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长城档案】1939年

长城档案 huang 594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20100327望京楼00

(望京楼,杨理先生摄)

1934年,俄国人包诺索夫调查了金代岭南长城局部,1939年,调查了金代岭北长城起点段。包诺索夫将其调查的长城冠名以“
成吉思汗边墙”,他在《成吉思汗边墙初步调查》和《北部乌尔科古代边墙》报告了有关情况。

(许慧君:《中国长城调查考察回顾综述》)

1939年至1944年,国立博物馆研究员李文信前后三次踏查了金临潢路内蒙古段界壕边堡150公里,成果见于《金临潢路界壕边堡址》。

(许慧君:《中国长城调查考察回顾综述》)

敌台没了,一枚清代古钱还在
独山城位于涞源县西部,唐河东岸。城内有一座小山,插字四十一号敌台屹立山顶。山虽不高,而此敌台可俯视整个唐河峡谷,是独山城的第一制高点。W.E.盖洛是幸运的,1908年他来到独山城的时候,不仅目睹了敌楼雄姿,而且门匾完好无损,得以认定敌楼的编号。2008年我们寻踪到此,看不到四十一号台任何踪迹。在大致确定方位后,我想上山看个究竟。而这座看上去不起眼的小山却很难攀登。原因是村民久不上山,山上遍布荆棘,野生酸枣树。村里的老支书和我年纪相仿,他极力劝我不要上山:“上面什么都没有,什么也看不到,上去没用”,他肯定地说。看我执意要上山去,老支书叹道:“你一个人绝对上不去”,拿起镰刀走在前面。在不到50米的高程上,却有一段紧靠立崖,摔下去死多活少。我们两个60上下的老兄弟相互照应,来到山顶。四十一号台的城砖和条石确实被全部拆走了,遗留的只有部分毛石基础芯。这里是制高点,对山下的情况可以一览无余。老支书指着唐河岸边的一块突出岩石,告诉我那里曾经也有一座敌楼,“和照片上的一模一样”,1939年被洪水冲毁。下山的路上,我们捡到一枚乾隆通宝,这也算此次独山城之行的考古发现了,尽管年代不算久远。

(张保田2008年9月)

2008年6月张保田摄于独山城,自上而下:

(1)与盖洛1908年片相隔整整100年的定位片

(2)41号台全毁,山下绝对看不到,这是上山后看到的41号台遗迹

(3)带我上山的独山城老支书

(4)下山时捡到的乾隆通宝。

(张保田2018年11月15日回忆。另外,张先生告知:那枚铜钱我并没留下,留在当地。一如四十一号台的匾额据说也在当地。)

【这是为未来填写内容而创设的。是大家共同分享长城档案的平台。敬请朋友们留言发表自己所见此年长城方面的见闻,我们将随时更新到正文中。并会根据您的留言信息指出分享者。】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长城档案】1939年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