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王英之:长城如此温热(44)萝卜角

长城随笔 长城 作者 624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箭扣03西大墙

(杨理先生摄)

春风吹来,燕山南坡一天天见绿,最早张开笑脸的是山杏花,远远看去白花花的透着粉红色的喜气,长城后裔村里的女人们,就胳膊挎一个小蓝子上山采野菜去了。有时候,小孩子爱跟着妈妈后面,甩着手里的绿柳条,追逐翩翩翻飞的白蝴蝶,在春天里耍欢。

野菜的品种很多,它们在蓟东山区南坡暖窝里长的很好,它们矮矮地一簇簇连片出土,尤其在山岩的缝隙里哜哜嘈嘈地排起一溜子,如果运气好,着准就是半菜蓝子,喜煞人呢。

现在长城脚下的守军后裔们,与先祖那个年代不一样了,四百年的时间跨度,不仅生存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人们的思想意识也与时俱进,有了更高地追求,只是长城依旧。那里的人愿意吃野菜,不是为了充饥,也不是像当前城市里富裕起来的人时兴养生长寿求自然之珍。长城人喜欢野菜是一种留恋、一种习惯、一种念想、一种传统。

板厂峪村吃野菜有许多方法,可以焯了粘大酱、炒肉、拌凉菜、做饺子馅、做波栎叶饼、做煎炒烹炸都适宜……

但是最好吃的是炖,每到傍晚,山村上空升起炊烟,炖野菜的香味儿会四散开来,家猫家狗都回家守在灶台边,抽鼻子瞪眼睛咽口水。大人们早温好了老酒小烧,盘腿上炕,拉架子等好“戏”登场。

老许告诉我,板厂峪农家的炖野菜有独特的味道,往往外地人学不来。那是太好吃了!可以说天下没有那个味道。听得我直接流口水。为什么呢?不是他们那里的野菜有什么特别,是因为他们那里的做法特殊。比方说:他们那里的人们,在秋天家家户户都将红萝卜收在庭院里,将萝卜洗干净,切成核桃般太小的角块,趁天气好,晒它几天,晒成干,存储起来准备一冬的用度。老辈的传统叫存“萝卜角儿”,这东西是炖野菜的主要原材料。当然,萝卜根,萝卜皮都留用,一点儿都不许浪费。老理讲,老年月,先祖守长城的时候,粮食很少,不够吃,都是靠野菜,树皮,山果配着吃,没有浪费的东西,因为可吃食物来之不易,必须倍加珍惜,所以凡是能进嘴的东西,都要物尽其用。

还有现在的城市家庭,都把芹菜根、叶、白菜帮子等无情地丢掉,令人心痛。实际上这些都是好吃的东西。山里人都把他们洗净晒干,等冬天烀了吃,很美味。

老许说,把萝卜角干、南瓜干、放在一起烀(炖),待稣了加上野菜再烀一会,放上长城后裔祖传的调料,那就是人间美味,长城珍饈。我评价那个味道话,那里隐藏有历史的酸甜苦辣咸五味,厚道,甘醇,回味无穷。

我觉得,萝卜角儿不简单,平凡里有浓情。

谁都知道,萝卜是再平凡不过的大众食品,怎么做都是萝卜味道,很少招人待见。长城后裔们把萝卜视为珍饈,做出了生命需要的广度也做出了勤俭人生思想的深度。也许这就是长城给我们的宝贵遗产,四百年来在长城后裔们的意识里面流传,像不绝的清泉。

有时候,我们身边出现许多过分奢侈的现象,甚至暴殄天物,不以为耻。还有的显富,张扬他们漠视别人生命的麻木不仁。尽管刘锡禹说“贾客无定游,所游惟利处”,你们赚了钱,也该依循天道,还有个做人的底线。社会的资源不容糟蹋,说的浅白一点,对待社会资源的问题是关乎一个人品味的问题。

长城后裔们还在坚守的萝卜角不是一个风俗的菜品,是一种对传统的信守,是长城的自强不息精神的传承,长城是一砖一石磊起来的,长城也是一分一秒守下来的,长城将士吃了四百年的野菜,也吃了四百年的萝卜角。那是天给的材料、长城人的智慧、时间的煎熬、人性的骄傲。

我的意思不是要我们现代人回头受苦遭罪,只是别忘本坚信老话“成由俭,败由奢“而已

经常吃吃萝卜角另有味道。

本文作者:王英之 先生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王英之:长城如此温热(44)萝卜角
喜欢 (1)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