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速写长城·山河交响乐章(5)兵车辚辚萧关道

长城随笔 杨, 奕 635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箭扣3

(杨理先生摄)

我们的部队在西北高原完成导弹发射任务,分成若干与来时相同的铁路行军梯队,间隔登程,返回南方驻地。几天的时间,各梯队相继上路,已散布在数千公里以远的各个区段。

我率领的这趟军列在回撤途中,经过宁夏、同心、固原一线。这便是让铁马秋风中的战士再也禁不住历史沧桑的撩拨,总要发出点儿千古幽思和感叹的萧关故道。

这里幸临过秦始皇、李元昊,迎送过王昭君、蔡文姬,进出过班彪、林则徐,更有包括王维、卢纶等边塞诗人那纷至沓来的千古吟咏:

“萧关烽堠多,……秋风横大歌。”(卢照邻)

“冻秋八月萧关道,北风吹断天山草。”(岑参)

“萧关陇水入官军,青海黄河卷塞云。”(杜甫)

这些依然于萧瑟秋风中不绝袅袅的千古绝唱,还在身着戎装的我们耳边回荡。

隆隆驶过的重装军列,震落悲凉的历史尘埃,但看诗中的情怀又怎说不切中我们的今天!

今天、今天对我们有何所谓?

——今天,中国最现代化、最精锐的部队,高唱着凯歌要穿过萧关故道上最贫困的西海固地区。

我们的军列是总长度达1000米的超长、超高、超宽的“二级超限”军运专列。攀装于平板车上的导弹发射车、导弹运输车、导弹转载车、导弹指挥车等特装车辆,披着迷彩伪装网,像一只只斑斓猛虎,列成纵队,在高高的铁路上,追逐机车头的长鸣腾跃、奔跑。

无怪我们走到哪里,牧人、农民都停下手中的活路向我们招手,更有孩子们追着欢呼跳跃。

和现在外面贫瘠的天地相比,车厢内外是两个世界。

准确地说,是我乘坐的首长自备车。其中有电视、音响、空调、冰箱,有厨房、餐厅、浴室,隔音、防尘、恒温、恒湿,带着自己的公务员、炊事员——用现代化包裹的我们,正在以全密封状态渡过中国西部的苍凉。

途中临时停车,村中的孩子们爬上高高的路基,仰着小脸看巨大的装备车辆。他们比划着、议论着。在孩子们好奇、惊异的神态中,我们是他们眼中的天兵天将。

马上就要过中秋节了。列车上每位官兵手中都分得数量不少的月饼、糖果等。我提议大家把自己过节的食品拿出一部分送给车下的小朋友们,但规定:只能派人送下去,不准向下扔!

几乎所有的官兵都响应了这个建议。于是,车下的每个小孩儿都得到了自己抱不下的月饼、糖块、鸡腿、鱼排、牛排,还有本地不出产的荔枝、香蕉、芒果……

列车开动了,站在远处一群不好意思上前的戴红领巾的女学生们着急了。胆大的女生喊起来:“叔叔,有本儿吗?”

我们都愣住了!

——已经走起来的列车让我们什么也来不及再做,只留下感慨与遗憾!

这一路,战争的遗迹比比皆是。故道一路缺水、缺树、缺生机,就是不缺烽火台。

举目四望,除了戍堡、墙围子就是烽燧。你听听沿途的地名:头营、三营、七营、哨马营、三关口、大战场……就知道,这里历史上烽火连天,刀兵不断,敌来我往。

这一带有秦长城、汉长城、明长城。同心一带虽然在一般地图上没有标注长城,但就历史记载,也有一条土筑、结合挑沟、削坡、设堡、立塞、建台,相继连结的长城,从甘肃斜着穿过同心进入陕北。因为现在已难分辨,对地貌构不成明显的影响,所以人们似乎也就不在乎其存在与否。而它北面固原东西走向的长城,则大咧咧地一字横亘,懒洋洋地躺在不爱长庄稼的土地上晒太阳。

固原是西北长城上的一个重镇。大约就是古称的萧关。它背倚六盘山,固守关陇;面朝黄河,以身绝漠。萧关故道上始终屯驻重兵,连营百里,层层设防。去北地,这儿是通途;往河西走廊,这儿是大道;丝绸之路从这里开始。说萧关故道如何重要都不夸张。

当中央王朝的政治中心在今关中、河洛时,萧关一线很重要、很繁忙。当政治中心东移后,这里不轻松,很紧张。宋代,这里战火连天。明代,这里是长城九边之一的固原镇,被称为“三边重镇”。欲罢不能的朱明王朝依然在这里面对蒙古骑士剑拔弩张。

如果战祸使这里民不聊生,那天灾的无情,就更把此地的黎民百姓推到生死边缘。

1920年,堪称世界一流的8.5级“海源大地震”,以震中烈度12度的超一流水平,造成灾区超过23.4万人的死亡。西安房倒屋塌、上海时钟停摆、汕头海中客轮动荡。十多分钟的持续强震,使它登上“环球大震”的世界金榜。

而这一带连年不断的旱灾,使这里的生机没了希望。西吉、海源、固原,因为国家级特困地区的声名,让“西海固”已成为深深刻在中国人心头、极度贫困地区的代名词。

千百年的兵灾人祸过去了,面相狞厉的天灾却没有倦容,至今这里仍是旱魃起舞的乐园。“萧关”与“萧索”写在一起和“萧煞”几近,它形象地强化着我心理词汇中天地无情肃杀的概念。

我们“二级超限”的军列,按运行计划,要尽量减少穿越桥涵、避开繁忙的干线、减少对城镇的干扰,所以绕行北线。正因如此,让千年故道上继续着车辚辚、马萧萧的历史景观。我等闪客以现在进行时的状态掠过历史的瞬间。

兵马行列中的我,也看到故道两边的村落虽然没有许多发达地区的乡镇亮丽、时尚,但也没有浮华的喧嚣和金玉其外、渣土环绕、污水横流的不协调景象。

简单的街道布局,整洁的农家院落,安分的耕种环境,展示着淳朴、忠厚的民风。路边孩子目光单纯,笑容灿烂,嘴里说着我们听不懂的方言。

用手势交流,使我们之间缩小了年龄、身份的距离。在孩子们的世界里,惭愧的成年人没有骄傲!

当被我们看好,是未来希望的孩子们向我们要学习的练习本时,我心里的震撼不小。

我这里有国之重器导弹,有价值连城的装备,有公务员形影不离,为我提着的黑色指挥提包。

而身着迷彩服的我,腰里别着手枪、兜里揣着记事本、手机,就是没有随身带着钱包,更没有带着学生的学习用品——大校政委的心中只装着解放全人类的远大目标?

我只好在越来越快的列车上向她们挥手,说:“下次一定带来!”心中却挥之不去油然而生、久久不散的遗憾。

一年后,我已卸任返回北京。当听说部队又要去执行任务时,便打电话给政治部,请宣传科准备一些学习用品,再路过那里时,送给孩子们,以了却解放军叔叔的心愿。

萧关故道上同心一带的长城已经面目难寻。继之而来的千米军列当道横卧,在孩子面前就像一道新的钢铁长城。需要孩子们极力翘首才得以仰望的天兵天将——不,钢铁侠!日前于西北发射场连续成功发射数枚导弹,全部命中目标。他们还曾经创造了地地导弹直接击中靶心的骄人战绩……

是的,当政委有一副面孔,穿上迷彩服有一种角色,进入行列有一种职责……但无论角色怎样,使命如何,像一批军旅作家在写到长城时说的:长城的终极精神是一种巨大的人文关怀。

这种终极精神使我们的天兵天将、钢铁侠面对孩子们的目光难以无动于衷。——在烽烟散去的萧关故道上,我们远去天涯巡狩,盼这里遍布春光。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速写长城·山河交响乐章(5)兵车辚辚萧关道
喜欢 (2)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