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书评长城】黄益:那个让我五味杂陈的她——读《南荣家的越》

图书交流 shangshh 121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如果,你有一个为了逞私情而不惜杀死你父亲的妈,你该怎么面对?

如果,在你生命垂危之际,这个在你嗷嗷待哺、父亲离世、家破人亡的时候离你而去的妈不远千里跑回来救你,你该怎么面对?

如果,在你刚刚脱离生命危险之时,又弃你不顾、重新选择了寻欢作乐的生活模式,你如何作想?

如果,当你长大成人,打算捐弃前嫌去找她,她唱着歌在你面前飘然而去,你该如何去想?

……

天啊!这是什么样的一个妈?!当你遇到这样的一个妈,说“她纵火害命,也曾救我一命”时,是否也五味杂陈?

《南荣家的越》一书中,南荣越所遇到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妈。和南荣越相比,大多数人幸运多了:自己的母亲纵然有千般不是,万般不妥,终究要温情很多。

这世界真有这么极品的妈?

细品《南荣家的越》,越来越发现,这个妈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原来,南荣越的这个妈,不是普通的妈,而是应龙与人交合孕育的女子。她有凡胎,即南荣越所感知的那个妈:杀夫、烧家、弃子的妈卫绾奕;她还有仙胎,即凤凰身,非羽化,直应时运而脱胎转形。

那个作为凡胎的卫绾奕,是“人间孽仙子”,绾,缚也;奕,巨也,美貌也。“绾巨根不释,淫极而成仙。”这样的卫绾奕,作为人的南荣泰榆满足不了,只有像狗一样具有着完全动物本能的幕壁这样的人才能满足得了卫绾奕的欲望。当这种欲望受到极大的阻碍时,卫绾奕产生了心理上的不平衡,这种心理上的不平衡让她终于做出了不可思议的举动,踢翻了炭盆,只为了用火来烧死那个对自己好到没有任何理由让自己得以肆意狂狷的丈夫南荣泰榆。这,居然成为了南荣泰榆及其父母的死因,居然成为了南荣越三岁成为孤儿的起因。

南荣泰榆接受不了,当他的灵魂发现卫绾奕与幕壁老翁的奸情时,他死不欲生,甚至不惜做出了他平生不齿、斯文荡然无存的“君子闯闺”之举,更是借着一个老妇人的身体,写了状纸,并前去击鼓鸣冤。当然,南荣泰榆的灵魂终究未能如愿成功报官。这种力量无穷的、竟然能够伸展到死的境地的命运,让南荣泰榆在深感无能为力的同时,也给了南荣泰榆真正认识自己妻子的机会。

卫绾奕是否真的无情无义?当南荣越遭遇巫蛊、生命垂危、必须由他的母亲才能救命时,当南荣泰榆因为知道她有心杀死自己而酿成火灾、在火灾发生后全然不顾家人的破亡继续寻欢作乐而担忧卫绾奕不会如请前来时,卫绾奕出现了。“她抱起昏中的越儿,脸紧贴着他身子。一贴上去就泪奔如泻,一欲号啕又强止。”

这,南荣越未必知道,但南荣泰榆看到了。因此,南荣泰榆相信了“恕”的力量,己心如人心,卫绾奕纵然犯了天大的错误,终究“其心不死”。于是,一家人再次相聚。

尽管卫绾奕很小心地希望不被发现,但她终究露了行迹:她的出现,她救儿子南荣越的举动,全然坐实了一个事实:她纵火杀夫又与幕壁私奔的事实。于是,那个本来有些不稽的尹婆所写的状纸上的信息,迅速长上了翅膀,飞出了闺阁。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一枝金钗,一段韵事,总能给人无尽话题。

南荣泰榆早已知道,现在南荣越知道,世间人也逐渐全部都知道。

当南荣越与耶律楚材等人相交甚契,共遭患难之际,他们开始一起帮助南荣越面对那曾经伤他最深又救他性命的母亲。这一次,他们失之交臂,不是他们不努力追赶,只是那卫绾奕已经不是凡人所能追及的卫绾奕,他们终于没有能追及。这一年,南荣越十九岁。

仿佛,从此,南荣越失去了自己的母亲。然而,并不是这样。

当凡胎脱去,仙胎现前,卫绾奕也不再有从前那般淫欲,渐渐与南荣泰榆相得相交。南荣泰榆“至汴梁大丘,遇大鸟,追翔盘桓多时,渐可驭。鸟翼长一丈,羽洁白如雪,层层厚积,足以留言,始作文于上”。一魂一鸟,生父生母,从此共伴南荣越的左右。从南荣越十九岁,一直陪伴他到六十七岁,终老。

在陪伴南荣越的过程中,大鸟生命垂危,南荣泰榆想方设法营救。鸟病愈,对帮助南荣泰榆救它的瑾奕许下诺言:“日后复命天庭,将汝身世报奏天帝,为汝择善形而立神位。”自此,鸟逐渐向南荣泰榆说明了自己的身世,为应龙所生;说明了夫妻二人的缘分,“按血脉,南荣先人亦然翼族裔苗,南方朱雀领地,朱雀为祖,吾与汝亲缘。”南荣泰榆与鸟窃窃私语,又共同助力帮助南荣越解决身边的难题。直至南荣越去世之前几日,南荣泰榆才用羽书告知自己的身体所存之处。因着这一告知,南荣越妥帖安排了南荣家的身后事。

南荣越可能不知道的是,时刻跟随父亲南荣泰榆灵魂而飞翔、不断供给南荣泰榆羽毛以供书写的大鸟,正是他的母亲。就连南荣泰榆,也是在大鸟正式与他道别时,才显现真身。

虽然,卫绾奕在南荣越年少时曾经狂荡不羁,给南荣越家破人亡带去了痛楚,但在南荣越大半辈子的人生中,不离不弃如影子般在他身边默默陪伴、尽力助他度过困厄的,是他的父母。父亲南荣泰榆因为认识了卫绾奕的真性情,逐渐原谅了卫绾奕的过往;两人又携手而行,为儿子南荣越撑起了一片天。

“孩儿的岁数都比我们亡命时候老出许多了,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守护着南荣泰榆尸身的元荷不解地问已经跟随南荣越外出了六十余年的南荣泰榆的魂。元荷确实未解,因为她没有当过父母。因此,她也无法知晓:再怎么被世人笑骂、唾弃的父母,都会在收心时回归子女身边,默默守护,直到孩子老去,也会将他当成自己初见的那个婴儿一般悉心照拂,放心不下。不止南荣泰榆,还有南荣越那个曾经让他五味杂陈的娘卫绾奕。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书评长城】黄益:那个让我五味杂陈的她——读《南荣家的越》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