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黄益:熟读经史,再谈长城

长城随笔 huang 382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前些日子与一位长辈聊天,当他听说我已经研究了七年长城,劝我退出来,认为长城研究入进去出不来,很不合适。我很开心听到长辈的这一声劝,并明确告诉长辈:两年前,我已经去留随意,并且开始搭梯子,期望能够让更多现在长城研究这个“坑”里的朋友们也能来去自如。然而,直到今天,我答应着朋友们将来会写长城,却又总是没有提笔去写。为什么?因为,现在的我,围绕长城研究要写几十万字、几百万字都不算难事,难就难在对其进行全方位的把握和精准定位。

 

说长城,很容易。不怎么了解长城的人,去一趟八达岭、居庸关,当一回好汉,就能从明长城上溯至秦长城,甚至再上延至春秋战国长城,说说秦始皇的故事,聊聊孟姜女的传说。常在长城边行走的人,可能对长城的某些段落如数家珍,对某些砖石进行细致分析,摆出一堆石刻文献资料来指陈一些照片上地址标注的不准确,甚至对长城的某些段落哪些时候曾遭遇怎样的巨变如数家珍。是的,从随意说说长城变成长城圈里众所钦敬的专家,所需要付出的时间、心血,只有那些亲历者才能感受得到。我敬佩这些亲历者,他们将心动化为行动,为长城的付出委实不小。然而,仅仅如此,长城的研究远远不够。

去年的一天,我曾兴奋地在长城圈子里宣称,我已经突破了长城概念的瓶颈。当时有朋友让我公布答案,我说需要等等,需要一定时间的验证。我在担心什么,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当时答应朋友,等到今年年底,我进行一场讲座,题目初步拟定为《文献的正确打开方式——以长城为中心》。当时的感受,大抵如张之洞在《书目答问》里所言:“由小学入经学者,其经学可信;由经学入史学者,其史学可信。”

我的小学功底不好,尽管文字、训诂、音韵等知识均属于专业知识曾有所涉猎,终究不精。所幸的是,在硕士和博士攻读期间,曾经逼着自己进行过较长一段时间的文献校注工作,硬着头皮完成了《陶楼诗文辑校》的整理。在对一个字、一个词字斟句酌的过程中,我总算是将小学各种功课又补回了一些。

我的古文锻炼还行。当我自信满满地开始读《史记》《汉书》《三国志》……直到各种方志时,才发现自己跳过了最不应该跳过的“四书五经”和先秦诸子。于是逼着自己在此前阅读的基础上重新研读这些文献资料……惭愧,到现在还有很多没有读完。前不久听说一位不到7岁的孩子已经背完“四书五经”,心下狐疑其真实性,却又不由得心生艳羡:如果我能够早早读诵这些经典,或许就不至于到现在来抱佛脚了吧?

 

终究,要研究长城,佛脚是一定要好好抱的。在阅读各类书籍的过程中,我终于开始认识到此前研究过程出现的疑难一个个拨云见雾,显现真容:原来,这些问题也不过如此嘛!每解决一个问题,我的心里总是忍不住窃喜,又不断提醒自己:学习真的需要按照次第。

有时候,我会遗憾自己没有早早地知道长城研究的次第竟然与文献学的次第如此雷同;如果早知道,此前的自己或许就不会走那么多研究的弯路了吧?这么想着的时候,思维逆转,我想起了《世说新语》。我们平时读《世说新语》的时候,应该不会将“道士”与我们现在所提佛学中的“和尚”紧密联系起来吧?设想当年,如果我没有了解长城的知识与信息,仅仅只是读那些经学与史学著述,恐怕也不会对其中的长城关键词提起太多兴致吧?这么想着,心下大安。

终究,不仅读书是有次第的,连领悟知识与学习技能也是有次第的,不是吗?等等,再等等,等待花朵的次第开放,这种等待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啊。不妨继续熟读经史,再来谈长城。

(本文写于2017年6月20日午夜,6月21日1点19分完成。)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黄益:熟读经史,再谈长城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