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杨奕:速写长城·寻你千万里(1)千里赴戎机

长城随笔 杨, 奕 7285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长01

作为一名大学刚毕业的青年军人,要执行军事任务,特别是第一次参加规模空前的战略导弹核反击演习,当然按捺不住贲张的热血,还没等到火箭点火,激动的心情已经腾空而起。

在千里之外的茫茫戈壁,正在集结的千军万马使掠过的秋日金风也染上了军戎气息,把远在北京军运站上整装待发战士的心旌鼓荡得猎猎飞扬。

在夜暗中穿越怀来盆地的军列,让我只能看到从窗前闪过的古堡、烽火台的模糊轮廓……它们是土木堡、沙城、鸡鸣驿……

黑夜里的铁路行军,因视觉信息有限,反让活跃起来的思维引导我搜寻历史的记忆:

明朝英宗皇帝率领的靖边大军在土木堡全军覆没,并搭上自己的名誉、尊严当了俘虏。

清朝慈禧太后在八国联军打上门来时,仓皇出逃。打扮成民妇的皇太后,狼狈地钻进不远处的榆林驿。

一程屈辱的悲剧成为这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

一夜过去,天色放亮时,眼前换了一番天地:

戈壁无垠,黄沙漫漫,腾格里沙漠用一望无际的胸怀把我们迎送,直到内蒙古与宁夏的交界处,才暂时分手,让贺兰山接上我们的目光,然后并驾齐驱。

一条山脉从天边升起,让空旷的原野不再寂寥,峥嵘无限的巍巍景象当空横挂,把战士直薄疆场的进军号吹响。

贺兰山浅近处,起伏的丘陵簇拥着断块构造的主体山脉。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贺兰山乘势而起,像一群争先恐后、此起彼伏、狂奔不已的长鬃烈马,飞驰在万顷荒原。

不是山在奔腾,而是我们的列车在飞驰。“驾长车,踏破贺兰山阙”曾是壮志未酬的岳武穆的激烈情怀。今天,却是火箭兵倚天舞剑的豪迈气概!

当一列满载“红旗-2”型防空导弹移防的军列和我们相遇时,我们列车上经伪装、但能近距分辨的指挥通讯设备和特种装备车辆也引起对方的注意。双方挥手致意,擦肩而过,各奔东西。

汽笛长鸣,威风八面的军列风驰电掣。壮阔的图景从窗前掠过,让我们翻阅历史的篇章:

在这千古沙场,首先横在贺兰山与黄河西岸之间的是红果口长城、平罗长城。

土筑城垣横陈山河之间,平日里阻挡腾格里沙漠的风暴,而营建者意在防御妄想马踏银川、挥鞭宁夏的塞外胡骑。

如今,它最大的看点是红果口长城的地质奇观。

由于长城墙体正好横在一个水平移动的活动断层上,被平移的地块挫断,位移数米。这个断层走向和黄河、贺兰山走向大体一致,作为地质标本,今天仍续写着大地的沧桑巨变。

沧海桑田,山河变迁。贺兰山中至今还留有不少新石器时期的岩画,上面镌刻着先民生活、生产形象:牧放牛羊、猎虎逐鹿、崇拜生命、崇拜天象,用充满激情的研磨、琢刻,把稚拙但不失真情的影像长留在边塞的山岩之上。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上天眷顾贺兰子民,护佑他们日后成为天之骄子,走马弯弓,驰骋疆场。

“天骄”,今天常被用来指战略导弹部队的火箭兵——高擎雷霆,剑指万里,开弓没有回头箭,山崩地裂只在挥手间。

但你可知道,这个荣誉称号最初授予的是贺兰山下,西夏英主李元昊。

公元9世纪,党项族首领李元昊建立的西夏政权迅速崛起,占有了宁夏、青海、甘肃、内蒙等广大地区。

在和北宋王朝对峙关陇的时候,英勇善战的党项人,在所向无敌的统帅李元昊指挥下,节节进取,威扬四方。

被慑服的西番诸国、争锋不过的吐蕃羝羌、退避三舍的契丹女真和只有招架之功的北宋王朝,不解骁勇的李元昊何以纵横无敌,便以“天之骄子”的美誉神话贺兰山下崛起的一代英豪。

人们不但从他的卓越武功领略上苍的偏爱,看到这位被天物色的骄子意欲让自己缔造的民族伟业传世、通神的勃勃雄心。

不知怎的,又移情蒙元的煌煌天佑乾坤扭转,使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党项人只在敦煌的壁画中,留下敬佛礼佛的心迹,又留下几乎没有人认识的犹如天书的文字,就在战神附体的蒙古人面前销声匿迹,把人神沟通的秘密带进贺兰山麓西夏王陵的坟墓中。

你瞧,王陵封土角隅上带着五角花冠的乐音之神迦陵频迦的妙音演奏,悦神、悦天,至今乐此不疲,却让当下莫名其妙的我们永远地看着他们与上苍对唱、私语。

一阵热风从山口吹进,卷起黄沙,形成旋风,摇头摆尾,飘忽不定,像是在广袤的戈壁荒滩上扶乩打卦,书写着谁也不认识的西夏文的天书、谶语。

——旋风来自贺兰山两个山口中的一个山阙。

——那是“三关口”。

山脚下断断续续的墙体、挡路塞、烽火台,封锁、镇守着山长如城的贺兰山冲要地段。

贺兰山东麓的长城或说是挡路塞、拦马墙,虽不连,但也不断,像点在山脚下的省略号,从南向北一线分布。

大武口、汝箕口、黄旗口、镇木关、分守岭……它们像把门的卫士,又像当道的将军,督促着贺兰山把腾格里沙漠的风沙、游骑挡在西侧,让黄河在转过中宁、石空、青铜峡后,能更温柔、更专注地抚慰塞上明珠银川。

我们经武威、越芨岭,从河西走廊转道向北,涉弱水、走居延,在已湮没的黑城,我捡到西夏武士盔甲上的铜扣、饰件,还有三棱箭镞。

——大风吹走了远去的马蹄声声,黄沙也掩埋了天骄一代的辉煌业绩。

翻过往昔的峥嵘岁月,在今天的新一页上,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画最新最美的画图。

12趟军列运来的人员、装备,把原先寂寞的大漠闹得沸沸扬扬。转载阵地、技术阵地、待机阵地、发射阵地,沙场大点兵。战役规模的实兵实弹演习惊天动地。

半个月后的那一天,当我们的四枚战略导弹以半小时为间隔,在晨曦初绽的戈壁腾空而起,仰天长啸,直指千里。

火箭腾飞的那一刻,激动万分的人们心随神往。被冲天豪情卷裹的我竟忘了让直逼河汉的导弹探问李元昊写给上苍的天书都说了些什么,也没来及询问敦煌壁画成就几何,画中供养人的举措是否合乎天意。

而岳飞在其《满江红》词中信誓旦旦却终未踏上的土地,今天却布满纵横交织的火箭兵装备车辆的清晰辙痕——岂止是踏破贺兰山,更是勒兵走燕然。

我们从千里之外奔赴疆场,又把战略导弹送到千里之外。

我们目不转睛地盯着战略导弹点火、升空、程序转弯、头体分离,向天的那一边飞远……

蓦然回首,我们已和那个功败垂成的悲歌时代以及屈辱的年月渐行渐远。

脚下的亘古荒原,在战略导弹远去的轰鸣中,仍微微地震颤。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杨奕:速写长城·寻你千万里(1)千里赴戎机
喜欢 (5)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