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陕西渭南地区的秦魏长城及城址考察

长城论文 huang 518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史党社

箭扣3

(杨理先生摄)

2002 年10月——11月间,我们对陕西渭南地区的秦魏长城以及相关的古城址作学术考察。我们先后考察的地点有:华阴市阴晋故城、魏长城、西岳庙、潼关老城及十 二 连城、韩城禹门口及老城、韩城市博物馆、淄川夏阳故城、淄川——龙亭魏长城、合阳所谓秦长城、澄城——黄龙魏长城、蒲城县蔡邓及西头乡秦遗址、重泉故城 等。今天的渭南地区 ,东濒黄河,西有洛河,南依华山,北侍黄龙,河山夹峙,山水形胜险要①。自春秋以来,秦、魏两国在此进行了长期的争夺,留下了丰富的遗存,在我们考察的 遗存中,大部分就 属于战国时期的秦、魏遗存。下面对部分遗存作简要叙述。

一、魏长城

  一般以为,渭南地区的魏长城,即所谓的魏国西长城,始作于战国中期。《史记·秦本纪》记载秦孝公元年(前361年、魏惠王前元九年):

“楚、魏与秦接界,魏筑长城,自郑滨洛以北,有上郡。”

《竹书纪年》记载周显王十年(前359年、魏惠王前元十一年):

“龙贾帅师筑长城于西边。”

关于龙贾之筑长城,《史记·魏世家》记载“(魏襄王)五年(314年),秦败我龙贾军四万五 千于雕阴”,有学者以为,龙贾既是作长城者,又是帅师驻守长城者,与蒙恬守上郡同例 ②。这样看来,《竹书纪年》的记载是有据的。

《魏世家》亦载魏惠王十九年(前351年):

“筑长城,塞固阳。”

关于魏惠王十九年筑长城事,有学者称引《元和郡县志》卷七“魏长城在(硖石——按地辖 今陕县、渑池等县)县北二十二里,魏惠王十九年所筑,东南起崤山,西北至河三十七里” ,以为魏可能在今天的河南陕县一带另筑有一长城,主要应是防御韩国,与西长城异③。

由文献看来,魏筑西长城的年代,有魏惠王九年以前、十一年、十九年三种说法。关于第一 个年代即魏惠王九年以前之说,司马迁在叙述时,似已有魏西长城,因此我们说其始筑年代当为魏惠王九年以前。如此,魏筑西长城的年代,至少应有三个。

关于魏长城的走向,《史记·秦本纪·正义》说:

“魏西界与秦相接,南自华州郑县,西北过渭水,滨洛水东岸,向北有上 郡州之地,皆筑长城以界秦境。”

郑县即今华县,州 即今富县一带。这种说法以为魏长城的走向是沿洛水北行,经过今陕北 延安、榆林地区,直至内蒙古包头市北、阴山山脉的固阳(古固阳) ④。这种说法,有一 定的文献证据。如学者们所引用的材料,除上引《正义》的材料外,还有如下一些。清嘉庆 《洛川县志》卷二:“秦孝公元年,魏筑长城,自郑滨洛,以北有上郡。今县东北原阜崭绝 处,疑即当时遗迹。”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五十七州长城条:“古长城在州西四十 五里,亦秦魏时分界处。”道光《州志》:“长城,州西南四里,……魏长城也。”按照 这个记载,似今延安地区有魏长城,由此连带出了所谓的“上郡塞”长城问题。

上 世纪后期,史念海先生以及延安的学者曾经对今富县一带所谓的“上郡塞”进行踏查,这 条长城位于今天的洛河中游的富县县城周围的钳二乡、城关镇、茶坊镇一带。长城地跨洛河,大致呈西北——东南走向,断续绵延约三十公里,基本是弥补了子午岭 与黄龙山之间的地 形的不足⑤。史念海与延安的同志认为,这是公元前324年秦惠王命张仪将众所筑的“上郡塞”。此时的上郡十五县已属于秦,但是赵国在河西则还有大片领 土,为了阻隔赵国,秦 于是筑上郡塞。按《史记·张仪列传》记载:“(张)仪相秦四岁,立惠王为王,居一岁,为秦将,取陕,筑上郡塞”,这里的“上郡塞”是长城,毫无问题。瓯 燕、叶万松等怀疑,这 条长城可能是 魏长城,是 魏长城沿洛水而北的证据。他们审慎地认为:“富县长城是属于哪个朝代的长城呢?这只能有待于考古勘察来解决,目前只能作些推论。”⑥

史念海先生认为:“魏长城当起于今华阴县城西南,北渡渭河后,于许原北长城村附近趋向东北,经澄城、合阳、韩城诸县,而至于韩城县南黄河之滨。由华阴到韩城县大致绕成弧形 。”

与 史先生之说略有差异的是陈梦东、刘合心先生的说法。他们以为:“魏长城经过华阴县城后,沿长涧河西岸北上,过渭河,在大荔县的沙苑地区朝西北方向走,过洛 河后,经过党川 村(按属大荔县)沿洛河东岸北去。”然后再沿洛河东岸北上,经澄城、白水县境,至于澄城、黄龙两县交界的黄龙山一带,折而向东,沿黄龙山、射公山、梁山山 脉的南麓,最后从合 阳、韩城交界处穿过,在今韩城南部芝川镇城南村止于黄河岸边。⑦

这 种说法与史先生之说的最大区别在于魏长城经过大荔县党川村北向后的走向。陈、刘说以为长城是继续沿洛河东岸向北,在洛河支流孔走河入洛处离开洛河主流,沿 孔走河北向至于 黄龙山,然后折向东直至韩城。史先生说,魏长城是在党川村北向后,从长城村折向东北,离开洛河主流,沿洛河的另外一条更加靠近下游的支流——大峪河向东北 延伸,经澄城、合 阳、韩城诸县市至黄河。

史、陈等先生的说法,都是在相当的程度上依赖文献、地名所做的推测,并且是经过实地考察而来,验之以上世纪八十年代陕西省文物普查资料,则是基本可信的。⑧

如此,在所谓的河西滨洛之地、黄龙山脉与华山之间,似存在着一条如史、陈、刘之文所说的绕成弧形的魏长城。

无 论是史先生,还是陈、刘的说法,魏国的西长城,在今澄城一带并没有继续滨洛而北,而是转而东向,似乎是一次修筑,大致绕成弧形。这样的说法与文献的记载似 乎是矛盾的,因 为,此时的魏国拥有上郡,长城自当往更北而去,不当折而东向。这个矛盾的焦点在于秦有上郡的年代上面。

《秦 本纪》记载,秦惠王前元六年(前332年)魏纳阴晋、八年(前330年)纳河西地、十年(前3 28年)纳上郡。阴晋故城,在今天的华阴县城东约2公里处。河西地,大致范围指今渭南地区 洛河与黄河之间、黄龙山与华山之间的区域。上郡,大致指今天的延安、榆林地区。史念海先生说,今天的魏长城“由华阴县到韩城县,大致绕成弧形。这里正是魏 国上郡的地方”, 也就是以魏河西之地为上郡。这种说法明显有误。因为,按照上引《秦本纪》的记载,上郡、河西地所指是不同的。关于上郡何时属于魏国,《秦本纪》记载秦惠王 十年(前328年), “张仪相秦,魏纳上郡十五县”,此说明秦惠王十年以前,上郡必属于魏。这与前引《秦本纪》记载秦孝公(前361-338年在位)初年魏有上郡的记载在年代 上是一致的,如果在纳上郡 于秦以前上郡不属于魏,则此事无从谈起。陈孟东、刘合心先生以为,《秦本纪》所说的魏 “以北有上郡”,乃是指魏长城以北的秦国的上郡。他说:

“秦在商鞅变法时,就设置了上郡,至秦统一事业完成,郡县制确立后, 上郡辖区已包括东至黄河,北至河套,西至靖边、吴旗,南至黄龙山、射公山、梁山山脉南麓的广大地区,魏长城正是沿着黄龙山、射公山、梁山山脉南麓东西方向修筑的。”

这 种说法以为秦孝公元年的形势中,上郡是指秦上郡,嫌于迂曲,因与《秦本纪》明显相异,这时上郡之所属,《秦本纪》言乃魏“有上郡”,而不是秦。秦置上郡, 当在魏献上郡与 秦之时,也就是秦惠王前元十年——公元前328年。现今发现的最早的有关上郡的青铜器铭文——“王五年上郡疾戈”,也在秦惠王后元五年——公元前320 年,⑨没有超出魏献上 郡之年。如果把秦设上郡的年代提前至商鞅变法时的献公、孝公时,显与历史事实不符;如若推后——如《水经注·渭水》的记载在秦昭王三年,则失之偏晚。魏之 有上郡,当魏文侯 时,《韩非子·内储说上》记载魏文侯时李悝曾为上地守,这个年代比秦惠王前元10年魏纳上郡十五县于秦,要早得多,与前引《秦本纪》秦孝公元年魏有上郡的 记载年代也是相符的 。在魏纳上郡上郡后,秦才有上郡,应该没有疑义。如果这个论证不误,此前魏国筑有的“ 滨洛”的长城,理论上应当在澄城、白水一带继续北向,至少达于今天的延安地区。实际上 历史情况却非如此。

让我们分析一下魏国第一次筑长 城前后——秦孝公元年(前361年)时魏在今天渭南地区的势力消长状况[10]。此时魏在河西,拥有阴晋(今华阴东)[11]、临晋(今大荔朝邑 镇) [12]、辅氏(今大荔东,朝邑西)[13]、洛阴(今大荔县南部洛河南岸)[14]、元 里(今澄城南)[15]、新城(今澄城县东北?)[16]、少梁(今韩城芝川镇北)[17] 等城,在这些地方筑城,显然是为了巩固河西地。这些城由南向北,大致绕成弧形,可以把魏之河西地保卫起来。如此,史念海、陈梦东等先生所说的魏长城之走 向,大致绕成弧形, 是有理的,自《正义》以来各种记述的误说,以为魏国西长城继续北行,直至今延安、榆林一带之说,由此可得以澄清。不过,若说长城环绕魏之河西地,自应把上 述城池环于其内( 东),按照史先生的说法,元里被抛于其外(西),史先生的说法当有误而无疑。

与上述魏国城池相对,秦孝公元年之时, 秦则有郑(今华县) [18]、武成(今华县东?) [19]、重泉(今蒲城县东南钤铒镇)[20]、蒲(今蒲城县东?)[21]、北   (今澄城县 西南)[22]、繁庞(今韩城市东南芝川镇北)[23]、籍姑(今韩城市北、龙门镇南)[24]等数城与魏相对,这些城池在魏城之西,大致也 绕成弧形。这足以证明,魏长城弧形之说是无误的,而且走向必在秦、魏两国这两条弧形的城池链中穿行。

上 述论证说明,虽然魏国在今天的关中东部、陕北一带拥有河西地与上郡,但也不是铁板一块。在上郡与河西滨洛之地二者之间,被数座秦城阻隔。让我们继续以魏第 一次筑长城的时 代,即秦孝公元年左右作为界标加以说明。秦在现今的韩城一带,有三个重要的城池:籍姑、庞、少梁。籍姑,在今韩城市北梁山下、龙门镇南,筑于秦灵公十年。 庞,或说即繁庞, 在今韩城东南、少梁北,筑于籍姑城之前。少梁在今韩城市南10公里的地方,乃商周时秦之同姓梁国的所在[25],周武王曾经封异母弟虢仲于此 [26],春秋初年才臣服于秦。 秦穆公十九年(前641年)秦灭梁[27],改称少梁[28],秦康公四年(前618年)晋取之,秦孝公8年(前354年)秦复取之(《六国年 表》),并迫使魏割河西地部分与秦(《商鞅列传 》)。秦惠王前元11年(前327年)“更名少梁曰夏阳。”[29] 后魏废。少梁地在今韩城市南约10公里之处(《秦本纪》正义)。在今韩城市南芝川镇北有东少梁、西少梁地名,乃少梁 之名的旧遗。在这三座城池中,少梁是秦晋(魏)梁国争夺最为激烈的地方,在两国之间屡易其主,实在是秦、魏两国间的战略要地。有一个基本点不能忽视,就是 魏西长城位于少梁城 的南面,可以确定魏长城是向北防御的——即北侧是它的外侧。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坐标。按照少梁城历史角色的转换,我们可以对魏长城的修筑年代作一推测。在 梁伯归秦后,关于 少梁城有如下记载。

秦康公4年(前618年,晋灵公4年):魏“伐秦,取少梁。”(《秦本纪》、《晋世家》,《六国年表》有相同的记载)。

秦躁公3年(前440年、魏文侯6年):魏“城少梁”。“筑临晋、元里。”(《魏世家》)

秦灵公6年(前419年,魏文侯27年),魏“城少梁,秦击之”。(《秦本纪》。《六国年表》记载相似,《魏世家》无)

秦灵公7年(前418年,魏文侯28年):秦“与魏战少梁。”(《六国年表》)

秦灵公8年(前417年,魏文侯29年):魏“复城少梁。”(《六国年表》)

秦献公23年(前262年,魏惠王前元9年):秦“与魏战少梁,虏其太子。”(《六国年表》。又见《秦本纪》、《赵世家》,《魏世家》载在下一年——魏惠王9年)

秦孝公8年(前354年,魏惠王16年),“与魏战元里,斩首七千,取少梁。”(《六国年表》)

秦惠王前元8年(前330年,魏惠王后元5年)魏“与秦河西地、少梁。”(《六国年表》、《秦本纪》、《魏世家》)

由 上面记载可知,在秦康公4年至秦献公23年之间约250余年间,少梁属于魏(晋),但是却是一个拉锯战的地方。在秦献公23年之时,形势发生了急剧的变 化,此年秦取庞,庞就在少梁 以北几公里的地方;同年秦与魏又在少梁进行了一场大仗,以魏的失败而告终,此时的少梁,当是岌岌可危。推测次年魏筑长城,已不可能把少梁包于其内,很可能 魏因此作好了退而 求其次的策略,若失少梁则力保河西地。实际上,筑长城后仅仅30年,魏之河西地尽归于秦,此后才是上郡被秦吞并。是魏之河西地处于秦之威胁之下,并且不断 被蚕食,而不是上郡 。此时义渠未灭,上郡西临义渠,秦既没有力量,也没有心思去进攻上郡。这也反证魏之筑长城与长城如此走向的必要性。

上 面的论述说明,在秦孝公元年魏筑长城的时候,魏国虽然拥有河西地与上郡,但是却被籍姑、庞等秦城分割,若少梁濒危,则处于其南的河西地必受威胁,魏之筑长 城,确是当务之 急。所以,前面分析的魏长城绕成弧形,把河西地包围起来,是合乎情理的,若说魏长城从今澄城一带继续北行,则没有较现实的意义。

《竹 书纪年》记载的秦孝公3年(前359年)魏之“龙贾帅师筑长城于西边”之事,可能是对这条长城的增补而已(见下文)。叶小燕先生曾经推测,龙贾不但筑长 城,而且是魏领兵打仗的 统帅,《史记·魏世家》记载“(魏襄王)五年(前314年),秦败我龙贾军四万五千于雕阴” ,因此龙贾可能既是作长城者,又是帅师驻守长城者,与蒙恬守上郡同例。也就是说,魏长 城可能曾经北行至雕阴——今富县一带。但是,揆之以历史事实,秦孝公前之时,此时的秦国尚不能对魏之上郡构成威胁,秦、魏交战的地点局限于今天的关中东 部、晋南、豫西一带 。龙贾帅师筑长城于“西边”,这个长城最有可能就在河西地之“西边”,而不是别的什么地方。

在今天的合阳南部,还存 在着一条东西向的长城,我们本次也考察了其中的三个地点。有学者以为,合阳南部的长城乃战国早期秦国所筑,修筑的年代在秦灵公“堑河濒”[30]之 后、秦简公“堑洛”[31]之前,也就是公元前417——409年之间[32]。此说的作者 姚双年认为,这条长城的修筑方法与魏长城不同,当是秦为了阻止魏国军队从少梁南下、保卫河西秦土而修筑的。

这种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一些地 名上的证据似乎也有支持,如长城所经过的地名中有秦庄村名,长城南侧也有秦城地名。但是也存在着两个疑点:第一,与文献记载相异;第二,与历 史事实对比也不相符合。如辛得勇等先生所引[33], 此条长城在宋《太平寰宇记》中已有记载,在本书二十八卷同州夏阳县条下说:“长城,魏惠王所筑以备秦”。宋之夏阳在今天的合阳县东南40里,而本书在合阳 县下没有长城的记载,可见《太平寰宇记》所说的魏长城就是今天合阳县南部的这条长城,唐宋时期人们已经认为是魏惠王所筑的魏长城。再从历 史事实作一推测。魏惠王所筑长城,前文已说有三次,此次所筑长城,当是十九年(前351年 )“筑长城,塞固阳”的长城。固阳如张筱衡[34]、 史念海先生所说,当是(合)阳之 误。魏在记载魏文侯十七年(前429年)“攻秦,至郑而还,筑洛阴、合阳”。合阳地在今合阳县东南黄河边上莘里村一带,正在这条长城的东端,与魏长城联合 组成一道防线。此前秦 孝公八年(前354年)的元里之役,魏国大败,少梁亦被秦攻下。从元里到少梁,当无阻碍,河西地的北部已经被蚕食,魏长城的北段的作用正在失去。随着魏在 军事上的退缩,在韩城 南部的魏长城以南再修筑一条长城,以把其他地方与城池保护起来,也是可能的。

本段长城有可能向西延伸过了太峪河后,与魏国西长城“滨洛”段相接,走向可能就是史先生推测的澄城段魏长城的走向。

下面我们对本次考察的四处魏长城现状略加陈述。

1.华阴县城西魏长城起首段

我 们本次考察的华阴魏长城的起首段,位于华阴城西。在文献中,诸如《吕氏春秋·慎大览》、《水经注·渭水》、《元和郡县志》、《太平寰宇记》等皆有所记载。 这些材料常常被 学者们称引,因此我们不想一一列举。这里需要补充的是史志记载中地名所反映的长城资料,这种材料亦为史念海等长城学者所利用。如我们翻检清雍正《陕西通 志》卷十七“津关” 条,在今长涧河西有长城桥,位置在长涧河西之柳叶河上。另据同书卷六“华阴县疆域图” 标注,长城桥西还有长城铺。二者应皆是魏长城之孑遗。1959年,中国社科院考古所曾经对 本段长城的洪崖、西关堡两处进行试掘,证明本段长城之为魏长城,已断无可疑[35]。

长 城位于今华阴市西郊约1公里处的河湾村、城南村一带。长城在这里南北断续延伸,最长的一段位于城南村附近,长度在400米以上,高度在10米以上,基部宽 在10米左右,夯层厚 度以12厘米者居多。从现今断面观察,本段长城中部有两条竖斜的裂缝,两边土层分隔明显,乃是不同时期修筑的结果。以此推测,魏长城应至少经两次修筑。从 这一段最长的长城向 南约2公里,就是华山脚下的药王洞——魏长城的最南端,长城东面100——200米处,就是长涧河,西面1公里为柳叶河,二河皆源于华山,自南北流。现今 长城东西两边的地形,大 致呈西高东低,特别是南段,东侧地势极为低洼,与西侧地势落差在7米以上。如果是魏长城,选择地势自应东高西低,而不是相反。呼林贵等先生因此推测,很可 能是魏长城利用了 早年秦简公“堑洛”长城,因此才有这种不合常理的做法[36]。笔者按,现今在华阴一带,并没有找到秦长城的起首处,原来史念海先生说的今华阴县城东 的所谓秦简公“堑洛” 长城,实际上是阴晋故城和汉代京师仓遗迹,这一点已经被考古勘察所证实,对于呼林贵先生的观点,此乃一种支持。

2.韩城芝川镇南的魏长城

韩 城南部芝川镇南塬上面的魏长城,是我们前述的弧形魏长城的北端。有的著作以为这是魏惠王十九年“筑长城、塞固阳”时所筑的长城,非,对于这一问题,上文已 经辩明。这条长 城,就是《秦本纪》等文献记载秦孝公元年形势的那条长城,修筑年代在魏惠王十九年“筑长城、塞固阳”以前。

黄 河从韩城禹门口出晋陕峡谷,河道突然变得宽阔,水流也变得舒缓起来,河道两岸也由陡峻的山地变成相对平缓的黄土台塬丘陵,对面的河津市南,即汾水入河处。 黄河两岸,是历 史上秦晋两国的核心区域,韩城正扼其北端,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从韩城市东北约15公里处的禹门口往南,是较为平缓的塬区,塬区在韩城市南由于水

的 冲击作用,在中部形成低矮的谷地。谷地的东面为少梁原,少梁原东,是滔滔的黄河;西 为韩原,历史上著名的韩原之战就发生在这里,还有那让秦晋(魏)几百年忍痛难舍的少梁城 (夏阳);南部塬上则为魏长城,长城自西面的合阳县境逶迤而来,向东在城南村一带终于黄 河岸边。

从 政区来说,现存的魏长城位于龙亭镇辖区内,北距芝川镇仅2公里。长城基本呈东西走向,108国道南北穿过墙体。我们考察的从西赵村至城南村的一段,长约3 公里。长城作南北平 行的两条,南面的一条较为高大,现存基宽7米、高约6米,有向南突出的墩台一座。二城相距约150米,中间地势较低,低于现地面约3米,似原来二者之间有 壕堑,为取土筑城而成。 南城墙夯层厚约5、6、7——10厘米,北墙为10——13厘米。以夯层推测,似非一次所筑。

由于芝川南面的塬上地势较为平缓,所以长城也筑的高大雄峻,远望而去,十分壮观。

3.澄城、黄龙两县交界处的魏长城

合 阳、韩城一带的魏长城西行,至于澄城、黄龙两县北部的黄龙山南麓,然后折而向南。我们本次对黄龙山麓的一处戍守遗迹进行了考察。这处遗迹位于今澄城县冯原 镇北的孙堡村一 带,早年齐鸿浩、袁继民两先生曾经有过踏查 [37]。 遗址在孙堡村西北约1.5公里处的山头上,面积200×200米,瓦片随处可见。遗址的北面为险峻的深壑,南望则为渭北的黄土 塬区。长城即沿着黄龙山麓通过翟尚村、关则口村等,向东奔合阳而去。据齐、袁两先生调查,长城沿线分布有烽燧、城堡,而且均在长城的南侧。在长城的两侧都 修有护城壕,但是 南侧比北侧要浅。这样的证据说明,本段长城是向北防御的,弄清这一点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对于判断本段长城的归属有所帮助。由于齐、袁两先生对本段长城有详 细描述,此不赘述 。

4.合阳县南部的长城

上文已经推测,这条长城很可能是魏国在华阴——韩城那条弧形长城之后,由于魏国势力在河西地区的退缩所修的另外一条长城,而不像姚双年先生所说的那样,是战国前期的秦长城 。

本 段长城在合阳境内呈东西延伸约30公里。长城自澄城县雷家洼乡城墙头村越大峪河向东进入合阳县和家庄乡的固池村,向东经七一、长洼、良石等村,越金水沟河 后,进入本县新池 乡秦庄、张家庄、南顺等村,最后在终于东王乡黄河西岸。我们考察的地点有三个:良石乡的固池、七一、长洼村。

固池村长城遗迹位于固池村北,南面为广袤的合阳塬,北为一流水冲蚀的东西向深沟。现可以看到的夯土墙约有100米,高4米,基宽3米。修筑方法系先挖筑沟槽为地基,再逐次夯筑 而成,夯层下部较薄,为6——7厘米;上层较厚,以10——12厘米居多。

七一村长城位于村中、东,断续延伸约1公里以上。村中的长城有的已被村民用做房基。村东的一段,位于七一村半个城东,合阳——和家庄公路从中穿过,长度200米,夯层厚7—— 10厘米。

长 城沿七一村继续向东数公里,到达长洼村北约1公里处,这里可以目测的长度在2公里以上。长洼村一带的地形,是东西连绵的丘陵地带,长城位于丘陵北侧。丘陵 现今被平整成梯田 状,长城墙体就暴露在其中的一级土崖上,平视则看不见墙体。修筑方法为堑地为基、又取北(外)侧土夯筑而成,夯层厚10——12厘米。

本段长城,较为巧妙地利用了地形,从固池村、长洼村一带的地形断之,此长城为由南向北防御,应无可疑。

二、秦长城

这里所谓的秦长城,就是公元前408年秦简公“堑洛”的长城,关于秦简公“堑洛”的性质,学术界至今还有争论。

今人对秦简公“堑洛”性质较早作出判定的是史念海先生。史先生认为:

“‘堑洛’的‘堑’是掘的意思,这里所谓的‘堑洛’是削掘洛河岸边 的山崖。这是修筑长城的一种方法。”后来的彭曦等先生也有从之[38]。这种修筑方法,在战国秦昭王长城以及秦始皇长城,也曾经被利用过,是修筑长城 的方法之一。另外有些先生并不同意“堑洛”为修筑长城,如 瓯燕等先生认为,用堑山的办法修筑山险墙也是可以的,但是他怀疑:

“‘堑洛’当解作挖掘、疏浚洛河,削整洛河两岸陡壁,使之有利于防 御,但也可能是一项水利工程。从字面看,‘堑洛’不含有修筑长城的意义。如果说秦简公 ‘堑洛’是修筑了一条长城,秦厉公十六年(前461年)“堑河旁”、秦灵公八年(前417年)‘ 城堑河濒。初以君主妻河’,难道都在黄河滨修筑了长城?”

我 们以为,判断“堑洛”工程是否长城的关键,在于是否有相当比例的地面工程——边墙。战国秦汉时代的长城状况,我们不能以后世如明代的长城情况率之。本时期 的长城的修筑, 既有筑墙工程,不便筑墙的,还利用斩削、栅栏等手段,遇到河流,则修有水门,交通要害之处,则筑有关塞。如《汉书·匈奴传》记载汉代长城的情况,“非皆以 土垣也,或因山岩 石,木柴僵落,溪谷水门,稍稍平之,卒徒筑治。”唐代李筌《太白阴经》卷四也有相似的记载:“木栅为敌所逼不及筑城垒,或山河险隘,多石少土,不任版筑, 且建木为栅……立 阑干竹木栅上,悬门拥墙,壕堑拒马,一如城垒法。”这些跨越溪谷的木栅,应象陈梦家以为的那样,“实系代替土垣的建筑”[39], 属于长城的一部分,二者是不可分割的。历 史上长城作为一个完整的边界与防御、警戒系统,广义上除上述要素外,还应包括与之相联系的城障、烽燧等建筑。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各代长城遗迹,基本上都是土 石墙体,而木(竹) 质的栅栏、僵落、水门,已经看不到了。土石墙体作为一般意义上的长城的主体,一个防御工程如果没有土石墙体,则是不能称作长城的。按照这个原则,史先生、 彭曦先生以为“堑 洛”为修筑长城,证据则是薄弱的。

史 先生以为“堑洛”乃修筑长城,是沿袭了宋代《太平寰宇记》等文献的说法。史先生有两篇文章对“堑洛”长城进行了论述。史先生的证据,有以下可疑之外。第 一,他所认为的“ 堑洛”的长城的起首处——华阴县小张村一带的所谓长城遗迹,已经被证明是阴晋故城的一段城墙遗迹。即使呼林贵等先生认为,华阴县城西的魏长城沿用了秦长城 的起首段,似乎秦 长城的起首处有了着落,但是,呼先生等人的说法仍然有待考证。第二,在今天洛河西岸、蒲城县钤铒镇东北,有两个城南村——北城南、南城南,史先生以为乃长 城由此经过的证据 。关于城南村名的由来,也有可能是由晋城地名而来。因为,城南村位于今晋城东南。晋城一地,由来已久,相传为春秋时代晋公子重耳出亡于蒲所筑;或说晋国建 立以防秦穆公。后 世有晋城镇,有内外两重城墙,置于若干年前犹存。现今在村西北还有夯土城墙遗迹。另外,秦简公“堑洛”同时,还在此筑重泉城,地方也在晋城一带,很可能沿 用了晋城城墙。所 以,城南村名之得名,也有可能是由晋城、重泉而来,而与长城无关。(这两个证据出于前引史文)第三,史先生所举的实证材料,嫌于偏少。在史先生所举的三种 实证材料中,蒲城 县平路庙乡阿坡村的一段,只有三、四百米,过于短促[40]。 在大荔县西北的党川村一带,也有着长城遗址,与蒲城县东南阿坡村的长城遗址隔河相望,史先生断定,这两段长城 本是一条长城,可以连接起来,而且本来就是秦长城,后来被魏长城利用。今天的大荔县西北党川村一带,是向南突出的塬头,比西、南两个方向的地方有三、四十 米的高差,魏国利 用这里的地势修筑长城,守卫河西地,已经断无可疑。但与秦长城的关系,还需要重新考虑。可见,史先生关于秦长城的实证材料是不足的。

跟 随史先生观点的彭曦先生,在1991——1993年,三次对大荔、蒲城、白水、宜君、黄陵诸县徒步进行考察,据彭曦先生面告,这些县份都有“堑洛”遗迹, 相关材料已经发表。本次 我们对蒲城县东部蔡邓乡水电站、西头乡政府、龙池镇(钤铒乡今并入龙池镇)所属旧钤铒镇一带的三处地点进行踏查,发现彭先生文中所举材料今天不是业已消 失,就是与我们的考察 结果不符。对于“堑洛”的性质,我们不禁又陷入了茫然之中。

据 彭先生说,在今蒲城县东北蔡邓乡西南水电站一带的洛河岸边,有“堑洛”与戍守遗迹。我们对洛河岸边与水电站南2公里的范围内,进行了仔细地踏查,在洛河右 岸台地与塬顶部 ,除了发现大量瓦片外,并无长城遗迹,或许经历十年的风雨与人为破坏,这里长城遗迹早已不存。发现的大量陶片,主要是细绳纹陶罐残片,据当地人介绍,是用 来埋葬逝者骨灰的 容器。但以质地、花纹判断,应是较早时期的遗物,彭先生以此判断此有戍守遗迹,或当有据?

从 洛河岸边陶片的分布处往西,为连绵的丘陵,名曰冢子梁,彭先生所说的烽燧遗迹,今天已基本看不到了。 在水电站南洛河岸边,我们试图找到“堑洛”留下的斩削痕迹,但是并无明显的迹象。倒是在洛河边上,有许多类似夯土的淤积层,若不仔细辨认,很容易会误以为 夯土而被看作长城 的。这种淤积层,是由于雨水的冲击作用形成的,厚度在10厘米左右,又由于年代的久远,每层因质地不同,留下了明显不同的风蚀痕迹。但是,这种淤积层也不 难辨认,首先,每层 的质地,有粗有细,中间的夹杂物也不同;最为关键的是,这种淤积层中,是没有夯窝的。这种淤积层,很可能就被彭先生误认为是夯土遗迹,是长城墙体。

从 蔡邓乡沿洛河南下约10公里,就到了西头遗址。西头乡政府一带,位于洛河西岸,是一片南北狭长的台地,东西宽约400米以上,台地西边为丘陵台塬区。这里 分布着大量的汉代绳 纹瓦片,随处可见,但并不见更早时期的瓦片。这里原为春秋时代晋国的北徵故城,秦康公四年(前617年)秦取之,汉因之设县,并在此建立漕仓[41]。   在台地西侧的山头上,目测有一突起,据彭先生文介绍为烽燧遗迹,由于登山十分不易,详细的情况我们不得而知。如果说这个遗迹为烽燧,并且年代在战国时代, 则显然与秦之北徵 故城有关。

在 蒲城县东南龙池镇界内、洛河西岸的晋城村一带,是历史上有名的重泉城所在。《六国年表》记载秦在“堑洛”的同时,又“城重泉”。洛河在龙池镇东北方向,拐 了一个大弯,由 东北——西南流向改成西北——东南流,晋城就位于洛河南岸。晋城南约1公里处,为原来的钤铒乡政府,现已撤消建制,并入龙池镇,因此旧时论者说到重泉,多 说在钤铒一带。在 晋城——钤铒一带,长宽各数公里的范围内,有大量的陶片分布,有板瓦、筒瓦、缶等器形,时代多为汉代。彭先生文中报道,本地上堡村有“堑洛”长城遗迹,晋 城周围有烽燧遗迹 ,本节予以讨论。

上 堡村,村名应为堡上村,彭先生文有笔误。堡上村位于晋城东南约1.5公里处,东边紧邻洛河。在今堡上村一带,我们没有发现长城遗迹。倒是在村北的坟地一 带、靠近洛河处发现 有一段南北向的夯土墙体,长约100米,圆夯,夯层厚6——10厘米,径14厘米,呈梅花状分布,排列十分整齐。在夯层中夹杂有其他时代的陶片,值得注意 的是还有两块秦砖,由此断 定本段墙体并非“堑洛”遗迹。本段墙体位于地势高亢之处,东面洛河河谷,隔河为大荔县境,现今的蒲城——大荔公路就由北而过;再以堡上村名断之,可能是历 史上一要塞堡寨之 类。在今天的晋城村西至于五更村、晋城村东南,有所谓的烽燧分布,据当地村民讲,原先数量在4座以上,彭先生文中报道有5座。现存有3座,两座位于晋城村 西南、五更村东南约1 公里处,其中一座南距排水渠200米、北距蒲城——大荔公路约600米,现状呈南高北低的鱼脊形,南北宽约30米,东西宽7米,据村民讲,原来比现在更为 宏大,为南高北低的三尖状 。整个台子为夯筑,夯层厚约7——10厘米,中间夹杂有战国秦汉粗绳纹瓦片及器物残片,时代也是以汉居多。另外一座在本座南200米防洪渠南岸,破坏严 重,已仅剩残底,高约1— —2米。据说在蒲城——大荔公路北侧约30米处,还有一座,已消失不存,但当地居民仍可言出方位。对于五更村一带这三个土堆的性质,若径言为烽燧,则无论 从其形制还是分布的 方位上,都还存在着疑问。比较明确的是晋城村东南的烽燧遗址。

本 处烽燧位于洛河西岸约1公里处,南为一天然(?)深沟,北临蒲城——大荔公路,正东就是堡上村夯土墙遗迹。在烽燧周围,有大量陶片分布,同于晋城、钤铒一 带情况。烽燧现呈上 小下大的圆锥体,上有一近代小庙,残高约8米,上、下直径分别约为1.5米和5米。夯层厚 7——11厘米,中间夹杂有绳纹瓦片与黑瓷片,可见这个烽燧,决不可被认为是“堑洛”同 时代的建筑。

史、 彭等先生认为“堑洛”乃长城遗迹,今天看来,这种以文献为基础——用文献记载来判断“堑洛”的性质与所谓“堑洛”长城的基本走向,再结合实地考察所得出的 结论,还嫌于 实证材料的缺乏。若果要判定“堑洛”为长城遗迹,则还要更多的证据——墙体的发现。在战国时期,洛河作为秦晋之间一道天然的屏障,把秦国与魏之河西地与上 郡分割开来,若秦 军沿洛河进行防守,也是理所当然的。但以我们现在所认知的“堑洛”遗迹来看,“堑洛” 很可能是利用洛河天然河道驻军,进行防守的一种方法,与堑河旁、堑河濒同例,仅仅在洛 河的某些地方把河道加深而已,而不是在地上另筑长城,当然在某些要害部位筑城或要塞— —如重泉,则是可以的,但却不是长城。《六国年表》在说“堑洛”的同时,又说“城重泉 ”,这一“城”一“堑”,语法上对比鲜明,“堑”义为掘,“城”为筑城,一掘一筑,是两种不同的守御之术。同样的情况还有《年表》记载的秦灵公八年(前 417年)“城、堑河濒 ,初以君主妻河”,都是“城”、“堑”同时进行的,足证“城”、“堑”有别。在洛河旁边发现的大量陶片,据我们在西头、晋城、蔡邓乡的标本来看,大部分是 汉代以后的,也不 利于“堑洛”作为长城的判断。虽说秦汉遗址经常存在着较强的沿续性,但是如果仅仅以发现的很小部分的城墙,或者一些疑似之间的证据,还不能对“堑洛”的性 质做最终的判定。

综上所述,对于“堑洛”性质的判断,有利与不利的证据同时存在,若说“堑洛”为长城遗址,还需要更多的证据来证明。

 三、渭南地区的秦魏城址

1、重泉故城

《六 国年表》记载,秦简公七年(前408年)“堑洛,城重泉”。秦有重泉县,汉因之,王莽改曰调泉[42]。 重泉城的地望,史志一般没有异议,都认为在今蒲城县东南旧钤铒镇一带。如唐《括地志》云“重泉故城在蒲城县东南四十五里”。今人在调查之后的结论则略有 差异。如《中国文物地图集》陕西分册认为在今晋城村东100米处;而彭曦先生则认为在今晋城村南约1公里处的旧钤铒乡政府一带。重泉城当得名于泉水,在今 晋城村西,有马泉等 地名[43],推测重泉必在这一带。

史 志记载重泉城在秦筑城后,汉代续有利用。如前所述,在钤铒——晋城数公里的范围内, 分布着大量的汉代陶片,又由于这里还有汉代漕渠等遗迹,在晋城一带犹为集中,所以这里的陶片的由来颇不易判定。晋城村西部,民舍南的土崖上,汉代的灰坑分 布十分密集,中间 夹杂有大量陶片,多为生活用器及板瓦、筒瓦残片。在这些灰坑密布处即村西,有一条南北向的夯土墙遗迹,长约300米,夯层厚7——9厘米,在本段城墙内外 以及城墙之上,令人注 意的是发现有大量汉代陶缶(瓮)及板瓦残片,陶缶的最大径有70——80厘米者,板瓦内饰布纹、外细绳纹,有两两相覆者。这段夯土城墙,是晋城镇外城的西 墙体,内(东)侧200米处 ,就是内城。由于在城墙的上下四周大量的汉代陶片的存在,我们怀疑很可能后世的晋城镇沿用了秦汉重泉城墙。晋城一带,是钤铒——晋城一带地势最为高亢之 处,东西各距洛河河 谷约1.5公里,北面隔洛河与大荔县党川村长城所在的铁镰山相望,西北面乃有马泉,南面紧邻蒲城——大荔公路,历史上就是交通要冲,是洛河上重要渡口—— 晋城渡所在。在这里 筑城,扼四面而守之,是十分适宜的。所以如《中国文物地图集》与彭曦先生所说的重泉的地望偏东或者偏南,可能都存在着误差。

2.阴晋——宁秦故城

阴 晋,在今华阴县城东北2公里处,西南距明清西岳庙越1.5公里。地本属魏,后属秦,秦始置县。魏文侯36年(前410年)秦侵阴晋。秦惠王前元6年(前 332年)“魏以阴晋为和,命曰宁 秦”。汉高帝八年又更名华阴[44]。 阴晋故城现存有城之西北角段城墙,呈矩形,长约 400米,底宽约6、高5米。史念海先生曾经误以为,这是秦简公“堑洛”长城的起首段的一 部分,长城是从华阴县东南的小张村而来,经过此处东北行,穿越渭河至于大荔县南的长城村,再西北行,穿过沙苑至蒲城县东南重泉故城一带。呼林贵先生经过踏 查以为,史念海先 生是把阴晋——宁秦故城与西汉京师仓的城墙误以为长城了,秦长城根本就没有经过华阴县城东,而就是今天华阴县城西的魏长城的南端,是魏长城沿用了秦长城的 起首处的。

3.少梁——夏阳故城

上世纪八十年代,呼林贵先生曾经对夏阳故城作过调查,呼先生推断的夏阳故城在今韩城市南的芝川镇西韩原之上,东距芝西村约1公里,位于堡安、吕庄、芝西村之间,城址犹存, 他描述说:

“故城依原而建,平面略呈长方形,东西约1.5公里,城墙的东墙、南 墙和西墙的一部分保存尚好。东墙最北段在瓦头新村之东约100米处,向南沿塬边经瓦头村苹果园、打麦场、司马迁中学西门外,在司马迁中学西南角墙外50米 处拐角向西。南墙沿吕 庄村北塬边而行。西南角在吕庄二队村西北的寨子旁。西城墙沿吕庄村之西的尸乡沟东边而建,时断时续。北城墙今地面已荡然无存,但根据当地老人讲述及一些迹 象看,基本上应在 今天堡安村通向瓦头新村的路北附近。”[45]

据当地村民讲,城墙前些年仍然存在,现已基本毁坏。我们在瓦头村西路边发现有一道南北向的夯土墙,似是夏阳故城的东墙。墙长约100米,高约3米,夯层厚4——13厘米。

夏阳故城西背韩原,南面约4公里就是魏长城,东面少梁原,少梁原南面就是水谷地与黄河相接处——夏阳渡,东北为水 谷地和梁山。故城扼水谷地之口,地势十分险要,在此筑城,的确是一个可守可攻的好地方。但是,这样的说法似与文献存在着矛盾。

在较早的记载如《水经注》中,夏阳的位置与呼先生推测的相同,详情可参上引呼先生文。但是在唐以后的注解中,不但少梁与夏阳的位置不同,而且夏阳故城也不在此处。

《括地志》云“夏阳故城,在县南二十里;少梁故城,在县南二十三里。”

《史记·张仪列传》正义:“少梁,同州韩城县南二十三里。夏阳城在县南二十里。梁山在县东南十九里,龙门山在县北五十里。” 《元和郡县图志·关内道二》:“韩城县,古韩国及梁国……梁国在今县南二十三里,有少梁故城。”

按 照唐人的说法,秦虽更名少梁曰夏阳,但是少梁、夏阳即使距离很近,仍是两城,夏阳在北,少梁在南,二城之间有数里的距离。唐人所指的距离韩城县二十里者, 应是今西少梁; 距离韩城县二十三里较靠南者,应是今东少梁,两地的位置与文献记载的里数相合。今天的西少梁与东少梁,都位于水谷地,一在水西,称西少梁;一在水东,称东 少梁,二者的位置关系是一西北、一东南,相距约2公里。

后人有的沿续唐人说法。如《清一统志》卷244同州府条引《韩城县志》云:“夏阳 故城,在县南二十里芝川镇北,基址犹存,其地曰西少梁里。又东少梁里,在县东南水 东,即故少梁城也。”按西少梁里即今西少梁,位于芝川镇北;东少梁里即今东少梁,位于芝川镇东北。呼先生勘察的夏阳故城在芝川镇西,与西少梁之间还有2 、3公里距离,如果肯定了《水经注》与呼先生的观点,则《韩城县志》记载的西少梁的城址是什么性质呢?或者说是一种误说呢?以现在芝川镇西的夏阳故城形势 来看,这个城址的军 事性是十分突出的,这是在判定其性质时应特别注意的。在这个夏阳故城的四周,虽然东、南两面都有河流流过,但是,这里地势高亢,要下到河谷取水,十分不 易,凿井也不方便。 这个城市方圆有几公里,这么大的城市,若作为一个军事要塞尚可,但是作为一个国都—— 如梁国国都,或者县治——如秦汉夏阳县治,长期的生活取水就存在着困难。所以,我们怀 疑,今芝川镇西的城址,是筑于秦晋(魏)争夺激烈的东周时期的一个城址,当无大碍,但是否夏阳,则还有疑问。

新近,陕西省考古所的同志, 在今天东少梁一带的东少梁原上,发 现了所谓的少梁城城墙,在其南边还有一道类似魏长城的长城,与前述两道魏长城平行,亦呈约东西向。由此推测,少梁城当在今天芝川镇东北的少梁原上 [46]。 这个城址因为在 东少梁附近,因此,若说是少梁城,则与唐人以及旧志的说法一致,有着一定的文献依据。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可喜而须慎重考虑的消息。大家知道,韩城一带先秦 ——秦汉时期古城 址(包括长城)的存在,有着复杂的历史背景。文献记载那个东周时期的梁国国君就喜欢筑城,并且因之亡国。而少梁城的形成,至少经历了三次修筑。因此,韩城 一带故城址性质的复 杂性,需要研究者给予足够的重视。很可能在少梁城(包括夏阳)修筑的数百年间,伴随的还有城址的变化,从商周梁国到少梁,再到夏阳,城址容有不同。前引东 少梁、西少梁地名的 存在,以及现今在芝川镇一带记载与发现的不止一处的城址的存在,就是说明。若说这个城址是少梁,那怎样解释上文芝川镇西的那个城址呢?又怎样解决与文献诸 如《水经注》的矛 盾?要解决这些矛盾与迷团,最重要的就是对这些遗址的进一步发掘解剖了。

 

 

                                     

①如《清一统志》卷243同州府条,描述同州形势说“前居华岳,后临泾渭。左控桃林之塞 ,右阻蓝田之关。许洛水陆之际,形胜名都,西蕃奥府。”

②③叶小燕《中国早期长城的探索与存疑》,《文物》1987年12期。下引叶说出处同。

④史念海《黄河中游战国及秦时诸长城遗迹的探索》,《中国长城遗迹调查报告集》第52— 67页,文物出版社1981年2月。下引史说关于魏长城的记载,皆据此文。

⑤姬乃军《陕西富县秦“上郡塞”长城踏查》,《考古》1996年第3期。

⑥瓯燕、叶万松《“上郡塞”与“堑洛”长城辨》,《考古与文物》1997年第2期。下引出 处同。

⑦陈梦东、刘合心《魏国西长城调查》,《人文杂志》1983年第6期。

⑧ 国家文物局主编《中国文物地图集》陕西分册,西安地图出版社1998年12月。⑨《韩非 子·内储说上》记载:“李悝为魏文侯上地之守”,“上地”或指上郡地,魏之有上郡,因此或可上溯至战国早期。戈之年代从陈平。见陈平《试论战国型秦兵的年 代及有关问题》, 《中国考古学研究论集——纪念夏鼐先生考古五十周年》,三秦出版社1987年12月。

[10]史念海先生认为此时的魏之筑长城并不存在,见《探索》文后注释。

[11]《六国年表》、《魏世家》、《秦本纪》等记载魏文侯36年(前410年)秦侵阴晋。秦 惠王前元6年(前332年)“魏以阴晋为和,命曰宁秦。”

[12]临晋本大荔戎王城,大荔戎灭后属秦。《魏世家》记载,魏文侯十六年(前430年。《 年表》在秦简公6年,前409年)筑临晋、元里。后复又属秦,秦始皇陵上出土陶文有临晋印记的陶文3件(袁仲一《秦代陶文》第575页。三秦出版社1987年5月),可证。

[13]《左传》宣公十五年记载,秦桓公十年(前594年)秦攻辅氏,败。

[14]《魏世家》记载魏文侯十七年(前429年)“攻秦,至郑而还,筑洛阴、合阳。”《正 义》云:“洛,漆沮水也,城在水南。《括地志》曰洛阴在同州西也。”《六国年表》记载秦献公十九年《前366年》,秦败韩、魏于洛阴(一作阳)。

[15]《六国年表》记载前354年秦魏战于元里,秦斩首七千,并取魏少梁。《魏世家》记 载魏文侯六年(前440年)魏城少梁,十六年(前430年。《年表》在秦简公6年,前409年)筑临晋、元里。

[16] 新城,晋有新城,即今曲沃县;韩亦有新城,在今洛阳南伊川县。秦 亦有新城,在 今澄城县东北20里(《陕西通志》卷三引《新澄城县志》),钱穆从之,以为《左传》记载的僖公十八年(公元前642年)梁伯所筑城(见钱穆《史记地名考》 第308—309页,台湾三民书局 1984年再版)。晋襄公5年(前623年),晋围(元里)、新城(《十二诸侯年表》、《晋世家》)。战国时为秦公子封邑。秦始皇陵出土陶文上有“新城 义渠”、“新城如步”等私名(见前引袁著第571页)。孝公元年之时,新城或属于魏。

[17]少梁位置文献记载颇多,如《史记·赵世家》正义云少梁在同州韩城县南22里。见文 中。

[18]《秦本纪》记载秦武公十一年(前687年)初县之。《六国年表》记载前413年,秦与魏 战于郑,败。

[19] 一名武下、武平城(《魏世家》之《索隐》、《括地志》)。《秦本纪》记载秦康公二 年(前619年)伐晋取武成,厉共公二十一年(前456年)晋复取之。《六国年表》记载秦惠公十 年《前390年》秦与晋战于武成,秦胜,秦或在武成战后有之,是以秦可以在秦孝公十九年( 前343年)筑城于此。

[20]今蒲城县东南晋城村一带,史志记载颇多,不列举。见文中。

[21]或即今蒲城县东。清雍正年间《陕西通志》卷三记载此处有蒲池(小蒲川)。另有蒲在 今山西境内,因此时秦地尚不至此,此蒲当在陕西东部。

[22]今澄城县西南,俗名避难堡。见文中。

[23] 繁庞,或说即庞,在今韩城东南、少梁北。《陕西通志》卷三引《韩城县旧志》:“ 庞城在韩城县东南。”本秦地,《六国年表》记载秦灵公十年(前415年)“(秦)补庞、城籍姑”。魏文侯十三年(前433年)时曾经为魏所围,“(魏文 侯)使子击围繁、庞,出其民。”( 《魏世家》。《年表》在魏文侯33年——前413年),于此庞应在前433年以前就是秦地。《魏世家》记载秦献公二十三年(前362年)秦取庞,庞复属于 秦。

[24]《六国年表》记载秦灵公十年(前415年)“(秦)补庞、城籍姑”,《秦本纪》正义引 《括地志》:“籍姑故地在同州韩城县北三十五里”,大致方位在今韩城市北梁山下、龙门镇南。

[25]《史记·秦本纪》索隐:“梁,嬴姓。”传世有梁伯戈(《三代》十九·五三)。

[26]《史记·晋世家》正义引马融说。

[27]《左传》僖公十九年。

[28]《史记·太史公自序》索隐。

[29]《史记·秦本纪》。

[30]事在秦灵公8年(公元前417年),参《六国年表》。

[31]事在秦简公7年(公元前408年),参《六国年表》。

[32]姚双年《陕西合阳新发现战国时期秦长城》,《考古与文物》1993年第3期。

[33]辛德勇《论魏国西长城的走向——与陈梦东、刘合心同志商榷》,《人文杂志》1985 年第1期。

[34]张筱衡《梁惠王西河长城考》,《人文杂志》1958年第6期。

[35]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陕西工作队《陕西华阴、大荔魏长城勘察记》,《考古》1980 年第6期。

[36]呼林贵《陕西华阴境内秦魏长城考》,《文博》1985年第3期。

[37]齐鸿浩、袁继民《陕西澄城县、黄龙县交界处战国魏长城》,《考古》1991年第3期 。

[38]彭曦《秦简公“堑洛”遗迹考察简报》,《文物》1996年第4期。下引出处同。

[39]陈梦家《汉简缀述》第207页,中华书局1980年。

[40]史念海《洛河右岸战国时期秦长城遗迹的探索》,《文物》1985年第11期。

[41]彭曦《陕西洛河汉代漕运的发现与考察》,《文博》1994年第1期。

[42][44]《汉书·地理志》。

[43]历史上或称作白马泉,参前[21]引《陕西通志》卷十三。

[45]呼林贵《陕西韩城秦汉夏阳故城遗址勘察记》,《考古与文物》1987年第6期。

[46]据陕西省考古所2002年度总结会岳连建先生披露。

(作者:秦俑馆考古队馆员)

发表时间:2003.2 文章来源:《秦陵秦俑研究动态》2003年第1期

本文转引自http://www.hylae.com/qhsxxw/history/htdocs/XXLR1.ASP?ID=5297,若不允许转载,敬请告知。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陕西渭南地区的秦魏长城及城址考察
喜欢 (2)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