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古北口长城与清代治世思想

长城论文 长城 作者 1801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IMG_20151113_092402

享誉中外的万里长城,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建筑。但自秦筑长城以来,历代皆以构筑长城为筹边要务,屡作修葺连缀,或兴工增筑,用以防御北方游牧民族对中原农耕区域的骚扰,从而形成了“长城限夷夏”的历史痼见。

1644年,发源于长城以北的满洲长驱入关,一统华夏,长城内外,四方凝聚,蜿蜒万里的长城,遂成为横亘东西的古代建筑遗迹。

有清一代,盛世皇帝频往于长城内外,特别是圣祖康熙修建避暑山庄,频繁出古北口雄关,清帝不仅目睹了以古北口长城为代表的长城雄姿,亦发现了其沧桑巨变。荏苒流光,世事递嬗,引发出清帝众多感慨诗文。这些诗皆托物言志,充分显示出几代盛世清帝的治世思想。可以说,古北口长城与清代治世思想关系密切。

康熙二十二年(1683)夏,康熙帝北巡道经古北口长城,赋《古北口》诗一首:

断山逾古北,石壁开峻远。形胜固难凭,在德不在险。

短短四句诗文,不仅概括了古北口地理之险峻,而且浓缩了满洲劲旅数次突破明朝据险防守的历史。这是康熙皇帝第一次流露出不以长城为凭、更不以地理险要为恃,而以德政、德威统御天下的治理世用兵思想。

诗中提及的“石壁”,是指明代在古北口营建的“石匣营”。 据《长安客话》载:“古北口西南有石匣营……洪武中建土城。嘉靖庚戌,虏大举南侵,自古北口入;癸亥,又自墙子岭入,皆道经石匣。越明年,增筑石城,屹然遂为一巨镇矣。”。可见雄关虽然高峻,明朝在强敌面前却无险可恃。康熙皇帝对这些历史经历十分熟悉,深知“长城石壁未能阻档我太祖大兵”,原因在于明朝“为政腐败,天子失德,国体衰微”,不堪强兵冲击。

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圣祖北巡,扈从的礼部和翰林院诸官见长城残破,曾奏询皇上可否维修,圣祖表示:“自古长城之为边墙,国强则固,国弱则不固,明(朝)失德即失凭依。历来守险者乃御敌之下策,徒为劳众耗财之举。”圣祖受臣僚奏议所悟,当年再赋《出古北口》诗一首:

年年秋称此经过,峭石天成险隘多。沙漠名王皆属国,但留形胜壮山河。

诗虽然只有四句、却表达了圣祖高远、深邃的见识:时代不同,物是人非,历史上频频骚扰中原的北部游牧民族,特别是漠南、漠北蒙古,于今已心悦诚服地归依朝廷。因此,雄伟的万里长城作为人文形胜,也就只剩下壮我华夏山河的意义了。

康熙三十九年(1690年),孤陋寡闻的古北口驻防总兵蔡元,只知道皇帝频频北巡筹措边防,却不清楚圣祖以文治修明,以武威克敌,拓宇开疆的战略思想,奏言“殛需整修边墙,葺治关隘数十区隅”。翌年,工部复议蔡元奏请,也以为“占北口一带边墙倾塌甚多,应如蔡元所请,于夏兴工为宜”。有鉴于此,圣祖明发上谕批驳:

蔡元所奏,未谙事宜。帝王之治天下,自有所本,原不专恃险阻。秦筑长城以来,汉、唐、宋亦常修理,其时岂无边患?明末我太祖统大兵长驱直入,诸路瓦解,皆莫敢档。可见守国之道准在修德安民。民心悦服,则郑本得,边境自固。所谓“众志成城”者是也。如古北口、喜峰口一带地方,脱皆巡阅,概多损坏。今欲修之,兴工劳役,岂能无害百姓?且长城延衷数千里,养兵几何方能分守!蔡元见未及此,其言甚属无益。(《清圣祖实录》卷一五一)

清圣祖长于总结历史经验,不以土石长城为藩屏,倡行北巡,“察民虞,备边防”,绥怀边远,以“民为邦本”,精心构筑“民心长城”,这一见识是十分高明的。在他以后的雍正、乾隆、嘉庆三朝,这一思想仍被奉行。

雍正后,乾隆皇帝继位,国势更趋鼎盛,尤不以长城关隘固边。乾隆六年(1714年),乾隆帝北巡过古北口长城,特赋《古长城》诗一首,阐发长城内外是一家的道理:

延袤古长城,东西数万里。其说出蒙古,克勒木迤逦。汉书称龙堆,仿佛疑既此。蜿蜒走山川,见田其谬拟。何曾为之记,浅言抉深理。天地自然生,南北限以是? 设云人力为,早应就倾杞! 然今果限谁?内外一家矣。

诗的大意是说,自己的诗意虽然浅显,而理念却至深:地势险要系自然生成,长城则是人力所为:如果长城是为隔断南北、阻滞内外一家而建,那么它早就应该倾倒废弃了。事实上,它的存在又能阻限谁呢?这已被历史所证明,特别是在今天,长城内外已经统为合睦一家!这种见的,确是一代雄才大略君主的豪壮之言!

乾隆八年(1745年),乾隆帝北巡,又写了一首《望长城作》诗:

金墉迤逦依山尖,想象当时守备严。但拟天骄祛冒顿,那知民怨萃蒙恬。千秋形胜因循览,万古兴亡取次觇。 自是天心无定向,以来违顺卜黧黔。

诗中评点当年蒙恬奉命监修长城,结果劳民积怨,秦二世而亡。如今长城的作用只可供“千秋形胜”观览,令人体味“万古兴亡”得失。事实上,国家兴废,天心并无定向,亦不在“金墉”险阻之守,而在于能否得到百姓的拥戴与支持。

嘉庆皇帝即位后,大清政权已从盛世进入衰落。但他仍恪守盛世皇帝关于长城不足恃险的思想,毕生热衷北巡,省方观民,绥怀”外藩”。嘉庆帝在位25年,共举行北巡大典18次。每次自圆明园启銮,途经古北口时屡有诗作,先后近50首。嘉庆咏长城诗,立意、内容多有重复,虽不及康熙、乾隆,但其怀古言志的兴趣却远高于两位前辈。兹选录其具有代表性的一首咏古北口诗。

嘉庆三年(1798年)元月,嘉庆帝北巡过古北口,赋《古北口长城歌》:

万里连绵置戍长,东接山海西甘凉。劳民疲力奋白梃,万世丕基二世亡。乃知在德不在险,祖龙侈愿终荒唐。雉堞排空果何用?漫论南北分岩疆。我朝承天大一统,西逾沙海东扶桑。中外不殊若户闼,列圣厚泽施汪详。皇文敬述益博厚,六十余年德化抇。雄关稽古存其概,怀柔每岁临山庄。扈随拈管纪事实,殚心继序敢不蘉。

诗中首先指出秦始皇筑长城,东起山海关,西至甘肃凉州。当年秦始皇心存万世基业,却因筑长域劳民积怨而至二世败亡。从而重提清圣祖(康熙,治国”在德不在险”的名言,讥笑历史上以长域求安宁的荒唐。姑且不说长城不足以御强敌,就是人为划地南北也是无益之举。历史上留下的古北雄关,而今只能“稽古”“存概”。

嘉庆皇帝关于“雄关稽古存其概”的见识,在此之后还曾多次表示。如嘉庆六年(1801年)夏,”霪雨连月,长城边沿山水自泄,柳河、潮河,(长城,旧堞冲颓,上命略为修整,以存其概,用志古迹。”嘉庆七年夏,嘉庆帝北巡过古北口长城,为怀念父皇,撰写《恭和御制<过古北口>作》诗,诗中谈及上一年对冲颓的古北口长城””命工略事修整”时,再次提出“长城作古迹,留为后世观”的积极思想。

清盛世的几代皇帝在诗文中不断否定历史上中原政权以“和亲”“筑长城”为手段的御敌思想,并积极探索实现长治治久安的政策渠道,他们在文治武功的基础上,汲取历史经验,于北巡中推行薄来厚往的民族怀柔政策,从而奠定中华民族国家的思想统一,增强了各民族间和睦相处的凝聚力。

清帝北巡,特别是屡经古北口长城,具有浓厚的政治色彩,是以北巡取代长城历史地位的时代发展趋势。我们可以这样认为:古北口长城不仅是长城建筑的精品,更是清代治世思想形成的重要参照物。古北口长城由此载入史册。

小编后记:

本文作者密云区党史办李东明先生,王长青先生4月26日润色并推荐给“长城时光”亲友群。承王先生之惠,得俯允分享到“长城时光”网站。2016年4月27日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古北口长城与清代治世思想
喜欢 (3)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