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背着国旗走长城

长城随笔 wu 544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李生程2006年6月,我为出版《陕北长城》一书到处奔忙,正当关键时刻,国际长城之友协会会长威廉林赛的夫人吴琪从北京打来电话告诉我,由国际长城之友协会协助南非组织的2006万里长城行活动将要实施,威廉也要去我参加。

2005年,威廉为拍摄百年回望照片时在榆林与我相识,他修长身材,高鼻蓝眼,操着一口流利的英式汉语,不过咬字不准的字眼也夹杂其中。他为人温和、谦逊,在寻找百年老照片拍摄时,严谨认真,不辞劳苦。缘于对长城的关爱,我们走到了一起,并且成了朋友,真是缘分啊!记得在那时他就告诉我,2006年南非要举办一次万里长城行活动,到时也希望我参加,当时我没当回事,以为说一说就过去了,没想到他说话是那么诚恳,眼看活动就要开始,弄得我措手不及。正当我犹豫不决时,威廉的夫人吴琪又打来电话让我到北京具体面谈,一切费用他们负责。威廉的真诚邀请使我感激不尽,决定先放下出书一事,于6月18日匆匆赶往北京。

我从安边到银川再坐火车到北京,一出站,一个光头的人手举着写有“李生程”的牌子在站台接我。他叫龙小军,五十多岁,一米八的东北大汉,是这次万里行的中方负责人。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我们就到了原来威廉居住的名流花园,老龙告诉我,让我和他一起暂时住在这里,先休息一下,威廉很忙,待明天再见我。

晚上老龙简要介绍了这次活动内容。原来这次活动是南非儿童基金会为本国兔唇儿童募捐资金,活动选在中国举办万里长城行,届时南非将有两名运动员徒步全程,另外还有两名奥地利人(一名是摄像师,一名随队保健医生);中方将配备三辆后勤保障车,一名队长,一名顾问兼向导,一名翻译、厨师和司机共10人组成。总协调是威廉和吴琪。时间计划八月份开始,预计120天完成。老龙还告诉我这次活动方案是由他根据南非的计划和威廉的安排意见而形成的。

20日下午我们赶到威廉现在住的家。威廉不在,吴琪和我谈了这次活动的准备和实施安排,希望我能全程陪同,并向我简单交代了作为顾问和向导的职责。最后,她强调说,明天威廉将和我细谈并签订合同,希望我能有一个准备。

21日在威廉的家,我们三人座谈。威廉说他的汉语说得不是很流畅,让吴琪当翻译。他详细、认真地谈了这次国际合作的意义,配合的重要性,野外注意事项等。我作为顾问和向导,要与队友紧密配合,协调一致,一起来完成这次活动,下决心走完全程,如果不行也不要勉强,不要影响行程。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于是,我也就欣然同意了,吴琪拿出事先拟好的合同,我们双方顺利地签订了这份合同。

晚餐时,威廉看到我偏胖的身体,建议我回去要加强体能训练,好应对这次行动。他还向我透露南非人为了这次活动三年前就开始进行准备,每个人每天都在加强体能训练,今年还亲自来中国考察了部分路线,为这次的出行计划做了一系列必要准备。

我多年没有来北京,北京的变化很大,因为要走长城,所以没有时间去参观。我和老龙先到中央电视台找到朋友王宝山,他带我们到五棵松照相器材城,先选购了一部佳能750数码相机和一部小型数码摄像机以及胶卷等。

第二天,我们赶到怀柔箭扣长城脚下威廉的农家小院,威廉和夫人吴琪早已出发,我和老龙急忙去追赶,一路上看到威廉为保护长城立下“山野之约”的保护牌,并在本村雇佣了五个人,每天轮流到长城上捡垃圾。威廉与北京文物局还签写了长城的保护条约,所有这些都体现了一个外国人对保护长城的良苦用心。登上长城,老龙带我继续向北爬去,这段长城是最险要的一部分,要想爬上去,飞得攀登吊在悬崖上的铁梯才行,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攀登这么危险的“天梯”(比登华山的天梯还险),向上爬时我的两腿都有点发软,心里暗想:莫非是威廉和老龙在考验我?我壮了壮胆子,鼓足勇气,一鼓作气爬到山顶。

下午,我和老龙从后山返回住地。来到威廉家,这是一所典型的京郊农家小院,让这个英国人收拾得古朴典雅,满目绿色点缀着院落,显得生机勃勃,格外静怡。威廉的两个儿子——杰米和汤米在小院里玩得很开心。

天黑了,威廉他们才下山回家,吴琪告诉我已为我订好了返程车票。威廉为我饯行,请我吃烤鸭。为了这顿饭,从威廉的家到市内的烤鸭店,我们足足开车走了两个多小时才赶到,威廉认为这家烤鸭店是最好的,许多外国人也唱到这里来。席间,威廉谈吐温文尔雅,我也收敛了西北汉子的高喉咙大嗓门,和风细雨相随。酒足饭饱,我便与大家告辞,踏上四点的返程列车。

为了这次活动,回家后我精心做了准备,除了熟悉北京买的摄影、摄像器材外,还买了两双旅游鞋及其他用品,并坚持每天早晨起来跑步锻炼,就这样,我坚持锻炼两个月,准备迎接万里长城行。

2006年8月19日,吴琪从北京来电话说,龙小军一行18日上午已经出发,要我做好出发准备,带的东西尽量简单一点,具体事项与龙小军联系。

次日早上八时,老龙来电话说,他们快到安边了,我急忙收拾东西,将两个日记本放入包内,准备把这次活动记录下来。告别七十多岁的老爸老妈和家人之后出发。在安边高速路口上我迎到了车队,队长老龙将队友一一向我做了介绍,司机张志宏55岁陕西渭南人;司机姜永泰30岁山东单县人;厨师杨艳莉26岁北京人。其他人将从北京坐火车直接到嘉峪关。

我坐在老龙的车上,车速不快,我问,车为什么不开得快一点,老龙说,出发时威廉一再强调不要开快车。规定车在土路上跑60码、油路上跑70码、高速路80-90码,安全第一。车开得均匀平稳,大漠古道像一幅活动长卷,在我们面前展现:戈壁、砾石、骆驼、土坯房、半墩烽燧、蜿蜒古长城……所有这些都引发我拍摄的欲望,我竟不顾车体的晃动,激情按下快门,心想这种晃动有可能还会营造出岁月悠远的模糊美。不过眼前的这些景物,我还会徒步走近它,拍摄它,想到这里, 快门声声起,心潮逐浪高……

李生程

2006年

(图文均来自“林赛一家子”)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背着国旗走长城
喜欢 (0)or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