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与校友猫爸论长城的作用

长城问答 huang 673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本文目录
[隐藏]

校友猫爸,小黄不知其姓名,是否校友,其实也属猜测,未证实。

平时不关注,今天读他的一篇文章,全因标题而乘兴,却也因其结论而深感沮丧。且慢,是在说校友的文章不好?不,刚好相反,他的文笔实在是太好了!他的文章的部分观点实在是太让小黄欢喜了!然而,愚以为,此文委实不该过分强调长城,尤其不该过分以此联系到长城的作用上。为啥这么说?且容我们带着这个问题阅读全文再说:

长城仅仅是防备外敌的吗

作者:猫爸

古代“关梁”合称,桥梁和关卡,在古人眼里,是相同的东西。为什么把“梁”当成关卡呢?一则因为古人划分边界常常以现成的山、水为基础。在河水旁建个桥梁,自然也就成了关卡。二则“梁”除了本义高架桥之外,还引申出了“遮挡”的意思。古书上说:“石绝水为梁。”意思是一条长石横绝水面,让人可以通行,叫做“梁”。这个梁,古书上还有“堤坝”的意思,也就是说,除了桥梁的作用,它还有遮挡水流,不使外溢的“堤坝”作用,其意义着眼在“遮挡”。

这可以比较互证。古代架在水上起桥梁作用的横木,还可以称为“榷”。按照《广雅》的说法,“榷”和“梁”的区别,只在于“梁”略宽些,“榷”更窄,后者就是我们今天说的“独木桥”。

“榷”除了桥梁的意思,最有名的意思还有“垄断专卖”。《汉书·武帝纪》:“初榷酒酤。”颜师古注引汉应劭曰:“县官自酤榷卖酒,小民不复得酤也。”又引三国韦昭曰:“以木渡水曰榷。谓禁民酤酿。独官开置。如道路设木为榷。独取利也。”所谓的“垄断专卖”,原来就是从桥梁的意思引申出来的,独木桥一架,你只能从那通过,通过就得交钱。后来即使在没水的地方,横一根木杠,也叫“榷”,也可以截断行人,收过路费了。所以,汉武帝下令把酒由国家专卖,称之为“榷酒酤”。就是用横木截断其他卖酒渠道,由他专营。这是“合法”的。民间也有类似不合法的,比如强盗突然从树林里跳将出来,大喊一声“剪径”,也很形象。剪断道路,也就是隔断内外,使两方不能相通,和榷梁堤坝的作用是一样的。

我曾经写过一篇论文谈“垄断”一词的本义,所谓“垄断”,也就是横设关卡,把获利渠道“笼罩”“截断”,从此两不相通,里面的人两眼一抹黑,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外面当然也不了解里面,但它毕竟天地广阔,并不像里面那样可怜。“垄断”的词义,和“遮蔽”是相关的,因为截断了通道,等于就是遮蔽了眼睛,遮蔽了视线。《愚公移山》的故事中,最后愚公感动上天,夸娥氏二子把太行、王屋两山从愚公家门前搬走,“自此冀之南、汉之阴,无垄断焉”,意思是冀州之南,汉水之北,从此一览无余,再没有东西遮蔽了。“无垄断焉”,就是无遮蔽焉。而我们平常所言垄断集团,其实就是遮蔽别人,自己独霸利益。《盐铁论》里讲“障山泽”,也是一样的意思。“障”者,遮挡也,遮挡(别人进入)即方便独占。

由此就可以推阐。截断内外,独霸资源,古人称为“垄断”,但其中的“垄”字,《盐铁论》里写作“笼”,桑弘羊帮助汉武帝搞盐铁专卖,不许民间企业插手,称为“笼盐铁”,也很形象。把“盐”和“铁”关押在笼子里,由他处置。若把一个国家变成笼子,里面的人命运自然也一样。所以,专制社会的本质,不出乎“垄断”二字。专制,专者,专有也。制者,裁断也。专制就是专有裁断权,和“垄断”的意思是相通的。

所以,凡是边境管理很严格的国家,统治者都是把百姓当成取得了专卖权的牲畜来看待的。这样的国家,完全是国民的灾难。但也没办法,谁让你就是人家牢笼里的动物呢。

由此可以继续推阐,伟大的万里长城,绝对不是我们普通平民的骄傲。因为,统治者早就说了,长城并不是专门对外的。

汉元帝时,经过长期的拉锯战,匈奴发生内乱,呼韩邪单于归附汉朝,发誓两国再不打仗,并请求元帝撤去边塞守卫,他情愿为汉朝守边。元帝让群臣讨论。郎中令侯应表示反对,并列了十条理由,有几条特别提到长城的另一个功能,其中第四条说:

自中国尚设关梁以制诸侯。所以绝臣下之觊觎也。设塞徼。置屯戍。非独为单于而已,亦为诸属国。降民本故匈奴之人,恐其思旧逃亡。

意思是,中国国内就建有无数关梁,用来对付国内诸侯。长城并不专对付单于,也为了防备各投降的属国百姓,他们以前就是匈奴人,怕他们思归逃亡。

这条很直率,据《张家山汉简》,汉朝中央非常重视函谷关的防卫,凡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比如十石以上的弩,皆不许出关。东边的诸侯国民如果娶了关中女子,是引诱汉朝人逃亡,要判重刑。关中是汉朝直接的禁脔,垄断中的垄断。此外,侯应列举的其他三条理由也非常直白:

往者从军。多没不还者。其子孙贫困。一旦走出。从其亲戚。六也。又边人奴婢。怨苦欲走者多。自知匈奴中乐。无奈边候急切。何时有走塞者。七也。盗贼桀黠。群辈犯法。如其窘急。亡走北出。则不可制。八也。

第六条说,汉朝投降匈奴的人也非常多,因此怕国内的人出去投奔亲戚,减少国内奴隶的数量,这对统治者来说是很大损失。第七条则更赤裸裸,边境奴婢生活困苦,时时想方设法偷渡出关,适彼乐土,去匈奴过快乐的日子。只是苦于汉朝边关防备严格,跑不掉而已。第八条,则担心劳改犯逃离中国,给汉朝带来巨大的不稳定因素。

元帝听了很开心,于是“乃使车骑军口喻单于曰。中国亦有关梁,非徒以备外,亦以防中国之奸邪放纵,出为寇害。故为制度以专众心。”呼韩邪一听,原来如此,不能妨碍人家奴役屁民啊。也就不再坚持了。

这就是我们日常引以为傲的长城的巨大功用。长期以来,教科书就告诉我们,长城是抵御外侮的;可并不告诉大家,抵御外侮的效果并不佳,否则就没有胡人屡次入主中国了。它更主要的功能是:截断、遮蔽内外,不让里面的东西跑出去,不管是财货,还是人口,所以才有层出不穷的偷渡。换句话说,不管实际效果怎样,它主要是圈住奴隶的栅栏。

 

文章写完了,不容置疑,此文酣畅淋漓,写的人带着书生意气挥斥方遒,读的人也于心有戚戚焉!

于是,评论让我们也不得不长城研究者深深震撼!摘录几条于下:

这姚:还有就是收进出口税用的,雁过拔毛。(16个赞)

荣林  LRG:长城即羊圈,防狼进,防羊出。(15个赞)

cutwind:以前去八达岭玩,发现长城垛口南高北低,百思不得其解。不知是复原搞反了,还是山势走向使然,又或如大王所说,长城也是备内的。(14个赞)

王晓天:不错。逆向思维,长姿势。(6个赞)
梅:这篇论点之前看大王提过,之前没有用类似的思维方式思考过事物,都是被洗脑的惯性。多谢点拨(5个赞)
蕊:差不多同时期的罗马拆掉了城墙,成为了不设防的城市。差距真是有点大……(4个赞)
檸檬碎片:史景迁說秦也給中國人的心理也造了一座牆,歷代又不停加固這道心墻!(2个赞)
lian:垄断和愚昧是相辅相成的(2个赞)
一天:所以呢,不要瞎自豪!大国的古老历史,就像老屋,灰尘垃圾破烂都多!要在破烂里找值钱的,太难。(2个赞)
阿宽2008:抄段歌词,大家都好好学习一下 长城长  —董文华—  都说长城两边是故乡  你知道长城有多长  它一头挑起大漠边关的冷月  它一头连着华夏儿女的心房  太阳照长城长  长城雄风万古扬  太阳照长城长  长城雄风万古扬  你要问长城在哪里  你看那一身身一身身绿军装  都说长城内外百花香  你知道几经风雪霜  凝聚了千万英雄志士的血肉  托出万里山河一轮红太阳  太阳照长城长  长城雄风万古扬  太阳照长城长  长城雄风万古扬  你要问长城在哪里  就在咱老百姓的心坎上  太阳照长城长  长城雄风万古扬  太阳照长城长  长城雄风万古扬  你要问长城在哪里  就在咱老百姓的心坎上  心坎上(2个赞)

可爱的小赤司:古人云,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显然只是美好的理想,现实恰恰相反,历朝历代耗尽国库修一批豆腐渣工程,倒台的时候也帮不上忙。。。(1个赞)
三生石上旧精魂:从小到大,长城总是被赞美,可是我一直觉得怪怪的,原来如此!(1个赞)

无解:黄家驹说它是一道疤痕,而且,围着老去的过度,围着事实的真相,围着浩瀚的岁月,围着欲望与理想。经大王一说,觉得黄家驹境界究竟还是与一般流行歌手不一样了。

(全部为原文复制,点赞数只是暂时的情况,且未复核,不一定准确,见谅)

 

首先要说明:点赞都是在几小时之内的。此文一出,几小时之内点击量近千,效果立显。这自然首先是这个平台上的文章质量都不错,赢得了较好的读者群,其次是作者确实水平不错,这都是值得小黄“傲娇”的!毕竟,写作者与读者多是小黄的校友——不同系的较多罢了!

事实上,写作者所提的观点与后来回应者的观点,小黄都曾经反复读到过——长城自古就是一个话题,用它来说人说事从来都不是新鲜的,以此来臧否政治也似乎是理所当然的选择之一。然而,当我看到很多从理性的角度本应该忽略或者弱化的观念反倒成为了长城观念的主旋律时,心里还是略有些遗憾的。于是,我写下了一点点文不对题的小感慨,这些小感慨与作者在对话框里形成了较为不齐整的一段对话:

我:这文章的影响很深啊。长城的作用不是本文所言那么简单,也不是本文所抨击的观点那么简单。

作者:那你阐述阐述。

我:请喜欢长城的朋友关注长城时光网(www.wallstime.com),与此问题相关的两本书正在出版社的编审过程中。

作者:你把你的看法择要阐述一下嘛,让我们大家学习学习,上你那个网站,眼花缭乱的,谁有空去看呀。

(我心想:也是……)

我:
简单说吧:第一,长城的概念,主要侧重军事防御。防御分内防与外防,也分战略与战术。第二,长城的主体作用与长城的辅助作用。此文所及防民逃逸为辅助作用或衍伸作用。第三,“外交”辞令不宜全信。第四,留意一统观能更深刻认识长城。第五,要真正了解长城,还是建议融入中国古代的历史智慧中去思索,否则容易偏听偏信。

作者:

1,我没说长城没有防御功能,只是说不仅仅是防御(事实上防御有武器的外敌比防御手无寸铁的屁民难多了。)2,同1。3,你要是把“往者从军。多没不还者……”这种具体的描述看成外交辞令,那我无话可说,况且出土文献中逃亡边塞的记载不少呢。4、一统观?大一统?那就搞笑了。5、什么历史智慧?

(我心想:这场辩论文不对题,无意义……)

我:

回复作者校友:长城研究关系中国古代政治的全局,割裂来看,任何一个观点都能找到无数的史料支撑,如本文。没有否定您是只及一点,未及其余。只是借平台告诉泛泛翻阅的朋友,留神,不看其他观点,长城认识就走偏啦。

作者:

这能偏到哪去呢?长城的功能,无非是防御外敌,这是普遍观点,我首先承认了;另一个就是防御内逃,我文中主要阐述这个,难道你能否定掉?你用任何史料,只怕也否定不了我这个观点。

(我心想:好希望作者能去看看自己所写的和朋友们读了所写后所点评的……)

我:

没有说服力的原因是,我不可能用一堆史料来说明这是象牙,再用一堆史料去说那是象鼻……而只能用点到为止的方式说,这些组合之后,还有精气神要贯串……不是几句话的问题……

作者:

那就多用几句话呗。

(我心想:要是那么容易就好啦……)

我:
用了两本书了以后还会继续澄清。比如,八达岭上有女墙有垛口,功能不一样。

(我内心已经完全不打算辩论了)

作者:

这些都是具体设施功能问题,跟我们的论点没有关系。

我认为这很对,又认为这实际上还是问题:作者的通篇文章尽管以长城的军事防御开头,自己也认为自己是认可长城的军事防御功能的,可文章里见得到这种肯定吗?很弱,几乎可以忽略。不想讨论了。

我:

您的文章很具代表性和感染力,我还能说啥?学习去咯!

(我的心理:不想论争了,没有价值的论争罢了)

作者:
别这么说,我只是感觉你对我的反驳文不对题,我说的是长城的内外防御功能,你后来纠结的是长城有哪些具体设施(比如女墙),咱们讨论的根本不是一回事了。

我认为这很对,因为我的确实不是单单评论他的文章,而是忧心此文的社会效应

我通观了您的文章和您文章下的评论。抱歉,我觉得三五句说不清,更觉得这篇文章本身有不错的内容却让很多人形成了偏颇的长城认识,很忧虑。心思更在文章外……
作者:
欢迎你写篇长文反驳我,也贴到我们这个公微。
我:
好的,不算反驳,算作业。
作者:
别谦虚,你可是研究了六年的,绝对的专家。等着哦,别忘了。
我叹了一口气!很喜欢作者的性格直爽,却也知道,这个作业并不好交——如果好交的话,这个问题早就已经有人完成了,何必等到我这种小字辈动不动以数以万字的篇幅来说点什么。

再论长城的作用  黄益

长城到底有什么用?这个问题是极为难以回答的。我很喜欢用“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来点评世人对长城作用的认识,因为每个人看到的长城作用,不管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不管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都能在历史文献中爬梳出一堆一堆的证据来证明。于是,我特别喜欢白眉初先生的话:“其破碎华离而不可究诘者,则莫不蓄疑于长城。”姑且不说长城在中国古代历史上伴随了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发展,在其过程中不断有兴废的存在,从历史地理学、考古学与文献学的互相分析与研究上存在诸多的问题,即便我们翻开历史书籍,看王公大臣到平民百姓对长城的各种言谈,便能知道:所站的立场不一样,对长城的认识与评价不一样;对长城主体价值的认识不清楚,则很容易用某个辅助的甚至衍生的价值来评述进而产生自己的长城价值观。
平心而论,各种长城价值观都有它存在的理由,都无可厚非。但如果真正忽略了长城真实的、主体的作用与价值,津津乐道于长城的不足或某些次要的功能与价值,则往往会大大降低长城在中国历史上的作用,也大大影响长城精神脊梁的意义与价值,这对于很多人来说或许无所谓,对于真正想让中华民族的子子孙孙铭记长城的作用、铭记我们中华民族祖祖辈辈的智慧的长城学者而言,则又有那么一些所谓了。
或许有人说:这是你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可是,这还真不是我的事,而是与你有密切关系的事,你愿意听吗?!长城之于中华民族,就如同《周易》之于君子,长城被很多人不理解,我很痛心,一如《周易》被视为卜筮之书一样!现在有几个人知道《周易》是教君子治国理民大道的书籍呢?现在又有几个人知道长城为什么在受到如此众多的质疑下仍旧是中华民族的脊梁、中华民族的骄傲呢?!
长城的最大作用是什么?是秩序。这个观点是我此前从来没有说过的。为什么现在要这么提呢?是因为长城参与了中国古代历史上较为良好的政治秩序的构建。这又是我此前没有提到过的。那么,长城是怎么样来参与并实现秩序的呢?这还得归功于它的军事职能。
在中国古代,长城多数是修建在关隘险要之处的,也有少数区域或许缺乏足够的冲要之处而直接借助墙体或壕堑来设置障碍甚至最终形成关隘、堡寨、烽燧等共同组成的军事防御体系。这种军事防御体系有的修建在边疆区域,有的修建在靠近京城等重要城市外围的险要处,目的是实现战略性防御。
长城的战略性防御之于古代中国,如果用比较简单的比较来说,就有如我们现在的国防之于我们的国家和人民。为什么我们现在在中国生活感觉比较安全?因为我们的心里有底气,有较好的国防保障啊!中国古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为什么能多数时候能安居乐业?因为他们心里有底气,有长城和很多军队、很多非长城的防御设施共同保卫着百姓的安稳!这种长期存在的、基本上被人们忽略掉的国家的作用,用佛语叫做“无畏施”。必须说的是,长城只是参与到了这种“无畏施”之中,并不是“无畏施”的全部,只是因为长城的修建较为引人注目、所起的作用往往在古代老百姓的奢求中较为容易让人苛责而引起了较多的关注罢了。历史上不断看到长城关隘被毁的信息,于是,很多人由此直接简单地推论说:长城无用,修它干嘛?
长城无用吗?还真不是。姑且不说它默默保卫着老百姓安居乐业的日日夜夜,即使在它被毁的时候,也可能起到了延缓敌军进攻速度、牵制敌军的重要作用!如果熟读史书,不难看到长城的重要关口往往是重重设置纵深防御体系。
从长城的军事作用继续说开去,如果熟悉军事更能明白,任何一支队伍在进攻的过程中,最害怕的不是来自前面的敌军,而是腹背受敌或者在自己的背面还有来自对手的势力!
如果熟悉政治的更能明白,在任何一场较量中,不是真刀实枪的较量胜利才是真正的胜利,不战而屈人之兵是战略的最高胜利,化敌为友是政治战略的最高胜利。
中国的长城,正是中国古代政治谋略中最高级别的智慧。它用较少的兵力控扼住了最为要害的区域,以此守护了世世代代百姓的安居乐业,并在此基础上,借助长城关隘的交流作用,以较强的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文化实力不断影响着周围的区域。
不能否认,任何一个政权的统治都是有私心的:它需要保证自己的国民听从自己的安排与指挥,它需要自己的国民能较好地理解自己的决策,它需要整个统治能尽量步调一致——然而,政权的统治本身便包含着你我之分,真正掌握着这个政权机器的统治者在各自的位置上未必能如整体设计一样完美而有效地执行,于是,总会有各种让百姓失望的个体或者让部分官员失望的事件发生。一旦这些事件放到了聚光灯下,则往往能发酵出很多很多的遗憾甚至酝酿出对国家与政府的各种不满。这就是《从历史到神话》这本书中,林霨最终以朝廷之间的斗争对长城修建与使用的影响彻底否定了长城作用的核心原因——他看到的,并不是长城悄然发生的、正在发生的作用,而是放大了长城在使用过程中因为人为因素而造成的种种不如意现象!
国家要有秩序,是需要一定的强制性的,一如法律和军队,对我们有着一定的约束,也对我们有着较好的保护。约束我们,其主要目的是为了让每一个受约束者能够较好地、自由地发挥己长。忘了哪位名人说过:谁在要求没有约束的自由,那个人绝对是世界上最自私的人;没有约束的社会,是这个世界上灾难最深重的社会。这句话看似无理,实际上是至理:冲突往往产生在人们对自己毫无节制的放纵和对别人毫无道理的要求中。较好的秩序,往往是需要我们共同去理解和遵守的。
在中国古代构建的是一个由儒士统治的社会秩序,这种社会秩序崇尚文治,崇尚武略。武略不是武功,它更强调的是和平的、有序的管理秩序,尽管为了实现这种管理秩序,以长城为代表组成的军事防御体系具有一定的强控性,尽管实现这种管理秩序的过程中,由于参与统治的执行者往往掺杂各种私人欲求而不断可以看到让老百姓感到失望或者较难接受的现象。但是,中国这艘大船终于还是在这种制度的管理与统治下,不断实现了中原地区与周边各种群体的相互理解、相互认同,并最终形成了我们现在这个多民族国家——在这个国家里,原来被统治者刻意强调的敌对势力已经成为大家族的成员。更值得欣幸的是:这片国土因为有了长城等军事防御设施,在春秋战国时期没有披发左衽;在秦汉之后也没有如欧洲那样进入几个世纪的黑暗时期。
或许有人说:那中国近代备受屈辱,不正是由于中国已经逐渐落后于西方。是呀!中国在近代以来逐渐落后于西方,这是大家现在常常持有的观点,我无从反驳。在研读长城文化以前,我一直认为这个社会飞速发展是好事,而当真正开始研读长城文化之后,我看到了中国古代很多刻意延缓历史发展进程的事例,于是知道:中国的古人是智慧的,他们懂得享受人生,而不是一味追求利益、一味追求飞速、一味追求卓越,而是在学会如何做一个真正的人、真正的贵族、真正的君子。这似乎离长城的作用更远了,而实际上,这正是长城研究给我的最大的作用:不再向外寻求,而是真正懂得了为己之学——一种圆融的、从容的、海纳百川的智慧。这或许可以说是长城更高远的作用了吧?玄而又玄了吗?且让我们将这几句话放在这里,如果未来有幸在某个时刻,人们醒悟了,知道工业革命、信息革命等让人们“傲娇”的革命给人们带来的灾难后,会逐渐明白,为什么中国古代的智者一再强调的务本和中国古代的统御之术中不断强调秩序。到那时,有思辨精神的你或许会想:为什么当时看这篇文章的时候连连摇头呢?

后记

 当我猴急猴急地将自己的思绪写完,猴急猴急地将这些意识流的思绪汇报给老师——后来才知道猫爸是曾经教过我古文字学的老师——的时候,我已经预料到这番思绪会引起较为激烈的讨论,尤其是较为尖锐的批评。而实际上,确实如此。
但很感谢这些尖锐的批评,让我看到了一堆热血青年对这个世界的各种不满,对这个世界新鲜事物的各种追索,对未来的各种美好期待……抱怨,在我看来并不是好事,但对这个社会来说,难说是不是也有好处。在一阵批评声和质疑声甚至诋毁声中,我较为清晰地认识了我所写的这篇意识流的文字中存在的几大问题:第一,高估了读者的冷静阅读与思考意愿。第二,低估了自己行文中很多因为自己熟知而读者不知的背景造成的跳跃的影响。第三,在意识流文章中较少使用文献资料来说明,而更忽略了这篇文章最终只摘录我所写的那些文字单独发表。第四,我这篇意识流的文字中,太多信息与这个社会青年学子平时所接受的知识信息不匹配:比如,我反对过快的发展速度造成的问题;比如,在很多人看来耻辱的中国近现代历史,其实在我看来更是世界“列强”的耻辱;比如,在我看来,中国近现代历史的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并不是中国自身的问题,而是整个世界的冲击;比如,在我看来,现在中国被迫裹胁到世界的经济大潮中,忽略了本身的优秀文化传统才是真正可怕的世界冲击;比如,在我看来,中国古代有很多优秀的、高深的智慧,但这些智慧需要人们去静静思考与分析,浮躁的心灵是感受不到的。可惜,很多很多的因素都已经注定了此文不适宜发布在微信平台上,更不适宜于发布在对整个社会的很多事情已经接受了太多偏见的读者圈中。然而,我做了这件事,因此,我需要检讨。
我更需要检讨的是:此文确实有太多太多需要纠正表达问题,大量增加证据让很多人明白历史的真实,真的太重要了。如果每个人读到的都是社会的灾难、压迫,在这样的人群中,如何才能让他们感受到绝大多数时候的相对不错?如果每个人看到长城都想到了统治的残暴,在这样的人群中,又如何能让他们知道他们的认识早已经被一些信息带到了沟里呢?这当然不是那么容易去认识与感受的,而是应该去用自己的心慢慢接近历史典籍,用冷静的思辨去反思思维然后才能略有点点感受的。说长城研究了6年,说研究历史研究了17年,不是更让人遭人嘲笑了?以战争来说,很多人看到的是满纸的战争,却很少去看看到底战争的规模如何,只有多少范围的民众受到了较大程度的波及。……于是,很多人看到的历史,早已经不是历史,而是被自己的情绪严重扩大了危险的历史。不容否认,历史上没有哪个时期让人感觉特别美好过,据说历史上只有贞观年间出现过路不拾遗的情况,可那也只能是一个传说。可是,这又能怎样?我们本来就在一个不完美的世界中,我们本就只是在不断思考并追寻着较好的状态罢了。如果以抱怨的心情去呵责别人、责怪古人、责备政府,为什么不将心情调整好,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面对并改变一些自己能改变得了的事呢?
继续是意识流,只是想说明一个问题:做学问要冷静分析自己的研究对象,不能因为自己已经获得的错误印象而影响了真正正确的思绪入驻;传播自己的研究成果,一定要用引导别人去思考自己曾经思考的问题的方式,没有谁会知道你在写这一两千字意识流之前已经读了几千篇论文,更没有理由要求别人在读你的文字时去探索你这篇文章背后到底已经否定过哪些观点、肯定过哪些意识。
本拟对此篇略作改动,后来觉得,不如忠实地留存,让自己以后可以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内裤”是什么样的了。引用了嘲讽者的一个比较喜欢的词汇,警示自己:要研究长城,一旦涉及文化层面,就一定要注意将铺垫写清楚了、写明白了,免得造成一堆一堆不必要的误会。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与校友猫爸论长城的作用
喜欢 (1)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