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长城如此温热(25)寒关三叠

长城随笔 长城 作者 468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箭扣03西大墙

(杨理先生摄)

本文作者:王英之先生

那天清晨,我骑自行车出了山海关北门,向东北方向进发,一路上坡。不久,就进了盘山路,过了当年吴三桂的练兵场遗址黄金台的时候,我已经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了。我只好停下来,找一盘山路的里程碑坐下来休息。瞭望上面的黄牛山顶,心想,那个富于传奇色彩的长城古关应该不远了吧?

我上山的左侧是崇山峻岭,此时正值秋叶殷红,满山披着金里透红的艳装,一些果园里有人采摘晚熟的苹果,林丛中闪露出奶牛的花斑,草丛里一群山羊远看像无数洁白的绒球,一些叫不上来名字的鸟儿欢快地争鸣,明净如洗的天空里有一大群鸽子自由自在地飞翔,而在它们的更高一层,两只苍鹰在滑翔,阳光下山脊梁上连绵不绝的长城在天幕的背景前显现清晰的齿状堞影。映入我眼帘的一切是那样的生动和深刻,许多年过后,仍然历历在目。我的右侧是盘山路下开阔的原野,辽西的沃土一直伸展到天边,朝霞尚未散尽,太阳已经放射万道金光,村庄还隐在晨霭里,我能听得见鸡叫,马嘶和狗叫,还有似乎来自遥远天边的火车的轰鸣。也许我来得太早了,才能体会这人世间的平和与宁静。这种感受同样令我深铭,以至多少年后仍然难以忘怀。

三道关在那儿呢?

最初,我是通过《山海关志》知道三道关的。史书上说:“三道关在城东北二十里。”“隆庆三年三道关二堡官军一百六十三名,又召募军士一百名,家丁五十名。”

这样一座关隘,竟有三百多人长期驻守,可见非比寻常。

我进入一条岔道拐入崇山峻岭,爬坡难度有增无减,刚刚过了一座桥,就看见眼前的一座峭壁黑黝黝地耸立在前方,壁顶有一道很大的裂缝,犹如天斧裂竹直达其根,甚是凶险。山下的峡谷像一只喇叭自上而下由窄变宽,谷底布满乱石。我能想象得到夏夜暴雨之后,这里乱石穿空、石破天惊的恐怖情景。沿着山谷上望,拦腰有三道石墙。我意识到,三道关到了。

实际上,三道关在山海关城东北方五公里的地方,处于角山关与寺儿峪中间。三道关口是由辽西进入后角山,乃至深入关内的主要通道。是辅助山海关正面防御的重要军事堡垒。此地两侧山高崖陡,形势险要。一条长城自角山关而来,横过峡谷,奔北边寺儿峪关而去。因此扼其谷建一关口。在此关上下又各有一道隘口护卫,使其三关连珠,上下呼应,如三把锁链将来敌拒之关外。因其型制在万里长城中独有,“三道关”名垂史册,成为研究长城建筑史的孤例 。拿今天的眼光来看,你也许会说那不过是在山谷里把城墙垒了三道而已。但是,当你真的站在他的面前,无人不为之动容,心灵受到强烈的震撼。

头道关建在谷底入山之处,关墙连接两边陡峭的绝壁,形势恢严峻,俨如今天水库的拦河大坝,可以将夏日的山洪驯服。二道关在头道关之上约160公尺的山腰处。这里的谷底宽不足20公尺,其上筑墙建关,拦腰横截。关台四楞方型,下设关门,关台上建有一硬山灰瓦箭楼,令人不可仰视。其两侧城墙沿75度峭壁直攀山脊与主线长城相连,形成“长城倒挂”奇观,只见长城在这里如同挂在断崖绝壁上的铁链,它的堞口仿佛是龙颈上的脊鳍,向天空张扬无敌的气势,令人胆寒。第三道关在二道关的上方150余公尺的高处。横截峡谷顶端,皆由山石垒成。

据说这座山海关长城线上的著名关隘,建于明隆庆三年(1569年),为守关军门谭纶和他的行参将莫如德督办。经查明史,这位叫谭纶的前辈相当了得!是他发现并启用了在明朝平倭累战中歼敌于马下,建立了保家卫国卓越功勋的戚继光。谭伦的一生为了大明的统一和安宁南征北战,官至兵部尚书。他为山海关长城的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三道关上当年驻扎官兵三百一十三名,相当今天一个营的编制。想起来,明朝末年,边军三年没见军饷,这些边兵靠什么维持生存呢?又是什么力量支持他们一如既往地坚守国门?我对明人的天才惊叹之余,想起了唐人的绝句:千山鸟飞绝,万迹人踪灭。同时我对明兵的坚强爱国仰视赞美,也想起了唐人的另一首绝句:沈叹终永夕,感我涕沾衣。抚摩关门黑得发亮的砖石,仿佛触碰了明人的铠甲。我相信,他们不屈的灵魂,他们坚定的责任心一定化作了坚硬的砖石,这是一种活法,也是一种境界。

只可惜我来的不是时候,没有见到古榆关胜景“悬崖飞瀑”。

三道关里一定还有许多岑寂多年的故事,那些守军的后代都生活在附近吗?有谁知道当年吴平西藏宝的秘密?

三道关啊,我还会再来,再来揭开你神秘的面纱。

回程中,我只好一边骑着自行车飞也似地下坡回城,一边吟唱前人的一首诗聊以自慰:

谁将匹练挂崖端,

三道关前吼瀑泉。

峭壁摩天银汉泻,

晴空未雨立虹悬。

树根络住将崩石,

山风喷来不散烟。

绝谷雷鸣坤轴撼,

惊湍难使老龙眠。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长城如此温热(25)寒关三叠
喜欢 (2)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