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一个南方女子的长城情结

我的长城 huang 960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不经意的一次金山岭之行,望着连绵的长城横卧在崇山峻岭中,如一条巨龙盘桓在天,气势如虹,我的心瞬间被触动了,第一次感受长城是如此雄浑与博大,为中国拥有古老悠久历史的长城而泛起民族自豪感。遥望司马台那一座座烽火台伫立在山的脊梁上,犹如一个个威严肃穆的将士在保家卫国。我似乎能听到他们思乡的歌曲,想象戍边将士在月光下遥想故乡,思念亲人,铁骨铮铮撒落于此,魂归故里的悲壮的情怀。攀登长城的艰辛让我感慨当时修建的艰难。赞叹修筑者的智慧,悲情几百万劳工的辛酸血泪。这些情愫在我心灵引起巨大的撞击,让我这个远离长城几千里的南方女子就这么再也放不下长城,从此开始见缝插针地利用双休和一切可能的机会从南方飞到北方,只为长城的牵引。我来了,在长城上,我走了,长城在我心间。
行走在荒草凄凄、荆棘丛生的长城上,内心涌动着的激情让我不畏艰险地前行,我的脚一步步丈量着长城,我的身躯和双臂匍匐着攀爬长城,我的心在倾听长城远古的呼唤,感受长城的博大、苍凉和荒芜。疲惫却不想坐下歇息,总是极目远眺那还没能抵达的地方,我的心似乎带着我的身躯飞翔在长城上空。俯瞰古老的长城横亘在陡峭,嶙峋的峰顶,如屏障肩负起军事防御功能。你不由得被这尘封已久的凛凛霸气的古长城之王者气息所感染。总是不由自主地联想起几千年沧桑的历史风云,百感交集;长城是一个关隘,保护了中原农耕民族的正常生产生活,也成为北方游牧民族和与农耕民族安全的贸易往来。长城见证了这片锦绣山河的岁月更迭。


初始拍摄长城时,很有点忌惮,长城这个雄浑、厚重的题材我要怎么才能表现好。作为一个南方女子,也许有着细腻的情怀。如何用心灵的感触来表现长城的美,成了我经常思考的问题。说起来,我较少研读别人的长城作品,不打听别人的所谓标准机位,不看同行者怎么拍摄,喜欢自己寻寻觅觅,用眼睛去发现,用镜头去揽入能触及我心的美,去解读我心中的长城。长城之所以能吸引一大批摄影爱好者也在于每行走一步,长城的点、线、面的构成就在变化着,即便同样的位置拍摄,构图稍微的一点变化却能展现长城不一般的气势,这也是长城的魅力所在。长城的恢弘大气和长城在失去了往日保家卫国功能后所呈现沧桑和荒芜的一面深深地吸引着我。行走长城,用眼睛和镜头去解读长城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箭垛、阶梯、烽火台,残垣断壁和厚重的城墙无一不让我动容。长城连绵起伏逶迤在万壑纵横的群山之巅、层峦迭嶂、亘古的沧桑在无尽的绵延中演绎得淋漓尽致。古老的长城历经千年风雨,虽满目疮痍却依然顽强伫立着,这种残缺的美愈发触及人心!想到到随着岁月风雨的侵蚀,长城终有一天不复存在,我会禁不住发抖。远离长城时的我,总渴望触摸长城,经常和别人提起长城时就用触摸二字,也许别人不能体会我的心,可当我每次依偎在长城上,似乎总能感觉长城的脉动,长城是有生命,有呼吸,因为长城是血肉铸就的,而且有着无数热爱长城的人赋予了她情感。
一个南方瘦瘦弱弱的女子爱上长城,让我身边的亲朋匪夷所思,因爱上长城而迸发的坚强意志力更是让摄影圈的朋友嗟叹不已。著名摄影家李少白老师陪我行摄过好几处长城,看着我的痴迷和持之以恒的行摄,老师问我,你怎么就这么爱长城呢,简直是长城疯子。而众多的长城行摄者说我是长城女侠。有时候我也会问自己,为何爱上一个要这么艰险攀登才能抵达的长城,很多地方的长城,需要走几个小时的山道或拨开荆棘才能抵达,瘦小的我,负重行走,有时真走不动了,但歇会,就又顽强地继续攀爬,就是爱迸发的动力吧。行走长城要有坚强的毅力,也是意志力的考验。而我却那么甘之如饴,无怨无悔地享受着行走长城的快意与艰辛。一百多次从福建飞到北方,只为长城,在北方的日子里,不论刮风下雨、下雪,几乎天天踏着星辉上山,在长城上迎接日出,大风有时候能把我刮走,不得不蹲下躲避狂风,拍一张相片甚至要影友抱住我的身体来稳定我的平衡。目送夕阳余晖渐渐隐去,看漫天星星升起,在漆黑的夜里回到长城脚下村庄,期待再一次与长城亲近。身在职场,多有牵绊,不论是大病后身体不好,亦或是我的双膝盖都已经达到四期(也就是最坏一期,且是不可逆的)医生在几年前就禁止我登山,可我依然放不下长城,只是为了关爱我的亲朋,减少了来长城的次数,朋友说长城是你的命啊。七年来,山西、河北、辽宁、北京的各处长城都留下我的足迹和不灭的记忆;对长城的热爱融化在我的血液里,是骨子里的情愫。
我一直认为,拍摄什么题材都要发自真爱,才有可能表达你的感受。有人问长城是你的爱人吗?我觉得长城是我的母亲,不需要想起,她就在我心里,能亲近她,能回到长城上我仿佛回到妈妈怀抱,很满足。多年来行摄在没有修复的野长城上,看到很多快要垮塌的长城,心会痛,而面对一些当地政府为追求旅游效益,把长城开发成景区,却只开发不保护,甚至是把长城开膛破肚的修路,铺地砖,修个栈道到长城上的行为简直深恶痛绝,有的申请了国家修复长城的基金,却不是按照国家颁布的保护条例,修缮必须最小干预的方式进行,而是把长城抹平成水泥路了,再也看不到历史沧桑感和岁月的痕迹,这是愚蠢的行为,打着修复长城的幌子却明目张胆的破坏长城,每次看到这样的长城,我心痛至极。长城是中华文明孕育的产物,是古建筑,是文物,这里凝集了先人的智慧,我们现代人要保护好她,摄影人要记录下长城的现状,在行摄的过程中要注意不要损毁长城。
也许目前在技巧上需要再学习,再磨砺,但没有爱的作品一定不会感动自己,也就更不可能感染别人。希望自己能不断地用心感悟,发挥灵气,有一天,能用更多有思想,有意境的好作品来反映自己的所思、所爱,所痛、所悟。不论阳光灿烂还是阴霾,我来了,就会行走在长城上。 感谢自己拥有这份爱,让我见识了长城春之绚烂,夏之翠绿,秋之艳丽,冬雪之妩媚的四季之美。让我用心去感受她伟大的灵魂。

(本文是陈爱红先生五年前发表的图文,郑严老师看到后,邀请发在《万里长城》2016年第2期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发表时时间上进行了修订。“七年来”之类的词语即是根据2016年定格的时间。本文图文均来自陈爱红先生)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一个南方女子的长城情结
喜欢 (7)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