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白草原界堠碑考略

长城品茗 长城 作者 723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长城00011

(杨奕先生绘)

白草原界堠碑出土于定边县白马崾?s乡接壤的甘肃省华池县某村秦长城遗址上。石碑质地系当地的砂石。碑长方形,高71公分,宽40公分,厚5.5公分。圆首、无座、竖立。碑文分上下两部分,上部分阴刻竖读一行五字:“白草原界堠”,字体类宋体的楷书,字型较大而且醒目。下部分阴刻楷书三行十七字竖读:“正隆四年五月 宣差兵部尚书光禄 分画定”,字较小。碑阴未经打磨无字。

从碑文中年号内容判断,此碑是金国所立的国界碑。界堠是古代建立在国界高处嘹望边境情况、守卫疆土的军事设施。同时也是国界的标志。“白草原”则为界碑所在的地名,该地现在已没有白草原的地名了。“正隆”为金国海陵王完颜亮的年号,正隆四年五月,即公元1159年5月。《金史》记载:“正隆四年三月丙辰朔遣兵部尚书萧恭经画夏国边界”。与碑文中镌刻的时间、官职、事由吻合,互相印证。公元1159年3月金国皇帝派兵部尚书萧恭经画金国与夏国的边界,萧恭3月丙辰朔接到命令,从碑文中得知这年5月便完成了白草原一带金夏疆界的划分,白草原界堠碑正是当时边界经画后所树立的界碑。

萧恭,《金史》有传:“萧恭,字敬之,乃烈溪王之后也。父翊,天辅间归朝,从攻兴中,遂以为兴中尹。师还,以恭为质子。宗望伐宋, 当领建、兴、成、川、懿五州兵,为万户军帅,以恭材勇,使代其父行,时年二十三。至中山,宋兵出战,恭先以所部击败之,经山东及渡淮袭康王,皆在军中。师还,帅府承制授德州防御使,奚人之屯滨间者皆录焉,改 州防御使。皇统间改同知横海军节度使。丁父忧,起复为太原少尹。用廉,迁同知中京留守事,累迁兵部侍郎,授世袭。谋克坐问禁中起居状,决杖夺一官。贞元二年为同知大兴尹,岁余迁兵部尚书,为宋国生日使。以母忧去官,复起为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四年迁光禄大夫,复为兵部尚书,是岁经画夏国边界。还过临潼,失所佩金牌,至太原忧 成疾,时已具其事驿闻于朝,海陵复命给之,仍遣谕恭曰:汝失信牌,亦犹不谨,朕方俟汝有委使,乃称疾耶,必以去日佩信牌,归则无以为辞,欲朕先知耳。使至恭已疾笃,稽颡受命,俄倾而卒。海陵方遣使与其子护卫九哥驰视,乃戒府官使善护之,至保州已闻讣矣,海陵深悼惜之,命九哥护丧以还。所过州府设奠,丧至都,命百官致祭,亲临奠,赙赠甚厚,并赐厩马一,谓九哥曰:尔父御命卒于道途,甚可悼惜,朕乘此马十年,今赐汝父,可常控,至柩前,既葬汝则乘之”。传记中说萧恭本为汉人,正隆四年迁光禄大夫,兵部尚书,与碑文中“兵部尚书光禄”官职一致。经画夏国边界是他一生中做的最后一件事,途归临潼,丢失金牌,到了太原又急又怕,忧患成疾,不敢回朝复命,以致见到海陵王重给的金牌,竟如释重负而死。海陵王闻讯悲伤不已,命所过州府设奠,到都城,命百官祭奠,并将自己骑了十年的马赐于萧恭灵前。

金国为何要在此时与夏国画界树碑呢?还得从西夏说起。西夏王国,是中国古代西北少数民族——党项族拓跋氏首领李元昊建立的政权,雄据今宁夏、甘肃西北部、陕北、青海东北部和内蒙古西南部等广大地区。强盛时辖州二十三,先后与宋朝、辽朝和金朝鼎足而立。为了能在夹缝中生存,西夏在外交上采取了灵活实用的左右逢迎政策。宋朝来攻,向辽称臣,接受辽国册封。辽国来攻向宋称臣,接受宋朝册封。要是西夏王朝准备进攻宋或辽,就先向辽或宋称臣。而宋和辽为了拉拢夏国,又争先恐后地册封大夏皇帝为夏国王。当金国逐渐强大起来,宋、辽、夏都受到威胁时,夏国又采取了以往的策略。金南下攻辽,夏国先出兵援辽不胜。天会二年(公元1124年)弃辽投金,上表对金称臣。辽亡,遂于金联合攻宋。天会五年(公元1127年)北宋亡。根据协议克宋后金割地赐夏,乃分疆界。《金史。外国传。夏国》记载:“…后破宋都,获二帝,乃画陕西分界,自麒府路洛阳沟东距黄河西岸,西历暖泉堡,麒延路米脂谷至累胜砦,环庆路威边寨,过九星原至委布谷口泾原威川寨,略古萧关至北谷川,秦凤路通怀堡至古会州,自此直距黄河,依见今流行分,熙河路尽四边以限封域,复分陕西北鄙以易天德云内,以河为界”。金夏瓜分陕西,由上述可以得知,边界大致经过麒府路,即今陕北神木县和府谷县东到黄河西岸,暖泉堡在今佳县乌镇一带,米脂谷为今米脂县一带,威边寨即今吴起县庙沟乡中台村荞麦城,泾原即今甘肃镇原、泾川一带,威川寨在环县盘龙一带,萧关在今宁夏同心县南,通怀堡在今宁夏海原县西,会州即现在甘肃省靖远,到黄河后以河为界。事实上这次仅仅是分界而已,并没有真正落实,而且金国又提出用陕西北部地区换夏国占有的天德云内(今内蒙古包头市到呼市一带),当夏国把该地让于金国后,金国皇帝却以既定陕西元帅府为由,不与夏国陕西北部。至此两国就陕西北部一带疆界划分出现争执,陷入僵局。在后来的争端中,夏人虽占领了陕西北部大部分区域,但一直未得到金国的认可,直到三十多年后的正隆四年,金国皇帝完颜亮才重提起与夏国皇帝画界一事。查阅《金史•海陵记》中正隆四年的记载,我们不难看出其中的原因。正隆四年二月“丁未修中都城,造战船于通州,诏论宰臣以伐宋事,调诸路猛安谋克军二十以上五十以下者皆籍之,虽亲老丁多亦不许留侍,三月丙辰朔遣兵部尚书萧恭经画夏国边界,遣使分诣诸道总管府督造兵器,四月辛丑命增山东路泉水毕括两营兵士廪给,庚戌诏诸路旧?A军器?p致于中都,时方建宫室于南京,又中都于四方所造军器材用皆赋于民,箭翎一尺至千钱,村落间往往椎牛以供筋革,至于乌鹊狗彘无不被害者”。原来,一切都是为一场战争做准备,完颜亮野心勃勃,准备用倾国之力,一举灭掉南宋,再建先皇亡北宋之伟功。这是与夏国经画边界,无疑是为了伐宋战争中不至于后方受敌,再度与夏国形成同盟,先对夏国做出友好姿态,陕西北部一带边界做出让步,分画定与夏边界并树立界碑,形成了一个互不侵犯领土的约定。

完颜亮,据岳飞之孙岳珂所著《郢史•逆亮辞怪》找那个记载,虽“肆暴无忌,佳兵老役,以迄于亡,然其居位时好文辞,犹不辍,余尝得其数篇”。其诗云:“蛟龙潜匿隐沧波,且与蛤蟆作混合,等待一朝头角就,撼摇霹雳震山河”,诗中多露圭角,颇有气势。又让画工潜入南宋都城临安,偷绘临安城邑、吴山、西湖之胜,并让画工将自己绘于吴山绝顶,策马而立,并题诗于上:“万里车书盍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侵宋之心昭然若揭。完颜亮无端伐宋,使得国内骚动,怨声载道,遭到朝野反对,但完颜亮仍一意孤行,《金史》载,先后杀了谏止伐宋的嫡母皇太后徒单氏,以及太医祈宰。紧锣密鼓筹备了一年多,终于在正隆六年(公元1161年)调集了三十二总管兵,号称百万,架浮桥于淮河,南下亲征,临发赋《喜迁莺》词云:“旌麾初举,正?i?f力健,嘶风江渚,射虎将军,落雕都尉,绣帽锦袍翘楚。怒磔戟髯争奋,卷地一声鼙鼓,笑谈倾,指长江齐楚,六师飞渡,此去,无自堕,金印如斗,独在功名取,断锁机谋,垂鞭方略,人事本无今古,试展卧龙?w?y,果见成功旦暮,问江左,想云霓望切,玄黄迎路”。(摘自《?H史》)可谓踌躇满志,不可一世。意在必得。攻打月余,金人占领南宋建康、扬州等重镇,直抵长江北岸,终因倒行逆施,在其亲征不久,留守东京(今辽阳)曹国公完颜雍政变,自立为金国皇帝,即位改元大定,追随完颜亮的兵将闻讯无心恋战,完颜亮在扬州龟山寺遭士兵哗变,被部下所杀,三天后金国派人与宋议和,宋人乘机反击,收回失地,金人遂全部退到淮河以北,至此伐宋不了了之,金、夏、宋形成鼎足之势。直到元朝的兴起。

刀光剑影早已暗淡,这块金夏界碑经历了八百多年的浩劫保存到今天,确是一件值得幸庆的事,纵观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历经了多少朝代,迄今保留下来的国界碑却是寥寥无几,而金、夏文物更是凤毛麟角,特别是西夏王国在没有西夏史的情况下,所遗文献和文物愈来愈少的今天,这块金夏界碑显得尤其珍贵。为我们研究这一时期的历史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实物见证。而它所出土的地方,给研究中国历史版图变迁的人,就西夏与金国这一带边界给出了确定位置。从书法角度讲,也为研究这一时期流行的书体,提供了实物根据,此碑文字是否系萧恭所书,我们已无从考证,但从碑文看来也非等闲之辈的草率之笔,小字工整有力,颇见书法功夫,大字平扁长方,笔划横细竖粗,更接近宋体,在宋体字成为实用文字主体的今天,我们如果要追溯宋体字的源流及其早期书写风格,从白草原界堠碑上便可略见一斑。

编者按:本文转自http://dingbian.678114.com/Html/News/wenhua/20090729807C3399.htm,为2009年“陕北边塞文化研讨会论文”,作者为定边县三边文化研究会副主席,尚未查到本文的作者。此文对我们研究长城文化具有一定的意义与价值,特转录于此。很期待能与定边县三边文化研究会取得进一步的联系。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白草原界堠碑考略
喜欢 (0)or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