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长城如此温热(31)渝关菠栎五月青

长城随笔 长城 作者 688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DSC02493

本文作者:王英之先生

立古渝关街头,北望群山耸踞,见那长城腾跃,感叹人生不息。这是我客居山海关时,常常萦绕于心挥之不去的行状。

当初的长城只是为了防御异族的侵扰,后来由于多民族的融合统一,长城的功能日益淡化,竟有人批评说:“当日祖龙空筑怨,不知遗恨几千秋。”,今天的长城已经有了新的意义,“让我们的血肉筑起新的长城,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爱我中华,修我长城”,长城虽然老去,可是她已经演变成中华民族伟大精神的象征。

所以,我有幸长年生活在她的脚下,每天远望她的丰姿,聆听她生命的长吁短叹,会感觉特别的振奋和满足。

小城由长城围绕像长不大的孩子躺在母亲的臂弯里,生活的潮起潮落,柴米油盐,鸡零狗碎,无不渗透长城的味道,让人感到格外的温煦。比如每年的端午节,家家都要插艾蒿拴桃猴,人人吃棕子剥鸡蛋。这些是全国各地同胞差不多都有的习俗。但是山海关有一个独有的地方色彩浓厚的民间传统,那是山里山外飘起菠栎叶子的清香,长城上下弥漫亲热地问候。一种叫做“菠栎饼”的“绿色食品”应运而生了。

我特别喜欢那东西,尤其喜欢那浓浓的草木香。

今年的端五节还没有到来,大舅哥就邀我届时一定到他家吃菠栎饼。我知道大嫂的手艺是家传的山海关一绝,弄得我像小孩子一般掐指头算日子,常常口里生津夜里难眠。

山海关的五月到处绿油油的,空气富含氧离子吸在嘴里甜甜的,如果你能放眼望一望整个儿世界,眼见着铺天盖地的灰尘还有那滚滚放肆的机械甲虫,你就会觉得自己是多么奢侈,清新的空气可以任凭你呼来呼去。

大哥家毗邻关城北城墙的内侧,院子不大,却有一棵很高的香椿树,现在满枝头嵌满了曙红色的嫩芽儿,当它茂密的时候,像一顶镶嵌翡翠的巨大王冠把他们家完全笼罩起来,享受夏日的荫凉,聆听美妙的天籁之音。如果在非洲撒哈拉,大哥家就是大酋长的宫殿。我到达的时候,一锅的菠栎饼已经进了笼屉,下一锅的还在面案上制作。我一眼就看见了一沓新鲜的菠栎叶子,水淋淋的闪耀着明亮的生命的光。大哥把它修剪得很规矩,多余的地方都剪掉,然后在上面铺平淀粉和面的薄皮儿,再在上面添适量的菜馅儿。之后把叶子对折,用叶柄穿透相对的叶肉做扣儿,摆在奁子上面,等待入笼。顺便交代一下馅儿,那馅的材料是与时惧进的。今天大哥大嫂用的是三鲜,精肉,大海虾肉,地芽韭菜,鸡蛋。

以前不是这样的,据说,当初发明菠栎饼的人是明朝戍边的老兵。因为长年据守长城的士兵都是屯兵制,靠天吃饭,旱涝无常,生活艰难。后来有了兵饷,也因为官场腐败,到了长城防线上也所剩无几,国家凋敝,有记载三年没有饷银。但是,顽强的长城老兵,发明了一种可以果腹的天然妙品。他们把野生的橡树果实,磨成粉,和成面,再在满山遍野疯长的槲树上采宽大的叶子,俗称菠栎叶子。在叶子表面上摊开松散难聚的面饼,包上野菜馅,上火蒸熟。竟让饥饿难奈的边城兵民大哙哚颐,并且解决了常年的生存问题。天长日久,这种救命的“菠栎饼”做法竟流传了下来,直到今天,成为长城沿线、山海关的特色美食。

大嫂看看表说:到时间啦,该起锅了。她把锅抬在院心,揭开笼屉,随着满院翻腾的白气,菠栎叶特别的香味立刻散布开来,连院外玩耍的二黄狗也跑回来,围着笼屉直眼睛摇尾巴。大嫂先倒手吸气给我捡了一个让我尝鲜。

剥开包叶,只见淀粉面皮儿已经变得几乎透明,晶莹得如同上好水头的翡翠,清晰地看见里面的馅红的是虾,白的是肉,绿的是韭菜,半月型的菠栎饼安详地躺在墨玉般的叶皮儿上面,简直是艺术品,煞是可爱。咬一口温软筋道,满腹生香,二黄跳高儿急着借口,眼睛里都冒出冷光来了。

那天,大哥见我高兴,要我知道,别人家的味道欠佳,是舍不得放顶级的材料,以及你大嫂的精心制做,更不要说明朝戍边的兵民啦。

时代之风绝对由每一个生活的细节反映出来,菠栎饼的演化早已经脱离了活命的灵机,成为山海关历史遗存的独特印证,我不知道这样具有人文内涵的食品该不该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在我的记忆里,渝关菠栎五月青,不仅仅是视觉的养目,还有味觉的芭蕾,尤其在飞雪弥漫冰封万里的冬日来得更强烈。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长城如此温热(31)渝关菠栎五月青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