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高晓梅:海红果红了的时候

长城故事 huang 527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今春沙尘暴来的猛,可窑洞前一株海红果树又如期开花了。那簇簇飘香的海红果花,再次将我的思绪牵到久远的过去,让我想起了父亲笑眯眯的眼神,想起了当年父亲和我们共同度过的欢乐日子。岁月无痕,父女情深。现在,让我用心来写这篇迟到的海红果的思念吧!
我的父亲叫高旺,呼和浩特市清水河县人,他走时仅有64岁,是我从不敢轻易回忆的年龄,人们常说,孩子眼里的父亲是伟大的,也是很帅的。这期间有血缘关系和情感因素。但我要说,我的父亲是真帅,真了不起,是真正的美男子。他高大的身躯,白皙的皮肤,大大的眼睛,浓密的头发,嘴角总是露着微笑。他从清水河的山沟里走出来,养育了我们4个儿女,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罪,可容颜依然白里透红,听他乐观向上的话语,看他写的一篇篇鲜活的报道,我们真为有个高大而有才华的父亲而骄傲和自豪!
父亲虽然只有中专文化,但他凭着顽强的毅力,参加山西刊授大学的学习,各种新闻、戏剧班的培训,自学英语教材,终于以自学成才,破格晋升为全区新闻职称主任记者(副教授),这是全区12个盟市76个旗县的唯一。
有一年,哥哥的同学送给我们家一株海红果树苗。父亲领着我们几个孩子在窑洞前挥锹栽种,很快树发芽开花、缤纷烂漫起来了。父亲笑眯眯动情地说:“咱家种树开花好兆头,我和你妈盼着你们几个孩子如花似树、前程似锦啊!”
高大、帅气的父亲给我们吉祥的祝福,给我们一则海红果的童话。他成了我们一生挥之不去的海红果情节。多少年后,一些作家写他的人物通讯时,称他为“操着海红果乡音的记者。“至今,我依旧清晰地记着父亲无论寒暑每日必早早起床,夏天最喜欢穿一件半袖白衬衫,珍爱的物件是手表和小收音机。勤奋工作,生活简朴,珍惜时间和了解国家大事,是他多年不变的坚持。
冬天,他怕煤烟熏着我们,从来晚间不压火,凌晨四五点起来生火,炉上放一壶水,等我们起来洗漱吃饭时,寒冷的窑洞里已有暖暖的热气。在我的记忆里,父亲最伤心的事是他考察长城三个月归来,弟弟无人管理逃学被学校开除,他躺在炕上留下伤心自责的眼泪,自言自语道:“ 养不教,父之过……”最开心的时候是他获取中专考试的第一名录取书;我的中考成绩上线;哥哥考入内大物理班的喜讯。
清贫中的父亲是艰难的,也是乐观的,他是精神的富有者。他一辈子没有存过钱,就在癌症困扰着他的时候,因无力解决医药费,只好坐在医院门口的台阶上,等着哥哥回单位借钱住院。卧床瘫痪之际,他还在惦记着孙子巍儿上不起幼儿园。然而对事业如痴的父亲1991年竟然冒着8万元的外债,一口气出版了三本长城专著,这是他多年的愿望,也是他长期呕心沥血研究的成果。病危的时候,他还宽慰流泪的母亲和亲戚:“即使我不在了,可我出版的那些书会永世留存。”父亲情怀温暖,心细如丝,目光远大,乐观向上。
然而,父亲确确实实很穷,连一件值钱的物品也没有。由姐姐精心保存的一块呢子布料,准备过春节时给他量身定做一身外套,却还没有来得及做,他就穿着那件半袖白衬衣永远离开了我们。他唯一的宝贝就是一个不离手大大的手提包,里面放着笔记本、文件、稿件、资料和小收音机。即使住院期间,他都带在身边,随时翻阅和记录、收听国内外新闻。关心国内外大事、爱好写作是他一生的追求。小时候,每当听到父亲写的稿子通过电波传来《小煤矿做出新贡献》《箭牌楼下探山月》二人台小戏《贺喜》……,我就觉得父亲好伟大,好了不起,同他走到清水河县的永安街上,看着行人主动与他打招呼,尊敬地称呼他:“高记者!”敬佩父亲之情,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
父亲热情、坚强、更有人格魅力。他腿部有静脉曲张,前列腺炎还很严重,可他从不随意休息片刻。他的身影总是匆忙的,他的脚步总是轻快的。怎能忘,他每天总是早早起来为我们烧火取暖,白天,开会、采访;晚上,他坐在灯下不是写作就是学习,他真忙又真高兴。他属于我们,属于社会,也属于大家。然而,劳累和操磨最终让他病倒了。那是1997年4月底,我陪他去内蒙古医学院附属医院看病,在只有我一个人的诊断室里,大夫如实告诉我:病人得的是前列腺癌症!
父亲病了,一病不起。癌症折磨得他疼痛难忍,可他依然每天想早点见到我,好听听我说说单位的事情,说说事业上的成果,说说医生治疗的新方案,他是多么留恋生命,他未尽的事业——走十万里的长城,出版十万里的书还未实现,无情的病魔却最终夺取了他写作成熟的年龄。等我出差回来,还未等他安排什么?只见他睁大眼睛,留恋地看了我一眼,轻轻地叫了我一声,就永远闭上了眼睛……
父亲就这样静静的走了。留给我们的是遗憾、是眷恋、是慈爱。哥哥和弟弟连夜找车让父亲安息在海红果树下的家中。如今父亲他割舍不下的儿女也都已进入中年,并已有了下一代,他的孙子和孙女于2018年都已结婚成家,俩外甥已长大成人。然而,在举家团圆的时辰,我们总为失去他这位家庭的“顶梁柱”扼腕叹息。如果说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生离死别,那么遗憾却是心中的痛、无言的苦,让人长歌当哭,一生不宁!
父亲一定知道,眼下正是他永远离开我们的二十周年,可我永远是他忠诚的女儿。每逢大年除夕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开始的时刻,我就禁不住望着窗外飘飞的雪花纵情遐想。多盼他蓦然笑嘻嘻归来,坐在我们中间,围着火炉,尝着海红果的酸甜,叫着我们久违的乳名,尽享天伦之乐。届时,我要告诉父亲,院中海红果树长得很高很大了,结出的果实又红又甜……我要在坟地的边缘种上满山遍野的海红果,让春天的花香弥漫长城内外,让秋天的海红果洒满大地。
又是海红果花开时,花香袭人,花色迷人。此间,父亲是一座伟岸的山。听,“生活中正因为有了您,我们的生命才有意义。”这不是诗人浪漫的格言,这是儿女心底的回声。伴着儿女轻声的呢喃,亲爱的父亲早已回来了。瞧,他不正微笑在海红果的花丛之中吗?
(高晓梅,内蒙古长城研究会秘书长。)
2019年2月10日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高晓梅:海红果红了的时候
喜欢 (3)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