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李竹润:我是怎样翻译《长城民间传说》的?

长城随笔 huang 555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20077月,为了纪念自己徒步考察长城全线20周年,威廉组织了一次吉普车自驾行,从长城东端的山海关一路向西,到长城西端的阳关,再次走完长城全线,为时5周。从山海关出发后第二天傍晚,威廉一行来到河北省抚宁县一个名叫城子峪的小山村,当晚在村民张鹤珊家借宿。城子峪在长城脚下,离长城不过几百米。这里村民的祖先来自浙江省义乌,全部是抗倭名将戚继光麾下的士兵,16世纪后期随戚继光北移至此修建长城;以后一代接着一代,长城修建者的后人成了长城守卫者,同时在长城脚下屯垦。1644年满清入关,长城不再是边防工事,当年义乌戚家军后代结束了半军半民的生活,成了纯粹的农民。

 

这次吉普车长途拉练结束后不久,吴琪给我送来一叠影印材料,是城子峪村农民张鹤珊讲给威廉的关于长城的民间传说,要我将之翻译成英文。打开来一看,乖乖,且不说错别字成堆,还有一些地方上下文断裂,不知何所云。是张鹤珊的手稿呢,还是据他的口述整理出来的文字稿?我问过吴琪,忘记她是怎样回答的。然而当我耐着性子读下去,很快我就被这些故事征服了:我心目中的长城,不再仅仅是一道用于边境防御的墙,而是一种活生生的文化景观,一个完整的文化体系。张鹤珊讲述的许多民间传说,真实地反映了过去几百年的历史,尤其是长城防御工事体系的建设史。他还讲了一些神魔鬼怪故事,如同蒲松龄的《聊斋志异》,这些神魔鬼怪故事往往折射出人民对美的追求,对丑的憎恶。

城子峪在河北省的地理位置。

于是我动手翻译,吴琪则开始编辑中文原稿,两件事同时进行,争取尽快出一本中英文对照的《长城民间传说》(Great Wall Folktales)。翻译的本质是跨文化交流,译者的任务,说到底是不断克服文化干扰(cultural interference),在不同文化背景之下的人们之间架设起理解的桥梁。所谓文化干扰,说白了就是文化差异造成的误解、曲解乃至不理解。比如红楼梦第70回有这样一首诗:心病还得心药治,解铃还需系铃人。什么是心病?什么是心药心病不是心脏病,心药不是治疗心脏病的药品。林黛玉爱上了贾宝玉,然而在封建势力压制下,她只能把自己对爱情的追求埋在心里,成了心病。杨宪益是这样翻译的:Love sickness can only be cured by love; it’s up to the person who did the knot to untie it” — 相思病(love sickness)只能用爱情(love)治愈。在中国文化中,老虎是百兽之王,老虎屁股摸不得;而在英语文化中, 狮子是兽王,摸老虎屁股的英译是“beard the lion” (揪狮子的胡子),摸老虎屁股的直译 “touch the tiger’s bottom”,乃是不折不扣的中式英语

张鹤珊讲述的民间传说, 可以说文化干扰充斥,部分内容恐怕只有本地人才懂得。比如传说之六的九龙探江十八庙,说的是明朝大将军徐达奉朱元璋皇帝之命在城子峪一代修长城,请来风水先生把此地山川考察一遍。风水先生惊呼:此乃九龙探江风水宝地,将来这里要出皇帝。为了确保朱氏江山万年永驻,遵照宰相刘伯温的指示,人们在建了18座庙,把这九条(实际上是九条山沟)钉死。这个故事讲给外国人听, 那就不太容易了。首先是,中国文化中的dragon)乃是皇权的象征,代表权力和尊贵;而西方文化中的dragon则是一种十分凶残的怪物,因此有西方媒体把江青称为“fire-spitting lady dragon”(吐火母龙)。因此我的译稿中不得不脱离原文,加上这样一段:

“The mythical Chinese dragon, visualized as a long, scaled, snake-like creature with four legs and five claws on each, was the ultimate symbol of imperial power – in fact it was regarded as the very transfiguration of the emperor himself. 
Emperors were always referred to as zhenlong tianzi  — the “real dragon mandated by Heaven to rule China,” who wore the “dragon robe”, sat on the “dragon throne”, and slept on the “dragon couch.” 

这段话对在中国人心目中的形象 进行了描述–  龙有蛇那样的身体,遍体鳞甲,四条腿,爪子有五指,等等。随后指出皇权的象征,皇帝是所谓真龙天子,身穿龙袍,坐龙椅,睡龙床。这段话不可缺少,否则外国读者无法明白为何要建那十八座庙。

再例如传说之二十二大圣井。故事说的是齐天大圣孙悟空用其金箍棒把一条恶龙镇住的故事。我的译文开头便介绍孙悟空这个神话人物,特别介绍他的神力:金箍棒重十万八千斤,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七十二般变化,等等。孙大圣的名字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外国人知道孙大圣的恐怕极少。我从事英语新闻写作和翻译凡50年,深知介绍中国的人和事,无论时翻译还是写作,设想你的读者对中国一无所知,那绝对不会错。

传说之十六益母草与王学兰,故事中提到一群年轻妇女在丈夫或未婚夫在保卫边关的战斗中牺牲,她们继承亲人的遗志,自愿组成一支队伍,驻守在长城上的一座碉楼中,是为当地传说的媳妇楼。军旅生活十分艰苦,加上当地自然条件恶劣,这些女志愿兵几乎全部患上了妇女病。她们的爱国情操感动了神仙,一天夜间,故事的主角王学兰梦到一位仙风道骨的老道士来到她们驻守的地方,漫山遍野洒下益母草种籽,告诉她用益母草煎药,能够治好女兵们的病。益母草的英文是motherwort,我特地注明”with alternative names of lion’s ear or lion’s tail”(又名狮子耳朵狮子尾巴)。加上英语文化中益母草的俗名狮子耳朵狮子尾巴,意在使英语国家读者一看就明白。

翻译这本书,我以让读者看得懂为第一要务。翻译过程中,我特地用电子邮件将每一个故事的译文发给一位美国朋友,告诉她这些是一位普通中国农民讲的故事,请告诉我一般美国读者(即大约接受过11年教育的美国人)读起来有无困难,有没有无法逾越理解的文化障碍。这位朋友是大众传播专家、密苏里新闻学院教授,在得到她对译文的肯定之后,我才把定稿交给吴琪。

怎样做才能使读者看得懂?我的经验是在忠实于原文的前提下用英文改写这些故事,或者说以原文为基础进行再创作。所谓“忠实于原文”,就是故事情节不变,作者对故事人物的描述和评价不变,细节不变,特别是凸显文化特色的细节,必须保留;所谓“再创作”,就是根据英语国家读者的阅读习惯以及对中国文化的了解复述原文的故事,多做解释,确保没有读者不懂或者不理解的东西。与此同时,必要时删去原文中一些可有可无的东西。在我已经出版的30多本翻译著作中,《长城民间传说》改动力度最大。我说的是“最大”,不是“之一”。

今天回顾这段往事,为的是向朋友们推介《长城民间传说》一书,希望朋友们在欣赏这些民间故事的同时,体会威廉为中国文化的热爱,当然也希望对翻译有兴趣的朋友从我的译文中获得启发。请大家读一读威廉写给这本书写的《前言》,其中有这样一段话:那天晚上吃饱肚子之后,我陷入沉思。临近午夜,我坐在村里街道旁,在村里唯一的路灯下写日记。万里长城不仅仅是建筑物,而是一个完整的文化景观 – 我的这一信念,在这里再次得到印证。就在城子峪村,我发现凭借家族传承,凭借世代相传的习俗和民间故事,长城依然充满生命力。同时我也在问自己,长城的生命能够延续多久?“非物质“的长城文化遗产是否像长城建筑物一样面临危机?大量农民正在从农村涌入城市,从田野涌入工厂;古老的传统包括口传故事是否因此而消失?如今孩子们无不沉迷于电视节目、DVD或电子游戏,那么他们的长辈是否还会向晚辈讲述她们并不感兴趣的故事?

今年春节,即将75岁的我过了又一个没有年味的年。传统的春节早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每年一次的亿万国人大迁徙。懒得出去,那些“春节庙会”个个假兮兮,处处人山人海。宅在家里的我想起了《长城民间传说》这本书,尤其是威廉撰写的《前言》,心想节后,该为《林赛一家子》写点什么了。

(本文图文均来自“林赛一家子”)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李竹润:我是怎样翻译《长城民间传说》的?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