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黄益:姊妹当关,万夫莫开——读古北口姊妹楼照片有感

长城随笔 huang 408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因为研究长城的关系,与长城边很多长辈建立了联系,王长青先生是其中一位,他家住密云边,对密云的长城如数家珍。《北京风情》总编导吉冈曾经在古北口长城一带取景,时任古北口镇旅游招商办主任的王长青先生受邀前去讲解长城长达3个多小时。

吉冈后来感慨地对王长青先生说:“老王,真没想到你比我们请的长城专家讲的还细致,还专业!”我不知道当时去那里参加拍摄的专家是谁,但“细致”“专业”二字,着实在这件事发生十年后,重重地将板子打在了当时正致力于将全部时间和精力放在长城研究上的小字辈——我——的脸上!

我从此不再愿意在长城圈子里多说废话,而是将时间和精力放在了长城研究“专业”方面的突破上。

《柳林营旧事》是王长青先生厚爱,赠予我的一本书。书中记载,王长青先生曾经搜集整理《姊妹楼的传说》等几十篇古北口民间故事,分别发表在《北京日报》《北京晚报》《中国长城民间故事选》等书报中。

从书中还得到一个信息,王长青先生还曾经参与策划,编辑出版了《历代名人诗咏古北口》《古北口旧影集珍》等书。

《中国长城故事集》,我当时已经购买并初步翻阅。因着王长青先生的关系,我再次找来读了读。《姊妹楼的传说》迅速吸引了我的注意:在这个故事中,显然包含了部分与长城修建和军事战略有关的信息。

根据故事介绍,姊妹楼名字的由来,与当地柳林营村马财主家两位小姐大雪、小雪有关。当时,一位来自福建的男子洪富奉戚继光之命前往古北口设计长城修建的草图。洪富到了古北口,看到古北口复杂的地形之后,觉得无法报答戚继光的信任,焦虑地坐在万寿山上哭泣起来。

洪富的哭声吸引了来到万寿山游玩的姐妹俩的注意。她们问得详情后,给洪富出了一个主意:“长城从水过,崖头筑双楼。两边伸双须,东西各出头。”

这个主意让洪富豁然开朗。他迅速绘制了草图,并向戚继光汇报了得到大雪指导的实情。戚继光很高兴,于是决定将这两座并列的敌楼命名为“姊妹楼”。

姊妹楼位于古北口潮河西岸,属于临河的两座紧密相连的敌楼。这两座敌楼紧紧依偎,彷佛一对亲密的姐妹挽着胳膊向东远望,是古北口长城一处重要的景致。在长城上,如此密集地修建两座敌楼并列,并不多见。

关于这两座敌楼更进一步的研究比较少见。和王一舰等先生前往密云长城考察的时候,虽然前往潮河两侧的山上去观察过长城的存留等情况,但从来没有直接下到姊妹楼附近一探究竟。毕竟,现在的姊妹楼已经不是旧时之物,而是后来修复的,当时未引起我足够的兴致。

《姊妹楼的传说》里的那首看似很普通的诗,实际上将古北口一带长城的分布形势进行了初步勾画。顺着王长青先生的信息,我买来《古北口旧影遗珍》,里面果然有不少幅20世纪初的照片,有姊妹楼身影的就有好几幅。

看着这些照片,我稍有一些遗憾,总觉得其中对姊妹楼的建筑设计思维展现得不够清晰明确。

姊妹楼与城墙是怎么联系起来的?上图看不出真实的效果来。

上图中可以看到,姊妹楼和潮河水之间还有一段距离。如果潮河与姊妹楼之间还有一段较长的平漫地带,姊妹楼面临的军事压力可真不小,让我不由得为姊妹楼里的守军紧张。

上图只能依稀看到姊妹楼的影子,更多凸显的是长城的蜿蜒曲折,如果只看这张照片,我会同意《鲁滨逊漂流记》中认为长城“大而无当”的观念。这个想法当然只是在我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也许有些嘲弄的味道,当一个人站在这片我认为应该是水的土地上时,我真怀疑自己错了——姊妹楼的修建,难道终究还是缺乏较好的军事战略部署的产物?我不愿意相信。

于是,我时常执着地相信,潮河的水,应该是第一张旧照片的模样——直至姊妹楼脚下。

昨天晚上,一天的生活结束,我准备休息的时候,意外地看到了长城小站里一位网名叫“皮皮鱼”的朋友发出的一张照片,让我异常振奋。

上面这张照片,来自《亚东印画集·月刊合辑》。如果从风景照的角度来看,真不值得过多去品评。但是,这张照片难能可贵地体现了姊妹楼的军事优势。

俗称的姊楼,位于山脊处,骑山脊而建,充分利用了山脊又与山脊上的长城墙体紧密连接。

俗称的妹楼,占据了姊楼下面一块比较空旷低洼的位置,不仅减少了登岸士兵的集结空间,还有效地堵住了比较容易往上攀爬的路径,减轻了城墙侧翼遭遇攻击的压力。

不难想见,如果城墙上的士兵集中在姊楼中抵御水中来的敌军时,如果有敌军摸爬到了城墙脚下,利用攻城工具攻到长城墙体之上。那么,整条长城战线就会迅速被敌军占领。在姊楼底下增加一栋敌楼,则有效地减轻了姊楼的压力,还有效减少了敌军从城墙处攻破长城防御线的危险,使得这一处确实能“姊妹当关,万夫莫开”

兴奋之余,记下了要点,发表在“长城时光”网站(www.wallstime.com)上,发到长城各群求教,王长青、王一舰、覃剑禄等先生对这一判断给予了肯定,于是让我觉得,可以将这一信息的考察略作梳理,公诸于众,以期得到更多的指导。

得力于《古北口旧影遗珍》一书,我得以坐在家里感受长城脚下的沧海桑田。于是我有时也会突发奇想:我们时常说要保护长城周边的环境,可实际上长城周边的环境不断因为我们的生产生活需要而不断在变。这些变化,足以让原来具有很高战略价值的长城体系变得不那么重要;这些变化却让周边的老百姓获得了更好的交通运输条件、生产生活条件。古北口姊妹楼,如果没有看到《亚东印画集·月刊合辑》第2册第18回上所留存的、当时的照片,如果没有将这些照片与《古北口旧影遗珍》上的照片进行对应分析,恐怕已经很难看出当年将军们的用心良苦了。

欣喜于得知当时军事战略缜密的同时,我的脑海里不知道为何更多地想到的是长城周边生活的老百姓们,耳边萦绕的是那一句不记得谁在什么时候跟我说起的话:古人留存下来的遗迹,何苦为难现在正在艰难活着的人们?

这么想着的时候,第一次,我没有了此前的困惑和挣扎。虽然,这样的想法似乎很容易遭到一大堆来自长城热爱者们的口水甚至唾沫。因为我知道,当全球军事对抗从地对地的战斗发展到地、海、空乃至信息战时,长城现在于我们,已经不再具有那么高的军事战略意义。而我也笃定地知道,我深爱这片护卫了我们祖祖辈辈生生不息的、长城周边的土地,我深爱世世代代在长城沿线护佑着我们中华民族得以正常生产生活的人们。

黄益敬记于2018年7月28日下午

 

散淡先生说:

何必一定照片,水文地质痕迹、资料比照片更有说服力。
猜想当年,水位一定比照片中显示的还要高,水面还要宽。
多年淤积使水面变窄,变浅。
再者,楼下若是开阔地,戚继光也真是徒有虚名了。

2018年7月28日

诚然,只是,有哪位是又懂军事又懂水文地质的呢?很希望这样的先生能将潮河一带的变化进行一番分析。

黄益 2018年7月28日

2018年7月31日,皮皮鱼老师发来照片,原来,姊妹楼还曾经荣登“蒙疆银行”,成为其五圆钱币的背景图案之一:

谢谢皮皮鱼老师给我们提供了更多信息。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黄益:姊妹当关,万夫莫开——读古北口姊妹楼照片有感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