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长城档案】888年

长城档案 huang 546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本文目录
[隐藏]

888年,唐僖宗惠圣恭定孝皇帝文德元年,戊申年,生肖猴年。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是年

朱全忠任蔡州四面行营都统。
僖宗惠圣恭定孝皇帝下之下文德元年(戊申,公元八八八年)
春,正月,甲寅,孙儒杀秦彦、毕师铎、郑汉章。彦等之归秦宗衡也,其众犹二千馀人,其后稍稍为儒所夺。裨将唐宏知其必及祸,恐并死,乃诬告彦等潜召汴军。儒杀彦等,以宏为马军使。
张守一与吕用之同归杨行密,复为诸将合仙丹,又欲干军府之政,行密怒而杀之。
蔡将石璠将万馀人寇陈、亳,朱全忠遣朱珍、葛从周将数千骑击擒之。癸亥,以全忠为蔡州四面行营都统,代时溥,诸镇兵皆受全忠节度。
张廷范至广陵,杨行密厚礼之。及闻李璠来为留后,怒,有不受之色。廷范密使人白全忠,宜自以大军赴镇,全忠从之。至宋州,廷范自广陵逃来,曰:“行密未可图也。”甲子,李璠至,言徐军遮道,全忠乃止。
丙寅,钱镠斩薛朗,剖其心以祭周宝,以阮结为润州制置使。
二月,朱全忠奏以杨行密为淮南留后。
乙亥,上不豫。壬午,发风翔。己丑,至长安。庚寅,赦天下,改元。以韦昭度兼中书令。
魏博节度使乐彦祯,骄泰不法,发六州民筑罗城,方八十里,人苦其役。其子从训,尤凶险,既杀王铎,魏人皆恶之。从训聚亡命五百馀人为亲兵,谓之子将。牙兵疑之,籍籍不安。从训惧,易服逃出,止于近县,彦祯因以为相州刺史。从训遣人至魏运甲兵、金帛,交错于路,牙兵益疑。彦祯惧,请避位,居龙兴寺为僧,从推都将赵文?弁知留后事。从训引兵三万至城下,文?弁不出战,众复杀之,推牙将贵乡罗弘信知留后事。先是,人有言“见白须翁,言弘信当为地主”者。文?弁既死,众群聚呼曰:“谁欲为节度使者?”弘信出应曰:“白须翁已命我矣。”众环视曰:“可也。”遂立之。弘信引兵出,与从训战,败之。从训收馀众保内黄,魏人围之。
先是,朱全忠将讨蔡州,遣押牙雷邺以银万两请籴于魏。牙兵既逐彦祯,杀邺于馆。从训既败,乃求救于全忠。
初,河阳节度使李罕之与河南尹张全义刻臂为盟,相得欢甚。罕之勇而无谋,性复贪暴,意轻全义,闻其勤俭力穑,笑曰:“此田舍一夫耳!”全义闻之,不以为忤。罕之屡求谷帛,全义皆与之,而罕之征求无厌,河南不能给,小不如所欲,辄械河南注吏至河阳杖之,河南将佐皆愤怒。全义曰:“李太傅所求,奈何不与!”竭力奉之,状若畏之者,罕之益骄。罕之所部不耕稼,专以剽掠为资,啖人为粮,至是悉其众攻绛州,绛州刺史王友遇降之;进攻晋州,护国节度使王重盈密结全义以图之。全义潜发屯兵,夜乘虚袭河阳,黎明,入三城,罕之逾垣步走,全义悉俘其家,遂兼领河阳节度使。罕之奔泽州,求救于李克用。
三月,戊戌朔,日有食之,既。
己亥,上疾复作,壬寅,大渐。皇弟吉王保,长而贤,群臣属望。十军观军容使杨复恭请立其弟寿王杰。是日,下诏,立杰为皇太弟,监军国事。右军中尉刘季述遣兵迎杰于六王宅,入居少阳院,宰相以下就见之。癸卯,上崩于灵符殿。遗制,太弟杰更名敏,以韦昭度摄冢宰。
昭宗即位,体貌明粹,有英气,喜文学,以僖宗威令不振,朝廷日卑,有恢复前烈之志,尊礼大臣,梦想贤豪,践阼之始,中外忻忻焉。
朱全忠裹粮于宋州,将讨秦宗权,会乐从训来告急,乃移军屯滑州,遣都押牙李唐宾等将步骑三万攻蔡州,遣都指挥使朱珍等分兵救乐从训。自白马济河,下黎阳、临河、李固三镇,进至内黄,败魏军万馀人,获其将周儒等十人。
李克用以其将康君立为南面招讨使,督李存孝、薛阿檀、史俨、安全俊、安休休五将、骑七千,助李罕之攻河阳。张全义婴城自守,城中食尽,求救于朱全忠,以妻子为质。
王建攻彭州,陈敬瑄救之,乃去。建大掠西川,十二州皆被其患。夏,四月,庚午,追尊上母王氏曰恭宪皇后。
壬午,孙儒袭扬州,克之。杨行密出走,儒自称淮南节度使。行密将奔海陵,袁袭劝归庐州,再为进取之计,从之。
朱全忠遣其将丁会、葛从周,牛存节将兵数万救河阳。李存孝令李罕之以步兵攻城,自帅骑兵逆战于温,河东军败,安休休惧罪,奔蔡州。汴人分兵欲断太行路,康君立等惧,引兵还。全忠表丁会为河阳留后,复以张全义为河南尹。会,寿春人;存节,博昌人也。全义德全忠出己,由是尽心附之,全忠每出战,全义主给其粮仗无乏。
李罕之为泽州刺史,领河阳节度使。罕之留其子颀事克用,身还泽州,专以寇钞为事,自怀、孟、晋、绛数百里间,州无刺史,县无令长,田无麦禾,邑无烟火者,殆将十年。河中、绛州之间有摩云山,绝高,民保聚其上,寇盗莫能近。罕之攻拔之,时人谓之“李摩云”。
乐从训移军洹水,罗弘信遣其将程公信击从训,斩之,与父彦祯皆枭首军门。癸巳,遣使以厚币犒全忠军,请修好,全忠乃召军还。诏以罗弘信权知魏博留后。
归州刺史郭禹击荆南,逐王建肇,建肇奔黔州。诏以禹为荆南留后。荆南兵荒之馀,止有一十七家,禹厉精为治,抚集凋残,通商务农,晚年殆及万户。时籓镇各务兵力相残,莫以养民为事,独华州刺史韩建招抚流散,劝课农桑,数年之间,民富军赡。时人谓之北韩南郭。秦宗权别将常厚据夔州,禹与其将汝阳许存攻夺之。久之,朝廷以禹为荆南节度使,建肇为武泰节度使。禹奏复姓名为成汭。
加李克用兼侍中。
五月,己亥,加朱全忠兼侍中。
赵德諲既失荆南,且度秦宗权必败,壬寅,举山南东道来降,且自托于朱全忠。全忠表请以德諲自副,制以山南东道为忠义军,以德諲为节度使,充蔡州四面行营副都统。
朱全忠既得洛、孟,无西顾之忧,乃大发兵击秦宗权,大破宗权于蔡州之南,克北关门。宗权屯守中州,全忠分诸将为二十八寨以环之。
加凤翔节度使李茂贞检校侍中。
陈敬瑄方与王建相攻,贡赋中绝。建以成都尚强,退无所掠,欲罢兵,周庠、綦毋谏以为不可,庠曰:“邛州城堑完固,食支数年,可据之以为根本。”建曰:“吾在军中久,观用兵者不倚天子之重,则众心易离。不若疏敬瑄之罪,表请朝廷,命大臣为帅而佐之,则功庶可成。”乃使庠草表,请讨敬瑄以赎罪,因求邛州。顾彦朗亦表请赦建罪,移敬瑄它镇以靖两川。
初,黄巢之乱,上为寿王,从僖宗幸蜀。时事出仓猝,诸王多徒行至山谷中,寿王疲乏,不能前,卧磻石上。田令孜自后至,趣之行,王曰:“足痛,幸军容给一马。”令孜曰:“此深山,安得马!”以鞭抶王使前,王顾而不言,心衔之。及即位,遣人监西川军,令孜不奉诏。上言愤籓镇跋扈,欲以威制之。会得彦朗、建表,以令孜所恃者敬瑄耳,六月,以韦昭度兼中书令,充西川节度使,兼西川招抚制置等使,征敬瑄为龙武统军。
王建军新都,时绵竹土豪何义阳、安仁费师懃等所在拥兵自保,众或万人,少者千人。建遣王宗瑶说之,皆帅众附于建,给其资粮,建军复振。
置佑国军于河南府,以张全义为节度使。
秋,七月,李罕之引河东兵寇河阳,丁会击却之。
升凤州为节度府,割兴、利州隶之,以凤州防御使满存为节度使、同平章事。
以权知魏博留后罗弘信为节度使。
八月,戊辰,朱全忠拔蔡州南城。
杨行密畏孙儒之逼,欲轻兵袭洪州,袁袭曰:“钟传定江西已久,兵强食足,未易图也。赵锽新得宣州,怙乱残暴,众心不附。公宜卑辞厚币,说和州孙端、上元张雄使自采石济江侵其境,彼必来逆战,公自铜官济江会之,破锽必矣。”行密从之,使蔡俦守庐州,帅诸将济自糁潭。
孙端、张雄为赵锽所败,锽将苏塘、漆朗将兵二万屯曷山。袁袭曰:“公引兵急趋曷山,坚壁自守,彼求战不得,谓我畏怯,因其怠,可破也。”行密从之。塘等大败,遂围宣州。锽兄乾之自池州帅众救宣州,行密使其将陶雅击乾之于九华,破之。乾之奔江西,以雅为池州制置使。
九月,朱全忠以馈运不继,且秦宗权残破不足忧,引兵还。丙申,遣朱珍将兵五千送楚州刺史刘瓒之官。
钱镠遣其从弟銶将兵攻徐约于苏州。
冬,十月,徐兵邀朱珍、刘瓒不听前,珍等击之,取沛、滕二县,斩获万计。
孟方立遣其将奚忠信将兵三万袭辽州,李克修邀击,大破之,擒忠信送晋阳。
辛卯,葬惠圣恭定孝皇帝于靖陵。庙号僖宗。
陈敬瑄、田令孜闻韦昭度将至,治兵完城以拒之。
十一月,时溥自将步骑七万屯吴康镇,朱珍与战,大破之。朱全忠又遣别将攻宿,刺史张友降之。
丙申,秦宗权别将攻陷许州,执忠武留后王蕴,复取许州。
十二月,蔡将申丛执宗权,折其足而囚之,降于全忠,全忠表丛为蔡州留后。
初,感义节度使杨晟既失兴、凤,走据文、龙、成、茂四州。王建攻西川,田令孜以晟己之故将,假威戎军节度使,使守彭州。王建攻彭州,陈建瑄眉州刺史山行章将后兵五万壁新繁以救之。
丁亥,以韦昭度为行营招讨使,山南西道节度使杨守亮副之,东川节度使顾彦朗为行军司马;割邛、蜀、黎、雅置永平军,以王建为节度使,治邛州,充行营诸军都指挥使。
戊子,削陈敬瑄官爵。
山南西道节度使杨守厚陷夔州。

秦宗权攻汴失败,收兵回蔡(今河南汝南)。文德元年(888)又遣将石墦率万余人攻陈(今河南淮阳)、毫(今安徽亳县)。朱全忠遣朱珍、葛从周率数千骑逆击,擒石墦。正月二十五日,唐廷以朱全忠为蔡州四面行营都统,代时溥,诸镇兵攻蔡,皆受朱全忠节度。
改元文德
唐僖宗在战乱播迁中身体不豫,光启四年(888)二月十四日离开凤翔(今陕西),二十一日回到长安。二十二日,赦天下,改元文德。以韦昭度兼中书令。
魏博军乱
魏博节度使乐彦祯不恤民力,发管内六州民筑罗城,方圆八十里,人苦其役。其子乐从训尤凶险,聚亡命五百余人为亲兵,称”子将”,魏博牙兵疑为图己,军情不安,从训惧,易服出逃。文德元年(888)二月,乐彦祯亦惧,请避位,居龙兴寺为僧,众推都将赵文弁知留后事。乐从训引三万兵攻魏州(今河北大名北)城,赵文弁不出战,被牙兵所杀。牙将罗弘信自报奋勇,被推为留后,引兵出战,败从训军。乐从训退保内黄(今河南内黄西),求救于朱全忠,全忠遣朱珍往救,败魏博军。四月,乐从训移军洹水,罗弘信引兵出击,斩从训及其父彦祯,又遣使厚币犒赏朱全忠军,请修好,汴军还。诏以罗弘信权知魏博留后,不久命为节度使。
朱全忠得洛、孟
张全义袭据河阳(今河南孟县)后,李罕之奔泽州(今山西晋城),求救于李克用。文德元年(888)三月,李克用遣康君立等助李罕之攻河阳。张全义以妻子为质,求救于朱全忠。全忠遣丁会等将兵数万救河阳,自率骑兵败河东军于温(今河南温县),又分兵断太行路,康君立等惧,引兵还。全忠表丁会为河阳留后,复以张全义为河南尹。张全心感激全忠之援,于是尽心归附,全忠每出战,全义供给粮仗无乏。至此,朱全忠又并有洛、孟二镇。李罕之还泽州,专以寇抄为事,怀(今河南沁阳)、孟、晋(治山西临汾)、绛(今山西新绛)数百里间被害近十年。
唐僖宗死,唐昭宗立
文德元年(888)三月五日,僖宗疾甚,群情骇愕,时皇位继承人未定,群臣属望僖宗诸弟最年长者吉王保,将立为皇储,宦官观军容使杨复恭请以寿王监国。寿王名杰,僖宗同母弟,为僖宗所亲睦,僖宗两次播越,皆随侍左右。三月六日,僖宗死,年二十七岁。遗诏立寿王杰为皇太弟。八日,于僖宗柩前即皇帝位,是为昭宗。昭宗时年二十二,四月二十二日见群臣,始听政。昭宗气貌雄俊,攻书好文,尤重儒术,以朝廷日卑,意欲恢张祖业,即位之始,中外欣然。
赵德諲降朱全忠
文德元年(888)五月六日,秦宗权所署山南东道节度留后赵德諲降唐。赵德諲,蔡州(今河南汝南)人,从秦宗权为右将,曾以讨黄巢功授申州刺史。光启元年(885)与秦浩、鹿晏弘合兵攻襄州(今湖北襄樊),逐节度使刘巨容,秦宗权授为山南东道节度使。后又受命进攻荆南,抢得宝货无数,留部将王建肇据守。文德元年四月,归州刺史郭禹攻占荆南。赵德连既失荆南,又度秦宗权必败,于是举众降唐,托于朱全忠。朱全忠即表请以德諲为蔡州四面行营副都统,加忠义军节度使。后平秦宗权,加中书令,封淮安郡王。
朱全忠攻秦宗权于蔡州
朱全忠既得洛、孟,势力大增,无西顾之忧,乃大发兵进攻秦宗权。文德元年(888)五月,大破秦宗权军于蔡州(今河南汝南)之南,并攻破北关门。遂围蔡州。八月三日,拔蔡州南城。九月,全忠以馈运不继,且知秦宗权已残破不足忧,引兵还汴(今河南开封)。
王建破陈敬瑄
王建攻略西川,因西川节度使陈敬成在成都经营很久,未得手。文德元年(888),五月,王建上表请讨陈敬瑄以赎罪,东川节度使顾彦朗亦上表请赦建。昭宗得王建、彦朗表,六月,诏以韦昭度充西川节度使,兼两川招抚制置等使,移陈敬瑄于它镇。时王建已降服蜀中土豪,军势复振。陈敬瑄、田令孜亦修固城池以拒韦昭度。唐廷于是命令进攻陈敬瑄。十二月二十四日,以韦昭度为行营招讨使,杨守亮为副使,顾彦朗为行军司马。置永平军,治邛州(今四川邛崃),以王建为节度使,充行营诸军都指挥使。二十五日,削陈敬瑄官爵。第二年正月,王建大破陈敬瑄军于新繁(今四川郫县东北),杀获近万,陈敬瑄领兵大将山行章仅以身免。至年底,王建又大败陈敬瑄军,山行章请降于建。
秦宗权败亡
汴兵撤离蔡州后,文德元年(888)十一月二十三日,秦宗权又遣别将攻陷许州(今河南许昌),执忠武军留后王蕴。但蔡镇内部已经不稳,十二月,蔡将申丛执秦宗权,折其足而囚之,降于朱全忠,全忠表丛为蔡州留后。次年正月二十日,蔡将郭墦杀申丛,送秦宗权于汴,全忠又以郭墦为淮西留后。二月,朱全忠送秦宗权于长安,由京兆尹孙揆监刑斩首。自是朱全忠又兼有淮西,军势益盛。秦宗权,生年不详,蔡州上蔡(今河南)人,一作许州(今河南许昌)人。初为许州牙将,广明元年(880)逐刺史据蔡州。同年冬率蔡州军从监军杨复光入关进击黄巢农民军,以功授奉国(蔡州军号)节度使。中和三年(883)黄巢入河南,宗权迎战失败,遂降黄巢,与黄巢合围陈州(今河南淮阳)。四年黄巢败死,宗权乃据蔡州称帝,分兵四出,所至焚杀掳掠,河南境内唯汴州(今河南开封)朱全忠与陈州赵犨各守其城,其余几尽为宗权占据,成为当时势力最强而以残暴著名的军阀。后朱全忠乘间出击,屡败宗权,秦宗权最终于龙纪元年(889)败亡。
杨行密取池州
由于孙儒的威逼,杨行密弃扬州而转取宣州(今安徽宣城)。文德元年(888)八月,杨行密战败据有宣州的赵锽,围宣州。锽之兄乾之自池州(今安徽贵池)率军来救,行密遣将陶雅击破之。乾之弃池州奔江西,行密遂以陶雅为池州制置使。
朱全忠取宿州
文德元年(888)十月,徐州时溥与朱全忠部将朱珍等战,徐兵大败,损失士兵以万计,朱珍取沛(今江苏沛县)、滕(今山东滕县)二县。十一月,时溥自率步骑七万与朱珍战,徐兵又大败。朱全忠乘胜遣别将攻宿州(今安徽宿县),刺史张友降汴。第二年正月汴将庞师古又攻拔宿迁(今江苏),时溥率军逆战,又大败,退保彭城(徐州)。

箭扣00西大墙
(杨理先生摄)
【这是为未来填写内容而创设的。是大家共同分享长城档案的平台。敬请朋友们留言发表自己所见此年长城方面的见闻,我们将随时更新到正文中。并会根据您的留言信息指出分享者。】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长城档案】888年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