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长城如此温热(27)石河夕照

长城随笔 长城 作者 884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潘家口1
(杨理先生摄)
古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世界上有无数的河流,用它们天然的乳汁,滋润着一方大地,抚育着亲泽它们的生灵,诗人都吟咏它们为母亲河。
山海关也有一条河,一条母亲河,一条不平凡的河,她的名字叫石河。
石河不是一条大河,她没有黄河卷天水而咆哮的气势,也不及长江那样博大又源远流长。她没有幼发拉底河拥抱绿洲的温柔,也没有尼罗河那样积淀灿烂的文明。
河虽然不算大,但并不寂寞,在西岸的将军台不仅发现了新石器时代的先人遗址,还有秦汉时期的五花城唐太宗东征的遗存。明朝未年的红瓦店一带曾经发生过一场史称“甲申石河大战”,经过三百年来历史学家们的分析研究似乎还在争论不休;农民起义军领袖李自成刚刚夺取大明朝的皇都北京,把明朝的历史翻过去了。怎么仅仅才过了四十二天,在山海关石河一战就一败涂地,李自成的辉煌历史不久就被大清朝翻过去了?《甲申三百年祭》引起伟大领袖的注意成为毛泽东关于红色政权永葆青春的借鉴,甲申便有了她资治宝鉴的地位,山海关石河的名字焕发出了史诗般的光彩,评论不绝于近代论坛。
石河全长不过六十八公里,古称渝水,源于青龙县境,跃长城,经山海关城西,南流入海。但她的名字竟是如此响亮,而且名垂千古。
二十年前战马来,
石河两岸鼓如雷。
至今沙上留残血,
夜夜青磷照绿苔。
这首诗是一六六三年,曾任山海关守备的陈廷谟临河而作。全诗生动而概括地描述了二十年前发生在山海关石河西岸的惊天事件——甲申大战。因为事件发生的1644年夏历天干属甲申年,故得名。之所以说它惊天,是因为这一事件的结果,直接改变了中国历史的进程,满清入主中原,开始了二百余年的大清王朝的封建统治。
那一年的农历四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二日,大战进行了两天。石河西岸的战场上,“三国四方”风云聚会,据信集中了总共二十八万人惨烈厮杀,血肉横飞。所谓的“三国四方”,一是以亡国之君崇祯为代表的大明王朝一方,第二是以吴三桂为代表的原明朝守边的三万关宁辽兵。北京陷落,崇祯吊死之后,他们是亡国之臣民,夹缝之悬卵,困兽之犹斗。三是以李自成为代表的农民军于甲申年元旦建立的政权“大顺国”,八天后从西安出发剑指北京。他率领号称百万大军,仅经过三个半月的时间就席卷了明朝北方的大部军力,攻陷了明都北京,逼死崇祯。而后,为了顾及东北辽边的安危,匆匆率领十二万亲兵直捣山海关,准备收拾与己抗衡的吴三桂。四是,受满清皇命,带十三万满洲铁骑兵逼山海关,窥视中原,希图渔翁之利的摄政王多尔衮。
大战以李自成不敌吴三桂与多尔衮联军饮恨沙场而告终,从此败逃北京,一蹶不振,一年后暴死于湖北通山县九公山,惨淡退出历史舞台。吴三桂报了国恨家仇,保了一方平安。多尔衮完成了满洲几代人的梦想,进入山海关,开辟了大清王朝入主中原的基业。日后,有一首民谣颇为精辟:朱家面,李家磨,做了个馍,送给了对门的赵大哥。
风烟散尽,留给山海关石河的是历史的斑痕和后人无尽的评说。如史志上记载:“李自成率骑兵先遁,各营数万人一鼓俱溃,追杀二十余里,僵尸遍川谷”,“犯杀数万人,暴骨盈野,三年收之未尽也”。二十年后,仍然“沙上留残血”“夜夜照青苔”,百年以后还有农民耕地拣拾到锈蚀的箭镞。
啊,石河,本来这是一段精彩的篇章,却渐淡了颜色。历史上的成败是各种因素促成的结果。今人从历史的眼光看历史人物都应该是平等而客观的,成者为王,败者的壮烈同样值得尊敬。何况甲申大战的各方都是我们中华民族五十六个兄弟民族之间的统治权的争夺呢。
我不止一次地走近石河,轻掀历史的门帘,搜寻不息的风烟,叩问岁月的无情,感叹时代的变迁。
李自成的兴亡已经成为红色教育的山海鉴,石河不再寂寞。
在甲申三百六十年后的一个春天的傍晚,我又一次来到了石河岸边。
我坐在高高的河岸上,石河细小的水流在乱石间静静地流淌,对岸红桃绿柳隐没在一片紫红的雾霭之中,远处的楼顶和电塔在沉沉落日的霞光之下都成了模糊的剪影。因为一条拦河大坝,造就了一个碧波万顷的燕塞湖,而被截断石河下游的水流,只剩下一床乱石,坦露着它的忧伤。没有了石河喧嚣的古渡,没有了忽闪着灯火的打鱼船,也没有了骑驴送客的人们隔岸相别的身影。只见远方大铁桥上高速驰过电气列车,大石桥上往来各种类别的工程车辆,大群的白鸽闪动着银亮的翅膀欢快飞翔,大片的居民新区建筑的脚手架和塔吊在树林的后面编织成透空的倩影。
我坐在高高的河岸上,望着滚圆的落日饱含几乎溢出的红酒汁沉沉而下,给一抹晚云涂满了醉红,镶嵌上奢华耀眼的金边,慢慢隐去了,顺便带走了远处归园的羊群和一大队的花斑牛。我的思绪随着天边怒放的紫玫瑰飞向远方。
我想起了世界史上另一个了不起的战役——发生在比利时的滑铁卢大战。无论你怎么想,它与山海关石河大战都有相似之处,而且还有不及。滑铁卢镇在比利时首都布鲁赛尔以南二十公里,古朴而宁静,一八一五年六月十八日,交战各方共投入十四万兵力厮杀。同盟国联军以二万三千名士兵拜尸疆场为代价,战败法国的拿破仑。法军用二万七千名尸体为一代英雄铺陈下一条走向消亡的绝境,史家称其为:“上世纪欧洲最具决定意义的一战。”“滑铁卢”成为壮烈失败的代名词,全世界广为引用。现在的滑铁卢依然保持原来的面貌,古战场上依然是绿色的庄稼,人们依然过着宁静的生活。却是世界著名的旅游景点,每年吸引数百万游客前去观光凭吊,有相当可观的经济收益。人们不过是在古战场偏南的地方人工堆砌了一座高五十公尺的土山,山上用废弃的武器熔铸一头铁狮子,形成了“绿山铁狮”景观,既是纵览古战场全局的观景台,也是名景的标志。
石河大战改变了中国历史的进程,中国的历史编年史在这里拐了一个硬弯,对世界的政治军事均是经典的教材,不是不精彩,而是被埋没了。今天,我们对石河大战的失败者李自成的研究远远地超越史学的意义,红色中国的纯洁需要革命失败的历史借鉴,远比滑铁炉深刻!滑铁卢的史迹虽然在历史的层面上占据不朽的地位,今天辟为旅游景点还在给当地的经济输入滚滚的财源。
石河呢?
也许沉默的石河孕育的开发价值还有待于挖掘。
我的思绪伴着石河夕照的无限风光飞得好舒畅,我看见石河整治工程正在河床里里展开,机械的轰鸣与我的心动合拍,引起我无尽的遐想,以至忘记了归家的路。
本文作者:王英之先生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长城如此温热(27)石河夕照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