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长城如此温热(33)暗度花城岭

长城随笔 长城 作者 668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暗度梅花岭

长城即长且壮,蜿蜒1270公里。人为地割断了两块政治地域,现代历史学家通称的“农耕经济”和“游牧经济”这两个不同社会形态。修建者的目的十分明确,说白了:高筑墙阻挡胡马越界,保护农耕国体安宁。

但是历史的经验说明,长城为界虽然某种程度达到了防御功能预期的效果,但是两边的经济交流和文化交流并没有被割断。我们在考察一块隐秘的山间刻石之后,触摸到了长城的另一种脉相。

蓟东长城虽然是明长城建筑最精华的一段,看似铜墙铁壁,严密无间,还是没能成功地阻挡两边经济交流的强烈要求,在平顶峪长城的花城岭出现了一条秘密的“茶马古道”,当时的边外行商在这里可以暗度平顶口长城,夜幕下可以按照刻石的指引,然后长驱直入到达山海关。

这个秘密不知道隐秘了多少年,无法计算究竟运送了和交换了多少物质,在天灾人祸频仍的年代拯救了多少人的生命,只有天知道。

我们在2011年的晚秋,在花城岭的西北方峡谷里,发现了一处掩藏在枯草丛中的一块明嘉靖落款的石刻,才知道脚下的小道,竟是隐秘数百年的明朝“茶马古道”,一时间,我的耳朵里响起遥远的马蹄声,以及赶马人提心吊胆偷越“国境线”的鼻息声,联想当时地下“走私“的严酷气氛,令人窒息。

那块石刻共 三十一 字,俱是反写的,字迹不清。

那块石刻的内容是:前面的平顶峪长城口夜间无岗哨,可以大胆度过,过了关口距离山海关还有一百里。嘉靖某年。

从字面上分析,可能是“茶马古道”的“当道者”命人凿刻的,用来为从业者警示和引路。

我们判断沿着这条小路考察下去,应该还有这样的石刻,不过,需要很多时间和物力,起码还要性能特别精良的越野车,否则靠我们的老腿攀爬荒山峻岭确实吃不消。进一步的考察,那是以后的事情。

实际上,我国历史上古代的统治者依据长城修建后出现的经济问题都适时地做出了调整。长城内外民族间大规模的贸易交往,最早可追溯到西汉初年,当时在长城延线对匈奴人开放了些“关市”,继而又允许“榷场”及“茶马互市”。“茶马互市”文献初现于唐,盛行于两宋、明、清,长达近千年。茶马互市的由来是随着民族饮食文化的“茶道”演进出现的。

我国是世界上种茶、饮茶最早的国家。唐以后民间饮茶之风逐渐由长城以内的中原传至长城以外少数民族地区,继而茶叶成为北方游牧民族“日暮不可缺”的日常生活必备饮品。因为游牧民族“食肉饮酪,故贵茶”。所以,漠北人多以畜产品来进行交换。其中,最主要是马,马是长城内边最受欢迎的物品。马在当时即是农耕的主要畜力,又是军事作战的重要工具。由于马关系着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军队的战力,必为当政朝廷所渴求。所以历代统治者都把马政作为国家的要政之一。长城以北气候干旱不适宜茶叶的栽种和生长,只有依靠长城以内茶叶产地来供应,这样就产生了通过游牧民族自己的特产牲畜与内地土产茶叶等物资交换的贸易。这边有茶,长城那边有马,虽然产地各异,两相彼此需求,茶马互易油然而生。长城延线开辟了相应的互易场所,就是边口马市。明朝时期朝廷很重视马市的发展。以“隆庆和议”为里程碑,分为前后两个阶段。前期以明蒙官方的“朝贡优赏贸易”为主,到了后期官方马市发生了质的变化,朝贡性的贸易转化为互市贸易,官市过度为民间交易。这样无论从规模和物质品种都扩大了,互通有无,自由交易,两厢情愿,皆大欢喜。隆庆五年(1571年),明穆宗下诏,封俺答为“顺义王”,封俺答之弟昆都力哈和长子黄台吉为都督同知,其余子侄和部下63人分别为指挥使、指挥同知、指挥佥事等官,俺答每年向朝廷贡马一次,每次不超500匹,贡使人数不超150人,由朝廷给予马价,另加赏赐;在大同、宣府、山西三镇的长城附近开设互市市场。
隆庆议和后,北边俺答召集诸部首领严令:“若有那家台吉进边作歹者,将他兵马革去,不着他管事,散夷作歹考,将老婆孩子牛羊马匹尽数给赏别夷”。

明朝也出台军法约束将士严禁出边攻扰。由于双方的共同努力,隆庆和议以后不久,形势大有改观;“戎马无南牧之儆,边氓无杀戮之残”,此后每年“所省征调费不啻百万”,长城内外出现了“六十年来,塞上物阜民安,商贾辐辏,无异于中原”的繁荣景象。“隆庆和议” 在政治、经济上的意义可与汉唐时的“和亲”相提并论。历史证明“隆庆和议”促进了蒙汉人民的经济和文化交流,并对我国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形成和发展,加强我国的民族团结起到重大作用。

历史记载,明朝蓟镇长城沿线有重要的关口300余座,不包括那些无名小口子。这些关口首选在交通要冲,如山海关“操控辽左”,喜峰口踞古松亭路口,古北口是“两京两都”的要津,居庸关古称夏口是首都门户,紫荆关为太行山瓶颈,具有军事上重要的战略地位。再有是选河口,因为北胡犯边,多沿河道轻易而进。诸如义院口、冷口、潘家口、九门口等。历史上都是兵家必争之地,战事频繁。第三是在山口建关设塞,如沙岭口、界岭口等,或者在山坳开关为方便计。

明嘉靖进士, 时任大同巡抚,后任宣大总督的名将方逢时(1520—1596),对于汉蒙互市的顺利开展,心情十分高兴,有一天他登上长城的高台向北方眺望,朗口咏道:

登高台兮望大荒,

长城如虹兮界殊方。

番儿欢呼兮驱马与羊,

交关入市兮济济跄跄。

白日皎皎兮浮云黄,

风前扎扎兮四拍张。

云中上谷兮古战场,

游魂怨血兮天茫茫。

后人读此诗常常一口饮尽杯中酒,击筑感叹。

但是,这一切都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边塞贸易,每一笔的交易都有朝廷的赋税跟着,那些潜规则另当别论。

暗度花城岭的“茶马古道”从事的是避税的地下贸易,关于它的全貌还没有厘清,它在明清两代存在的价值以及对民生的作用,有待于我们去探讨。

蓟东长城的丰富多彩可见一斑。

当然,我在落笔的时候还在想,古人暗度花城岭走出平顶峪口以后,距离山海关还有一百里,月高风黑的,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为什么刻文用反字呢?

本文作者:王英之先生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长城如此温热(33)暗度花城岭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