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高晓梅:《长城烽火》访谈

长城故事 huang 312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品味书香(四)

——《长城烽火》一书作者高旺先生的女儿高晓梅老师做客呼和浩特市电视台直播间与听众朋友一起分享出书过程

(2018年12月6日 92.9频道)

(《长城烽火》)

主持人:《长城烽火》(上、下集)1997年已由远方出版社出版,这是已故长城专家高旺先生历经20年的酸甜苦辣、辛勤耕耘的结果,也是值得庆幸的一桩喜事!

此书是关于晋(山西)绥(绥远)边区长城内外的第一部巨著。全书运用史实故事文体,记述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晋绥边区的偏关、清水河、和林、托县、平鲁、凉城、右玉、左云、丰镇、集宁等县市区的英雄人民,在艰苦的年代里,为了祖国的独立,人民的解放,不畏强暴,前仆后继,英勇杀敌。其事迹感人肺腑,令人可歌可泣。这部书的出版展示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丰功伟绩和崇高的精神风貌,弘扬英模,留芳千古,更富有革命传统的教育意义。今天我们把高旺先生的女儿请到直播间,与大家一起分享这本53万字的回忆录。高老师,欢迎您!

高晓梅: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清水河县是绥远省的南大门,也是晋绥边区对敌斗争的前沿阵地。我的父亲童年时就生活在这块沃土上,饱受艰苦岁月的风霜雨打,耳闻目睹战争年代的诸多事情。多年的记者生涯,采访过许许多多的革命人物和大大小小的战役。记得1976年夏季的一天,在前往韭菜庄乡采访的途中,清水河县公安局长耿正元对我父亲说:“老高,你若能把清水河革命斗争写成一部书出版, 对于你这个记者来说,一生中是最大的贡献!”此话打动了我父亲的心扉, 从此,他暗下决心, 开始搜集整理有关资料,写成20万字的初稿,谋求出版。

主持人: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知道高旺先生一生曲折,他是不是碰到困难了?

高晓梅:是的,大约在 1984年,一个小小的县记者,竟然得到内蒙古自治区政协主席石生荣同志的支持。但由于资金困难和涉及到方方面面的事情,《长城烽火》的出版遇到了一些困难和阻力,中间拖了近2年时间,未能付诸实施。

(高晓梅)

主持人:嗯,我预料也是,在上世纪80年代,作为旗县的记者,出书还是相当不易的。高旺先生又做了哪些工作呢?

高晓梅:乌兰察布市政协副主席袁晋杰同志十分关心此书的出版,1986年, 他在和林召开征集革命历史题材出版会议,父亲被邀请参加。他把书稿交给了袁主席,到了第二年的春天,因无出版经费,他只出版了一本托、和、清三县的合成本,父亲的书稿未能安排上去。

主持人:这是第二次出书“碰壁记”,但高旺先生有一股钉钉子的精神,我估计他不会轻易放弃。

高晓梅:对,正如你所料的一样。 人往高处走,视野也就宽了。1989年父亲在内蒙古自治区民间文艺家协会借调期间,内蒙古新闻出版局批准由内蒙古民间文艺家协会出版《长城烽火》1000册,向建国40周年献礼。清水河县委书记董志成题写了书名,确定在全县通过赞助形式筹措出版经费。清水河县新闻学会也印发《长城烽火》出版赞助与征订通知。正当展开工作之际,却又被一件意外的事儿,缠绕他的手足,一拖再拖。

主持人:一波三折,高旺先生又碰壁了。

高晓梅:是啊! 父亲在考察长城过程中,搜集积累了大批革命文史资料。1990年11月,他打算出版《长城烽火》系列丛书1- – 6集。在征得内蒙古军区有关领导支持后,他到北京,找到了一家部队出版社求助。第一次迈进这家出版社大门,才知他们也是企业核算,出一集,要求交出版费2万元。一算,6集12万元,谈何容易啊!只好把书稿从北京背回呼市,存放在内蒙古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负责人手里,等待出版机遇了。

主持人:那几年以后才有了转机?

高晓梅:内蒙古自治区长城学会于1994 年举办纪念邓小平长城题词“爱我中华,修我长城”发表十周年活动,《长城烽火》的出版被列为十项任务之一。确定扩大征集范围,由清水河一县扩展到十县市区。这一年草就书稿,反复修改,编纂目录,启动了出版的航程。

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之际,内蒙古自治区长城学会和中国《万里长城》杂志社于1995年又联合发文,十县市区书记、县市区长、文史人员,密切合作,鼎力支持,由远方出版社承诺出版,审定书稿,电脑排版,只待筹到经费投入印刷了。

1996年, 党的十四届六中全会提出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此书出版步伐加快了。在艰难当中,《长城烽火》终于与读者见面了。

主持人:回顾本书编写出版的历程,有几点感触特别想说一说,对吗?

高晓梅:是的。一是本书由小到大,由分散到集中,由零乱到系统,逐渐达到成书的要求,起初是以清水河一县为主,包括偏关、平鲁,只是20万字。后扩展到十县市区,全书长达53万字,实是反映晋绥边区长城内外革命历史题材有代表性的正式出版物。

(清水河长城远眺)

二是老 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无私奉献,书的内容出在他们口,写在他们手,热情地向作者们倾吐他们走过的艰苦历程。为尊重他们,弘扬“老革命”名人效应,出版本书时,均在文章末尾处署上他们“述”的尊名大姓。

三是十县市区宣传部、党史办、地方志、文史委等部门同志辛勤写作的结晶。有的虽未正式列为出版物,但在当地也铅印、油印出小集子。因此本书出版除署作者名外,还专署一批编辑人员名单,以示尊重和鼓励。

四是内蒙古、山西以及所属十县市区各级领导的重视与支持。从搜集资料、撰写文章、资助经费、征订发行,均给予了密切的合作,此书设立编审委员会的顾问、主任、副主任、编委。其意就是表扬各级领导为出版本书所起的重要作用,感谢他们热心的支持。

五是晋绥边区长城内外的各族人民, 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留下许许多多的战斗故事,本书只能有代表性地收集出版,还有更多的“无名英雄”或“无名战役”留在人民群众当中,一代传一代了。还有待于更多的作家、艺术家加以反映和挖掘。

主持人:今天当我们翻看着厚厚的上下两册《长城烽火》时,真为高旺先生的细致耐心点赞。看来想做成出书这件事,他除了勤奋创作外,坚持不懈也是一个因素。他创作用了8年,出版用了10年,1976年开始到1994年出版,前后花了18年的时间,怪不得在《情系长城》里有这样一段表述:很多人也谈到“高旺精神”,我的理解是指“艰苦朴素、胸怀理想、善于学习、踏实笃行、乐观坚韧”20个字来概括。此书出版得确不易。那么这本书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清水河县北堡乡革命烈士纪念碑)
高晓梅:《长城烽火》一书,作为向内蒙古自治区成立五十周年的献礼,由内蒙古远方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以英勇悲壮、生动感人的故事,反映了长城内外晋绥边区 10 多个县市各族人民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团结拼搏、浴血奋战的丰功伟绩,是一部对人民群众,特别是对青少年进行传统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的好教材。本书由在内蒙古工作多年的老同志石生荣、韩明出任顾问,内蒙古和山西省有关领导担任编审委员会主任。
主持人:听众朋友们,高旺先生一生波折,3岁就失去了母亲,由其大伯和爷爷一口小米粥一口面糊糊养大,经历了国民党旧政权统治、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60年的饥一顿饱一顿的时代,但他爱读书,爱写作的情怀一直流淌在心间。高老师,我们还想知道高旺先生是怎样的一个人?
高晓梅:常听父亲讲,祖母 23 岁不幸病故的时候他仅 3 岁,连祖母长什么样也没记住。大祖父、三祖父、祖父和父亲一起挤在半崖上一间半土窑洞里,三个男人喂养着一个男孩,一家人落个老小“光棍”。在动荡和苦难的童年中,穷困、饥饿的往事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父亲6 岁时,抚养他的曾祖父去世了。大祖父、祖父就把几垧沙梁薄地、两间土窑卖了,搬到村南沟里的看瓜窑里住着。父亲一直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穿着破衣烂袄为别人放牛的日子,与牛群相伴的他常因人小个儿矮,家人很难寻到他的身影。在我们小的时候,茶余饭后,坐在炕桌旁的父亲经常讲起他小时候没妈遭人白眼的辛酸;也翻开裤腿让我们看他被地主家的恶狗咬下的疤痕;对国民党、地痞抢夺粮食的仇恨;大祖父因患胃溃疡的“肚疼病”无钱医治,而最终选择自缢的悲惨情景。从小遍尝人间心酸的父亲在参加工作以后,特别是在徒步自费考察长城时,尽管经常受到各种侮辱、打击、排挤,以至饥饿和困乏,但是他在困难面前丝毫没有退缩,而是持之以恒,以顽强的精神,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完成一个个既定目标,这与他小时候经历的各种磨难有着直接的关系。因此,自懂事之后我从未看见父亲发愁为难,他总是笑嘻嘻的,他认定的事,总要克服一切困难,想尽各种办法去完成。时任清水河县领导的吕景瑞多次在各种公开场合讲道:“有高旺精神,我们何愁办不成事!”

(高旺和各地通讯员)

主持人:《长城烽火》虽然断断续续经过 20年努力已飨读者了,但我还是想知道怎样从这些战争老兵那里得到这一篇篇鲜活的史料的?
高晓梅:清水河县是革命老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这里是日本人、国民党、土匪活跃的地区。解放后,这些幸存者年龄大了,他们是战争的亲历者、见证者。如果不把这些老同志亲身的经历记录下来,他们去世后,很多战斗经历、参战人员、在战争中失去人的姓名就很难留存下来!于是父亲开始了这方面材料的收集。他下乡采访除了完成本职采访工作任务之外,就去这些亲历战争的人家里。买上烟、酒,让他们讲过去那些真实的故事。
主持人:那他是自己给自己加工作量,单位给他补助和报销吗?
高晓梅:不会的。他本人不吸烟不喝酒,但为了工作他自费买上烟酒采访战争亲历者。我有一次跟随他去采访,见他掏一支烟,恭敬地递给采访人,又笨手笨脚掏出打火机为被采访人点上烟,因为不常用打火机,打了好几次才点着烟,我们当地称这种动作叫“敬烟”。为了不耽误被采访人劳动,他常常晚上去人家家里,深一脚浅一脚。那时农村没有通电,他的采访时常是在昏暗的煤油灯下进行。他一边记录一边录音,我清楚地记得每到周末和假期,我哥哥就把父亲录音的资料一句一句写在稿纸上。父亲在再整理、润色,完成一篇篇回忆文章。为了达到真实的效果,他在文尾加了某某人口述。《绥远的南大门》,《活跃在长城内外的偏清支队》《绥远专员杨国兴》《塞上星火》《五里坡十九名烈士殉难》等都是父亲的作品。当然,这里还收录了山西偏关县、平鲁县、左云县、内蒙古清水河县、和林格尔县、托克托县、凉城县、丰镇市、集宁市文史方面众多学者战争题材文章。直到今天我们读这些文章。深刻地感到现在的和平、安宁、幸福生活来之不易。也是众多《长城烽火》书中人物用鲜血、性命换来的。革命来之不易;和平来之不易;幸福更来之不易!从而更能激发我们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人民。
主持人:在高旺先生写的《绥远的“南大门”》一文中有这样的记述:“从1942年夏季开始,形势逐渐恶化了。原先,日伪军只在清水河、和林、平鲁、右玉四个县城里驻扎,乡下据点很少。现在敌人扫荡很频繁,据点增加了20多个,而且,日本鬼子每天扫荡一次。据点的伪军,便衣特务就嚣张几分。尤其清水河的南庄窝与平鲁的南丈子据点,成为敌人封锁我军到大青山的交通线,还在盆地青上三道沟增设了据点,严密控制和切断我军的晋绥交通线,不知道杀害了多少革命同志。

高晓梅:当然,那时无论是战士还是后方工作人员生活是极其艰苦,在首篇江长录写的《战斗在绥远边区的高克林》一文《渡过艰难岁月》一节中,我们看到了这样的记录:日寇残酷的“三光”政策和经济封锁给抗战工作造成极大的困难。后方机关干部每人每天只能吃到七两黑豆,口都吃黑了。一匹马的料由一天四升减到二升。在敌后工作的同志更困难。几乎经常靠挖野菜充饥,许多同志脸色变青,浑自浮肿。长时间的缺油缺盐,许多同志都得了夜盲症。有时搞到点粮食,因无磨子只得用石头砸碎煮成面糊吃。在绥西的石虎子山上,姚喆(Zhe)同志带领部队在零下二十多度的雪地里,掘土三尺,搭起茅庵御寒。他和战士以野菜充饥,用冰雪止渴,在山上共同渡过了1943年的春节。

主持人:读了这部真实的著作,真心感受到我们今天的生活来之不易。我们应该永远记住他们,为他们树碑立传、纪念他们。
高晓梅:对,应该的。老牛坡村党支部位于明长城脚下,是清水河、偏关、平鲁两省三县的交汇处,是革命圣地延安通往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和共产国际的重要通道,是晋西北抗日斗争的前沿阵地。2016年10月开始,清水河县对老牛坡进行全面规划建设,已建成老牛坡党支部展馆。在布展的时候,清水河县政协文史委员会主任张全载深有感触地说:“由于严格的保密措施,再加上抗日战争期间老牛坡被日伪军多次烧杀抢掠,保存下来的历史资料极为稀少。随着当年那些老党员的相继辞世,老牛坡党支部这段光荣而神秘的历史知道的人越来越少,但高旺先生留下的这本53万字《长城烽火》却弥补了这个空白,我虽然没有机缘结识高旺先生,但他的著作却闪耀着光辉,为长城沿线抗战烽火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财富!”今年我有幸见到了清水河县文联主席陈勇先生,他说:“我在给老牛坡党员讲课的时候,用的教材就是《长城烽火》,我把它放在床头上,早晚读一会,感悟很深啊!”

(老牛坡)
主持人:长城抗战虽然过去了,但是长城抗战的精神史载千秋,长城抗战的英勇事迹,永远激励着国人。听众朋友,有需要《长城烽火》的朋友请与高晓梅联系,她的微信电话:15947033963

(本文图文由高晓梅女士提供,授权发布)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高晓梅:《长城烽火》访谈
喜欢 (3)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