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长城如此温热(38)问情山海关

长城随笔 长城 作者 663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IMG_1161

本文作者:王英之先生

东坡先生说“问世间情为何物?”

无论是对一个人或是对家乡,我都容易生情,有时那由于理性生成的情愫,竟然可以发展成无理性的倾情,像天风无拘无束地浩荡、像天雨畅快淋漓地宣泄、也像山泉涓涓不绝地呜咽。

说起来我对小城山海关的深情,很有爱屋及乌的味道,尽管每个人都会“人人都说家乡好”。却并不影响我对它的挚爱。

实际上任何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居住时间长了,自然要问情。特别是当你生命的触角深入到人家的厨房,深入到现实的隐秘之处,深入到历史的尘封角落,你就会欲罢不能,情从中来。

山海关的文库里有太多的诗词咏颂这里的山、海、关、长城和历史,可是脍炙人口得以流传下来的佳作并不多,比如能入古今诗词大全的,在民间口口相传的,少之又少,犹如凤毛麟角,实在是值得研究的事情。

有人说,时间是公正的,能够经得住大浪淘沙剩下来的才是金子。这话没错,如果再深入一点,我觉得那些笔底文华能与人生水乳交融的,与当时的老百姓荣辱与共的,能触动人民心弦的,才能成为超越时代的千古绝唱。所以我觉得归根结底还得落在人烟里、落在一个“情”字上。

有一首歌不是唱道“万水千山总是情”嘛,一针见血,入木三分啊。

打开《山海关志》,崇山洪涛,满眼风烟,人事沧桑,五味杂陈。特别是翻那“烈女”一节,如饮苦酒,令人心酸。巍巍节坊,斑斑血泪。透过历史的屏障,犹能听到她们含辛茹苦彻夜不眠的吟唱。至今也不见哪一位诗人的梦笔点化古城里这些哀怨的灵魂。

据《民国〈临榆县志〉》记载:明代以来,计有明31名、清430名、民国126名,合计587名烈女名垂史册。为他们树立的节烈牌坊在小小的山海关城里比肩而立达百余坊,蔚为壮观。还有多少没有入册的人淹没在历史的尘埃里呢?!

史册是冰冷的,文字也是冰冷的,甚至有一大部分烈女被隐去了她们真实的姓名,只以“某某氏”替代,显得毫无人情,仿佛她们的一生也是冰冷的。譬如其中有“明朝 ,田氏女”一条:“田氏,千户刘世龙妻,监生田路女也。世龙守界岭口,阵亡,时氏年二十九岁,矢死靡他,至八十七卒,孀居五十八年,备尝艰苦。部使商公诰旌之。”说明是建了坊的。

我们无从了解田氏的个人情况,从她能够嫁给千户“军官”为妻这一节推断。这位田家姑娘一定是如花似玉、温柔可人的山海关美娇娘。她二十九岁丈夫阵亡以前一定是过着美满幸福的生活,夫妻恩爱,良宵苦短。他们在大明朝的边关重镇里寻觅甜蜜的梦。我想,田氏在月明风清之夜,一时听见胡笳哀鸣,或是满兵铁蹄声悄然入梦,她一定会轰然惊醒,汗湿衣襟,第一时间会担心还在守关御敌的丈夫,她的心已经飞出胸膛融化在夫君的心里,他的灵魂也弹出躯壳为他的天壮胆!继而,她会闭目凝神,双手合十,祈求观世音菩萨给她的丈夫一个金钢不破之身,杀敌立功,平安归来。

我相信这样的夜晚不断的重复,关城的将士和他们的妻儿一直过着动荡的生活,因为大明的历史,在山海关的地面上一直演绎风云变幻的悲剧。在明朝末期,甚至积欠守关士卒多年的军饷,生存环境严峻,想见他们的苦楚。

田氏的丈夫刘世龙就是在界岭口的战事中牺牲的。那一年她才二十九岁!那是一个女儿家鲜花盛开的年龄。凄风苦雨瞬间掐断了她们生命的藤蔓,英雄的躯体熔化在长城之下。留下来的田氏们,还得活下去,顽强地活下去。田氏以实际行动“矢死靡他”,在山海关里树起了一面旗帜,她要守寡!

看似冰冷,却是浓情!

以后她孀居五十八年的漫长岁月,他的苦、他的情有谁知?史上说;她“备尝艰苦”。那是表面,内心的情该是夜夜汹涌的,伴着她的是月圆月缺,花开花落,直到她的情全部稀释干净,化作一座石坊张扬她们的精魂。

这也许是山海关里已经远去的古老故事。但是还有一段美丽的传说,继续展示小城的情愫与不凡。

1932年元旦,山海关军民打响了长城抗战第一枪,战况十分惨烈,最后古城蒙难。在南门外陈尸一位守军的连长,他是原东北军何柱国的部下,为了保卫中国大好河山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他的旁边有日本侵略军的士兵监视。当时,有人看见从城里走出一位年轻的姑娘拉着板车,自称是死者的妻子,不顾一切地来收尸,其情其景感天地泣鬼神。经过她无畏的抗争,她成功了。后来她很好地安葬了本来与她个人毫无瓜葛的英雄,人们传说这位美丽的姑娘姓关。

我听了这个故事深深地感动,我想山海关山清水秀盛产美女,这位关姓姑娘一定是最标准的燕赵美人儿,一定是用情最深最纯的女人,一定是以国家大义光明示爱的非凡女性!

小城原来是用深情浸泡着的呀。

我现在生活在山海关,我也更爱这座安静的小城。每天沐浴这里的阳光,耳濡目染身边的乡情,为这里的每一个成功而高兴,为这里的每一个失误而心痛。

 

孔子曰:

气若兰兮长不散,

心若兰兮终不消。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长城如此温热(38)问情山海关
喜欢 (1)or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