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刘建民:蓟镇长城之台下暗门

研究短札 huang 262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皇明世法录》卷五十九《蓟镇.边防》:“放铳俱在墙外,每位于近台下边墙开暗门一处。一则便于放铳,一则便于出军。”出军的目的,一是让负责侦探工作的人员哨探,二是让多数士兵迅速外出袭敌。暗门大多分布在长城墙体上,开门以墙体外侧,向内通向墙体顶部,或穿过墙体通向墙体内侧。

台下暗门,位于空心敌台内侧墙体,开门于台基或台中层位置,很多墙友对此门产生疑惑,有说是逃跑用门,有说是储藏室用门等,而实际呢,是守台官兵进出空心敌台的门,此门比常见的要小,有门基石、门柱石、门柱拱劵石及内有门栓孔。设在台基位置的门,内有单劵拱道曲折而上至中层。

《卢龙塞略.百子铳火箭议》:“蓟镇经书,台墙规制俱出于戚少保。”隆庆二年春二月,蓟镇总兵戚继光上疏朝廷《请建空心台疏》:“御戎之策,惟战、守二端。除战胜之事,别有成议外,以守言之,东起山海,西止镇边,地方绵亘二千余里,摆守单薄,宜将塞垣稍为加厚,二面皆设垛口,计七八十垛之间,下穿小门,曲突而上,又于缓者百步,冲者五十步或三十步,即骑墙筑一台,如民间看家楼,高五丈,四面广十二丈,虚中,为三层,可住百夫,器械糇粮、设备具足,中为疏户以居,上为雉堞,可以用武。虏至即举火,出台上,瞰虏方向高下,而皆以兵当埤。其台之位置,视山之形势、参错委曲,务处台于墙之突、收墙于台之曲。突者受敌而战,曲者退步而守,所谓以守而无不固者也。以台数计之,每路约三百座,蓟昌十二路,共三千座,每台给银五十两,通计十五万两,每岁解发五万,完台一千,三年通毕。如此则边关有盘石之固,陛下无北顾之忧矣。”当时的朝政腐败,边患频发,国库空虚。随后蓟辽总督谭纶上疏朝廷《增设重险以保万世治安疏》,对戚继光的构想稍做了修改,如将戚继光的“骑墙筑一台改为即筑一墩台”,空心敌台“高五丈”改为“小视边墙高可一倍,大约高至三丈而止”,尤其边墙“其加厚边墙,添设内垛,则听臣等便宜而行。”朝廷批准了谭纶的请求,蓟昌二镇于隆庆三年开始了筑台工程。

隆庆三年修筑的空心敌台(中国长城建筑数据库官方名称:1.杏树岭西山05号敌台 2.大岭寨04号敌台 3. 密云297号敌台,)与民间看家楼及《四镇三关志》卷一《建置考.图画》中“空心敌台”相比较,敌台的式样及门的位置相同。现存“如看家楼”的敌台都是砖木结构的,又称“木楼包砖”。虽然密云297号敌台、大岭寨02号敌台经过改修成砖拱结构,但也能辨出原砖木结构留有的痕迹。这也是有些空心敌台箭窗被堵的内因。

杏树岭西山05号敌台、大岭寨04号敌台、密云297号敌台,现存这几座初期修建的敌台。戚继光在《筑台规则》中,指出了暗门应所在的位置。“台下暗门未免稍虚其中,而边匠率愚拙弗省,恐造不如法,及不坚固。意台下筑实,台门移而上。外置一梯,虏至则抽去其梯,似亦稳便。然台用跨墙,则下层止用实筑,至第二层则从城墙开门而上,即便矣,不必如前式,拘定在台之中也。”意思是说:进台的门,免不了稍微有不符合筑台规则的在其中。由于筑台的匠人可能愚昧笨拙,无法领悟筑台样式的深意,不仅耗用银两,如筑造得不符合规则,还很不安全,很容易被侵入。愿望是台基筑实,将台门的位置移到中层,门外设立一个梯子。敌人到了,就把梯子取走,这种建筑方案似乎也方便稳妥。显然,空心台跨墙而立,台基只能填实修筑到中层,从边墙那面开门进出敌台就方便了,没有必要如看家楼那式样,台门修建在台中间了。

稍晚些修建的黄土岭村6号敌台、小关06号敌台,开门于第二层了,并设有绳梯石,用于挂绳梯上下进出敌台。而且修建了从边墙上进出的台门。随着台门位置的抬高,对于驻守敌台的士兵来说安全了些。还有杜城子7号敌台、徐流口08号敌台、大岭寨02号敌台、金山岭27号敌台等。

隆庆四年四月,总督谭纶上疏《再议增设重险以保万世治安疏》:“密(云)、蓟(州)、永(平)、昌(平)四兵备道,遵照于巡抚衙门分领部发银两,仍行委镇协总、副官,分投会同各兵备前去各路,相度地势,定立基址,逐一画图贴说,酌量缓急、分别先后,查计各该主客兵,大约以二百五十人修台一座,照议给发工料犒赏银五十两,及申布造筑规条,严紧督饬。”谭纶告诫各路官军,要按戚继光《筑台规则》制定的规制修建敌台。如台基位置及用料,台的高度,地形的选择,与及边墙高度,台门的位置等。有台下暗门空心敌台的修建,也就止于隆庆四年春防了。而砖木结构的敌台止建于隆庆五年,参考隆庆五年八月十九日兵部尚书杨博疏《覆蓟辽总督侍郎刘应节等敌台工完升赏疏》:“原议(蓟昌)二镇共建台三千,既而分别冲缓,又议以一千五百座为止,与工于隆庆三年春,迄今凡历五防共建台一千一十七座,查照昌平一带规制,台身多培大石,台楼尽用砖圈,仍将各管工、官员职名刻石登记(鼎建碑),如五年内损坏,十年内倾圮者,许巡按御史查参,从重治罪。其已建木楼者,亦要用砖包围。”

值得留意的是,奏议所言“ 骑墙筑一台”,实际的情况是无墙可骑 。戚继光在《练兵实纪.杂集.登坛口授》中描述当时所骑的边墙“况边墙高不过丈余,厚不过五尺”。众所周知,熟悉的金山岭长城包砖边墙始修于万历六年,蓟镇十二路,古北口为要,各路次之,金山岭段长城属古北口路,所修“新墙高广加于旧墙,皆以三合土筑心,表里砖包,表里垛口纯用灰浆,足与边腹砖城坚并久,内应增台者即增之。”而先筑台后修墙,是部分空心敌台箭窗被堵的外因。

图为徐流口08号敌台

《河北省明代长城碑刻辑》105页遵化市修建马兰路鲇鱼石正关边墙碑,记载了拆旧墙修新墙所遇到的问题,碑文中的空心台就是骑旧墙而建的。

碑文如下:

钦差总督军务、兵部尚书,张□□宪票前事,分派本营修建马兰路鲇鱼石正关一等边墙,东自桥工起,长二十五丈五尺,底阔四丈,收顶三丈,高连垛口三丈六尺。办料完足,于四月初三日动工。拆墙间看得正关台东角起至西角止长五丈四尺,东、西、北三面彼时修台身根基俱是创建,惟南面台身就旧墙顶三尺,而筑墙在前,建台在后,止知工完□便砌垒。今拆旧墙台二尺,城顶铺地砖显有裂缝,况墙心又是河光石块沙土筑垒不坚,本职会同本路副总兵陶提调龚委官石,再三面看,均称不敢拆毁。随丈量台上地基南面至旧墙阔三丈,若便临台量留数尺巩固台基,其拆□二丈余尺,亦照见修墙工筑垒而似涉苟简,若尽拆至底筑打根脚,尤恐台身重大。见今三面俱有裂缝,南面见压墙身,万一坍塌罪累匪细,若不预为呈禀,诚恐不利于台,临时难办,合无批行。本路查议妥当,上请定夺,以便遵守,庶垂永久,以免后累矣。等因于本月初四日具呈。钦差镇守总兵官都督张处照详蒙批,仰马兰路从长议妥,务求两便,以垂永久。此缴本路议令本营将正关台基量留数尺,再于本台东西二角迤南各筑阔一丈,巩固台基。缘由具呈,□详蒙批。如议行仍移文。本道知会缴除遵依修完外,彼有余料接连西边城工多□一丈七尺,又多修台上照壁一座,东西厢房六间。看得本□原是沈阳营修建,彼时南面座于旧城,故此不坚。今派本营筑墙,勉强修完,但旧台未奉明示,不敢拆毁另建。拘歉于衷,恐日后高贤奉委修理此台,不知原情视为草率,故此錾石候明公拆修灼见,本营无偷工欺朦之弊也,览毕碎之

万历十三年四月吉日归德槐亭熊世锦。中军夏鸣雷.千总张度、蒋经、王度。把总陈善言、吕尧乡、王庆、毛恩□、黄宗孝、宋显

从上可以看出,最初修筑的敌台大多是没墙可骑的。就是骑旧墙而建,也是有问题的。台门在下的修新墙后,沿墙开的台门是由箭窗改建而成,原有的台下暗门被堵上。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刘建民:蓟镇长城之台下暗门
喜欢 (2)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