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速写长城·山河交响乐章(1)一镇锁幽燕

长城随笔 杨, 奕 580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箭扣01西大墙

(杨理先生摄)

长城的雄伟壮观是世人先入为主的概念。只有到了燕山深处的黄花城,人才会相信,长城在舞姿优美的山川胜境中,竟也情意缠绵。

一边是山川轻歌曼舞的妙韵无限,一边是上上下下、曲曲折折不忍离去,身段变得愈发柔软的长城。

这里曾是燕山僻静深幽、红尘不到的秘境。尽管长城是昨日黄花,已今不再妍,但款款来去的岁月使其至今仍独享安然。

不要以为长城偷闲来此幽会,黄花城主长城西有鹞子峪堡,东有小城峪关,制高点是将军顶,南边为黄花镇,北方的防御正面出关不远是二道关、三道关、撞道口、四海堡,再往北,还有外边长城的屏护。有道是关山重重,险上加险。

——这里的长城不是等闲,更不是偷闲。

在黄花城西方不远连接龙泉峪长城。在分水岭以北,这道长城前也有二、三道或简或繁的城垣,以及若干诸如柳沟堡、永宁城等城堡层层设防的严密防线。

戒备森严的原因是,这里位处明皇陵镇山天寿山的背后。朱棣长陵、天寿山左右各有一个隘口:老君堂口、灰岭口,分别通向北边的黄花城、龙泉峪。

朱明王朝十分在意堪舆之术。朱棣把自己的陵墓建在边陲危地,一则自恃龙兴幽燕,得北方真武庇佑。二则在“天子守边”的战略格局下,痛下决心,定都北京,坚定不移,以此昭谕子孙,世代相传。

在这种形势下,天寿山北,从黄花城到龙泉峪一段成为防务重点。后来还增设了昌镇,专事皇陵及附近区域的安全。

其逻辑就是:皇陵安全则京师安全,京师安全则南方安全。

固若金汤是黄花城的山川城防形势。让它恢复安宁,回归自然是因为明朝的覆亡使其万年寿域不再重要;是满族从关外带来的北方版图连成山河内外一片;是飞机的超越,是火炮的洞穿。

连线燕山长城,明代的兴建与形制,是当代我们心目中的典范。在“天子守边”的格局下,京津冀长城在有明二百年的历史中,通过这一工程,把“高筑墙”的国策推向极致。

说到这段经典长城,不能不提到明朝中期的一名重要将领、中国古代著名军事家——戚继光。

戚继光出身军人世家,将门之后,在东南沿海的抗倭战争中屡立战功。“台州大捷”、“横屿大捷”等著名平倭战役,是为战例经典。

这一系列战绩不但奠定了他的名将地位,更为他的军事理论形成提供了实践的条件。

比许多历史上的战将更胜一筹的是,除了常年戎马倥偬的征战外,他不断总结在武器装备、军事工程、部队训练、攻防作战的经验,著有《纪效新书》、《练兵记实》等军事专著,继中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诸如孙武、孙膑、李靖几位闪耀思想光辉的军事家,在丰富战争实践基础上,为后代留下宝贵的精神遗产。

戚继光的军事思想表现在动静结合、攻防兼备,运用兵种分工,充分发挥武器装备的效能,体现成军作战的特点,甚至超越了当时冷兵器为主的作战思想范式。部分嵌入现代军事思想,被后世誉为一枝独秀的将军、抗倭名将、军事理论家、工程设计家。

在冷兵器为主、火器崭露头角的时代,面对个人武功高强、身手灵活的日本职业武士,戚继光把部队编成“鸳鸯阵”,12人为一个战斗组,用狼筅拒敌,短刀、盾牌手护卫,长枪、火铳近刺远射,置敌于死地。

这既不同于常人看演义小说而形成的认知误区:那种所谓兵对兵、将对将的个人对决,或械斗、群殴式的打群架。而是从武士到军队、从武术到战术、从兵器到军事装备、从工事到军事工程——一系列的理论跃升。再加上将帅的谋略有道和治军有方,使他百战不殆,威名远扬。

为了加强北方的防务,抗倭英雄戚继光又被调到燕山防线,出任蓟镇军事长官。

我们现在看到的燕山长城:黄崖关、司马台、金山岭、古北口、慕田峪、八达岭等雄伟的典型段落,其形制多为他在主持蓟镇防务时的设计。

可守、可住、可望、可贮藏的空心敌台、战台、墙台和互相连接的城墙,内外沟通的烽火台与点线面结合的镇城、关城、营城、戍堡构成的战区格局,基本是他这一时期形成和完善的。

这是他在军事工程方面有迹可寻的贡献。在训练和作战方略上,他举止不凡。

首先他招募纪律好、战斗意志强的矿工入役,并严格训练,使之成为重镇防务的中坚。被人称为“戚家军”。

在城防装备上,戚继光在重点区段,注意采用火器,特别是后膛装填、可快速射击的佛朗机——子母炮和火铳、石雷、蒺藜弹等火器。

在司马台等长城段落垛口间的佛朗机支架孔和石雷、蒺藜弹投放孔等设施。加之在更多的地方发现的火炮及相关物品,可以看到这类武器广泛使用。

在作战方略上,他讲求机动防御,车、骑、步、炮协同作战。在长城内侧往来驰援,机动制敌。其依托长城永备工事防御作战的思想,既不同于二战马其诺防线的僵化死板,又有戴高乐主张的防线上装甲部队机动歼敌的特点。而早出三百年的举措,让一代名将于世傲然。

在大的形势方面,“隆庆议和”使原长城两边的紧张势态有所缓和。交流互市维持了边境的相对安宁与稳定。

在双边关系好转的情况下,作为军人的戚继光趁时展开长城的修筑和军队的整饬、训练。居安思危的将军在这个时期,把长城工程推向最高的顶点,把军事思想指导下的整军备战、军事训练提高到空前的地步。可以说,这一时期冀北、晋北边境的基本稳定,是与其杰出的贡献分不开的。

它让我们看到,开明的国家政策,将帅的战守理念,巩固、完善的工程,防患于未然的举措,才是长城有效防御的本质。

我们现在常说人机结合,体系化作战。

塞北的牧民,自幼游猎牧放,弓箭、马匹与人的结合与生俱来,结合紧密,尽其发挥。这是为通常的我们能看得到的。

而长城的反复构筑只被看做是几千年来,中原王朝消极无奈之举,是失于没有系统看问题的偏颇。

就拿明朝而言,太祖朱元璋以徐达、华云龙等一批功臣悍将镇守一方为条件,大兴边境防务工程,是中原王朝北上立界封疆之举。

成祖朱棣是通过定都北京,达到加强对北方的镇守以控制全国的目的。自己的势力肇兴于此,为巩固边防,他还三次出塞靖边扫荡。

长城在有“干城之人”的条件下,筑就的坚强有效的军事防线。

长城作为预设的永备工事,对于局部防线数量有限的国家常备军是必要的。对非职业化的农民成分的服役制军人,是防御战力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连缺少训练的民众、甚至妇孺皆可利用的军事工事,体现了适用于农耕条件下的这个“物”(长城)与人最佳的结合。

而长城形同虚设,几同纸糊缟墙,几乎都是在中原王朝内乱腐败、君昏臣暗、将弱兵疲的衰落时期。在整个体系废弛的时候,任凭铜墙铁壁也无济于事。在一根稻草都能压倒骆驼的时候,拿一道墙说事,忽视了人与物之间的不可分割的联系——人心丧尽,物是人非。

中年的王朝委屈了戚继光这位超越时代的杰出军事家。但他主持的长城工程襟联山海,保证了近半个世纪的燕山一带有设有防。

今天,我们徜徉在金山岭上,在传说戚继光下榻的黑楼,得以感受到旌旗招展,刀枪如林,白昼鼓角相闻,夜晚提铃喝号的感觉:在上下一体、官兵同心的状态下,长城不是一堵墙,而是一座山。

这样的将帅、这样的兵勇、这样的城防、这样的严密体系,让鞑靼骑手只能把长城当做牧场以南、天际山巅的一道风景遥望。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速写长城·山河交响乐章(1)一镇锁幽燕
喜欢 (2)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