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王英之:长城如此温热(41)寄望石狮子

长城随笔 长城 作者 619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潘家口

(杨理先生摄)

中国没有狮子,但是石狮子却很常见。

他们常常成双作对故作姿态守卫在宫殿、庙观、陵墓、府邸等处门前,威武庄严,颇有神灵遗风。

长城上陈设石狮子,很少有人知道,而且不是一对两对,在万里长城线上有多少敌楼就有多少对石狮子!

只是长城石狮子要比通常所见的宏大建筑物守门的石狮子小得多,雕刻水平简单平实,只有30-50厘米高,大小与农家使用的小板凳差不多。选材都是出自当地,看得出来当初长城人陈设石狮子只是取其意,而不是为了单纯地装饰。

细想,长城长万里,得造多大个的一对石狮子能与伟大的人间建筑物相匹配?摆在哪里才合适?长城人的办法是化整为零,做小小的石狮子,安放在敌楼里,同样达到驱邪避祸、镇宅保家、吉祥如意、平安喜庆的作用。后来北京卢沟桥造桥人学习了长城先进经验,也化整为零满桥栏杆雕刻了485个小石狮子,虽然小巫见大巫,却开了桥梁建筑史装饰美学之一代先河。

关于长城敌楼石狮子,极少见诸长城学者的文献,更没有人注意到石狮子在长城文化层面的意义。

也许长城历经千年,在清朝渐渐失去了军事防御的实际意义,无兵看守,逐渐荒凉,墙坍楼塌,有关的文物被尘埋了,所以长城学术研究者因为长城太长,秘密太多,文化涵盖得太广,疏理起来虽然可以鸿篇巨制,确是疏漏了小小的石狮子。

有幸的是,蓟东长城板厂峪还保存有长城石狮子,为我们管窥长城文化提供了实物依据。长城守将义乌兵后裔许国华说:他小时候在长城上玩耍几乎在每个敌楼里都发现有小小的石狮子,只是没有当回事儿,随便玩玩丢来丢去。等到有了长城保护意识,再去找,已经无影无踪。几十年过去,时过境迁历史又覆盖了一层尘土,好多的东西都没有了,所幸在难攀的绝壁之巅,人迹罕至之处,因为没有人为的破坏,敌楼完好,石狮子依然守望在“门卫”岗位上,他们不知道人世间发生的巨大变化,不知道他们自己已经成为历史的遗存,他们默默呵护主人的敌楼,恪守职责,尽管风化得面目全非,依然端坐望天,令人崇敬,为之流泪。

长城上的是狮子透露给我们什么文化信息呢?

狮子非我国之产,据说最早见于汉代,传说东汉时期,章帝当国时,西域大月氏国向其进贡一头金毛成年狮子,轰动一时。后来随佛教东进,狮子作为神兽形象在我国传播,逐渐融入我国民族文化,狮子雕像被赋以神话色彩,成为灵兽、吉祥如意的瑞兽,与麒麟一同享受人们的尊崇。

据佛教文献《灯下录》载:佛祖释迦牟尼降生时,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做狮子吼“天上地下,唯我独尊!”所以,佛教徒把狮子视为护法之神兽,认为狮子吼为佛音,顶礼膜拜。唐宋以后,民间有人将里坊防风抗震用的大块压石,用狮子形象雕刻,取纳福招瑞吉祥兴邦之意,此后相沿成习,蔚然成风。《析津志辑佚·风俗》里介绍元代风情时说:“都中显宦硕税之家,解库门首,多以生铁铸狮子,左右门外连坐,或以白石像,亦如上安顿。”石狮子把守大门不止一户两户,一个“多”字点明此风流传甚广。其作用主要是避邪纳吉镇卫宅门。你想想狮子是文殊菩萨的座骑何等威严!当然可以震慑万物,用来镇宅避邪驱逐不祥之物,抵御恶道牛鬼蛇神带给人们侵害。一句话:以正压邪保和平。石狮子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进入长城窟里就顺理成章。长城的功利性很明显——防胡保国。长城人守边是保家卫国,所以请石狮子入住楼橹顺理成章。长城后裔传说,以前老一辈守长城时,阴历每月的十五,楼主人必须用清水调和兵盐,轻轻滴擦洗石狮子的眼睛,寄望其火眼金睛看清小人、辩清善恶、驱逐邪鬼,保家平安。因为长城人的孩子多在长城上长大,童年岁月常常跟妈妈学唱童谣:摸摸石狮子头哇,一生不用愁;摸摸石狮子背呀,好好活一辈辈;摸摸石狮子嘴啊,夫妻不吵嘴;摸摸石狮子腚伊儿呀,永远不生病;从头摸到尾,财源滚滚大水流呀呼嗨。还有传说,那些死了丈夫坚守敌楼戍边的小媳妇,晚上害怕,就搂着石狮子睡觉,邪鬼不侵,一觉睡到大天亮。一般的石狮子都是蹲守在敌楼的门口外,也有放在敌楼里的,石狮子都是面朝劵门,寄意牢牢守望家门。

蓟东长城的石狮子规规矩矩的四百年不曾合眼。

(本文作者:王英之先生)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王英之:长城如此温热(41)寄望石狮子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