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万里长城和长城学

长城学 成 大林 4626次浏览 1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20100510老牛湾08

(老牛湾,杨理先生摄)

如果排列世界古代建筑奇迹的名单,人们都不会忘记中国的万里长城。 咒骂秦始皇的残暴, 长城必然会受到株连, 老奶奶给儿孙们讲孟姜女的故事, 万里长城的修筑就成为带给善良美女带来灾难的祸根。而当罗马凯撒大帝身着丝绸袍子在宫庭和戏院炫耀; 中世纪的欧洲贵族酒足饭饱之余读着印刷精美的诗集;中国人民在夜光杯内斟满葡萄美酒,居住在中国北方的居民端起盛满大米的饭碗的时候, 很少有人想到万里长城。似乎万里长城之所以伟大, 只是由于它是古代无以伦比的庞大工程。而它给人们带来的也只有眼泪和血刀光剑影。

历史的真相到底怎么样呢? 中国研究长城学的学者们近年的研究成果表明,凯撒大帝能穿上丝绸袍子;中世纪的欧洲人能读上印刷精美的书刊;中国人能喝上葡萄美酒; 居住在中国北方的居民能吃上大米,追根溯源都和万里长城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无数的资料告诉人们万里长城带给世界和中国人的物质享受和精神文明 ,远远超过了它给人们带来的灾难。

长城学,是中国新崛起的一门交叉学科,它是从历史、考古、军事、民族、文学艺术等社会学科和建筑工程、农牧业、人类学等自然学科的各个角度对长城进行综合研究的学科。

中国对长城的研究已有很长的历史, 许多著名的古典历史、地埋等著作中都有对长城的考证和讨论,如北魏时郦道元在他著的 《水经注》、明末清初的顾祖禹在他所著的《读史方屿纪要》中都对长城的历史沿革、历史地理和军事地理进行了考证和讨论。他们的研究成果至今还有重要的价值。不过,研究的范围比较窄, 而且都附属于各学科之中,没有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长城发展的社会因素和它对社会的影响, 长期以来都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直到本世纪初,英国人斯坦因,在中国的新疆罗布泊及敦煌的丝绸古道, 发现了汉代长城及许多附属于长城的烽火台、城堡、亭障的遗址。先后的这些遗址中出土了千枚汉简、粟特文文书和大量的文物。这些汉简及文书记述的内容十分丰富, 它不仅记述了汉代长城西段的修筑设防的情况, 也揭示了这一地区在汉代的生产民族、文化、风俗等社会面貌, 更重要的是记述了汉代长城的修筑对中西交通的发展、文化交流和西域的开发以及对这一地区社会面貌的变化产生的重大影响。这一发现大大开阔长城研究的领域,立即引起了国内外学者的注意。许多国内外学者千里迢迢奔向汉代长城的西北段进行考察和研究。 中国的黄文弼、 夏鼐、阎文儒、向达等著名学者都是前往考察的前驱者、都有极重要的发现。黄文弼先生1930年在罗布泊又发现了汉代烽火台,并出土了七十多枚汉简。黄文弼先生对西北进行多次考察和研究, 写出了《两汉通西域路线之变迁》、《汉通西域后对西域之影响》、《论匈奴之起源》、《佛教传入鄯善与西方文化的输入问题》等论文、这些论文收入了 1978 年出版的他的论文集 《西北史地论丛》中。夏鼐、向达等也都先后考察了汉代长城,重点考察了通向西域的门户玉门关、阳关遗址,夏鼐先生在敦煌汉代长城遗址中出土了40多枚汉简、写出了《新莸之敦煌汉简》:向达先生写出了《西征小记》《两关杂考》的考察报告, 还先后写了大量有关中西文化和艺术交流的研究论文,这些论文都收在他的论文集《唐代长安与西域文明》中。他在论文中明确指出:汉武帝欲雪高祖平城之耻,乃收河西於版图之内,一以绝匈奴之右臂,一以建立通西域诸国之走廊。於是筑长城以限胡马南下,移民实边以长治久安之局。 海通以前两千年耒,中国与西域各国在政治上、经济上以及文化上之交洌光互影,几无不取道於此。他在《两关杂考》一文中说“汉以来中国与西域之交通无不取道於此。唐人于役西陲者,喜以之人於吟咏。是故两关不仅在中外交通史上有其地位,即在文学上亦弥足以增人分离惜别之情,”进一步提出了长城对中国文学发展的影响。1946年中国的历史学家翦伯赞先生在他所著的《秦汉史》中说:“总上所述,我们因知在汉武帝开河西四郡、筑长城、列亭障的这一历史标题之下,是包含着丰富的历史内容。 这种内容由于汉代遗址、遗物与汉简之发现,已经呈现了光明 ”。此时,人们对长城的研究已不仅是它本身,而向历史、社会的各方面延伸,人们对长城倾注的热情,几乎都还限於汉代长城的西部。

七十年代初期,甘肃省考古队,对内蒙西部的长城进行了考察,并在居延汉代长城遗址中,再次出土了两万枚汉简及大量的文物,这一考察活动和重要发现又给长城研究以新的推动力。1979年由文化部文物局召开了中国第一次“ 长城保护和研究工作座谈会“,中国多学科的专家、学者出席了会议,在中国著名的古建专家罗哲文的倡议下,成立了“中国长城研究会”,第一次把分散在各学科的长城研究工作联合起来,这种多学科的联合研究,形成了一个新的交叉学科__长城学。这次会议之后,中国的长城研究出现了一个新局面。凡是有长城的省、市、自治区的文物工作队,都组织力量对长城进行普查,对现存的长城遗址进行了测量绘图。对它们的历史沿革也进行了考证。在重点地区进行了发掘和清理。甘肃省文物工作队1979年底对甘肃省敦煌县境内汉代烽燧遗址进行了发掘。出土汉简一千多枚、文物一千多件;河北省文物工作队在明代长城上发现了大量的碑刻,河北省滦平县文物保管所在明代长城遗址中清理出文物一千多件,长城沿线各省的文物部门都提出了调查报告,文物出版社出版了《 长城调查报告集》,据这些调查报告提供的资料,中国历代修筑的长城总长度超过了十万华里,现存遗址分布在中国北方十多个省、市、自治区。 近几年,对出土的汉简、 秦简的释文和出版十分重视,先后出版了《汉简缀述》、《疏勒河流域出土汉简》等著作。陈梦家、徐萍芳、黄盛璋、陈直、裘锡圭等专家都为此作了大量的工作。这些基础工作的进展,促进了各学科对长城的研究。近几年出版的历史、民族研究、历史地理著作和许多学术刊物中都引用这些资料, 从各种不同的角度对长城的历史意义进行了讨论。《光明日报》展开了“边塞诗”的讨论,《民间文学》举办了“孟姜女传说”讨论会,百花出版社正在整理出版《长城民间故事集》。多年从事长城研究的张维华教授出版了《中国长城建置考》,罗哲文出版了《长城》一书、成大林出版了图文并茂的《长城》画册等专题著作。长城学一出现,就显示一派繁荣的景象。邓小平主任1984年写了“ 爱我中华、修我长城”的提词之后,在中国出现了空前在长城热。河北、北京、辽宁、天津、山西、甘肃许多退休干部、青年工人、学生自费徒步对长城进行考察,人们对于了解和研究长城和要求也越耒越迫切。1984年在山海关又成立了“中国山海关长城研究会”1987年6月25日成立了“中国长城学会”1986年9月成立了“中国嘉峪关长城研究会”1989年10月1日中国第一座长城博物馆“ 中国嘉峪关长城博物馆”。

长城学的崛起,虽然只有几年的时间,但已使人们对长城新的认识。

万里长城对中西交通的开拓和文化交流有着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

早在二千年前,中国已是世界东方高度发达的文明古国, 欧州的希腊、罗马、恒河流域的印度、尼罗河两岸的埃及也都盛开着古代文明的灿烂之花。据中国古典文献的记载,中国和西方文化很早就有了交流,由于没有一条通畅的大道,交流的规模始终很小。在公元前三世纪前后,中国的北方的匈奴族强大起来,不断南下,乘秦朝和汉朝交替之际,抡占了汉朝北方的大片土地,占据了甘肃的河西走廊,奴役了西域诸族,完全切断了汉朝通向西方的道路。到了汉武帝时期,汉朝对匈奴发动了大规模的反击战,经过近二十年的激烈战争,把匈奴赶到了阴山以北,收复了河西走廊,汉朝的声威扩大到了西域诸族,开通了通向西方的大道__后人称之为丝绸之路,为了保证汉朝在西域势力的巩固和这条商路的安全,汉朝在河西走廊设立了四郡(敦煌郡、洒泉郡、张掖郡和武威郡)和阳关、玉门关,并且把汉代长城沿丝绸之路延伸到罗布泊, 在内蒙古西北部修筑了居延塞,并且派重兵保卫。以后为了保卫这条大道的安全,与匈奴进行了多年的激烈的战斗。

这条大道开通之后,中国的丝绸、漆器、纸张以及造纸张以及造纸术、印刷术、火药制造技术都沿着长城护卫这条大道传到了西方、 促进了西方文明的发展:佛教、景教、伊斯兰教、音乐舞蹈等文化艺术也顺着这条路线流入了中国的中原地区。 现在中国人民日常生活中常见的许多疏菜、瓜果、如葡萄、核桃、石榴、黄瓜、大蒜、胡罗卜等也都是沿着长城传入我国。这些都对中国文化和经济的发展注入了新的血液,丰富了中国人民的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这条通道繁荣了近千年,直至海上交通十分发达之后,仍有不少人穿过茫茫沙漠、戈壁,沿着烽火台指引的道路来到中国。

中国和北方,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轮流登埸的大舞台。匈奴、鲜卑、突厥、女贞、蒙古、满族都在这个舞台上活跃过多年,每个民族登上这个大舞台的时候,都还处于奴隶制社会或刚刚踏上封建社会的门坎。中原地区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对他们具有强大的吸引力,纷纷向中原移动,挥戈跃马在中原地区掠夺物质和文化以补充和发展他们自己。他们掠夺无数美丽的丝绸、可口的粮食和无数的铁器、珍宝:也掠夺了大量的有技术的农民和手工业者、学者做为他们的奴隶,随着这些奴隶的北去,中原地区先进的农业技术和封建文化也流向遥远的北方。但是这种掠夺对中原各族人民的经济生活、文化发展以及人口的每繁衍都产生了极大的破坏。在汉朝初年的数十年中,仅据有文献可查的就有二十万人被匈奴掠去为奴隶。而据《史记·匈奴列传》中说:“岁入边杀略人民畜产甚多。之中,辽东最甚,至每郡万员余人。”实际上被杀掠的数字可能比二十万人要多得多,“被掠夺的财物无法计算。”严酷的掠夺迫使大量中原北部居民南逃,土地荒芜,生产萧条。为此中原人民和统治者,修筑万里长城,以保护中原经济、文化的发展的统治的巩固。不仅以汉族为主体建立的秦、汉、隋、唐、明各王朝修筑了长城,进入中原地区的少数民族建立的王朝,如北齐、北周、北魏、金朝也都修筑了长城。

长城在现代化武器面前,并不是坚不可摧的防御工程。但对古代手持刀、枪、弓努的骑士却是难以逾越的障碍。长城的修筑对保卫中原经济文化的发展、繁荣起到了不可否认的作用。据贾谊《过秦论》中说:自秦始皇“北筑长城而守藩篱,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汉书.匈奴传》中记载,自汉武帝反击匈奴、修筑长城以后,“数世不见烟火之警,人民炽盛,牛马布野“。《汉书.食货志》中也说:匈奴称藩、百蛮宾服、舟车所通,尽为臣妾、府库百官之富,天下宴然”。明朝收复河套, 修筑长城之后, 也已是“高城杰拆千岩应,绝徼观风四境安”,“山村无夜警,地利更人和”《嘉靖宁夏新志·艺文志》。

矗立在中国北方民族间的这堵高墙,并不是为了分裂和隔绝长城内外各民族间的交流和友谊而建造.它隔开了打架的兄弟,只许和平的交往,不许动手动脚.在汉武帝修筑长城以前,汉王朝和匈奴就达成协议:汉与匈奴结为兄弟, 相约以长城为界,分疆自守,互不侵犯;汉朝开放关市,准许两族人民交易; 汉朝以公主嫁给单于为阏氏(夫人)每年汉朝向匈奴奉送一定数量的絮、缯、 洒、 米、 食物等(《史记、匈奴列传》、《汉书、韩安国传》等)。但匈奴的首领还不满足,背约而挥兵南下、于是汉武帝就把匈奴痛打一顿,在兄弟之间就筑起了万里长城,长城筑起之后,城外的匈奴的生活产生了困难,“竟至互相燔烧以夺取食物”,只好向长城内的汉朝兄弟表示和解,于是仍旧开放关市,买卖照做,王昭君还出塞去做单于的夫人。缺少粮食,汉王朝政府就送去十万斛粮食进行救济。长城内外结成了亲戚加兄弟的关系,出现了“边城晏闭、牛马布野、三世无犬吠之警、黎庶无干戈之役”(汉书、匈奴传》赞)的升平景象。

明朝长城的内外居民,原本同是元朝的臣民,只是由于元朝统治者的腐败无能、属下臣民无以为生,才揭竿而起,把元朝统治者赶到燕山、黄河以北,而建立起新的王朝__明朝。元朝统治阶级的主体民族蒙古族,一部分归顺新的王朝,另一部分在北方的一戈壁草原,重操旧业,放羊牧马。为了夺得生活用品和人口,经常到中原来抡夺。明王朝就又筑起长城,把新统治者和旧统治者分隔开来。 在明朝, 长城沿线的战争十分频繁,有时规模很大,也很激烈。可是关市也还是开放的,内外使臣的交流也从不间断,有时一年可达数千人之多。长城外各部首领经常派人向朝庭奉送马、羊等贡品,朝庭也对各首领不断地予以赏赐。一年朝庭赏赐各首领的开支达数十万两白银。长城外各部落之间,也常发生战争、各部落的首领也希望得到朝庭的支持,他们表示忠于朝庭。乞求封他们个官职,以示高对方一头,朝庭就根据需要,对他们进行封王,有的封贤义王、有的封顺宁王,有的封安乐王等,他们的子弟、亲戚、部下也都各加封赏。长城内出现了和和打打的近二百年,直到明朝中期,内外都打得筋疲力尽,朝庭出现了政治家徐阶、张居正,长城之外出现了远见的民族首领俺答和他的夫人三娘子,他们之间真诚地达成了和平协定,俺答被封为忠义王,三娘子被封为忠义夫人。从此,明朝北方的长城内外化干戈为玉帛,和平友好相处半个多世纪。当崛起的满族,从东面向明王朝压迫过来时,许多蒙古族部落和朝庭军队携起手来,共同抗击,这种压迫。 由于长城的存在,把中国北方民族间战争限制在一定的区域之内,规模也比较小,这对长城内外在双方都有好处.

二千多年的历史,中国的北方掀起过无数次的大波澜,长城也随着浪头发生着变迁,秦朝修筑的长城,沿河西走廊、黄河河套、经内蒙的阴山至辽东、汉代长城的最北端达蒙古人民共和国境内,金代长城北部在现中苏边境线以北。而长城内外的居民也在不断的变迁,这个时期是长城外的居民,在另一个时期就可能处于新长城之内,而且还经常迁来新的居民。长城内外的这些来自不同种族的居民,或在血的撕杀中、或在友好的聚居中、激烈地或稍稍地融合了,一些民族没有了独立发展的条件,就在其它种族的血液时再生。其它种族也不再是过去的自己、成为混血的新种。历史上鲜卑、契丹、 女贞、蒙古、满族都在中国建立过统一的王朝或局部的政权。这些王朝历来为中国人民所接受和承认。但这是有条件的、新的统治者、必须承认是中华民族的成员、继承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和思想。必须脱掉奴隶主的外衣, 换上封建主的龙袍。鲜卑族的北魏皇帝一人主中原、宣布自己是黄帝子孙,满族入关以后,也崇拜孔老夫子,尊为圣人而他们也就失去了民族的自尊的权利。蒙古族的上层接受的比较慢,不够彻底就又被推翻,赶到长城以外他们原来的住地。当然,这不是他们的全部,大部分居民还是被留下来。万里长城没有阻止这种融和的过程,而是把长城内外的各族引吸到自己的周围来,互相融和、互相接触。不管他们原来到长城来的主观原望如何,不管他们如何抗拒这种融和。融和还是实现了。长城可以说是这种融和的“月下老”。这不仅仅是种族的融和,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经济和政治的发展也增添的新的动力,注入了新的血液。

守卫长城和修筑长城,都要有后勤保证,士卒和民夫也要有生存条件。于是以为修筑长城和守卫长城服务的生产开发活动和基本建设,在中国北方大规模展开。历时两千年之久。虽然中间有过起伏、曲折,但总的趋势没有改变。

秦朝大将蒙恬率军修筑长城的同时,还开凿了一条从今内蒙古包头市西南至今陕西省淳化县西北的军事公路——直道,直道全长九百多公里,隋炀帝把御道修到突厥族的腹地,长度达一千五百公里,明朝发展了山东半岛至辽东的海上军事运输线,还整修了世界闻名的大运河,并把它延伸到至长城只有50公里的地方。这些交通干线的建设,保证了长城沿线的军事需要,也沟通了经济和文化的交流。

中国有句古话“民以食为天”,发展农业生产、解决粮食供应,是二千多年长城沿线开发建设的中心。 自汉朝至明朝, 长城沿线都实行了以“屯田” 中心的“ 耕战” 政策,戌守官兵和居民都要一面戌守打仗;一面耕田种田。

汉朝在长城戌守的六十万戌卒都要垦荒种地,从新疆过内蒙至辽东,到处都有这些军队开展的新沃土以后,“军队屯田逐渐制度化,明朝全国的军队都实行了屯田,在长城沿线的军队按规定是三分守城,七分种田。长城沿线除了、军队屯田以外,还实行了民屯。历代向长城移民,都由政府提供农具、种子等发必要的生存和生产物质,从事屯田,他们所得收获的一部分要交给政府以供军食。明朝还实行了“商屯”。盐在明朝是由国家专卖的,商人要经销盐,就要按比例向守卫长城的军队交纳一定数额的粮食。商人为了减少运输的开支,就雇佣农民在长城沿线种田,就地向军队交粮。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发展农业就必需兴修水利。汉朝在宁夏开挖了汉渠、秦渠、汉延渠、可灌溉田地四千七百多顷,在河西走廊开渠引下祁连山的彐水。在新疆推广坎儿井地下引水灌溉的先进技术,这些骨干水利工程,历代都进行了扩建和修缮。许多至今仍发挥着效益,新疆的坎儿井现已发展到六午千华里,形成了庞大的地下灌溉系统,是中国水利史上的一大奇迹。

自汉代兴起屯田制度以后,不仅汉族采用,也为各少数民族所采用,匈奴、鲜卑、女贞、 蒙古各族的屯田规模也很大。 他们为了学习农业生产技术,把大量掠去或自愿前往的汉人,用于农业生产。汉族为了解决军队的马匹和肉食供应,也向民族学习牧业技术,畜牧业也得到了很大的发展。

这一大规模的生产活动,都取得了很好的经济效益,汉朝实行屯田不久,中国北方的大片“不毛寒苦之地”变成了绿洲,新的经济作物品种如水稻等也开始在北方得到了种植,出现了“谷稼殷积,牛马衔尾。群羊塞道”的繁荣景象,边远的敦煌县和内蒙古和居延塞存谷最多时达到各有一万几千石,在内地困难时,还支援了内地,在明朝,宁夏已变成了“塞上江南”。朱元璋曾自豪地说:“我养兵百万,不费百姓一粒粮食。”明朝中期,屯田制度有所削弱,生产的仍可解决守卫长城的部队所需口粮的百分之三十。

长城沿线的生产建设,在中国历史上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它沟通了南北方经济、文化、种族的交流,加速了北方各族社会形态的发展,促使他们刚刚披上奴隶社会的外衣,就跨入了封建社会。它改娈了北方的生产结构,从单一的牧业生产,发展成为农牧业并举的生产结构,促进了北方手工业、商业等经济活动的繁荣,带动了城镇建设和交通的发展,在各族人民的共同生产活动中,加深了民族间的感情,为中华民族的发展和繁荣增添了动力。

中国唐朝的开元天宝时期(公元713年__公元755年),是中国古典诗歌发展史上极繁荣的时期,文学史家一向羡称其为“盛唐”。这个时期的诗歌创作,开创了众多的流派、众多的艺术风格。“边塞诗”是众流派中光彩四射的一个流派。它以壮丽。寥廊的长城内外的景色,从戌将士建立功勋的豪情,征夫思妇的幽怨。牺牲。艰苦的边塞生活和由此而引起的社会动荡。民族的盛衰为背景,抒发慷慨从戌的民族意识,描写战马嘶呜的残沙场和疆尸遍野的人民苦难,也揭示由示引起的社会各个侧面的矛盾的斗争。这此作品悲壮豪迈,情感激越,色彩浓烈,充满了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的色彩,呈现出一种新的艺术风格。善作边塞诗的诗人,被称为边塞诗人,唐代的岑参、高适、 李益、 王昌龄为边塞诗人的代表。高适的《塞下曲》、《燕歌行》、岑参的《轮台歌奉送大夫出师西征》、走马川行奉送出师西征》,都是唐代边塞诗和代表作。当时已深受人们所喜喜爱,为天下唱为乐曲或“以为歌”,王昌龄的《出塞》: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末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叫胡马度阴山。

至今还为人民所传。

唐代许多著名诗人,虽没有被冠以边塞诗人的头衔,也都有边塞诗的佳作。李白的《观山乐》:

明月出青山,苍茫云海间。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王维《送元二使安》中的: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王之焕《凉州词》: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都已成千古绝唱。

边塞诗的流派,成熟于盛唐。边塞诗文学作品很早就有了,据《汉书,贾捐之传 》 中说“长城之歌、至今不绝”。可见秦汉之交,以反映修筑长城为题材的民歌,已广为流传,“生男哺用脯,不见长城下,尸骸相支柱”,就是流传下来的一首。

汉武帝以后,汉朝边塞战争空前激烈,所筑长城的工役之大,也是前代所不能比的, 此时出现了大量反映这一内容的乐府民歌 《战城南》、《十五从军征》、《饮马长城窟》、《小麦童谣》都是优秀的作品。汉代的乐府民歌,是继《诗经》、楚辞之后,在中国文学史是又一放光彩的文学体材                             “边塞”民歌,不仅长城内居民唱,长城之外的居民也在唱。当匈奴族被汉武帝赶出河西走廊之后,他们也眼含热泪、悲凉地唱道“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藩息,失我燕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 公元四至五世纪,鲜卑族进入中原,心情是十分愉快的,草原上的牧民高声唱起《疏勒歌》: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但好景不长,鲜卑北方的柔然族崛起,鲜卑族建立的北魏、北周、北齐、东魏、西魏相继在他们的北方修筑起新的长城,与柔然族进行了长期的战争,此时出现了反映这场战争的民歌《木兰词》。木兰词是中国少族民歌中,最杰出的边塞叙事诗,在中国文学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

自从长城在中国出现之后,就成为文学创作取之不尽的源泉。除了诗歌、民谣之外,传记、散文、戏曲、民间故事等也都涌现出了以长城史实或传说为题材的优秀作品。如《孟姜女哭长城》的传说故事与《白蛇传》、《梁山泊与祝英台》、《牛郎织女》并列为中国古代四大神话传说。

以汉朝王嫱出塞和亲,宋朝杨业2父子戌守边关为题材的戏曲,在中国舞台经久不褒,也是评书中最有听众的曲目。《 史记 》中的《匈奴列传》、《李将军列传》;《汉书》中的《李广、苏建传》等不仅是史学名作,也是传记文学的杰作。   万里长城以它悠久的历史、广阔的天地、丰富的题材,培育出的不仅仅是“边塞诗“,而是造就了一个有共同题材和艺术特色的“边塞文学”。

万里长城对中国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发展,都产生过重大的影响,是座历史文明的丰碑。然而,这座丰碑,是中国各族人民用它们的眼泪、血、以至他们的躯体筑起来的。据《汉书·伍被传》记载:“遣蒙恬筑长城,东西数千里,暴兵露尸,常数十万,死者不可胜数,僵尸满野,流血千里。”《汉书·五行志》中也记载,武帝时:“师出三十余年,天下户口减半”,《隋书》中记载,公元六0七年。隋炀帝“发男丁一百余万筑长城……一旬而罢,死者十五六万”。十天就死了十五六万人。明代修筑长城也伤亡极大。中国修筑长城死亡人数,是难以计算的,古诗说修长城是“筑人筑城一万里”,决不是夸大之词。

中国修筑长城所花的钱,也是难以计算的。戚继光修筑从山海关至居庸关以东的长城,就花费了一千一百万两白银,那时修一座敌楼,只要花二十五两白银,而明朝末年修筑长城时,修筑一座楼就要用六百两白银,修一座烽火台也要四百两白银。戚继光修长城时全国的年度总收入才四百万两左右白银。

中国修筑长城的历史已经成为了过去,当站在长城上无限怀念为我们修筑长城的先人时,可以告慰他们,由于长城学的崛起,揭下了长期罩在长城上的灰色幕纱,万里长城放射出新的光彩,你们的血没有白流,你们用躯体为子孙们铺筑了腾飞的长虹。

万里长城和长城学(《瞭望》海外版第一期)成大林 1986-01-06 (98)

万里长城和长城学成大林 1985-05-01 (79)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万里长城和长城学
喜欢 (7)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根据成大林先生记录,本文发表在1986年。但从文中的描述来看,小黄以为更可能是1996年。需要核查《瞭望》海外版确定。若为1986年发表的文章,则可以说明,此文章在发表之后,成先生仍在不断搜集资料并补充调整。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这是研究者的不断追求。向成先生致敬!
    huang2015-10-27 2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