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长城档案】1575年

长城档案 huang 616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本文目录
[隐藏]

潘家口1(杨理先生摄)

辽东六堡筑成

辽东,为明代九边重镇之首,京师屏障。万历三年(1575)正月,辽东孤山、险山、沿江、新安等六堡相继筑成,并派孤山、险山二参将镇守。六堡成,拓地凡七、八百里,于是抚顺以北,清河(抚顺东南)以南,皆受控制。

绰哈之役

万历三年(1575)冬,泰宁部长绰哈,联合土默特各部,率骑兵二万余众,从平南堡南掠,辽东总兵官李成梁遣将驰击。绰哈等转掠沈阳,见城外列营,乃占据西北高地,李成梁发火器攻之。绰哈大溃,弃辎重逃走,明军追至河沟,乘胜渡河,斩绰哈部数千计。史称“绰哈之役”。捷闻,加李成梁太子太保。

甘肃兵变

甘肃镇军饷按规定间给本色(米谷)和折色(银)。万历三年(1575)冬,当供给折色。当时兵备副使邹廷龙以银两缺少为由,尽给本色。伍长石明要求给银而不可得,遂鼓动士兵三百余人,放火焚烧官署,谩骂邹廷龙。邹廷龙被迫全数给银。甘肃巡抚候东莱将石明等六人逮捕入狱,余者不问,邹廷龙调往陕西。后,石明等人以罪论死。

王之诰致仕

王之诰,生卒年不详,字告若,湖广石首县(今湖北石首)人。由嘉靖二十三年(1544)进士授江西吉水知县,历户部主事、兵部员外郎、河南佥事、河南参议、大同兵备副使、山西右参政。擢右佥都御史,巡抚辽东大兴屯田,每营垦田一百五十顷,役军四百人。召为兵部右侍郎。不久,以兵部左侍郎总督宣、大、山西军务。隆庆元年(1567)进右都御史。隆庆二年,以病辞职。三年起督京营,进右都御史,总督陕西三边军务。以战功升南京兵部尚书。神宗即位,授刑部尚书。万历三年(1575)三月告假送母归家,逾时不还。同年九月初六日,致仕。卒赠太子太保,谥端襄。

杨言疏献六策

万历三年(1575)五月十四日,吏科给事中杨言上六事:一、官吏就近迁改以免旷废;二、教官久任教职以育人才;三、清理军屯以足兵食;四、均平里甲徭役以苏民困;五、严革诈伪以清驿递;六、禁止迎谒官员以息奔竞之劳。

备查信息

造京营战车

万历三年(1575)二月十二日,兵部复总督京营戎政、彰武伯杨炳议置造战车一千一百四十辆。中合火器兵仗。库内有者,照数给发;无者,估造以备操练。

诏南京各部“官不必备”

万历三年(1575)二月十二日,以南京吏部右侍郎翁大立改任刑部左侍郎,神宗为此谕吏部:“南京职务清简,官不必备。先朝有一人兼掌六部者,以后南京员缺,非紧要者不必一一推补”。对此,时人评论不一。

南直、浙江等处水灾

万历三年(1575)夏,南直隶和浙江等地相继发生洪水。四月徐、淮大水。五月,淮安、扬州诸处又发生水灾。六月初一日,浙江杭州、嘉兴、宁波、绍兴四府,大水海溢,涌高数丈。人畜淹没、庐舍倒塌无算。苏州、松江、常州、镇江诸府亦大小水灾。为此,各地抚、按官纷纷上疏请求减免田租、救济灾民。户部令抚、按官选派贤能官吏,从公调租,分别轻重,以便酌情处理。又说:淮、扬等处减租救济所费钱粮,总计应征并已发出的已达银五六十万两。国家经制,各有正项,非专一方,虽缓急之势当知,而无已之求难继。而且救荒无奇策,求其策之善者,全赖有司首先选派不扰民的廉能官督治地方,其次是根据实际情况就地设法解决困难。如果单纯依靠国家救,不仅不能及时解决困难,而且以国家之大,国家财力亦难以满足。神宗因之下诏罢免各地贪酷成性及年老有病的官员。

林凤在吕宋称王

林凤,广东潮安人,系海上武装集团首领,活动于闽、台、粤沿海地区,多次与官军作战。万历二年(1574)率船六十余艘,水陆军数千人,从澎湖出发航行到吕宋(今菲律宾马尼拉地区)。时吕宋为西班牙殖民者所占领,当地居民深受其害。林凤督兵与西班牙殖民者进行斗争,于万历三年九月,攻克吕宋,自称国王。后因寡不敌众,遂离开吕宋,退过澎湖,遭到官军袭击,仅剩船四十余艘,突围赴潮州。
广东肇庆罗旁瑶民起义
罗帝,在肇庆府德庆州西江(郁水)与南江(泷水)、封川县东的东山与罗定州东安县西南的西山之间,延袤七百里。自明中叶以来,当地瑶民不断地动起义,官府每年发兵镇压。至万历初年,再次起义。万历三年(1575)十二月初九日,提督两广军务殷正茂请集大军前往镇压,得至明神宗的允许。后来,殷正茂另调他职,以兵部侍郎凌云翼代之,乃征兵十五万人,分八路进剿。最后于万历五年三月将罗旁瑶民起义暂时平息下去,破岩洞五百六十四,杀一万六千一百人,俘二万三千余人,招降六千四百余人。同年五月二十日,神宗御皇极门,宣罗旁之捷,改泷水县为罗定州,立神电卫,凌云翼等升赏有差。

文伯仁逝世
文伯仁(1502-1575),吴县人,文徵明之侄。宗家学,善山水,景色郁茂,风格细密。

神宗第一次亲享太庙
神宗自隆庆六年(1572)六月初十日即位两年多年来,一直都是遣官代祭列祖列宗。至万历三年(1575)正月初七日,他十三岁时才第一次亲享太庙。自此以后至逝世为止,他亦很少亲享太庙。

起居注的复设
万历三年(1575)二月二十七日,大学士张居正得编修张位复设起居注事章奏,遂上言:“开国之初设起居注官,每日在皇上左右伺候,记录其言论活动,实为古代左史记事、右史记言之制。及后定官制,始设翰林院修撰、编修、检讨等官,盖以记载之事重要,故详加设官,原非有所罢废。值自职名更改之后,遂失朝夕记注之规,以致历朝以来,史文缺略。近来纂修《实录》,臣等为总裁,凡所编辑,不过总集诸司章奏,稍加删改润色,剪裁成编。至于仗前柱下之语,章疏所不具裁者,即有见闻,亦无一增入。对于海内流传的稗官野史之书,欲于采录,又恐失真。所以大经大法,实多所未备。凡此皆由史臣之职废而不讲所致。今宜申明史职,以复旧制,令日讲官一人按日轮班,专记注皇上起居,兼记录谕旨、诏赦、册文等项以及内阁题稿。而凡朝廷政事见于诸司章奏者,则另选六名年深学优的史官,专管纂修。事分六科,以吏、户、礼、兵、刑、工为序,每人专纂一科,一律在朝供职,不得别有差派或者托故请假,致妨公务。凡遇常朝,记事官居文武第一班之后,靠近皇上,以便观听,即古螭头载笔之意。”神宗允准,起居注得以复设。

神宗作牙牌自警
万历三年(1575)四月初五日,神宗有感于日食之变,在宫中作牙牌子,书十二事于其上。其所书十二事为“谨天戒、任贤能、亲贤臣、远嬖佞、明赏罚、谨出入、慎起居、节饮食、收放心、存敬畏、纳忠言、节财用”。神宗将所书十二事悬于座右以自警,并于同日告知内阁阁臣张居正和吕调阳。张居正遂上疏说:皇上所言十二事,虽因天变自警,其实全系修身治天下之道,可以终身行之。他还逐句发明其义,说:知之非难,难在于行。自今皇上所行与所书不一致者,允许左右持牌以谏。神宗嘉纳其言。

张居正请严格选派督学官
万历三年(1575)五月初二日,内阁首辅张居正疏请吏部严格选派督学官,他说:养士之本在于学校,敦尚教化在于督学之臣。应该像祖宗朝那样,非明经行修端厚方正之士,决不能授为督学之臣。督学所至,务兴教化,不得天天坐在都城之中,发空言论,沽名钓誉,必须时常遍历郡邑,兴廉举孝,视察学官、博士、弟子之贤否而进之或黜罢之。务在敦本尚实,不得群聚结党,随便议论。凡有讥讽时政,造谣诽谤,敢行称乱者,令有司论如法。神宗以为张居正“所奏俱深切时弊”,敕着实遵行。

廷臣不入朝视事
万历三年(1575)五月十六日,神宗临朝,而群臣不至者多达二百八十三人,各罚月俸。

葛守礼致仕
葛守礼(1505-1578),字契立,号契川,山东德平县(今山东德州地区)人。嘉靖八年(1529)进士,历彰德推官、兵部主事、礼部郎中、河南提学副使、山西按察使、陕西布政使、右副都御史兼河南巡抚、户部侍郎、吏部左侍郎、南京礼部尚书等职。被勒致仕。隆庆元年(1567)再起为户部尚书,上疏奏定国计簿式,颁行天下,夙弊由是以清。时大学士高拱排挤徐阶,葛守礼无所偏,出面调停。及高拱再次为内阁首辅,起葛守礼为刑部尚书。后迁左都御史。时张居正欲借王大臣入宫事兴大狱,倾害高拱,守礼又力劝张居正,解高拱之危。葛守礼在朝四十余年,“正色独立,人以为难”。万历三年(1575)六月初八日加太子少保致仕。万历六年二月初一日卒,年七十四。赠太子太保,谥端肃。有《端肃公集》。
崔敏奏急缺缎匹
万历三年(1575)九月初七日,内承运库太监崔敏奏急缺缎匹。工部议复行应天等处抚、按官动支无碍官银,令有司织造九万七千九百余匹。于是南京湖广等道御史陈琯等人上疏说:天地生财有数,不在官则在民,未有无碍官银之说。无碍之说,起于贪墨之吏搜括公款以充之。搜括必加渔猎,渔猎必加科派,科派必加楚,此岂陛下所乐闻?以每匹估价银十二两,应天一府计十二万两,则各处该银一百二十三万两。臣等以为与其科派无辜的百姓,不如取之逋税的顽民。查浙江、苏州等处拖欠应进金花银共计一百六十万余两。又查各抚、按赃罚银有二、三年全不解部的。除二分备赈,四分济边,四分系工部额数。此固户部数所本无,又系工部所自出者。至于金花银两,以皇上所用之岁银,供皇上所用之缎匹,不必解部,通融织造,可无议及加派。神宗传旨:缎匹以备供用、赏赐,必不可缺。令陆续解运入库。又说:当时解进的多“粗糙不堪,不值原价三分之一,目不分轻重,一例重估,其中必有冒破情弊。”

万士和致仕
万士和(1516-1586),字思节,号履庵,南直隶宜兴县(今江苏宜兴)人。嘉靖二十年(1541)进士,历任礼部主事、江西佥事、贵州提学副使、湖广参政、江西按察使、山东按察使、广东左布政使、应天府尹、右副都御史等。隆庆初,进户部右侍郎,总督总场。后改礼部左侍郎,以病归里。神宗即位,起为南京礼部侍郎。万历元年(1573)为礼部尚书。疏论崇俭数事,又奏请杜倖门、容直臣、汰冗员、抑干请,多犯时忌。万历三年(1575)九月二十三日,万士和致仕。张居正死,起万士和为南京礼部尚书,拒不赴。万历十四年十一月二十日卒,年七十一,赠太子少保,谥文恭。有《履庵集》。

邹应龙罢归
邹应龙,生卒年不详,字云卿,陕西长安县人。嘉靖三十五年(1556)进士,授行人,升御史。时权相严嵩父子擅政祸国已久,渐失世宗皇帝欢心。邹应龙上疏请逐严嵩,“以清政本”。世宗得疏,勒严嵩致仕,逮严世蕃下狱。邹应龙由此名重一时,晋为通政司参议。隆庆间,邹应龙以兵部侍郎兼右佥都御史,巡抚云南。万历三年(1575)初京察时,邹应龙明知为东厂太监冯保所恨,自陈致仕。又因邹应龙巡抚云南时,省内临安地方侬兵屡次起事,两败官军,人多归罪于邹应龙用将非人所致,不断上疏劾其败坏地方,损伤朝廷威望。万历三年十月初四日罢归,卒于家。

【这是为未来填写内容而创设的。是大家共同分享长城档案的平台。敬请朋友们留言发表自己所见此年长城方面的见闻,我们将随时更新到正文中。并会根据您的留言信息指出分享者。】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长城档案】1575年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