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速写长城·山河交响乐章(3)边关游龙

长城随笔 杨, 奕 770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箭扣1

(杨理先生摄)

山西阳高这个地方出美女吗?

好像人们是这样说的。要不明朝的正德皇帝朱厚照一到那里,就被一位叫李凤的女人迷倒了。先是醉酒调情,再是私论婚嫁,演了一出“游龙戏凤”的荒诞剧。

故事发生在明朝九边宣府镇与大同镇之间的阳高。

当时,这里是明朝的阳和卫。这一带曾是被明朝驱逐到塞北的后元势力反复侵扰的地方。

长城在这一带也有好几道。其内侧的村落、集镇几乎都有高高的城墙环护。

如今,从阳高到天镇,还可以看到东西延伸、建在山脚下的土筑城墙。

它的连续不断与基本完整,让人能够看清它的本来面目:高大、平直,有着默默的自信;也能够猜透它的心思:把高山险阻的艰难留给敌人,把以逸待劳的便利留给自己。

山麓南边洋河平川,分布着无以计数的烽火台。长城也许没有十足的把握防止敌骑的强力突入,但限制、阻碍入侵者行动的后果,也许是游牧骑士事先考虑不及。所以,蒙古骑兵破墙而入,掠夺侵扰一番,又遭边民据守抗击,官兵随后驰援驱逐,是在这里反复上演的肥皂剧。

在这极不稳定的边境地区,时常有守将因城破身死,或亡失过重的败仗。但也有援军赶到,斩获几十名犯寇的“辉煌战绩”。

你来我往,猪突狼奔,功败垂成,对于渴望功勋的少年天子来说,也许很是刺激。

特别对于深宫中长大的朱厚照,那里有他的风流债、将军梦。

15岁即位,经历权宦刘瑾擅权以及党羽“八虎”作乱朝纲的朱厚照,又宠信边将出身的江彬。在佞倖之臣的唆使、挑动下,四出游荡、玩乐,置国事于不顾。在声色犬马、烟柳花荫中游走南北,被传统史学家定论为明朝最荒淫无耻的皇帝之一。

朱厚照的陵寝康陵在北京天寿山明十三陵中偏居一隅,规模中等。除了一堵宝顶前照壁传说用于遮羞与众有别外,没有太多引人入胜之处。从我初中时第一次约伴踏访,到后来数次游历,仅此而已。

待到后来,才知道了这位风流皇帝曾在山西阳高被美色绊住马脚,有了一番艳遇。

为此,我问过我们餐厅里一位阳高籍的女服务员:

“听说你们阳高出美女,是吗?”

回答:“不知道……也许是吧!”

这位小姑娘的眉宇间,透射出一股北方女子的英气。

也许,这正是“既爱红装,又爱武装”的朱厚照——“朱寿大将军”心动的原因吧?

明朝“土木之变”、天子被俘的尴尬事件后,天子御驾亲征成为谈虎色变的禁忌。

尽管边关报警频频,成败利钝尽由朝臣边将处置。

少年天子朱厚照不甘寂寞,把出身宣府镇的游击军官江彬调至身边,关上宫门,不理朝政,发放刀枪,操练内侍,演兵布阵,玩打仗的游戏。

他渴望走马边塞,像祖上朱棣三犁边庭,像一个男人立功疆场。

听得宣大一线有点儿动静,他立刻披挂出关,儿戏般地比划了一场征战。尽管杀敌50,自损600,亲征的天子还是玩起班师还朝,文武百官夹道迎接的把戏。

南方宁王造反,大哲学家王阳明已平息叛乱。而迟到的正德皇帝还是要演出一场嘉年华式的、先放后擒的献俘闹剧。

皇帝给自己打造银质奖牌,自封自赏,先于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笔下的堂·吉柯德——找到了大英雄的感觉。弄得朝野不知所措,顾命老臣啼笑皆非。

既然当了拯救江山的大英雄,断然少不了美女的拥戴。

明朝宫中的规矩是:因为避免外戚篡权和担心美人误国,皇帝一般不得从勋贵重臣家中遴选后妃,也不得选取妖冶美艳的女人,只能从京郊一带平常人家送选的宫女中选性格端庄、相貌中常者。至多在入选册封之后,再给娘家父兄一个荣誉虚衔,以示恩宠,以彰其配。

我家不远处有个叫周家巷的村庄,就是明朝英宗皇帝肃孝皇后(周太后)的出生地。那时,从宛平、昌平、通州、大兴等地出产的宫女进而册封后妃者不在少数。

如此一来,风流天子寻求亢奋的刺激,似乎就有了缘由与逻辑。

江彬不愧是皇帝肚里的蛔虫。他屡次撺掇天子出关,说是巡边幸游,实为寻欢猎色。

一次,江彬伴着皇帝微服出游。到居庸关下,遭到守关御史张钦的严词阻拦,甚至顶着杀头之罪冒死极谏。

张钦上表的“闭关三疏”据理痛陈,深得群臣赞叹。

从京师追来的三位尚书也跪地苦劝皇帝回銮。

无奈的皇帝只好就近于昌平一带玩了起来,直到二十多天后,趁张钦巡视白羊口,才连哄带吓,赚开城门,一溜西去。

一行在宣府玩乐后,江彬陪皇帝到了阳高,在一个酒店里与店主的妹妹李凤邂逅。

“家花没有野花香”。26岁的正德皇帝化名“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朱寿”与20多岁的李凤一见钟情。一个“大军官”,一个“酒吧女”,在塞上土堡里玩了一回没有烦文缛礼的龙凤配。

在宣化行宫,如胶似漆的两人又天昏地暗玩了不短时间。

几个月后,朱大将军带李凤还京,在居庸关歇脚。

太后得知皇上弄来一个来路不明的“野女人”,坚决不许带回宫里。

于是,李凤被寄存关上,皇帝先行还京。接着,又被江彬哄着去了江南。花花天子把几个月的恩爱抛在了脑后。

被遗忘的李凤在居庸关独守空房,痴心望断负心郎,郁郁成疾,不久死去。传说被埋在居庸关不远的一个叫“白凤冢”的地方。

后来,有一出叫《游龙戏凤》的戏剧,就是根据这个故事传闻编排的。这是一出由皇帝装束的三花脸主演的丑角戏。

岂止被戏剧演绎的故事,正德天子塞上行,官员之女、伶人之妻,甚至孕妇,只要被他看上,都来者不拒。

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为我们打开了另一扇看明史的窗口。超越封建社会传统的正统观,我们能看到明朝中期的社会演进已到了一个不安分的阶段。

宦祸不断,君权衰微,僵硬的士大夫阶层在两种势力的长消中养出一股“戾气”。朝宦之间形成这样那样的矛盾冲突。在离不开,甩不掉的交织纠结中,尽管有诸如张居正、戚继光、海瑞等鹤立鸡群的将相贤能,一个命运使然的天伦王朝与一个新时代遗憾地擦肩而过。

作为一朝天子的朱厚照,身上有人性的挣扎,有富贵不省的遮蔽,有放纵的诱惑,也有传统的羁縻……一个没有充分准备好的社会与个人,即便有冲动,几乎也是一种没有找准调的器乐演奏和乱了码的人性张扬。

在阳高山脚下的长城、宣化城的街衢店铺,我们可以解析一对青年人的热血冲动与激情梦幻。

在居庸关的城头、行宫,我们可以听到一个实际被人暗害、却被戏文解读为图慕虚荣女子的哭泣。

在康陵的杂草荒冢、残砖乱瓦之间,我们叹息:如果朱厚照是一介平民,或一个彼岸的游侠骑士——也许更容易找到少些畸形的人性回归。

——康陵与白凤冢之间只有十余公里,同在长城下,中间隔着虎山。但这段路对他俩来说,却有要走上四百年的遥远距离!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速写长城·山河交响乐章(3)边关游龙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