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长城如此温热(28)威远风烟任评说

长城随笔 长城 作者 628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潘家口
(杨理先生摄)
山海关古城东面三里地,有一处地方神秘而荒凉,名字叫威远城。
说它神秘,是因为《山海关志》里面关于它的文字廖廖无几,民间的传说把当年发生在这里的重大历史事件蒙上了层层面纱。又由于当年史家为统治者当政涂脂抹粉,使后来人探寻历史的真象,始终如雾里看花、水中观月。说它荒凉,是因为它城墙坍塌,黄尘覆盖,杂草丛生,面目全非。也许因为种种原因,它被人们遗忘了,没有热情的游客来此凭吊,也没有时髦的商业性开发跟踪而来,无论是旅游地图,还是规划图里,都找不到它的身影。
威远城是怎样的呢?它是那样的吸引着我的好奇心,做了一番史料的准备之后,我决定对它来一番探查究竟。
我选了一个特别的日子——甲申大战三百七十六周年,只身来到了威远废墟。
这是一个阴云密布的五月天,我出了山海关东罗城,过了关门口,看见一条新修的水泥柏油大路伸向东方,原来两排参天的老榆树夹着一条黄土道不见了,这应该是古时候那条著名的连接“两京”一线的古驿道了。再走见了土道,走在这条残存古韵的路上,不由得心生无限的感慨。脚下是不变的黄土,当年秦皇汉武在这里走过,唐宗宋祖在这里纵马,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在这里张弓射鸟。一代代,一年年,兵来将往,车遴遴,马萧萧,换代更朝。挑担推车,马拉牛驮,百姓迁徙,商贾逐利。
可是,多少年过去了,往事如烟。如今我一个孤独的行者,为了一点点求索踏着他们的足迹。
《山海关志》云,山海关“大山北峙,巨海南侵,高岭东环,石河西绕,形势险要”。山海关东的高岭应该指威远城所在的小山岭了。因为过了这个高高的山岗,再往前走就是比较平坦的辽西走廊了。
在暗灰色的天幕下,我看见了这个老百姓称为欢喜岭的小山,以及山顶上的威远城。它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是,一袭黄风从城垣上空刮过,隔冬的枯叶随风飘舞,剪影似的墙台不见堞齿,孤零零地诉说昔日的忧伤。惊飞的几个黑点儿,原来是闪着白肚的喜鹊,给有些沉重的场景抹上生动的色彩。
《山海关志》载,威远城,俗名呜咽城,又称威远台。“周城百步,外围垒三重”,“相传此城为吴三桂所筑,既宜了望,且可屯兵,与城中为犄角之势,有隧通其署”。威远城不大,投影呈正方形,周长614公尺,占地2.4公顷。城墙砖砌,四周起台垛。现在还能看到墙下有石条垫底。这个城有两怪,非同一般。一是,四周城墙上下原辟有21个大小不一的砖洞,洞里设睥睨;二是这个城只有南面一个城门,门上有石额,额上镌“威远”二字,城门外加建一小瓮城,也叫月城,今有残迹。查目前文史资料,自明朝洪武年间开关设卫以来,二百七十余年,年年增修山海关,直到崇祯末年,吴三桂增修了威远城,才最终完成了这一人类历史上冷兵器时期最伟大的军事防御体系。由此我觉得威远城的两怪也是古城的特色呢。
现在,我的脚下是一座被尘封的故城,几乎见不到城砖,仿佛被扒了皮的野兽,只剩下黄色的胴体。城里没有任何建筑,一方土台应该是甲申事变前夜的舞台。四周除了沙石和荒草,偶尔可以捡到一片明瓷的残碴,让你想象逝去了的荣华。
天阴沉沉的,我的心情也是阴沉沉的。我站在高处眺望西面的山海关城,那里是另一番景象,只见雄伟的天下第一关城楼在万绿丛中高昂它矫健的飞檐,张扬惟我独尊的气势,彩旗招展,鸽群飞绕,我可以看见那里游客五颜六色的斑斓身影,听得到他们喧闹的声音,我的心情才又开朗起来。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气息,我们的时代是一个伟大民族苏醒的时代,我始终嗅到无处不在的蓬勃的气息。
我寻找的故事是埋在废墟的砖瓦里的,得静下心来,慢慢梳理。
公元一六四四年的农历四月二十二日早晨,在威远城里,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政治角斗,它的结果导致了四月二十二日的山海关石河大战的形势发生了逆转。史称甲申事变的这场血战最终改变了中国历史的进程,明朝灭亡,大清入主中原,开始二百余年的大清王朝的封建统治。这个历史事件的核心人物有四个人,他们是明朝末代皇帝崇祯,明末著名守边将领山海关关宁总兵吴三桂,农民起义军领袖李自成,满清摄政王多尔衮。当年他们都是三十多岁,正当年华。
这么一处有着丰富历史内涵的古迹,缘何如此冷落?我得从《山海关志》里的一位人物谈起。这个人名叫佘一元。“佘一元,字占一,号潜沧,山海卫人,明末举人”,“崇祯十二年已卯,赠郎中崇道子”,“清顺治四年丁亥 宫榜二甲。授刑部江南司主事,调礼部主客司,升祠祭司员外郎,历任仪制司郎中,加从四品。康熙二十九年祀乡贤”。
这个人不简单,他不仅亲身经历了甲申事变,而且是当事人之一。事后,他记录了他所见到的事变全过程,为廓清人为制造的历史谜团提供了宝贵证据。
三百六十年前的新春爆竹声中,在西北诞生了一个新生的农民政权—“大顺”,李自成登基做了皇帝。然后,他便矛头直指风雨飘摇的明朝中央政权,率领号称百万农民军杀向北京。在李自成一路摧枯拉朽、步步逼近北京城的时候,崇祯下了一道圣旨,命令裁撤孤悬辽边的宁远(今兴城)守备,着宁远总兵吴三桂兼任山海关总兵,加封“平西伯”衔,从速率领关辽边军进京勤王,保卫大明京城。这个时间里,已经迁都盛京(今沈阳)的满清见明朝内乱,攫取中原的时机已到,摄政王多尔衮率领十二万清兵西进,最终逼向明朝对东北的最后屏障—山海关一带。不料,事发突然,在吴三桂刚刚进入山海关,安顿下来随撤的边民,带兵飞奔京城,赶到丰润一带时,得到情报,日(三月十九日)前李自成已经攻陷北京,崇祯也已吊死在煤山(今北京景山公园)。吴三桂转眼之间成了亡国之臣,无奈,他只好回撤山海关,另图良策。不久,李自成虑及山海关的战略地位,特派明朝降将唐通带着李自成的信、四万白银及许以种种封赏,并以军事压力相威胁,前来劝降吴三桂。
在这风云急骤变幻,关系古城要塞安危,百姓生命存亡的时候,吴三桂经过众将和关民代表计议,左右权衡,决定归顺新主。于是,“报使于(李)自成,卷甲入朝”。三月二十八日吴三桂为殉难的崇祯帝及其后妃治丧,全军缟素举哀。四月初,率部进京谒见李自成。四日抵永平(今河北卢龙)沙河驿,遇见从北京逃出的家人旗鼓傅海山,将“京中一应大事”,“一一诉禀”。才知李自成军占领北京之后发生了质的变化,甚至原在京城任职的吴三桂父亲吴襄“已被闯贼刑法将死”,尤其是爱妾陈圆圆被掠,使吴三桂“不胜发竖” ,当即下令停止前进,回师山海关,与新主彻底决裂。
这个时候,佘一元出现了,他对以后发生的事情作了真实的记录。他写道;
吴师旋关日,
文武尽辞行。
士女争骇窜,
农商互震惊。
二三绅儒辈,
早晚共趋迎。

当时的山海关城里,人心惶惶。

一朝忽下令,
南郊大阅兵,
飞骑唤吾侪,
偕来予参评。
壮士贯甲胄,
键儿拥旆旌。
将军据高座,
貔貅列环营。
相见申大义,
誓与仇傩争。
目前缺犒赏,
烦为一赞成。
吴三桂决心征讨李自成,陈兵沙场, 检阅誓师。请城关代表们参加评议,并请协助解决后勤问题,总之动员了山海关内外所有可以动员的一切力量。吴三桂当众杀了一名李自成派来劝降的使臣,割下首级祭旗。割了另一名使臣的耳朵,放他回京,让他传话:“令李贼自送头来!”同时派人出关向清朝请求援助。四月六日,李自成得到了使臣被杀的消息,九日,又得到了三桂绝父的信,当即“徘惶失拒”,别无选择,招降不成,决定兴兵征讨。十三日正式出师,发兵十三万,号称二十万。二十一日到达山海关七星寨附近。迎接他的是摆在石河西岸列阵的关宁辽兵。随即,一场恶战首先在石河以西展开。佘一元写道:
逾日敌兵至,
接战西石河。
伪降诱贼帅,
游骑连北坡。
将令属偏裨,
尽歼副城阿。
遥望各丧胆,
逡巡返巢窠。
我兵亦退保,
竟夜严巡呵。
这次吴三桂以少战多自晨至夜,几度危机,又几度转危为安。双方都知道更激烈的决定性的战斗将在明日。吴三桂侦知清军已逼近山海关,连夜派使者至清营,请尽速进兵。史载:“使者相望于途,往返凡八次。”二十二日黎明,清军统帅摄政王多尔衮与诸王进驻威远城。吴三桂急忙派出佘一元、冯祥聘、吕鸣章、曹时敏、程丘古五人为民意代表,前去敦请。佘一元写道:
清晨王师至,
驻旌威远台。
平西召我辈,
出见勿迟回。
冯吕暨曹程,
偕骑五余来。
相随谒摄政,
部伍无喧呵。
范公致来意,
万姓莫疑猜。
惶惶数十语,
王言莫大哉。
语毕复赐茶,
还辔向城隈。
从此,发生在威远城里的政治活动开始了。此次会见,时间很短,多尔衮简要说明出兵的政策及可以帮助吴三桂报家国之仇的意愿,并请他们转告山海关百姓不要猜疑。话语不多,款接温蔼。使五名使者深信不疑,因军情紧急,会见结束。多尔衮派范文程随他们返回山海关面见吴三桂“晓喻军民”,通报清军可以随时入关。范文程是清军高层决策人物,这次会面,直接促成了吴三桂与多尔衮当面鼓对面锣的政治谈判。
此时天已大亮,李自成调兵谴将准备攻城,时间紧迫。吴三桂亲率百骑出城,一口气驰上威远城台,多尔衮大为兴奋。
吴三桂慷慨陈言:“请大兵共诛李贼耳!”多尔衮为之动容,说:“你们愿为故主复仇,大义可嘉,我领兵前来成全这一美事。先帝(指崇祯)时事,在今日不必说,也不忍心说。但昔为敌国,今为一家。我兵进关,若动人一株草、一粒粮,定以军法处死。那么可以通告大小官员百姓,勿须惊慌。”(据《临榆县志》卷8页170)在这里,吴三桂提出政治交易的条件:一、寻找崇祯的太子,在南京重建大明政权;二、以黄河为界,以北归清,以南归大明,两国通好,互不侵犯;三、清兵入北京后不得侵犯明历代帝后陵寝,不得伤害百姓。(据《谀闻续笔》卷一)当时,因军情紧急未能商议细节,就基本原则问题达成了协议。(参见《清兵入关吴三桂降清问题》,《中华文史论丛》1981.2期)并在威远台设立仪仗,吹螺,杀白马祭天,斩乌牛祭地,向天行礼,歃血订盟,斩衣折箭为誓,以示双方恪守诺言,永不反悔。(据《明季北略》卷20页370)多尔衮要求吴兵剃发以示与农民军区别,吴三桂说:“说的是。我并非懦怯,使我再得万名骑兵,何惧于贼!今为兵少,故向您乞师,盟誓,剃发无恨!“(据《鹿樵纪闻》卷1页217),约定大量吴兵来不及剃发,以白布系肩上作为记号。随后吴三桂返回山海关城,下令开城门放清兵入关。这时已经是四月二十二日的早晨。佘一元接下来写道:
虎旅三关入,
桓赳尽雄才。
须臾妖氛扫,
乾坤再拜开。
结果,吴清联军合计十二万人与李自成十三万人在石河西展开一场旷古血战,打得十分惨烈,结果大败李自成。明史记载,双方留下的尸体“弥满大野”“沟水尽赤”。目击者佘一元说:石河西红瓦店一带是交战最激烈的地方“凡杀数万人,暴骨盈野,三年收之未尽也。”
后面的事,用一句民间谚语来概括颇为点睛:朱家面,李家磨,做好了馍馍,送给对个赵大哥。
威远城里发生的事情已经风烟散尽,甲申大战也已灰飞烟灭,但吴三桂与多尔衮勾联,却是是非非,无有穷期。
我在这个荒芜的废墟上徘徊了许久,我极力用历史的眼光审视威远城在甲申大战中的地位。无论如何,它如同山海关因此名垂史册一样。石河与威远城,一个是军事战场,一个是政治战场,共同谱写了一曲改变中国历史进程的灿烂的史诗。
我站在凄凉的荒台上,暗暗叹息:李自成的兴衰虽然原因很多,但促成山海关石河大战一败涂地,使他的大业功亏一篑的当是天时地利人和样样都不占啊。
细细想,甲申的教训何止于百万农民军战士的鲜血和生命啊!
历史的风云远去了,灰飞烟灭。
威远的黄土在呻吟,任人评说。
本文作者:王英之先生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长城如此温热(28)威远风烟任评说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