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义净资料】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印度的发现》中谈义净

义净档案 huang 228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齐文译,《印度的发现》,世界知识社,1956年版,根据1951年英国伦敦出版的《The Discovery of India》翻译)

公元七世纪来到印度的著名的中国求法和尚义净在他的游记(译者按:即“南海寄归内法传”)中说“北方胡国”,也就是中部亚洲的人们,称呼印度为“呬度”(Hsin-tu);但他又说道这“全非通俗之名……宜唤西为圣方(Aryadesha),斯为允当”,把“Hindu”这个词与一个宗教联系在一起讲还是为时很晚的事情。(P81)

中印之间的关系是相互交流的,许多中国学者也来到了印度。在最著名的学者之中,遗留有旅程纪录的是法显、宋云、玄奘和义净。(P239)

玄奘在中国示寂不久后,另一位著名的求经者来到印度,他名叫义净。他在公元六七一年从中国启程,两年以后才到耽摩立底——胡格里河口的印度口岸。他是由海道来的,在室利佛逝、现在苏门答腊的巨港(Palembang)停留了几个月学习梵文。他所以取道海上是有某种意义的,因为那时候中央亚细亚可能有不安情//242-243况和政治变动正在发生。许多星罗棋布在中央亚细亚的友善的佛寺,也许已不存在。另一个取道海上的可能缘由是海道较为方便,因为在印度尼西亚侨居的印度人增多了,而且印度和这些国家间的经常贸易及其他接触都有了发展。从他和别人的记载上可以看出,那时在波斯(伊朗)、印度、马来亚、苏门答腊和中国之间已经有了定期的航线。义净是搭波斯船从广东先到苏门答腊的。

义净也在那烂陀佛教寺院研究过一个长时期,带回了数百种梵文经典。他最关心的是佛教典礼和仪式的细节,对这些事情,他叙述得很详细。关于风俗习惯、衣服和食品他也说得很多。小麦和现在一样是印度北部的主要食物,在南部和东部则是食米。间或也吃肉,不过很少见。(义净所说大概关于佛徒的多而其他方面较少。)澄清过的牛酪油、油、牛乳和乳酪到处都有。糕饼和水果也都很多。义净又观察到印度人对于某些仪文上的纯洁性非常重视。“然五天之地云与诸国有别异者,以此净触为初基耳。”“然而神州斋法,与西国不同,所食残余,主还自取。”

义净提到印度时,总称它为西方,但他说西方又名“阿离耶提舍”(Aryadesha);“阿离耶”是“圣”的意思,“提舍”是“方”的意思。因为这个地方不断地产生圣哲,所以人们都用这个名字称赞西方。这个地方又称为“末睇提舍”,就是指居于百亿国家中间的中天竺大国。这是人们都熟谙的名字。只有北方部落(胡人或蒙古人或突厥人)称这“圣方”为“呬度”。然而这并不是通用的名字,只是地方的土语,并无特殊意义可言。印度人并不知道这个称呼,对印度最恰当的名字还是“圣方”。

义净的论述“印度”是有趣味的,他说:“或有传云:印度译之为月,虽有斯理,未是通称。且如西国名大周(唐)为支那着,直是其//243-244名,更无别义。”他也提到梵文中的高丽和其他国家的名字。

虽然义净对于印度及许多印度事物赞扬万分,但他明白表示他的家乡——中国——应居第一位;印度也许是“圣方”,而中国则是“神州”。“五天之地,自恃清高也,然其风流儒雅,礼节逢迎,食噉淳浓,仁义丰赡,其唯东夏,余莫能加。”至于“针灸之医,诊脉之术,瞻部州中,无以加也。长年之药,唯东夏焉。……故体人像物,号曰‘神州’,五天之内,谁不加尚?四海之中,熟不钦奉?”

在古梵文内中国皇帝这个字是“提婆弗呾攞”(Deva-putra)“提婆”是天,“弗呾攞”是子,正确的译文的天子。(注释:这些摘录引自高楠顺次郎(J. Takakusu)氏的义净所著“南海寄归内法传”的译本。牛津一八九六年版。(原注)(译者按:引文依据影印宋碛砂藏经第四百七十九册“南海寄归内法传”))

义净本人是一个精通梵文的学者,他赞美梵文,说这种文字在远方的南北各国尚且都受人敬重,“岂况天府神州,而不谈其本说。”梵文的研究在中国一定相当普遍。令人感兴趣的是有些中国学者曾试图将梵文的语音学介绍到中国语文方面去。人所共知的一个例子,就是唐朝的守温和尚曾经按照梵文字母的方式创造了中文字母。(P242-244)

整理:黄益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义净资料】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印度的发现》中谈义净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