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速写长城·关山演春秋(4)边城风雨

长城随笔 杨, 奕 737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长02

中国南方长城也叫“湘西苗疆边墙”,是在20世纪末才被正式认定的明代长城。

这条长度180公里的长城镶嵌在从贵州境内铜仁亭子关到湖南湘西吉首喜鹊营的山川之间。

是什么原因使本应建在北方边境、阻挡游骑入侵的“边墙”建在了中国的腹地?

原因是明王朝为了防止湘西、黔东苗民暴动,设立了数以百计的城池、营盘、碉楼、哨卡等军事工事,又将其连接,形成一条完善的长城防线,把桀骜不驯、屡屡暴动的苗民围困在腊尔山台地。它在一定程度上明确界定了山野苗民的活动范围,封锁了“不服王法”的“生苗”聚居地。

这里的山是美丽的,水是动人的。但在那个年代,地远天荒,未被归化的偏僻之地仍被中央王朝视作“化外”的“边鄙”。

无怪出生在这里的沈从文也把湘西长城重镇凤凰称作“边城”。想来,这位祖上曾为贵州提督的将门之后,对那里的军事地理格局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独特感知和体验。

说到凤凰,如今的旅游者都知道她依山就水,风景绝佳。更兼人文荟萃:沈从文、黄永玉、熊希龄……英才辈出,把江山图画点染。当风姿绰约的凤凰城北门倩影倒映在辰水中,楚楚动人的形象引得游人流连忘返、争相留影的时候,你可曾想到,古城在曾经凶险的环境中也是一幅严肃冷酷的面孔。

凤凰城原有四个城门。城池先为土筑,后改砖砌,清代全用石块垒成。它是湘西长城的中心据点。明清总兵衙门设在城中,作为边防一镇,指挥控制着沿线营垒、哨卡和近万官兵。

距此十几公里远的黄丝桥古堡,也是其西南端的一个戒备森严的要塞。如今风韵犹存的小城,是湘西长城遗存的一个重要景点。

两座古城堡之间的“全石营”则是为开放旅游而原址复建,里外三新的垣上营盘。一眼望去,真是名副其实“全石”结构的营盘。

与凤凰古城的红沙岩墙体不同,全石营是用脚下青色石灰岩砌筑的,看上去十分坚固、冷峻,像披甲的卫士盘坐在路边。也许当下修复时全用崭新的青石砌就,虽说火气正盛,但也显得干练、井然。

在两座小山间的一块儿高亢台地上,全石营形成一个封闭式的城堡。它东西端有两座城门。城堡连接百米山顶上的又一个闭合状的城垣,以8字形扼控关隘和制高点。

城堡的两端与长城相连,被修复的一段长城向东西延伸出去,其间有若干空心敌台和墙台。它的北侧防御腊尔山方向,内侧又扼控从贵州铜仁通向湘西凤凰的大道,是一座一点多用的要塞营盘。

长城,一般是中央王朝为防御北方游牧部族侵扰而修筑的边境巨防。而在这里,我们却要解读用长城阻遏山地“猎人”的缘由。

这个被中央王朝“圈禁”的民族是苗族。这个曾经遍布中原的古老民族,其充满悲情的历史可以上溯至史前的蚩尤。

这个勇猛、剽悍的被誉为战神的部族被联合起来的炎黄部族联盟打败,并被驱赶到长江中游,形成“三苗之国”。

重新复兴的苗人又聚集成共工、欢兜、鲧、盘瓠的部族联盟对抗中原。但又败于强大的尧、舜、禹中原部族联盟。于是,苗人再度迁徙至江西、湖南的崇山峻岭中,败不言勇的战神遗孓,被蔑称为“荆蛮”、“南蛮”。

值得一提的是,江淮一带的苗人因随周代武王伐纣有功被封爵、领荆楚之地,跻身于诸侯之列。后来,又因在东周王室内乱时,楚国容留周王宗室、迎典籍、礼器、仪仗,并在楚地传播光大。由此融入华夏文化圈的苗裔楚国,不但成为“五霸七雄”中的成员国,也以灿烂的楚风特色,在中华主流文化中一领风骚。

而没有进入这个文化范畴的山野苗人,继续被周代以后,包括楚国在内的各王朝接连不断地围剿、驱赶。大多数化外苗人逃至云贵甚至境外,留下部分“武陵蛮”坚持在湘西一带。

从汉朝、三国、唐朝、五代,苗人经历了近百次清剿。仅从明初到明中期,针对湘西苗疆的征战就达300余次。西汉的马援、三国的孙权和黄盖、清朝的福康安和傅鼐都是这厢征战的“名人”。

对于桀骜不驯的苗人来说,拒绝融入、合流与反抗压迫是事物的两个方面。而他们的悲剧就在于每一次暴动都以失败为结局,结果是生存的空间被进一步压缩,长此以往,周而复始。一个原来的中原大族就这样屡战屡败,逐渐退至西南偏远山地成为少数民族。

湘西至今还有人记着“铜不沾铁,苗不沾汉”这类种族隔阂意味浓厚的民谣。更有“汉人住平川,侗人住山脚,苗人见了汉人跑”这类由现实闻见而形成的顺口溜。

而对于追求大一统的封建王朝来说,大文化圈中的“异邦遗孓”如果依然坚顽、倔强,必然引起“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排斥性联想,并如鲠在喉地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宾莫非王臣”的传统观念发生冲突。不可避免地挑战帝国礼制、秩序和行政规则。

于是乎,同样感到如芒在背的朱明王朝,在“高筑墙”的年代,于湘西筑起了这道防苗的边墙。

这个没有被有明二百年搞定的少数民族,到了17世纪,又被从关外入主的另一个少数民族——满族修理了近两个世纪。这其间最大的要数镇压“乾嘉苗民起义”。

尽管起义给清政府制造了不小的麻烦,但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在长期的反复清剿与讨伐战争中,这道长城起到重要作用。屯驻、巡防于此的官军,慢慢改变了数十万大军进剿、伤亡重大、得不偿失的战法,改之以派出精锐突击队、奔袭滋事部落,展开对其首领的“斩首行动”。这一战术的改变,使腊尔山台地的苗民反抗势力遭受致命打击。

与此同时,官方也进一步展开善后,把苗王、首领子弟和有归附倾向的苗民送到汉人开办的学校读书,接受儒家文化的熏陶,逐渐改变一个“生猛”民族的内质结构。

在经济、民生方面,清政府也在这条长城的一些关口、哨卡有计划、有步骤地开放互市贸易,并规定苗人10人一组,由头人带领按时进出。还允许汉苗通婚、相互行走。

总之,在中央王朝的巨大而持续的军事压力、文化招抚和政治归流、改造等一系列措施的作用下,民族对立情况有所改变。

真正化解五千年苗汉矛盾的是近代共和制的确立。从辛亥革命的“五族共和”到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全国各族人民大团结局面的形成,此一方的民族敌对才彻底消弭。

站在城头,回顾历史,也许我们不能简单地对这段长城陈其利害。在不可抗拒的历史洪流和民族融合的大背景下,我们从这段军事工程杰作上,解析文化现象。

一个民族的社会形态如果长期滞后,即便它的战争能力再强,最终也会败给更为智慧的一方。文化落后也使被边缘化变得不可避免。

中华主流文化的优越,正在于兼容并蓄、发展更新构成了内质强大。其向心力、感染力、凝聚力成为归化四方、以柔克刚的强势内因。

湘西长城在这个文化过程中,所表现出的是军事实用方面提供的保障功能。它所承担的历史作用是辨证的:

首先,它阻滞了一方对另一方随机无度的袭扰。

其次,它以区域隔离的方式避免了矛盾尖锐的双方直接接触,减少了冲突。

再次,它使社会形态迥异的双方,在明确的概念基础上作生存、还是毁灭的判断。得以把“猎人”的丛林法则与“农民”的农耕文化、封建秩序置于相对稳定的局面下展开对比、竞争和选择。

中央王朝在这个界线内外,面对反抗与挑战所进行的一系列文招武讨,正是一个封建帝国之所以能形成大一统的重要原因,也是中国式封建文明的特征。

中国历史上许多地方的地名都带有政治统治意味。湘西能与苗民接触、处于长城内侧的地方,在地名上也留下鲜明的时代印记:怀化、靖州、保靖、永顺、绥宁、会同、安化、新化……一一历数,不乏安置容留的文化襟怀,不乏江山一统的深刻关切!

俱往矣,随着社会进步,民族矛盾消除,隔断的藩篱失去功用。作为湘西风光和文化经典,沿线古城凤凰、吉首闻名遐迩。黄丝桥古堡、全石营长城经整理修复,成为湘西长城的代表性景点。今天,没有仇恨和隔膜的人们,得以在同一片蓝天下一览南国苗疆长城风貌。

——登上全石营最高处,凭栏远望,尽管关山重重,风来云往,终是辰水东流,大路朝天。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速写长城·关山演春秋(4)边城风雨
喜欢 (2)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