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刘建民:《长城步志》

研究短札 huang 1446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此前写过《蓟镇长城空心台之射击线》,文中写的射击线,就是现要说的步志。步,是古代的一种度量单位,一般为复步,约为1.2米。志,是标记,记号。步志就是计算距离的标记。

步志发现于2018年3月10号,位于秦皇岛市卢龙县,水峪口-刘家口长城段,在明代属于蓟镇长城燕河营桃林口,下通大川,极冲。

这段长城空心楼箭窗的左右墙大多刻有步志,分三道、四道、五道线,角度不同,分为俯、平、仰等射击线。

其中有三座空心台刻有步志。

根据长城小站“中国长城建筑与地理信息数据库”记载,这三座空心台的情况分别如下:

破城子城一号敌台箭窗墙刻有五条延长线,在延长线旁刻有步志,从上往下依次是:三十步志、六十步志、九十步志,十九 、十三。刻字小,破损风化严重,不易发现。其中,十九、十三可能是十九步志、十三步志的简写。

《四镇三关志》卷之六“蓟镇经略”:“如虏近百步,援兵登城,旗帜器械一齐竖立,约火器力可至处,即放大将军虎蹲砲;至五十步内,火箭火铳矢石齐发。”

《卢龙塞略》:“万历四年,永镇置虎蹲砲及改造大将军。” 改造大将军虎蹲砲即是百子铳。

《战守全书》:“视贼来,远则佛郎机,近则鸟铳,再近打石子等类。”

《皇明世法录》五十九卷“边防·蓟镇”:“候贼至我所记第几记号,方可用若干高下以发铳砲矢石,仍爱惜火药及矢石子火箭,必贼近者,准万发。”有步志,更加确定了射击距离,不同距离,使用不同器械,以节省弹药。

《皇明世法录》五十九卷“边防·蓟镇”中,对步志是这样确定的:“弓矢火器,自上射打底下,多有不准。况凡墙上射打,下有山坡,陡易不同。自高下视若近,及三矢石发去,却相甚远。今后据墙,临高打贼,施放矢石之时,必先于平时演时射几箭,放几铳,每队每旗,各行私自试,定若干高,可至若干远,先将树木土石之类,于铅子落头处所,明白立为记号,此随山势陡夷,处处不同。”从立为记号的地方,步量至空心台,在箭窗左或右墙面刻延长线,延长线对所立记号,在延长线旁刻所量步数。步志这样就确定下来。

在该敌楼刻有步志的另一侧墙,刻有“遼  宋貴田(辽  宋贵田)”四个字,从现场看,“辽”字的深浅、笔体、陈旧感与步志的相同。“宋贵田”三字较浅。这可能是百总或千总亲刻的步志,留下籍贯与姓名。

在破城子城六号敌台、七号敌台也刻有步志,如“步三十志”。刻的笔体,各台不同了,损坏得更严重,模糊不清。

秦皇岛境内空心楼,有部分延长线的交汇点,有一圆眼,深5-6厘米,直径也在5-6里面,有单侧,有双侧,应是使用火器的支点。有支点,可以稳定火器并快速调节发射角度,提高命中率。

2018年3月15日,承刘建民先生俯允,发布在“长城时光”。感谢刘先生。

2018年12月9日,刘建民先生又发来两段文字,均与步志有关,补充与此:

(关于步志的,又看到两段。近来走了长城,三道关至无名口,凡是冲要关口的敌台,都有步志。)
每台之铳编成字号,鐫以平、仰、俯,放得至某地成法,庶不至临期忙迫失措。况铳有远铳,有近铳,一铳有远法、有近法。知铳方可用台,乘台即可识铳,惟在讲明照对约度之法而巳(已)矣。有志,城守者留神焉。

鐫:指用凹线。凹面或雕刻。
守铳更易详悉,如城上铳既有定位,既将城外远近地面,或隘口或桥梁或要路,约量紧急去处,閒常备细试放,记明如某处远者,用某度可到,某处近者,用某度可到,熟记明悉,仍详注暗号小帖随身。庶临敌之际,可以容暇豫,随宜击放,无有不中者。

火攻挈要(则克录)卷中.试放各铳高低远近注记准则法:守铳更易详悉,如城上铳既有定位,既将城外远近地面,或隘口或桥梁或要路,约量紧急去处,闲常备细试放,记明如某处远者,用某度可到,某处近者,用某度可到,熟记明悉,仍详注暗号小帖随身。庶临敌之际,可以容暇豫,随宜击放,无有不中者。

《战守全书》卷十.守部.卫城铳台法:每台之铳编成字号,鐫以平.仰.俯,放得至某地成法,庶不至临期忙迫失措。
《战守全书》卷十.守部.卫城铳台法:况铳有远铳,有近铳,
一铳有远法有近法。知铳方可用台,乘台即可识铳,惟在讲明照对约度之法而巳(已)矣。有志,
城守者留神焉。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刘建民:《长城步志》
喜欢 (14)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