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长城档案】1930年

长城档案 huang 810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箭扣4

(杨理先生摄)

1930年,张学良找到“天开海岳”碑,并将该碑重新竖立在山海关。

(此信息是否确切,仍待考察)

1926年冬,德国汉莎航空公司为开辟柏林—北平(今北京)—上海之间的航线,决定委派斯文·赫定再做一次横贯中国大陆的考察
。此举遭到中国学术界强烈反对。后经近6个月的谈判,斯文·赫定就考察事宜与中国学术团体协会达成协议。于次年4月26日联合组成中瑞西北科学考察团:由北京大学教务长徐炳昶和斯文·赫定分别担任中瑞双方的团长,团员有中方人员10人,外国人员17
人(内有瑞典5人,丹麦1人,德国11人)。其中包括瑞典学者F·贝格曼、中国北大学者黄文弼。协议规定,各项经费由斯文·赫定
负担,考察内容包括地质学、地磁学、气象学、天文学、人类学、考古学、民俗学等项;考察所获取的考古学、地质学、人类学
、民俗学标本资料,须交由中国方保存,考察报告须在中国出版,等等。

1927年5月,中瑞西北科学考察团自北京出发,经包头、百灵庙至额尔济纳河流域,于1928年2月到达乌鲁木齐。此次考察涉及汉长城的成果,主要在居延地区。黄文弼等在居延地区发现汉代遗址,并采集汉简4枚。1930年,F·贝格曼主持了在额济纳河流域
对汉代烽燧进行的调查和发掘工作,共掘获约1万支汉简,即“居延汉简”。F·贝格曼还还对斯坦因曾经调查、编号的酒泉北大河汉代边塞进行调查,在北大河A41(T.46)和A42(T.46.i)遗址采集到数枚汉简,证明北大河不属于居延汉边塞,而是汉酒泉郡东部都尉所辖边塞。考察于1933年结束,后由中、瑞双方分别撰写考察报告。由黄文弼主持中方学者编写的《罗布淖尔考古记
》《吐鲁番考古记》《塔里木盆地考古记》等考察报告,在中国出版。1937年,经斯文·赫定主持编写的《斯文赫定博士领导的中国—瑞典考察团在中国西北各省科学考察的报告》(简称《西北科学考察报告》)35卷完成,在斯德哥尔摩陆续出版。

许慧君:《中国长城调查考察回顾综述》

此外,T.46.i烽燧。今称沙子墩,烽台残高3.7米。南侧有坞堡残址。

T.46.j烽燧  位于营盘西三公里处。塞墙内侧,距红墩子约1.6公里。该烽燧严重坍塌。

这两烽燧内出土汉简,则是1930年,伯格曼重新考察了北大河下游四座烽燧,其中两座是斯坦因曾考察过的,发现了汉简及一件带字木揭。他在北大河与甘州河交汇处西5公里的地方一座古城遗址,编号为A39。斯坦因和伯格曼调查的烽燧都在北大河北岸,组成一条东西走向的烽燧线。三墩(头墩、沙子墩、红墩子)西北,北大河转弯处,尚存一段塞墙。三墩东北,红沙墩以西烽燧线北侧,保留了一段长约2.5公里的塞墙。

酒泉郡北部都尉所治偃前障,其统辖区域在今酒泉县西北,花海地域。斯坦在此仅调查了花海东、疙瘩井北的一段塞墙。他的助手拉姆·辛回忆,这一带至少还有3.6公里的一段塞墙。详情参见《玉门花海长城烽燧遗址》。

《汉代长城烽燧遗址》

【这是为未来填写内容而创设的。是大家共同分享长城档案的平台。敬请朋友们留言发表自己所见此年长城方面的见闻,我们将随时更新到正文中。并会根据您的留言信息指出分享者。】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长城档案】1930年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