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长城如此温热(26)家住喜鹊围

长城随笔 长城 作者 629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潘家口3
(杨理先生摄)
蓟东长城脚下,几乎所有的长城后裔村都是小山村。除去个别的乡镇或者随着城市化进程逐渐脱下农村外衣的城中村以外,都还躺在燕山余脉的臂弯里,守望着长城安静地过日子。
如果你摒弃四只疯狂的轮子,迈开双脚,想望眼湛蓝的天空,闻一闻泥土的气息,请来这里吧。只要你俯下身来,轻轻地亲近它们,你就会感受到你的心不再浮躁,仿佛你的全部都如同石河的水流入园田,渗透方方花地,舒展而惬意。如果你细心观察常常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你看,一群群吉祥鸟进入您的眼帘:漂亮的喜鹊围绕着你,它们快乐地浅翔,炫耀低空迎宾的飞行特技,或者激情地跳跃表演凌空登枝的矫捷。啊,你的心一下子敞开大门,清静和美的自然之风就会拥抱你的灵魂,恩赐给你一天的好心情,朴素地过一天恬淡平和的日子。也许,小山村里的人们急切地想往城市生活的种种便利和与世界接轨的那些事儿、城市人还在拼命地追赶时髦,有谁能解其中谜?那份天人合一的“宁静致远”并不在漩涡之中,而在有鸟儿快乐歌唱的地方,比如长城脚下的喜鹊围。
这里的喜鹊有一种亲近人类的天然习性,大多数逐屋而居,不怕人,喜欢聚集在房前屋后林梢篱头奉送长年的喜庆。
宋代文豪欧阳修曾经赋诗赞美道:

鲜鲜毛羽耀明辉,
红粉墙头绿树林。
日暖风轻言语软,
应将喜报主人知。

板厂峪的喜鹊配得上如此殊荣。令人不解的是每逢七月初七风情日,这里的喜鹊全都飞去不见踪影,该是飞赴天地相近的地方,为牛郎织女相会搭建浪漫的鹊桥吧?
这是人间的灵鸟呢,还是“天若有情天亦老”呢?
喜鹊,有神鸟之称,故而有其神秘之处。
板厂峪的喜鹊体型偏大,尾部很长,背黑腹白,色彩绚丽,腋下蓝羽有珍珠般亮彩,一举一动极具风采。引颈环顾大有绅士风度,落枝回眸不输二八淑女之品味。所以长城后裔人喜欢这样的大鸟,这里的孩子从小就耳濡目染喜欢与喜鹊亲近,从来没有扑杀它们的邪念,甚至以伤害它们为耻,那是会进地狱受一辈子谴责的恶行。
有人说,长城后裔人家往往与某个喜鹊家族形成了固有的共生的关系,这种关系一直保持了几百年,达到十分默契的亲情程度。简单地说,长城守军一座敌楼一个家,爷爷死了儿子接班,儿子死了孙子接班,一代接一代。然后时代变迁了,长城的功能变化了,后裔们就搬下了长城,到了山脚下定居,他们一边守望着高高山巅上的“家楼”一边繁衍生息,人口多了便成为村,或者什么庄。喜鹊呢,原来它们伴着楼军与楼军一家和睦为邻,亲密相处。喜鹊寿命比人短得多,它们一般每年三月筑巢产卵,一次5-8枚,孵化18天左右,小喜鹊出壳。老的死去小的接续,亲情不断。一代代相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甚至小孩子与小喜鹊跌爬滚打亲密无间是很平常的事情。主人搬到那里。喜鹊一家也搬到那里,主人有了新居,喜鹊在就近的树上便筑起了喜鹊的新巢。有的人家与喜鹊的人鸟共生之亲情保持了近四百年不变,堪称自然的奇迹。
所以,这里的喜鹊特别富态,雍容华贵。
走进长城人家,我有进一步的发现:
他们大都在自家的院墙或者篱笆墙边有目的地种上“爬山虎”一类的攀援植物,当然一年的花开花落给山村人家平添了温馨美丽的情境,更主要的是给喜鹊提供它们偏爱的美味,“爬山虎”的花籽是喜鹊的最爱。
人与喜鹊互相关爱的深情厚谊可见一斑。
所以,每每接触长城人后裔朋友,我都能嗅出他们身上喜鹊的味道。
喜鹊不比其他鸟类,自古以来,人们就喜爱之,赞美之,留下了许许多多脍炙人口的诗篇。
唐朝一位六岁的孩子写过一首喜鹊诗,读起来朗朗上口;
七夕今宵看碧宵,
牛郎织女渡鹊桥。
家家乞巧望秋月,
穿尽红丝几百条。

黄庭坚

忆得旧时重九日,
紫萸黄菊压梳钗。
寒花有意催垂泪,
喜鹊无端屡下阶。

黄庭坚

邓侯过我解新鞿,
潦倒犹能似旧时。
西吧初除折腰尉,
南陔常咏采兰诗。
姓名已入飞龙榜,
书信新传喜鹊知。
何日家庭供一笑,
绿衣便是者莱衣。

喜鹊受到人们的喜爱,自古有之。《禽经》中“人闻其声有喜”之言,概括了中华文化关于祯瑞题材的发端。长城后裔村的喜鹊,每一天都在快乐地奉献由衷的祝福。
海德格尔的理想世界:“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
长城下的小山村亦然如此。
本文作者:王英之先生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长城如此温热(26)家住喜鹊围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