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速写长城·山河交响乐章(2)关山飞度

长城随笔 杨, 奕 917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长城00001-1
谈到八达岭没有不提及詹天佑设计的京张铁路的。

而京张线上的关沟段则是其杰作中的经典。

即便如今去八达岭已不再是旅行者的畏途,但乘火车去那里仍然是一个有十足魅力的旅游项目。

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这条铁路曾经是中国人的骄傲。因为在那个没有尊严的日子里,倍受欺凌、深感屈辱的国人,尤其需要一个引以为豪的事例来支撑倾斜的心理大厦。

谁让居庸关、八达岭、四十里关沟是秦朝以来,千古不易的天险呢?

按当时的技术条件,英美的铁路工程师都视其为难以逾越的险段。没人愿意承担这个项目。

那里到底有多险呢?

清乾隆帝有诗句:

“居庸天险列峰连”、“雄峻莫夸三峡险”。

明朝诗人写道:

“峻崖纡白日,叠嶂逼苍穹。”

更早的唐朝诗人高适在诗中这样描述:

“崖峦鸟不过,冰雪马堪迟。”“绝坂水连上,群峰云共高。”

反正从1963年到1978年间,我每次去八达岭都赶上阴云笼罩,太阳似乎恐惧乱石穿空的险境,躲在厚厚的云层中吓得不肯露面。

我第一次乘火车去八达岭,尽管是试运行的内燃机车牵引,但过了南口,进入关沟,还是走走停停,慢吞吞地步履蹒跚。而且还是两个机车头搀着6节车厢一前一后、一拉一推,大喘气、深呼吸,艰难前行。

慢有慢的好处,让十分乐意乘车观景的小孩子有足够的时间仔细打量、理解并记住关沟景致。

阴霾中的景物让人倍感生疏,在心情已经很紧张的学龄前儿童面前,荒山野岭变得更加凶险。

乱石滚滚的山谷中,生长着没有经修剪,奇形怪状的老树。偶然出现的茅舍也隐现于怪石巉岩之间。只见窗前的景物慢慢移换:

苍老的云台、横卧的穆桂英点将台、垮塌的上关、逼仄的弹琴峡、看不清面目的五郎像、六郎影,还有顶无遮拦的石佛寺雕像寂寞地盘坐在山谷乱石间……

在青龙桥火车站的站台上,我看见一尊不知应该叫爷爷还是叫伯伯的青铜人物塑像,穿着西装,挂着勋章,显出不同寻常的自信从容。

爸爸指着铜像告诉儿子:“他叫詹天佑,是铁路工程师,设计了这条铁路,为中国人争了气。”

“工程师?”

这趟被航空材料研究院包下的火车上的大人们差不多都是工程师。我还知道当时级高衔低的情况是:十级、九级是上尉,八级、七级是大尉,六级、五级是少校,四级、三级是中校,一级、特级不授衔。

且看来时的路上形势艰险,再看这些工程师军官们对这位看上去比他们都要年长的“詹公天佑像”都景仰有加,纷纷照相留影,就猜到这位大工程师的不一般。

本来嘛,老师测评我们幼儿园大班的孩子们将来理想的时候,还没有开始革文化命的小朋友们,除了都声言要当共产主义接班人外,具体的就是要开飞机、开轮船,当科学家、当工程师……

而我身边比我妈妈还年轻的几位准尉、中尉工程师叔叔就是来自清华大学——中国工程师的摇篮。

但当时的我还不知道这个摇篮摇没摇过铜质的詹大工程师。后来才知道在他还没有成为铜像的时候,他的工程师摇篮是美国耶鲁大学。而送到美国的摇篮去摇上一摇的大清朝首批赴美学童共有的50名。

勤奋的他,是首批获得学士学位的两名学子之一。但在中国当时的环境中,他的同学凡走仕途的,似乎都先抑后扬,风生水起。而学土木工程的他,先是在福建水师的“扬武”舰当管驾。马尾海战中,他的军舰被击沉,从海上游回来的他,日后才逐渐搞上自己的专业,协助洋人在中国修建铁路。

当京张铁路因为工程难度大、风险高、运营能力有限和各方利益争执不下等因素,才无可选择地落在了中国工程师詹天佑的肩上。

在当时的三个选线方案中,詹天佑放弃了绕行德胜口,穿山迂回的方案。也否定了从丰台穿越永定河谷经沙城,桥涵过多的方案。最后确定了从关沟穿越八达岭的方案。

这里的工程难点一是400米长的居庸关隧道和1100米长的八达岭隧道。

二是关沟的铁路坡度大大超过正常值,在许多路段必须在有限的距离内以30米升高1米的坡度急剧抬升高度。

为解决这些问题,詹天佑他们采用分段打竖井,多开工作面的施工方法,以保证工期和准确对接。

设计“人”字形路段,以达到在有限距离内抬升铁路高度的目的。并用两个机车带动比通常少一半的车厢通过八达岭。

依靠有限的工程技术人员和简陋的工具设备,就在八达岭水关边上的一个农舍小院里,詹天佑完成了伟大的铁路工程勘测、设计与指挥。

在铁路竣工典礼上,连起先瞧不起中国工程技术人员,等着看笑话的洋专家也赶来祝贺。

如同在首都科技界纪念詹天佑诞辰一百周年大会上,李四光在发言中所说:他“领导修建京张铁路的卓越成就,为深受侮辱的当时中国人民争了一口大气,表现了我国人民伟大的精神和智慧,昭示着我国人民伟大的将来。”

在为世瞩目的工程奇迹之外,我更理解詹大师的学生著文所说的:他是中国工程技术人员随遇而安、克勤克俭、埋头实干,在最黑暗、最腐朽的社会条件下获得成功的典范这句话的含义与启示。

首先是他在此前担纲设计慈禧用来谒陵、但毫无经济价值的新易铁路。以此证明了中国人独立设计建造铁路的能力,也赢得了老佛爷的信任。

再就是京张铁路被他分段施工,分段通车营运,尽早获得经济效益。这为缺钱的清政府求之不得,因此获得邮传部尚书徐世昌等负责官员和西太后的支持。

这使得保守愚昧势力的干扰、捣乱,诸如借故造谣、卧轨生事等闹剧变得不再有致命的杀伤力。

从中,我们看到的是在昏暗中另种智慧的展现。

生卒于1861年至1919年的詹天佑和我不是一个时代的人。铜像级的名人大师与芸芸众生中的我也不在一个量级。

但今生的我和往生的他却有许多人不曾有过的近距离接触。

1982年,正在驻人民大学中二炮政治部帮助工作的我,听说院外小南庄发现了詹天佑的墓葬就跑去看。

和一般围观者不太一样的是,心怀崇敬的我想进一步弄清詹公入殓时身着的是清朝官服,还是西装,抑或中式常服?以推断其人生的观念倾向。因为一个留洋且颇有建树的大专家,又被朝廷赐予工科进士、赏四品道台顶戴。吃过洋饭、观念领先且又入乡随俗、随遇而安的他会选择哪般?

为大师纠结的我,看到的是在成排简易平房簇拥的狭窄缝隙中挖开的一个3米深的土坑。两具朱漆棺材并列其中。这已是詹天佑从家乡迁来与夫人谭菊珍一道再次埋葬的茔地。

起重机的吊臂从外边伸过来,将棺木从宿舍顶上吊过,放在警察层层围住的一个空地之上。胆大的工人开棺,其中满是积水……

我问拿着小盆在水龙头筛洗棺中遗物的工人。回答得似是而非,语焉不详。只说清了盆中的小物件多是女人的。

——看来詹公新派人物,磊落坦荡,来去想开。

他的墓地也简单,那时只留有几棵国槐,还不知有否关联?

而旁边不远,他留美同学梁敦彦的墓地又是一番景色:

阴宅占地数十亩,松柏成行,白皮松环绕——这位光绪、宣统年间的外交大臣的墓葬近乎前清王室规制。

他的另一位同学国务总理唐绍仪的阳宅我也熟悉。在北京西城区翠花胡同5号。不知道并连的两个四合院是豪是俭,反正是前清金大侠住完了唐总理住,唐绍仪不住了张学良买下给姨太太。

詹学士的那些官运亨通的同学都走了以后,能让人在再提起的旧事还有几多?

而詹天佑的京张铁路今天还在发挥作用。他的铜像在他逝世后若干年落成,天天有人瞻仰。1961年首都科技界召开纪念他诞辰一百周年大会。1982年5月20日詹天佑灵柩迁葬青龙桥火车站铜像后,铁道部举行安葬仪式。

当今天的我们再乘车行驶在关沟中:南口、居庸关、八达岭、岔道城依次而过——大有关山度若飞的感觉。

而对当年的詹天佑来说,是重重险阻,飞度关山。

尽管一个学龄前儿童认不了几个字,但自从第一次看到那尊铜像后,就没有读错、写错过那个“詹”字。

尽管一个混沌未开的孩子,还不可能懂得崇高、业绩、不朽等词汇的深刻涵义,但那次登临八达岭长城,在关山度若飞的旅途,在吞吐大荒的境地,已经留下了日后得以不断深化的印记。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速写长城·山河交响乐章(2)关山飞度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