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速写长城·沙场著风流(3)雁代忠魂

长城随笔 杨, 奕 1033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长03

北岳恒山——一个气贯长虹的名字!

它横艮在华北大地,像一堵伟岸的万仞高墙,遮蔽在晋北的半天之上。在它绵延百里的身影中,有雁门关、宁武关、阳方口、平型关等孔道。

在进山的第一座牌坊上,赫然书写“晋燕藩屏”四个大字。

——是的,没有哪座名山之上遍布城垣要塞,紧系中原安危。

恒山之上是万里长城。长城上的隘口、要塞首推雁门。

据说飞越雁门高阙的大雁在这里也要三旋而上,才能沿雄关紧扼的隘口飞过。

雄关之下的恒山南麓,是作为战略基地的代州城池。

从雁门关向北俯瞰,百草口领率明长城,越岭而来,据险扼守,构成关前防御的主阵地。

再往北远眺,是恒山防御的前哨——广武城。

匈奴游骑窥视中原,胡笳刺耳,羌笛横吹。

汉高祖刘邦兵出雁门,扫荡胡尘,却被匈奴围在了雁北的白登。

汉武帝又于恒山之北设“马邑之谋”,因临场败露,功亏一篑。

在恒山来来往往、雁门进进出出的征战历代不绝。尤以杨家将的故事脍炙人口,讲述着戎马边关的英雄,演绎着人们心中的一代风流。

公元8世纪以来,契丹族自北方崛起,拥有了比中原王朝还要大的辽阔地域。他们从广袤的草原向平原的城邑发展。

赵宋王朝,曾萌生过收复燕云十六州的宏愿,而王朝禀赋和重文轻武的制度缺陷,使这个看似泱泱大国的周围始终边患不断。

对契丹,北宋开始是主动进攻,后来变成被动防御。败多胜少的结局,使抵御外侮的英雄显得尤为悲壮,民众对英雄的召唤和怀念也显得更为强烈。

千年的历史是久远的。民间传说经历千年更是模糊朦胧的。但一个人物乃至一个家族传说,口口相传,何以千载不衰呢?

——那是人们社会心理需要,是不可征服的强大文化在民间扎根的表现。

在晋西北、在雁代地区,当寻访古代关隘要塞和战场时,你会在近距离触摸到杨家将故事的真实源出。

五代十国后期,天下大乱。中原分治,天下无主。边地又屡遭异族侵袭。各地豪强、俊杰或拥兵自重,或举义结寨自保。

晋西北的杨业继承先父事业,成为一方军事首领,并与隔河相望的陕西豪族府州(府谷)刺史折氏(佘)结为秦晋,共保一方。

在多年的抗辽战争中,精骑善射的杨业“屡立战功”,“所向克捷”,“国人号‘无敌’”。作为识大义的爱国将领,他愿见山河一统。他的归宋,翻开了华夏英豪新的一页。

在以后的征辽过程中,杨业的忠勇得到赵光义的赏识。又因为他熟悉晋西北边防事务,被派往形势吃紧的前沿,任代州刺史,兼领“三交兵马驻泊都部署”。

到任不到三个月,公元980年,辽军10万人马进犯雁门关。

当时统辖禁军、厢军只有数千人的杨业,在兵力上显然处于劣势。

大敌当前,杨业兵驻雁门关,在辽军的全面进攻中,他派部将董思源守住关城。自己带数百精骑从西陉绕道至雁门关峡谷北口,从背后向辽军发起突然攻击。

正在摆开阵势从正面猛攻雁门关的辽军,根本没有料到后面有宋军攻来,惊慌失措,阵脚大乱。

一贯骁勇果决的杨业,领军冲入敌阵,首先攻击敌指挥中心。

按故事的说法,是善射的杨业,开弓一箭射死辽军统帅萧咄李,使10万人马群龙无首,顿时大乱。

关上宋军趁势杀出。辽军马步军指挥使马重海又被宋军俘获,辽军兵败山倒,自相践踏。在雁门关前扔下尸体、马匹、武器、盔甲。

杨业因功升为云州观察使,仍领代州刺史,兼郑州防御使。

四年之后,契丹分三路伐宋。中路三万人攻雁门关。

杨业又在雁门关前打败辽军,斩敌3千,并麾兵北出雁门关,乘胜追击,攻克朔州、寰州、应州等雁北失地,攻破辽军营垒36座,俘获辽军1万多人,得牛马羊5万多头。

几仗下来,“杨无敌”的威名远扬。辽兵见“杨”字大旗不战自退,望风而靡。

在杨业镇守代州的七八年里,辽军几次攻伐都未能越过雁门关。对于曾饱受契丹人攻掠的河东百姓,有了一段安宁的生活。当地民众知道:有忠勇的捍卫者,才有真正的天险、坚固的藩篱和可靠的屏障。

宋王朝的统治者从骨子里对统兵的将军是心怀戒备的。靠“陈桥兵变”阴谋手段夺取政权的赵家天子未必真的相信杨家将。

杨业的显赫军功与声名也招来同僚、上司的妒忌。本地出身的军人,具有打仗的优势条件,但同时又是宋朝中央集权制度防范的要点。

宋太宗把诽谤杨业的奏疏封送本人,一则表示信任,以换取良将的忠诚,另一方面,放纵谗言者,以此作为监视、钳制边将的耳目,以便控制。这种手段势必削弱本来就先天不足的宋军战斗力。

公元986年,宋太宗为一雪高粱河战役的惨败之恨,趁辽国萧太后主政、新主年幼,发起第二次征辽战争。

战役之初,三路捷报频传,宋军一路凯歌。

但在堪称契丹女军事家萧太后(萧绰)的指挥反击中,宋军北进的东、中两路被各个击破。

而潘美、杨业为正副统帅的西路军,在杨家将先锋军的攻击下连连取胜:

杨业首战在雁门关北口击败辽军,并追至寰州。寰州辽军守将赵彦章举城投降。

杨业之子杨延昭围攻朔州。朔州守将赵希赞兵败纳降。

杨业转攻应州。辽军守将艾正献城。

接下来,杨业又攻克云州、浑源。

代北居民听说一路凯歌的杨业兵马杀来,投军应征者成百上千。

但宋军东、中两路的失败,使战役格局发生根本逆转。腾出手的萧太后,快速机动大量骑兵,转入雁北战场。

20万辽军有生力量的投入,使西路宋军必须实行战略撤退。杨业的任务是退守代州,并徙云、应、朔、寰四州民众入雁门关。

杨业提出的“示形于东,而务于西”的两全的方案遭到监军王侁与主帅潘美的拒绝。不知是出于妒忌还是有意陷害,王监军放出讥讽之语,硬逼着老将军出战,让劣势之军迎战强势之敌。

明知凶多吉少,临出战前,杨业还是约监军王侁与潘美派步骑兵和三千弓箭手于朔州西南陈家谷设伏策应。

宋军寡不敌众,杨业退到陈家谷却不见援军,再陷绝地。

王、潘两人胆怯,听说前方失利,争相逃跑,违约背义,让万人敌去敌万人,将杨业所率的全部宋军送上不归路。

雁门关险,在于人勇。恒山之固,在于心齐。

一个孱弱腐败的王朝,即便有忠勇之士,也只能制造更多的无奈与悲哀。

雁门关流传的关于杨家将的故事,以巨大的文化意义,使其又有别于其他的关隘、战场。

褒扬忠烈,谴责奸佞,文化批判,道德品评,使一个悲壮的军事史实在文化上生发新的意义。在人性善恶的演示中揭示人性悲剧——永远的敌人在人自己的心里。

宋辽之间是多年的宿敌。但契丹人对中原文明却十分向往。碰撞、较量、吸收、融合。

深得萧太后信任的汉人韩德让,以及在辽朝供职的大量被称作“南面官”的汉族士绅,都隐喻着在一个强大文化向心力作用下,两个民族之间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障碍这一事实。

对于骁将杨业,辽方是敬佩有加的。

是萧太后下令,不得放冷箭伤害孤军奋战的杨业。

放箭射伤杨业的辽将耶律奚达,受到处分。对于擒获杨业,但未能成功劝其归降的辽军统帅耶律斜轸,也没得到奖赏。

要知道,在契丹控制的区域里,还有大量汉人在劳作、耕种。在辽军中,有为数不少的汉人在服役。类似戏剧《四郎探母》中汉人被契丹族招赘的事例,不是无端的传说,相互间通婚更不是孤例。

“澶渊之盟”后,宋辽和解。两王室间互称兄弟、妯娌。那段仇恨的历史以化干戈为玉帛的结局另开天地。

但人性中的善恶,并没有因政治疆域而划分的敌我界线的模糊而转移。

不是吗?但凡杨家将戏中的辽、西夏外部敌对势力都不过是一个泛泛的背景概念。而北宋阵营中尖锐的内部矛盾的展开,才是戏剧的主旨。

为此,恒山山麓的雁代战场就成了一个人性的见证。

雁门关下讲述的这段历史,让人看到:

战场上的无敌勇士,在黑暗腐败境遇中的弱势与冤屈。

战场上的敌人也许不是最可恶的,也许不是永远的。永远的敌人在于人性的弱点与劣根性。

杨业死后,长城沿线先后为其立祠建庙。

杨家将的戏剧、故事衍生不绝,历代相传。

是文化的力量,在黑暗阴霾中对邪恶进行无情批判。

是文化妆点关山,在萧瑟秋风中将人性的光明永远呼唤。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速写长城·沙场著风流(3)雁代忠魂
喜欢 (2)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