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长城如此温热(32)苍茫一望魂销尽

长城随笔 长城 作者 671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20100130水关长城05

(杨理先生摄)

本文作者:王英之先生

当我吟咏到“浪涌一天雪,涛声万树风”一句时,心中豁然开朗,仿佛有清澈澄明的空气铺天盖地而来,将我融化。这一夜,我认知了一位了不起的明朝诗人葛守礼,同时也记住了一个了不起的历史名胜榆关(山海关古名)。

终于有一天,我真的来到了榆关古渡口。

那是夏末的一天傍晚。顾不得旅途的劳顿,来不及抖落风尘,我要看海。马上去看,去看浪花和梨花漫天搅动的海。

由于天阴,石河口的夜晚来得很早。我刚刚踏上一块叫孤山的残岩上,放眼向大海望去,只见云雾苍茫,已经模糊了天水的界线,潮湿的海风鼓荡而来,令人如饮甘露,周身通畅。似乎看不见风浪,只觉得暗蓝色的海面在汹涌,仿佛无边的蓝绸在飘动。两只白色的海鸟在跳舞,它们轻点水面,在交响乐一般背景的天方沉吟之上,快乐地鸣叫。我背后的海岸,一切都隐没在黑暗之中,浓郁而又摇曳的万树丛里,早已是万家灯火。

啊,这就是渤海湾,我多少次梦呓中呢喃的胜境吗?

海滨浴场已经空空荡荡,游泳的男男女女陆续退去,只有漂亮的遮阳伞在沙滩上轻轻摇动。四周升腾起无边的静谧。令我,一个在人生中苦苦挣扎的不屈者感到一种透彻肺腑的轻松,沉重的背囊从疲劳的双肩上滑下去,我双腿一软,索性在一棵小松树下的岩石上坐下来,不愿离去。

我望着海,透过水粼粼的云烟,搜索天边的海面。多么想看到有几艘张着白帆的打鱼船,能抢在风雨之前赶回港湾,像我一样脚踏实地,幸福地恬息。可是那里没有白帆,没有渔船,只有苍白的雨幕,被风神赶着急速地向大地展开。我并不害怕,只是担心远在大海里的渔船,和船上那些和我一样辛苦劳累的朋友们。

身后的小松树开始摇动起来,仿佛是美声领唱,而后是万顷树海跟着低声部呼应,顿时,大地,海上沙沙声连成一片,大滴的雨点铺天盖地随之而来。啊,啊。雨来啦,我张开双臂迎接天风的抚慰,口里感觉到雨滴的甜润,尤其是石河的雨,该是最纯净的天雨吧。我听得见大颗雨滴落地的仆仆声,横扫树梢的啪啪声。那骤然而来的雨声,分明是天、地、海、水欢乐的合鸣,它是那样的雄浑,那样的博大,令我为之震颤。我静静地坐在岩石上,不仅仅是因为路途的劳顿,实在是珍惜久旱之后难得的甘露,和这里独有的纯真气息。我这凡人之身终究是泥做的,实在是喜欢石河口的云,石河口的海,还有石河口的雨啊!我知道,今夜我将溶化在这里,溶化在无数个梦境中已经溶化过的地方。

不多时,斜风急雨变成了直下来的绵绵细雨了,雄伟的天地交响过渡到小提琴慢板合奏。那无边的雨幕在岸边灯光的辉映下,显现出金线、银线、五彩的线,仿佛是无数根琴弦由纯洁的天女在拨弄,编织起无边的爱意,笼罩着她所眷恋的山海关之海。

那温柔的海浪用四分之四拍子的节奏,轻舔着沙滩,恰如抚慰我的心。啊,天苍苍,海茫茫,润雨无边。我这人溶化了,心也溶化了。身心都透明了。是陶醉了,还是进入了梦境? 我仿佛在旋转,起初是轻飘飘地飞离地面,然后是慢慢地转起来。再以后,突然加快速度,急速旋转着划过一道巨大的弧线飞向辽阔的苍穹。

苏东坡很可能在月亮上逗留过,才有“ 高处不胜寒”的感慨。我从广宇高寒之处回眸人世间的山海关地区,只见云雾翻滚,雷霆像红灯笼一般闪烁,原来是旷世人杰秦始皇,高高地站在石碑地危崖之上,旌旗和万军簇拥在他的周围。也是这个季节,也是这样的天气,蒙蒙细雨,波浪不惊,巨大的木船已经远去。万岁的呼声还没有消失,三千童男童女的哀嚎悄然而起,手捧求仙圣旨的方士徐福还没有抹去虚假的笑脸,便张开失神的眼睛张望混沌的海面。而秦始皇身后,那一片辉煌的宫殿也已拔地而起。蒙蒙细雨消磨坚硬无情的岁月,还是在这个地方,魏武帝曹操驾御雪花白马,海风鼓动着火焰似的红披风,呼啸着驰上东岭这个神奇的地方,把三千兵马远远的甩落在海滩上。不多时,他也逝去了,空留下一首伟大的诗篇《观沧海》,让后世遐想。风云聚散,时空变幻,   我又见长着大胡子的汉武帝替代当年祖龙,在汉白玉露台上挥剑起舞。他可以截断绵绵雨丝,挥斥方遒,张扬宏世武功,却无法阻挡生命的兴亡。转眼之间,一世天子唐太宗登场,也是这个季节,也是这个天气,也是在这个地方。他藐视前朝的武夫行径,穿着便服,端坐在东岭之巅,沐浴着缥缈的雨丝,接受万方朝贺。一片云飘过,人世沧桑。一代代英雄人物走马东岭,他们来了,又走了。铭刻下时代的痕迹。“忽报人间曾伏虎”,“萧瑟秋风今又是”,人民大救星毛泽东漫步东山,俯仰古今,感慨吟之:“换了人间”!

哦,山海关该是天地钟灵之地,人间幸福之乡。还是这个季节,还是这个天气,还在这个地方,历史和现代、旧和新、自然和文化,都隐藏在雨水中,清新欲滴。海是蓝的,天是青的,地是绿的,人居是白的,雨是透明的,环目所视,清心亮目,天人合一,融洽和谐。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听到在不远处有人走来,啊,原来是祖孙二人,小孙子光着屁股撒欢儿似地扑向海滩,老爷爷光着脚丫子顽童似地跟在后边,整个海滩立刻充满铜铃般的笑声。是虚?是幻?是天堂?是人间?

微波无边,细雨缠绵。在天堂般纯真里,我将彻夜无眠。虽然我没有体会到“浪拥一天雪,涛声万树风”的壮丽风光,可我偏得了陶醉渤海湾。我真的感谢这一个美好的夜晚,我需要让天水来一次灵魂的洗涤,也希望那些浸淫于金钱物欲里的人们,把污泥浊水也来一次彻底的洗涤吧!要来,此地甚好。要来,此地最真。

我站起身,背好行囊,深情一瞥,已见曙色的石河口,啊。

苍茫一望魂尽销。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长城如此温热(32)苍茫一望魂销尽
喜欢 (1)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