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黄益:《传统与现代之间:什么是长城的环境?什么是长城的保护?》

一言堂 huang 30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2018年12月1日,晚。输入取件码,箱门打开,一本厚重的图书如约在眼前。    

是的,这是2018年刚刚新鲜出炉的印制品《大同古长城》,负责编纂此印刷品的,是大同市图书馆。如果不是因为陈老师厚爱,我要见到此印刷品,估计还要一些时日。毕竟,现在的我,并未全部身心投入到长城的诸多事务上,更多的,是通过历史典籍来了解并掌握长城的相关问题。

长城是什么?很多人可能会告诉我们指着各种各样的图片,包砖的、石垒的、夯土的,不断告诉我们:这是长城,这是长城……是的,这就是我们所认识的长城,通过口耳相传和一定的特征去分析、辨别和初步确定。

2006年,《长城保护条例》发布,12月1日正式生效。在12年后的这一天,手里拿到《大同古长城》,总觉得心里有一些感慨,忍不住想说。

《大同古长城》这一印刷品,所有的图片,全部来自摄影名家,我不认识他们,只能忠实记录他们的姓名:李文魁、王儒贤、刘玉军、田相臣、李鸣放、李习、姚建军、安晋华、陈荣烨、王建生。他们所拍摄的长城,多数是以长城为主体,充分展现了长城的壮美,让人脑海里瞬间便能浮现出“但留形胜壮山河”这类豪情万丈的诗句。在我从头至尾翻阅此书之后,尚不满七岁的儿子也忍不住打报告,要求一览书中胜景。这是美给予人的吸引力,不论年龄。

当然,对我来说,引起我更多思考的,不是春夏秋冬各种季节中这些长城的摄人心魄的美,而是其他一些思维。

我想起了尚珩曾经在彼岸书店的一个讲座,讲座中他对烽火台的分析。

我想起了长城群里关于长城保护的相关信息,信息中一个最让人揪心的问题莫过于长城的不断损毁。

我想起了董旭明先生的长城照片展,当时参与长城展的朋友中,还有很多人,正逐步在长城摄影方面确定自己的风格,不断向世界展示中国长城的壮美。

……

然而,不能不说,在《大同古长城》中,在2018年12月1日这一天,最吸引我的,莫过于下面这几张照片。

一群外国人在一条平整的公路上,离他们最近的地方,是长城墩台。沿着长城绵延的方向望去,远处,一个挨着一个的风力发电设备,不断传递着这片土地上生生不息的信息。

大佛,赫然在我们眼前。从汉朝开始,他便进入了我们中国人的生活,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不断融合,共同守护着我们祖祖辈辈的心灵。在这一组石窟的后面不远处,是云冈堡。中国人是务实的,从来不会仅仅依靠神佛的护佑来保证自己的生命财产安全,必要的有效保护从来不会缺席。在大佛的前面,一些传统的建筑,赫然眼前。不难看出,这些建筑有刻意解读中国传统文化的用心:齐整的传统建筑,可以让没有学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现代人迅速感受中华优秀传统的重要特质:静与定。

然而,当我们将镜头拉向远方,一批钢筋水泥建筑隐约可见,传递着工业化、信息化时代的气息。

当一列火车拉着几十节车厢,在中原大地上蛇形而过,也许你会好奇:如此平坦的土地上,为何不取直拉近距离?但,一条黄色的泥土墙,告诉了我们答案:那里,有长城。

是的,那里有长城,也许,正是为了表达对中国古代智慧的敬重,为了表达一种发自内心的敬畏,我们的工程师们在这里选择了拐弯再拐弯。

在八台子一带,最突出的莫过于长城与钟楼的遥相呼应。这一钟楼,不是中国特色钟楼,而是《辛丑条约》签订之后,由德国传教士在这片土地上修建的一座哥特式天主教堂遗存。教堂早已损毁,只有这一座钟楼,与长城遗址遗存共同见证了百年沧桑。

很明确地说,这些照片,让我看到了几千年历史的变迁,看到了中西文化交流的多种模式,感受到了中华民族面对历史的态度、面对世界的态度,也因此,它们更加鲜活、更打动我的心。什么是长城的环境?在几年前,当我用《长城背后的故事》为题做讲座的时候,我便已经逐渐切入这个问题的关注。不容否认,在我的心目中,只有那随着人类社会发展而不断变化着的社会,才是真实的长城环境。那种固执地认为长城的环境应该是怎么样怎么样的想法,或许早就不应该是长城研究者应该保有的态度。

由此出发,我们再看长城的保护时,我们还有一些信息或许需要重新整理。《长城保护条例》明确地说:“为了加强对长城的保护,规范长城的利用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以下简称文物保护法),制定本条例。”虽然没有直指长城是文物,但给大家的信息是:要像对待文物一样对待长城。在《长城保护条例》实施的十余年里,甚至有很多人直接笃定地认为长城就是文物。

从长城对中华民族的贡献来说,我不反对这样的处理方式。但是,当我们重新思考这个问题时,我们不难发现:长城在中国古代作为军事防御工程的使用,几乎是历朝历代日常所用。那么频繁、密集地使用!如果用一个不太贴切的比喻,长城用于军事防御,不啻碗筷用于中国人的饮食。碗筷之中,自然有文物,时代和工艺共同决定了它的级别。但并不是所有的碗筷都会作为文物悉心保护。

这么一想,我们却又开始困惑:长城,是否应该作为一个完整的整体,进行全面的、系统的、一视同仁的保护?又或者,长城是否可以像碗筷一样,从中间优中选优、精中取精进行有代表性地保护,并且将保护的责任下放到不同的群体、不同的级别甚至不同的单位与个人?

鼓起勇气将这些写下来,作为一个问题,抛给所有热爱长城的朋友们一起去探索吧!

黄益敬记于2018年12月2日

(本文图片全部翻拍自《大同古长城》这一印刷品,有剪切,原图的精彩,在这里体现不到万分之一。之所以称“印刷品”而不称“书”,是因为这一画册并未采取图书的形式出版。“长城读书角”有幸,在它新鲜出炉的时候便拥有了一册,我更有幸,感谢这一图册中的部分照片给了我莫名的感动和勇气,将长城的环境这个很严肃的话题上那一层窗纸轻轻戳了一个小洞。)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黄益:《传统与现代之间:什么是长城的环境?什么是长城的保护?》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