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速写长城·沙场著风流(5)山海峥嵘

长城随笔 杨, 奕 653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长01

在山海际会的燕山东端,蜿若巨龙的万里长城奔向大海,在吞吐日月星辰、激浪扬波的天地之间,以其巍峨的身姿紧锁冀辽的关津要隘。这就是人们熟知的名贯千古“天下第一”的山海关。

不知什么时候,山海关被人认作了万里长城东端的起点?无论是千古一帝的秦始皇,还是恢复汉家天下的朱元璋,都没有把山海关之外的辽河东西地域视作异域。

但看秦始皇的长城从辽西划过,越过辽东的丘陵,奔向如今中朝边境的鸭绿江。

朱明王朝的长城九边更是明确地把辽东划为一镇,派重兵把守。

曹孟德、隋炀帝、唐太宗都于此大举用兵。在南方需要开发、平定的时候,这儿就是中央王朝的后院。

我们现在看到的山海关以及关外松辽平原一线的军事防御体系,基本是明朝的军事战略形势使然:

山海关、宁远、广宁、北镇、抚顺、沈阳、海州……

曹操北征乌桓,碣石观海,豪情尽抒。

杨广、李世民两位好大喜功的皇帝,用兵高丽,试图威加海内。

斗转星移,风流云散!

唯有三百年前大明王朝的潮起潮落与满洲贵族的风起云涌仍激扬回荡在山海天地之间,作为历史教益,铭刻在后人心头。

山海关不只是一座关隘、城堡。具有相当防御纵深的要塞,充分印证明朝辽东防务的至关重要。除了山海关城池的左右长城、翼城呼应支撑。关前关后罗城、戍堡、烽燧,层层设防,形成一个严密、庞大的防御体系。

在山海关正面百里前后,在山海襟联的狭长地带,还有诸如宁远城、广宁城等当道而立。

这一座座军事重镇一度是铁打的营盘。若不是中央王朝内部矛盾重重,腐败无能,战略上错误频出,人不举、谋不用,猜忌功臣,陷害忠良,让强将变成懦夫,逼能臣另择良栖,这般汤池金城,只能让雄心勃勃的问鼎者望洋兴叹。

而就在这人心尽去的明末前后,关宁战场演出了一场场惊天动地的关乎国运兴亡的战略决战。

17世纪中叶,随着关外女真族的崛起,后金的实力不断提升,与中央王朝的纠纷、摩擦增多,矛盾冲突日益尖锐。

明中叶,王朝为了加强对辽东的控制,一方面在中原地区投入大量兵力围剿农民起义军,另一方面将防务的重点从西北转向东北。

公元1619年,明朝调集重兵分4路发起进攻。努尔哈赤率军6万,将来犯的11万明军在萨尔浒各个击破。是役重创明朝在辽东的军事实力,使中央王朝在辽东的攻守形势发生根本性转变。

在宁锦军务吃紧的形势下,主战的辽东经略孙承宗派袁崇焕与副总兵满桂领兵在宁远筑城。

在袁崇焕的指挥下,宁远卫城一年完工。城池长宽800米、高10米、宽约5米,砖石结构。城垣东西南北设4门,分别是:南、迎恩门,北、广威门,东、春和门,西、永安门。城四角有突出墙外的角台,各城门均有瓮城。城中街道为十字形,正中建鼓楼。城中有参将府、察院行台、察兵备司。从建制上看,是一座明朝标准的卫城。

袁崇焕为万历年进士,曾任兵部职方主事。他单人匹马出山海关实地考察,返京后自请戍边。宁远城就是他任宁远兵备佥事时的业绩。

公元1626年,努尔哈赤率兵13万,连下锦州、松山、大小凌河、杏山、连山、塔山7城,进而围攻宁远。

之前,袁崇焕没有执行上锋关于关外地形广阔,弃而不守的命令,在大军压城、孤立无援的形势下,拒绝努尔哈赤的致书召降,召集守军17000人,与总兵满桂、副将朱梅、参将祖大寿等刺血为誓,固守宁远。他把城外民众迁入城中,所遗房屋全部烧毁,坚壁清野,严阵以待。

怒不可遏的后金军和誓与宁远共存亡的明军展开殊死的攻防战。

滔天恶浪砸在磐石般的宁远城堡上,粉身碎骨白雪一片。两天攻坚不下的后金军伤亡惨重。

再也按不住性子的努尔哈赤亲临城下督战。

守城的明军在袁崇焕的指挥下,枪炮、药罐、礌石齐下。

火器把总彭簪指挥新铸的十一门红夷大炮毙敌八百。

闽籍炮手罗立操射三千斤大炮击毙包括努尔哈赤侄子在内的两员后金大将。努尔哈赤也被打中黄龙帐的炮弹击伤。

损兵折将的后金军随着簇拥身负重伤的努尔哈赤撤围而去。

宁远的明军取得了守城的胜利。

随着数月后,努尔哈赤因中弹负伤,抑郁疽发身亡,史称“宁远大捷”的会战划上了全胜的句号。

是役是明朝与后金交战以来的第一次大胜仗。它稳固了明朝宁锦防线。

袁崇焕尽管御敌有功,但朝中毁谤不已,让英雄无奈。

末世的崇祯皇帝尽管忧心忡忡,但忠奸不辨、猜忌贤能,使中兴祈盼只能是海市蜃楼。而自毁长城、自剪羽翼,又是自古亡国之君无师自通的惯用伎俩!

后金军又于公元1629年10月发兵10万,避开宁远、山海关,绕道迂回,兵分三路突破喜峰口、龙井关、大安口等长城要隘,进逼北京城。

驰援京师勤王的袁崇焕在阻拦、追击中数度大败后金军。受挫的后金统帅皇太极用反间计,让刚愎自用的崇祯皇帝误以为袁崇焕与后金密约勾结。

于是袁崇焕被召回京,几天后在柴市寸磔处死。

勤王之师军心动摇:

总兵祖大寿愤然率兵返回宁远。

袁崇焕麾下的辽东经略满桂、总兵孙祖寿也在后金军的偷袭中阵亡……

多年苦心经营的山海关何谓不险?宁远城池何谓不坚?

但在昏君佞臣当道的末世王朝,谁又能力挽狂澜,奋力回天呢?

一心主张抗敌的孙承宗、熊廷弼、袁崇焕,一个接一个,哪个不是蒙冤致死,壮志难酬,遗恨千古!君臣异心,将士异志,深沟高垒形同虚设,千军万马也免不了易帜降敌。

一座山海关,步步为营,层层设防:关城、东罗城、西罗城、南翼城、北翼城、宁海城、威远城。

一座座关楼在望,高耸巍峨:镇东楼、迎恩楼、望洋楼、威远楼、临闾楼、新楼、牧营楼、靖边楼、澄海楼……

明明是中央王朝的能臣、勇将,戎马倥偬,出锋入镝,世代戍边,功名奕世,却到后来一个接一个或背主求荣、或弃暗投明、或另择高就……

范文程、洪承畴、祖大寿、孔有德、吴三桂、耿精忠、尚可喜……先后降清,“从龙入关”,又成大清王朝的开国功臣。

——这些“大有作为的叛臣降将”哪个不是病入膏肓的垂死王朝对一个新崛起的少数民族的慷慨赠予!

宁远古城的街面上,至今保留着当年四世戍守宁锦、征战辽东的祖家圣谕记功石坊两座。

曾为明朝守卫边城的三代祖家将,也许称得上牌坊上书写的“登坛骏烈”。但祖大寿眼见着自己的上司袁督师含冤惨死,怎么不生兔死狐悲之感?

于是乎,世代名将之后的祖大寿和其弟祖大乐也背弃了“国依干城之重”殷殷期许,在牌坊落成不久,便被迫易帜,为曾为宿敌的清王朝的江山定鼎再立“朝褒鼎铭之功”。

作为关宁防御体系的核心山海关的守将吴三桂,也同样在内外交困的关头,投降清军,引敌入关。使原本抗击外敌的战略基地成为清军入关与李自成农民军决战的前进阵地和南下的战略转折点。

辽宁省博物馆有尊铜铸铁芯的“红夷大炮”,是当时最先进的武器,为吴三桂所铸,上面刻有效忠大明王朝的文字。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大炮铸成没几天,吴三桂就纳关降清了。如此先进的兵之重器,一炮未发就拱手献给了原先的敌人。

山呼海啸的八旗劲旅在辽东、关宁战场上降清的明朝叛将的引领下,马踏中原、横扫江浙、勒兵川陕、平定岭南、进剿云贵……

从龙入关屡立战功的宁远总兵祖大寿,在北京的祖家街(富国街)至今还留有府邸高屋一片。据说这所院落的前身是吴三桂爱妾陈圆圆的宅院。

一位是干城重镇的守将,一位是山海关身拥重兵的统帅。前者是世代良将重臣之后,后者是父子高官伯爵显贵之身,同朝为统军的总兵官,先后成为“元戎事两朝”(乾隆语)的贰臣。历史有意无意把他们纠合在一起,想让后世思考什么呢?

历史给予诸如吴三桂一干人的骂名已经不少了。万夫莫开的挡关一夫,千古罪名由此一人承担?

汉家一统的观念,明朝遗臣的愤然,驱除鞑虏革命者的壮怀激烈……历史变得如此简单不然?

无论是宁锦城防,还是关宁铁骑,非但没能挽救明朝的覆亡,反而成为朱家天下的异己力量,加速摧枯拉朽的进程。

在这边塞古战场上,以明朝兴亡为背景展开的一系列军事较量,让我们更深刻地看待人心向背所关乎的社稷江山。

 

一位是干城重镇的守将,一位是山海关身拥重兵的统帅。前者是世代良将重臣之后,后者是父子高官伯爵显贵之身,同朝为统军的总兵官,先后成为“元戎事两朝”(乾隆语)的贰臣。历史有意无意把他们纠合在一起,想让后世思考什么呢?

历史给予诸如吴三桂一干人的骂名已经不少了。万夫莫开的挡关一夫,千古罪名由此一人承担?

汉家一统的观念,明朝遗臣的愤然,驱除鞑虏革命者的壮怀激烈……历史变得如此简单不然?

无论是宁锦城防,还是关宁铁骑,非但没能挽救明朝的覆亡,反而成为朱家天下的异己力量,加速摧枯拉朽的进程。

在这边塞古战场上,以明朝兴亡为背景展开的一系列军事较量,让我们更深刻地看待人心向背所关乎的社稷江山。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速写长城·沙场著风流(5)山海峥嵘
喜欢 (1)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