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义净研究】季羡林:中国纸和造纸法输入印度的时间和地点问题

义净档案 huang 67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本文在义净研究中心编号[1954JXL1075]。

该文的重点不是义净研究,而是中国的伟大发明之一——纸张。纸张在世界上的发明和使用,为人类社会的发展进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季羡林先生撰写此文的目的,与当时一些学者抹杀中国对世界文化的贡献甚至通过歪曲事实来达到将中国的贡献据为己有的目的有关。

在文章中,季羡林先生首先以“印度古代的书写资料”为题,介绍了印度佛经以背诵的方式进行流传和使用贝叶记载的情况。当时送至中国的佛经,几乎都是贝叶经,季羡林先生通过《续高僧传》《宋高僧传》等书的记载,对此进行了分析。

此后,季先生梳理了“纸在古代西北一带传播的情形”,以此试图解开中国纸和造纸法究竟在什么时候通过什么地方传入印度的这一问题。季先生通过蔡伦改进造纸法的时间与班超经营西域时间的吻合说明,造纸术在当时定然已随着商人和使者向西域传布。此后,季先生分敦煌及甘肃西部、楼兰、吐鲁番和高昌、焉耆、库车、巴楚、叶尔羌、和阗,通过中西方学者的研究及考古信息的梳理,充分说明唐朝时,纸在古代西北一带已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

此后,季羡林先生围绕“中国纸和造纸法传入阿拉伯和波斯的情形”,利用《新唐书》《通典》等资料的记载,认为造纸术向波斯等地的流传,除了比较普遍认为的通过回教徒传递外,还有战争导致出现了战俘,战俘中存在懂得造纸技术的工匠,这些战俘将造纸法传入了波斯等地,并最终通过阿拉伯人的扩张传到更远的地方。

在第四部分中,季羡林先生围绕“中国纸和造纸法传入印度的情形”,通过对贝叶纸的缺点说明,以《佛国记》《大唐西域记》等资料,发现里面没有关于使用中国纸抄录佛经的记载,仅在义净所编《梵语千字文》中找到了“纸”的梵文,而季先生通过几种语言的分析认为,义净《梵语千字文》中所提到的“纸”说明,在七世纪末印度语言里已经有了“纸”字。由此,季先生进一步通过《南海寄归内法传》的资料证明,七世纪末页以前,纸已传入印度。这是季先生在论述纸的过程中充分运用义净两部著作的情况。

可以略作补充的是,如果季羡林先生当时翻阅了义净的《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和《重归南海传》,便不难看到,当时在印度已有不少纸本文献传入,义净称其为“唐本”“汉本”,而在《重归南海传》中义净交待了自己托人在中国购买纸张并雇佣抄写人员的事迹,说明当时一些取经人会有意识地将中国的著作带入印度等地,并且会通过唐朝的方式使用纸张转录贝叶上的文字。如果季先生当时看到了这些信息,就更能发现当时印度存在“纸”的概念不足为怪了。谨略作补充,向季先生致敬的同时,借以进一步说明义净的文献对于研究唐朝时中国与东南亚地区文献传承过程中物质和技术传播的方式方法具有重要的意义与价值。

黄益

2020年5月27日完成初稿,6月1日修订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义净研究】季羡林:中国纸和造纸法输入印度的时间和地点问题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