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王英之:长城如此温热(47)梦幻前生六眼楼

长城随笔 长城 作者 860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111

公元2013年11月6日。

这一天,正值北方11月小雪天气,阴风怒号,北岭的树涛狂野地呼啸,掩盖了一切生命的叹息。燕山余脉任旱风肆疟,风儿只在长城脚下呜咽。

本来这是蓟东长城沿线一个普普通通的冬日。但是对六眼楼来说却是一个重生的开端。

板厂峪古大安口上,几近荒凉的现场上,一队来自板厂峪村的村民扛着鉄锹镐头,在板厂峪村长、长城后裔许国华带领下汇集在这里,开始请理坍塌已久的残砖断瓦,为修复“六眼楼”做准备。做业的七、八位村民们排成一线,放手开挖,他们的第一锹垃圾,向山坡外扬去,瞬间在风中化为乌有,枯叶荒草一散而光。

谁也没有想到:随着一锹一镐的挖掘,一砖一石地梳理,不断发现当年长城守兵的遗物,不由地让我们睹物思人,把我们的心思带入四百年间梦幻时空,引发无尽的遐思。

这座几近废墟的巨大长城楼橹,文物局档案上标号为第244号敌楼。

该敌楼,当地老百姓称其为“六眼楼”是因为单面楼墙有六个劵窗,以区别一般型制的二眼楼、四眼楼。现今,凡是来到板厂峪登临著名景点杨来楼的游客,站在楼前广场上,一眼就可以扫描到东面岩下百公尺远的有六个空劵窗的断壁和拖带百公尺坍塌的长城墙体。原来那座敌楼下有一条通达长城的古道交汇,相传一直是长城内外易货的口子,后来成为历史的蒙尘之地而荒废。因为近年开发风景区,在杨来楼下开辟了一条盘山旅游线路,原来那条古道以及通达的大安口、六眼楼逐渐成为游客远观的一景,倒少有人迹了。

因为废墟有碍观瞻,才有了修复的动议。

这样全面修复一座明朝敌楼,在蓟东长城来说尚属首次。

先来熟悉一下蓟东长城的坐标及六眼楼的概况:

蓟镇长城是万里长城的一部分,最早可以追朔到公元六世纪北齐天宝年间所筑的北齐长城,其遗址尤在。特别是今河北省秦皇岛市抚宁县内的长城堪称是现存明长城最精华的一段。县境内尚存142.5公里。大部分养在深闺无人识,其中驻操营辖板厂峪一段29公里长城,蜿蜒龙脊、争奇斗艳、形势奇峻、据险扼关、原汁原味明代遗风,尤为可贵,可称万里长城天然陈列馆。六眼楼遗址便在板厂峪长城的东端,扼大安口战略要冲。不知道何年何月因为何故坍塌了半边,只有北边尚存,因为遗有六洞劵窗,空洞洞望天,当地老百姓称为六眼楼。

据考证,这样带劵窗的敌楼都属于空心敌楼,为明后期长城的升级型制,史载空心敌楼为明著名爱国将领戚继光戍北时期所创建,前期建的都是实心敌楼(也称敌台)。

后来,此地辟为“板厂峪风景区”,因为开发景点的需要,原来六眼楼大安口要道废弃,另辟西边杨来楼下通过一条旅游主干道,可通旅游观光车。本来那条惊险难走的羊肠古道逐渐荆棘丛生、人迹罕至,六眼楼少有光顾。

板厂峪风景区由于开发的逐渐深化,才发现这一地区的明长城,关、堡、城,台各种军事建筑结构齐备,包括长城主线内外附属的烽火墩堠形式繁多,表现出明人因地制宜、凭险制塞、虚实结合,战守兼备的墨家思想和高超的工程技术,令人叹为观止,板厂峪28公里长城浓缩了万里长城的精华,值得大规模开发。六眼楼是此段53个敌楼中唯 一 一座六眼敌楼。

史料记载:蓟东(蓟镇所辖以东至山海关地区)曾经有两次较大规摸修筑长城。第一次是公元六世纪北齐天宝年间。第二次在公元16世纪明朝洪武至万历年间。选址于北部燕山余脉苍茫脊岭之巅。当时的军事目的很明确,北拒胡虏,屏蔽京师 。

特别是明长城 ,自隆庆初加强北边防御蒙满的政策指导下,谭伦、戚继光等名将筹边,进行了大刀阔斧地创造性地增修长城,创造了长城修建史上的顶峰。《明史》列传载:“自嘉靖(1522-1566年)来,边墙虽修,墩台未建。继光廵行塞上,议建敌台。略言‘蓟镇边延二千里,一瑕则百坚皆瑕,比来岁修岁圮,徒费无益。请跨墙为台,睥睨四达。台高五丈,虚中唯三层,台宿百人,铠仗糗粮具备。另戌卒画地受工,先建千二百座’。督府上其意,许之…..五年1571年)秋台功成,精坚雄壮,二千里声势联接。”

蓟东长城的坐标是北纬40度6分至40度14分,东经119度7分至2119度45分。1982年被公布为河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抚宁县文物志,35页】

蓟东长城当属于这个期间完成的。在明长城防御体系中,蓟镇东路协守处所辖共四路:燕河路、台头路、石门路、山海路。台头路和石门路属于抚宁县境内,石门路辖驻操营,驻操营辖板厂峪,板厂峪辖六眼楼,文物部门普查敌楼(墩台)将其编号:159号。(抚宁县文物志    编号244号台)

抚宁县文物志,第三章81页载:“244号  敌台,大部损坏。位于板厂峪村东沟西北。台基为花岗岩条石垒砌,高1.3米,上部楼体已毁,残存北侧6窗。243号台至244号台间墙体为石筑,残破严重,宽1至1.5米。244号台外侧有一长5米、宽4米、高1至2米的砖垒建筑,其外侧墙上开有3个直径0.3米的圆形射孔。”

经板厂峪风景区董事长许国华先生指认,243号敌楼与244号敌楼之间成马鞍形的山凹处即是“大安口”,有一条道通长城内外。这里也是有名的大风口,明清时是兵家必争之战略要冲。244号敌楼之所以筑成六个窗的,比一般四个窗要大得多,是因为守口任务艰巨驻军较多有必然的关系。但是,该敌楼何时、何故坍塌,已经无从查考。

这次清理出长城遗物大小有近百件,涉及当时长城人生活的各个方面,为揭开遥远年代长守军的生活场景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清过清理,让我们一点一点地走进了一个梦幻时空,触摸长城人鲜活的生命,瞻仰长城人伟大的灵魂。

清理废墟是个体力活。

2013年,上级决定修复244号敌楼,11月6日板厂峪出民工清理244号楼周围地基,他们气喘吁吁爬上大安口时,一场凛冽的北风穿长城而过,兜鼻子盖脸毫不客气,但民工的锹镐还是触动了或许尘封了几百年的残砖败瓦,惊醒了沉睡半个世纪的山神。

这段长城东西走向,沿着山脊一直向东再一百公里可达明长城的尽头——山海关。向西二十公里与义院口长城接壤。如同巨大的围屏,护佑山南沟峪里的乡民,冬天不那么冷,夏天又可以挽留南来的海风,降下丰沛的雨水,清凉的气流适于人类生存和万物生长。古长谷峪堡座落在沟底,今天叫板厂峪村,是当今有名的长城后裔村。

随着清理的进行,发现了几块石碑碎块,一面有碑文,但是零零碎碎的碑文还是透露出该楼的前生。其中有一块出现有“凤阳戚继光”几个字,其他的也有“陈忠原”、“张沛阁”、“刘揖听”、“张拱立”等人的名字。参考附近长城敌楼残存的建楼石碑,我们可以断定,这些碎石碑是该楼建楼记事碑的残碑无疑。

修建时间大约与附近的董家口长城石碑记载的时间相差无几 :即大明万历二十三年。

 

董家口长城石碑原文:

现存河北省抚宁县董家口东长城上石碑碑文:
大明万历二十三年秋防,德州营修完石口木马峪七十八台,西空起至西山崖止,拆修二等边墙四十丈,创修三等边墙五丈,敌台一座。
铁匠王志高等鼎建。

 

参照东邻平顶峪长城石碑,其中也有戚继光的名字,可以判断,六眼楼的建造也在戚继光担任“总理练兵事务,兼镇守蓟州、永平、山海等处地方总兵官、中军都督府左都督凤阳戚继光”期间。

 

现存河北省抚宁县平顶峪村东长城上石碑碑文:
肆号烽应建台壹座,仲夏之吉修完石大水门伍拾伍号。
总督蓟辽、保定等处军务,兼理粮饷,都察院右都御史,兼兵部左侍郎真定梁梦龙。
整饬蓟州等处边备,兼巡抚顺天等府地方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同安陈道基。
巡按直隶监察御史历城于鲸。
整饬永平等处地方兵备,兼管驿传山东提刑按察司副史南海陈万言。
总理练兵事务,兼镇守蓟州、永平、山海等处地方总兵官,中军都督府左都督凤阳戚继光。
总督军务中军副总兵山海徐枝。
协守东路副总兵官榆林孙朝梁。
抚院中军参将古北谷九皋。
总理练兵中军都司囗囗黄宗统。
分守石门路副总兵甘州张拱立。
真定标营参将定州胡懋功。
督委官、原任参将遂平赵竭忠。
提调官永康景良忠。
囗囗千总、百户真定任如帮。
把总、百户保定辛大相。
石匠耿周等。
边匠田周等。
木匠张囗囗等。
窑匠陈良增等。

其中“分守石门路副总兵甘州张拱立”与六眼楼残碑里的张拱立相同,为又一佐证。

通过对平顶峪东长城石碑文字的分析,形制和内容与蓟东长城各敌楼的石碑大同小异,都是修建长城的记事碑。记速内容涉及本工程的完成时间、地点、负责人、各级别参与工程的管理人、工程工匠头役名单。

据六眼楼东吴家楼发现的石碑,其长110公分、宽60公分、厚15公分,青石板材。与六眼楼长城石碑残块大体一致。

透过长城石碑碑文我们推断,我们可以认为长城石碑是一块工程承包质量监督公示牌。可见当时建设工程的管理相当严谨。现场施工井井有条。譬如现场有管工头目、管烧灰头役、窑匠头役、泥瓦匠头役等,分工明确。所以,我们不难推断,若大的工程,在月余就可以完工,而且各工程段彼此完美锲合,现场忙而不乱,长城风格整体划一,体现在明朝万历时期大规模工程已经达到相当高的的管理水平。

六眼楼长城石碑虽然残缺不全,大体内容还是可以认知,尽管有些冷冰冰工程管理味道。却为六眼楼道出来诞生的年代,也是幸事。

长城碑不完全都是如此,也有温情横溢的。北京八达岭一块长城碑,为我们管窥长城的壮丽,大有金石般铿锵有声,那碑文刻道:

天际丹梯拱帝州,高台插汉跳燕幽。
风云北极凭栏处,星斗西垂倚剑流。
龙啸层巅如雨霁,虹垂大漠夕阳收。
辜簪白笔巡行暇,暂向青山纪胜游。

晓霁扬兵紫气重,振衣一上最高峰。
树从碣石晴霞绕,酒近华阳彩雾封。
双阙去风吹薛荔,九陵明日挂芙蓉。
群公鸣佩山云起,仿佛相携尘外纵。
姑苏徐中题

本文作者:王英之先生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王英之:长城如此温热(47)梦幻前生六眼楼
喜欢 (1)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