女坚决抵制外辱,振兴中华,维护和平的民族精神。长城是我们的先辈勤劳勇敢智慧的结晶。

靖远慕先秦慕哥:
我喜欢长城是从我的家乡甘肃靖远县几座烽火台开始,慢慢的知道故乡的三道各具特色的明代长城,进而迷恋故乡的历史与文化传承。长城如纽带,连接起了地理、历史和人文,走的越近,才更深刻的感受到其厚重的承载。

山海关大鹏兄:
第一次应该是在三四岁妈妈带我去第一关骑假马照相唯一的印象是黑黑的南门洞,第一次去角山长城是在上小学前,唯一的印象是在爸爸的保护下通过铁梯爬上城台,第一次去老龙头是刚刚上小学三四年级印象最深刻的是不敢站在澄海楼上愿望大海,问我为啥喜欢长城,真心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习惯了吧。

北京老蜗牛老师:
我回答曾老师的问题:我是偶然在青龙峡景区山上,发现的野长城,在那之前,我宅到甚至连八达岭都没去过。第一次触摸到长城,我就有和古人对话的幻觉。之后更加无法自拔,近些年来我把所有游玩的时间都放在了长城上。应该说,长城给了我很多快乐!我经常和“有烦恼”的朋友分享的一句话是:当你面对绵绵群山,当你触摸着千百年历史的长城,你会觉得自身非常渺小。你的所谓成功与失败也都不值一提。在那样的环境与心境下,你会想明白,你应该坚守什么,你可以放弃什么。

基于曾老师的两问,我来追第三问:你们对长城的看法、意见、建议等,又是怎样?
这是一个非常深层次的话题,我于前两条动态发表过一篇博文,仅是我与友人的一次交流所感,以下作为摘选,详情请参考我的动态博文——作为长城爱好者的一些想法。

鄙人无上:
我们所关心的是原始,而不是考虑修复留给百年后的人们看,而是在当下触摸古代遗留在我们这个时代的气息,古代修建长城是有灵魂的,现代修得长城没有灵魂,有的是妄加徒想,有的是利欲熏心,有的是想成为后代敬仰的名垂千古,却不曾想长城原有的古朴与生息。

难道不修复就是不保护了?我觉得恰恰相反。且现代修复都想留给百年后评判,可现代人怎么看,古老气息的灵魂都没有了,以现代方式制造毫无灵魂的所谓古迹,传世的意义又何在,不可能与有灵魂的古迹相提并论。名垂千古谁都想,可没有灵魂的‘名垂千古’,不屑一顾。

长城是古代遗留下来的历史古迹,是现代人追溯历史灵魂的所在,而不是毫无生机的新时代产物(未经历任何历史的沉淀),这是背道而驰的,但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因为利益,因为想名垂千古,因为想要得太多……

北京极品耳朵:
赞同无上。保护长城实体也要适度,搞得完全失去原貌就一水泥墙反而得不偿失。再说,生死往复本来就是自然规律,连人类都会最终灭亡,哪里有长城永恒的。永恒只是一种精神,一种期望。保留长城精气神的保护方式是最好的。

打个比方,长城实体得了癌症,按照现在普遍的办法,就是手术、放疗、化疗、中药、拜佛,钱折腾光,人受死罪,家人也痛苦得不行,最后皮包骨头几个月挂掉。何必呢?如果是早期,有治疗价值,成活时间保证5年以上,确实需要治,否则,保守治吧,把每天活好,尽力实现自己的一些愿望,有何不可。

北京箭扣:
长城让文化人进一步明白人的虚无,让商人明白哦这里还有利可图,让聪明人知道哦可以借位出个名啥的,等等。所以火箭(长城小站创始人)说,长城这个地方也是江湖,我觉得在理。我第一眼爱上长城是因为走在那里,像是走在回家的路上,它像是我白发苍老的老爸老妈。从近的说,走长城的有李春宇,研究长城的,最佩服的是常年个人脚踏实地的洪峰老师,拍长城的是箭扣居士(董旭明董老师),远的有董耀会(长城学会董会长)、陈长芬等,应该还有很多吧,孤陋寡闻不知道的或者从未谋面的就不列出来了。

北京曾曾老师:
我觉得修于不修,重点是要留住古城是时光的痕迹,如果把那些时光都抹掉了,城已不是原来的城,文物也变成了新物,和拆了也差不多

北京老蜗牛老师:
不修,慢慢就没了!不负责任的修,一下子就没了。所以最佳的保护长城方式就是,维护好现状。

(本文为长城小站的老不停(曾傲雪先生)和老蜗牛(孙晓亮先生)提问,无上(沈斌先生)整理,长城时光转载时加杨理先生的摄影,组合而成)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沈斌:长城三问
喜欢 (6)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