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书评长城】黄益:纵使能力有限,我会拼尽全力来陪你 ——读《南荣家的越》

图书交流 huang 291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本文目录
[隐藏]

家庭条件不优越,孩子要发展,我们该如何办?这是贫困家庭的家长普遍的困惑。读《南荣家的越》,我看到了一个很有趣的“案例”,由作者虚构的有趣案例,南荣泰榆以魂魄陪伴儿子南荣越成长的案例。

南荣越,字不及。他的名由父亲南荣泰榆取,用“清越”之意,希望他不仅能够“为人清白,又能超越前辈”。表字“不及”,取自《论语》“过犹不及”,期望他能取中庸之道,行为不至于过度偏颇。

小说中,南荣家在南宋因为抗金有功,生活条件优越;南荣泰榆受教于朱熹的弟子,对儒学知识掌握较深。看似一切都很美好。然而,卫氏绾奕出轨,因身心不得自由而怨怼,踢翻了炭炉,希望烧死自己的丈夫南荣泰榆,不想火势难遏,整个家最终被烧得只剩下了两个幸存者:意外外出的厨娘和年仅三岁心窍未开的南荣越。南荣泰榆,从一个本来可以轻松教育子女成长成材的父亲,瞬间变成了一个没有了躯体的灵魂。这灵魂,“无物附着,无手无脚,难控魂外世界的一丝一毫”的灵魂,开始伴随自己的孩子天南海北的旅程。这像极了我们这个世界上很多的父母,很多能力远远不足以支撑起整个家庭的父母,很多能力仅仅在勉强维系整个家庭运转的父母。

火灾之后的南荣泰榆,不再是那个饱读诗书的、国家未来的栋梁,转而成为了连替自己和家人伸冤都难的悲愤灵魂。这个灵魂游荡于家园周围,发现了自己生前从来没有发现的残酷现实:家园的毁灭源于妻子的背叛!强大的复仇意愿,让他想要拿起一把匕首,并用这把匕首来报仇。可惜,他做不到。当然,他终于知道了一点:灵魂也是有点力气的。

火灾之后的南荣泰榆,为了复仇,想办法让自己的灵魂进入了一个病人的身体,试图借着他人的身体行事,为自己的家族伸冤。但他很快发现,灵魂借生人的身体,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得不放弃了借他人身体行事的计划。

火灾之后的南荣泰榆,开始相信此前书中所言灵魂可以托梦,于是开始用托梦的方式求助于伯父。可惜,伯父所记不真切,虽然相信了灵魂托梦的可能,但灵魂托梦的能力有限。服侍南荣泰榆的婢女元荷被发现,又被误当成南荣泰榆之妻埋葬。南荣泰榆终于认清了灵魂能做的事极为有限。

从此,南荣泰榆开始将时间和精力全部转移到为自己的独苗——南荣越身上,他要为自己的儿子做点事,“越儿不能像我这样,他活着就应该享受福气。”

一个灵魂,一个行动速度与飞虫、小鸟相类的灵魂,他能为自己的儿子做点什么呢?又或者,“一个灵魂究竟该怎么做父亲呢?”

南荣泰榆首先想到了放弃复仇,因为,这样一来,南荣越才能有一个完整的、有爱的家,“跟别人一样,有恩爱相好的父母,只是遭遇灾祸,幼年丧亲而已。”

不久,这位幼年丧亲的孩子有了他新的监护人——南荣泰榆的堂姐姝瑄。这位矢志嫁给没落皇族赵羿的女子,让南荣越的生活进入了一片崭新的天地。而这,也让南荣泰榆的灵魂开始了一场长途跋涉。

时刻跟随在南荣越的身边,南荣泰榆开始了更加仔细认识自己儿子的人生旅程。因为是灵魂,南荣泰榆一方面感动于姝瑄对南荣越无微不至的关怀,一方面悲哀于自己的死亡,因为死亡已经让他失去了“随侍左右,耳提面命”的可能。

这种期望,让南荣泰榆甚至愿意将灵魂附入衰弱的蜻蜓身体中,停靠在南荣越的肩头,只为能够与儿子肌骨相亲。

然而,我们现在活着的人,却往往忽略了陪伴子女、观察子女、教育子女的重要性。南荣泰榆如果不是意外死亡,恐怕也将时间和精力更多的放在了家国天下的理想与抱负上,而不会像他死后的灵魂这样时刻伴随在孩子的身边吧?如果我们由此能感受到,进而能给孩子多一点的陪伴,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南荣泰榆提醒了我,我也开始提醒自己,给孩子更多几分的陪伴。

跟随孩子游离于世界,南荣泰榆开始用自己的微薄力量帮助孩子度过难关。

当南荣越拿着铁钎玩耍,差点戳瞎一个名叫菘引的小姑娘的眼睛时,南荣泰榆使出浑身力气,扭偏了钎子,为小姑娘留下了眼睛,但眼角到耳际留下了一道疤痕。这时候的南荣家族成员并不知道,小姑娘未来还将会是他们南荣家的媳妇。

当南荣越跟随丹云爹爹学习了医术和火药等技术,略有所成时,一场政治风波让年仅13岁的南荣越遭遇了平生第一次大艰难:露宿街头,还需要照顾生病的养娘姝瑄。南荣越一开始还找到了以前熟悉的人接济一二,但更多的时候是自己寻觅。南荣越虽小,却也知道在哪些地方可能捡到铜钱。南荣泰榆不断用灵魂的力量,掀动地上的纸张来帮助南荣越更快找到铜钱,甚至在晚上趁着喧闹声松动那些有钱人的钱囊,以使部分铜钱从钱囊之中掉出,便于南荣越散场之后前去拾取。正是靠着这些,南荣越成功“独立”度过了他人生中的一次艰难。

当南荣越长大需要独立起居时,南荣泰榆为了安慰他而托梦给他,借助梦境给南荣越解释亲情与礼仪等认识。尽管南荣泰榆也不清楚自己的托梦能给南荣越保留多少信息,但南荣泰榆还是会选择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将自己人生所获经验提供给儿子参考。

在南荣越遇到困难,南荣泰榆的能力完全无法给予帮助时,南荣泰榆会企盼任何一个可能帮到儿子的人出现,即使是他此前最不愿意原谅的人,即使是他此前最不可能接受的事。“哦,亲娘!绾儿啊,你在越儿垂危时不是来过吗?你这会儿在哪儿呢?你活着不能替我照顾一下我唯一留在这世上的这点命根么?也许他去了金国还能见着你,你救救他吧,哪怕跟着幕壁卖货,也比落入绿林好啊!这真是要认贼作父了!”这一段灵魂的独白,鞭辟入里,让人看到的,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灵魂,同样需要营养的补给才能持续生存。南荣泰榆努力帮助南荣越的同时,他自己也遭遇着常人难以体会的痛楚。每天,除了照顾自己年弱的儿子之外,他还需要不断寻找祠庙、坟墓或者已经比较微弱的生命体来获取延续灵魂生命的补给,天天过着“与神佛争食,与非族之鬼扑斗”的日子。这种日子,直到佛门中行秀禅师看到了南荣泰榆的跟随,向南荣越道破,让南荣越为南荣泰榆设立了牌位,焚香祭奠,南荣泰榆从此得以相对安稳。这大概隐喻的就是人世间子女给父母的回报。

行秀禅师曾经评价南荣泰榆的鬼魂不远万里追随南荣越时说:“他看护你,庇佑你,尽其所能扶持你,甚至托梦给你,晓谕你吉凶危夷。他应是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这段话,堪称《南荣家的越》一书中父亲深情的最佳总结,如果要进一步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父亲的担忧”!

后来,南荣越的官职越来越大,能自己独立解决好的问题越来越多。与此同时,南荣泰榆也逐渐学会了御鸟之术,学会了使用羽书传信,父子相隔两界的感情越来越融洽。这是不是也像极了我们现在具有代沟的父子,经过较长时间的相互理解,最终走向一个相对平和喜乐的交流状态?但愿,我们每一个人的家庭最终都能走向一个相对圆满的结局,一如南荣家,经历了各种苦痛挣扎,终于释然。

纵使能力有限,我会拼尽全力来陪你。南荣泰榆以其灵魂追随南荣越,为我们完美解读了普通家庭中父爱的浓郁温情。尽管每个家庭的经济条件不完全相同,但如山的父爱却是那么的相似。这,不是《南荣家的越》想要告诉我们的全部,但我愿意告诉自己和身边的人,这本书里不容忽略的信息之一,是那浓烈不散的父爱。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书评长城】黄益:纵使能力有限,我会拼尽全力来陪你 ——读《南荣家的越》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