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速写长城·沙场著风流(1)大漠英豪

长城随笔 杨, 奕 914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长03

甘肃长城从民勤、金昌方向过来,就靠上了一座山。眼见着土筑的城墙沿山麓爬了几步,就停住了脚步,没有翻越那座没有什么姿色的大山。

山脚下有一个不太大的村落。长城也就成了这个村落的西院墙。

这个有城防的村庄就是河西堡。

从地图上看,过了这座山,长城又冒了出来。而河西堡长城也确于此到站歇脚。

出河西堡往西去,要翻越芨岭。

它是继乌鞘岭迤远,行人必须翻越的又一座丝路上的横岭。

一个转弯又一个转弯,火车在芨岭漫坡上缓缓蛇行。

当人在火车的喘息声中爬上芨岭高处,眺望前方,那是地阔草丰的山丹。而回过头来瞰芨岭东坡,却是少有人烟的不毛之地,还有就是长城不愿翻越的那座山。

山的名字叫焉支山,也叫胭脂山、燕支山、删丹山。汉人因为山上产中药大黄,又叫它大黄山。

别小看这座土黄色平淡无奇的山岳。它的眼下,曾经演唱过叱咤风云、豪情万丈的英雄故事。

故事的主角是西汉武帝时期的名将霍去病。

在史称“河西大捷”的一年内两度出击中,霍去病兵出焉支山两翼,大获全胜。扫荡了匈奴在祁连山、河西走廊以及陇右一带的势力。

自春秋、秦汉以来,农耕与游牧之间的矛盾冲突不断。长城以南的农民,面对塞北的入侵者的防御作战,总是显得被动而效果不彰。

不堪其扰的汉武帝,一反传统的防御的战略思想与和亲的策略,经过长期的周密准备,主动出击长城以北的匈奴游牧地域,甚至远袭漠北的匈奴老巢。经过“河南、漠北之战”、“河西之战”、“漠北决战”等一系列突击战役,把匈奴驱逐到大漠以北更为遥远的地方。

在这个过程中,有许多惊心动魄的故事,涌现出诸如大将军卫青、飞将军李广和为后世楷模的青年将领霍去病。

霍去病因为年轻有为,被人们赋予了更有生命活力的畅想。

霍去病因为战功卓著,被后世视为英武骁勇的典型标志性人物。

的确,似乎战神附体的他,18岁随卫青开始戎马生涯,6次出击匈奴,每战必胜,屡建奇功。马上的征战是他短暂而辉煌的人生特征。一往无前、冲锋陷阵、纵马摧敌似乎成为他身后千年不朽的英雄形象。

李白在《胡无人》中赞霍去病:“汉家战士三十万,将军兼领霍嫖姚。”

在“河西之战”中,霍去病率领骑兵万人,出陇西,越乌鞘岭,进击匈奴。

他穿越5个王国,对抗拒者打击,对降服者安抚。经6天激战,越过焉支山连战连捷,杀卢侯王、折兰王,俘浑邪王及相国、都尉等,歼灭匈奴军8900余人。

同年,霍去病又率领骑兵迅速行动,向西实施大迂回。越贺兰山、绕居延泽,深入二千余里,在祁连山、黑河一带与匈奴激战,取得决定性胜利。单桓王、酋涂王等2500人投降,俘虏5王及王母、单于阏氏、王子、相国、将军等,共歼敌3万余人。

特别显示霍去病果决无畏的是在黄河西岸接受匈奴浑邪王、休涂王4万人投降过程中。他在可能发生变故的时候,一把抓住浑邪王,号令全军,乱者杀、降者抚,完成受降使命。

霍去病的勇猛是和速度、果敢紧密关联的。

他这位骑兵突击队将领,从来都是出敌不意,攻其不备,千里奔袭,一举成功。

在他的战例中,没有劳师糜饷的旷日持久,没有步步为营的稳扎稳打。一支在农耕文化基础上建立的比游牧骑兵还要捷勇的快速部队,在汉武帝的战略思想指导下,被这位青年将领运用到极致。

以往,中央王朝扫北、靖边,步兵居多。行军、补给都是大问题,既无法达成战役的突然性,也无法坚持长途远征。因而还时常无功而返,甚至惨遭败绩。

霍去病则敌迅我疾、敌狡我智、敌顽我勇,在始终胜敌一筹的主动精神激励下,开创并成功运用取食于敌、轻装兼程的战术,多次穿越沙漠,直捣匈奴巢穴,使汉朝军事势力和用兵范围大大超越长城防线,甚至达到今天的蒙古人民共和国境内的狼居胥山、姑衍山一带。

在汉家锐旅一系列打击之下,匈奴在边塞一带信马由缰、频繁侵扰的局面不复存在。引火烧身的侵略者遭遇致命的反击战。害怕再遭遇不期而至的犁庭扫穴式的毁灭性打击,匈奴远遁,至此“漠南无王庭”。

失败的匈奴悲歌一曲:“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

焉支山对游牧的匈奴人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在自然条件更为严酷的草原、戈壁的牧人眼里,漠南焉支山并不像我们其前所说的寂寥、荒芜。在见惯寒冷、干旱、风起沙扬的牧人眼里,俨然是难得的“丰饶地”、“温柔乡”。

对剽悍的骑士更有诗情魅力和审美价值的是焉支山上生长的叫红蓝花的植物。

匈奴妇女受原来逃走的月氏、羌族等土著妇女影响,用这种植物制作化妆、护肤品,涂抹脸颊、眉眼和口唇。因此,匈奴人把此山叫“阏氏山”(匈奴王王后叫阏氏)。而汉人也称这山为“胭脂山”。

这会儿,打了败仗,失去牛羊、草场的匈奴骑士,岂止是自己的女人脸上没有了采自焉支山的作胭脂用的化妆品而无颜色,自己也是灰头土脸,没有了颜面。

李白有诗道:“燕支长寒雪作花,娥眉憔悴没胡沙。”

“燕支属汉家,妇女无花色。”

此后,西汉中央王朝又进一步巩固边防,修筑了中国历史上最长的汉长城。

这条长城东起辽东,西达河西走廊全线,最远的烽燧线达到乌孜别里山口,在中国的北方划了一道保障自身安全、警告北方游牧民族不得强行逾越的警戒线。

如果不安分的塞北游民悍然闯入、掠夺,那在诸如汉家骠骑霍去病的狂飙横扫中,自己的传统栖居地也会变得不再安全。

在文明与落后的对决中,两种文化只有长城内的文化成功地走到了今天。

回首千年以往的万里长城以及在这长城内外、塞北漠南曾经驰骋的英雄豪杰,史册彪炳着他们的不朽功勋。

往事如烟!江河入海,斗转星移。

还是那片大漠,牛羊低头吃草,做着它们认为重要的事情。

还是那座大山,草木岁岁枯荣,安然得让人不再多望一眼。

焉支山、祁连山、合黎山……腾格里沙漠、毛乌素沙漠、巴丹吉林沙漠……农民、牧民,住民、游民……共享山和水,同在蓝天下。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速写长城·沙场著风流(1)大漠英豪
喜欢 (2)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