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贾捐之论征伐

长城文摘 huang 679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汉元帝时论征伐(贾捐之)

5

賈捐之字君房,賈誼之曾孫也。元帝初卽位,上疏言得失,召待詔金馬門。

初,武帝征南越,元封元年立儋耳、珠厓郡,皆在南方海中洲居, 〔一〕 廣袤可千里, 〔二〕 合十六縣,戶二萬三千餘。其民暴惡,自以阻絕,數犯吏禁,吏亦酷之,率數年壹反,殺吏,漢輒發兵擊定之。自初爲郡至昭帝始元元年,二十餘年間,凡六反叛。至其五年,罷儋耳郡幷屬珠厓。至宣帝神爵三年,珠厓三縣復反。反後七年,甘露元年,九縣反,輒發兵擊定之。元帝初元元年,珠厓又反,發兵擊之。諸縣更叛,連年不定。 〔三〕 上與有司議大發軍,捐之建議,以爲不當擊。上使侍中駙馬都尉樂昌侯王商詰問捐之曰:“珠厓內屬爲郡久矣,今背畔逆節,而云不當擊,長蠻夷之亂,虧先帝功德,經義何以處之?” 〔四〕 捐之對曰:

〔一〕師古曰:“居海中之洲也。水中可居者曰洲。”

〔二〕師古曰:“袤,長也。”

〔三〕師古曰:“更音工衡反。”

〔四〕師古曰:“於六經之內,當何者之科條也。”

 

臣幸得遭明盛之朝,蒙危言之策,無忌諱之患, 〔一〕 敢昧死竭卷卷。 〔二〕

 

【《汉书》卷64下《贾捐之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830页。】

 

〔一〕師古曰:“危言,直言也。言出而身危,故云危言。論語稱孔子曰:‘邦有道,危言(行危)〔危行〕’。”

〔二〕師古曰:“卷讀與拳同。”

臣聞堯舜,聖之盛也,禹入聖域而不優, 〔一〕 故孔子稱堯曰“大哉”,韶曰“盡善”,禹曰“無間”。 〔二〕 以三聖之德,地方不過數千里,〔西〕被流沙,東漸于海,朔南曁聲敎,迄于四海, 〔三〕 欲與聲敎則治之,不欲與者不彊治也。 〔四〕 故君臣歌德, 〔五〕 含氣之物各 (德) 〔得〕其宜。武丁、成王,殷、周之大仁也, 〔六〕 然地東不過江、黃,西不過氐、羌,南不過蠻荆,北不過朔方。是以頌聲並作,視聽之類咸樂其生,越裳氏重九譯而獻, 〔七〕 此非兵革之所能致。及其衰也,南征不還, 〔八〕 齊桓捄其難,〔九〕 孔子定其文。 〔一○〕 以至乎秦,興兵遠攻,貪外虛內,務欲廣地,不慮其害。然地南不過閩越,北不過太原,而天下潰畔,禍卒在於二世之末, 〔一一〕 長城之歌至今未絕。

〔一〕臣瓚曰:“禹之功德,裁入聖人區域,但不能優泰耳。”

〔二〕師古曰:“論語稱孔子曰‘大哉,堯之爲君也’,又曰‘韶,盡美矣,又盡善也’,又曰‘禹,吾無間然矣’。韶,舜樂名。間音工莧反。”

〔三〕師古曰:“此引禹貢之辭。漸,入也,一曰浸也。朔,北方也。曁,及也。迄,至也。”

〔四〕師古曰:“與讀曰豫。”

〔五〕師古曰:“言皆有德可歌頌。”

【《汉书》卷64下《贾捐之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831页。】

 

〔六〕師古曰:“武丁,殷之高宗。”

〔七〕晉灼曰:“遠國使來,因九譯言語乃通也。”張晏曰:“越不著衣裳,慕中國化,遣譯來著衣裳也,故曰越裳也。”師古曰:“張說非也。越裳自是國名,非以襲衣裳始爲稱號。王充論衡作越嘗,此則不作衣裳之字明矣。”

〔八〕師古曰:“謂昭王也。(謂)〔爲〕楚所溺也。”

〔九〕師古曰:“謂襄王也。初爲太子,而惠王欲立王子帶,齊桓公爲首止之盟,以定太子之位。事在左傳僖五年。”

〔一○〕張晏曰:“孔子作春秋,夷狄之國雖大,自稱王者皆貶爲子。”

〔一一〕師古曰:“卒,終也。”

賴聖漢初興,爲百姓請命,平定天下。至孝文皇帝,閔中國未安,偃武行文,則斷獄數百,民賦四十,丁男三年而一事。 〔一〕 時有獻千里馬者,詔曰:“鸞旗在前,屬車在後, 〔二〕 吉行日五十里,師行 (二) 〔三〕十里,朕乘千里之馬,獨先安之?” 〔三〕 於是還馬,與道里費,而下詔曰:“朕不受獻也,其令四方毋求來獻。”當此之時,逸游之樂絕,奇麗之賂塞,鄭衞之倡微矣。夫後 (官) 〔宮〕盛色則賢者隱處,佞人用事則諍臣杜口,而文帝不行,故諡爲孝文,廟稱太宗。至孝武皇帝元狩六年,太倉之粟紅腐而不可食, 〔四〕 都內之錢貫朽而不可 (挍) 〔校〕 〔五〕 。乃探平城之事, 〔六〕 錄冒頓以來數爲邊害,籍兵厲馬,因富民以攘服之。 〔七〕 西連諸國至于安息,東過碣石以玄菟、樂浪爲郡, 〔八〕(比) 〔北〕卻匈奴萬里,更起營塞,制南海以爲八郡,則天下斷獄萬數,民賦數百,造鹽鐵酒榷之利以佐用度,

 

【《汉书》卷64下《贾捐之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832页。】

 

猶不能足。當此之時,寇賊並起,軍旅數發,父戰死於前,子鬭傷於後,女子乘亭鄣,孤兒號於道,老母寡婦飮泣巷哭, 〔九〕 遙設虛祭,想魂乎萬里之外。淮南王盜寫虎符,陰聘名士,關東公孫勇等詐爲使者,是皆廓地泰大,征伐不休之故也。

〔一〕如淳曰:“常賦歲百二十,歲一事。時天下民多,故出賦四十,三歲而一事。”

〔二〕師古曰:“鸞旗,編以羽毛,列繫橦旁,載於車上,大駕出,則陳於道而先行。屬車,相連屬而陳於後也。屬音之欲反。”

〔三〕師古曰:“安之,言何所適往。”

〔四〕師古曰:“粟久腐壞,則色紅赤也。”

〔五〕師古曰:“(挍)〔校〕謂數計也。”

〔六〕師古曰:“追計其事,故言探。”

〔七〕師古曰:“攘,卻也。”

〔八〕師古曰:“樂音洛。浪音郞。”

〔九〕師古曰:“淚流被面以入於口,故言飮泣也。”

 

今天下獨有關東,關東大者獨有齊楚,民衆久困,連年流離,離其城郭,相枕席於道路。 〔一〕 人情莫親父母,莫樂夫婦,至嫁妻賣子,法不能禁,義不能止,此社稷之憂也。今陛下不忍悁悁之忿,欲驅士衆擠之大海之中, 〔二〕 快心幽冥之地,非所以救助飢

 

【《汉书》卷64下《贾捐之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833页。】

 

饉,保全元元也。詩云“蠢爾蠻荆,大邦爲讎”, 〔三〕 言聖人起則後服,中國衰則先畔,動爲國家難,自古而患之久矣,何況乃復其南方萬里之蠻乎!駱越之人父子同川而浴,相習以鼻飮,與禽獸無異,本不足郡縣置也。顓顓獨居一海之中, 〔四〕 霧露氣溼,多毒草蟲蛇水土之害,人未見虜,戰士自死。又非獨珠厓有珠犀瑇瑁也, 〔五〕 棄之不足惜,不擊不損威。其民譬猶魚鼈,何足貪也!

〔一〕如淳曰:“席音藉。”師古曰:“席卽藉也,不勞借音。”

〔二〕師古曰:“擠,墜也,音子詣反,又子奚反。”

〔三〕師古曰:“詩小雅采之詩也。蠢,動貌也。蠻荆,荆州之蠻也。言敢與大國爲讎敵也。”

〔四〕師古曰:“顓與專同。專專猶區區也,一曰圜貌也。”

〔五〕師古曰:“瑇瑁,文甲也。瑇音代。瑁音妹。”

 

臣竊以往者羌軍言之,暴師曾未一年,兵出不踰千里,費四十餘萬萬,大司農錢盡,乃以少府禁錢續之。 〔一〕 夫一隅爲不善,費尙如此,況於勞師遠攻,亡士毋功乎!求之往古則不合,施之當今又不便。臣愚以爲非冠帶之國,禹貢所及,春秋所治,皆可且無以爲。 〔二〕 願遂棄珠厓,專用恤關東爲憂。

〔一〕師古曰:“少府錢主供天子,故曰禁錢。”

〔二〕師古曰:“爲猶用也。”

【《汉书》卷64下《贾捐之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834页。】

 

對奏,上以問丞相御史。御史大夫陳萬年以爲當擊;丞相于定國以爲“前日興兵擊之連年,護軍都尉、校尉及丞凡十一人,還者二人,卒士及轉輸死者萬人以上,費用三萬萬餘,尙未能盡降。今關東困乏,民難搖動,捐之議是。”上乃從之。遂下詔曰:“珠厓虜殺吏民,背畔爲逆,今廷議者或言可擊,或言可守,或欲棄之,其指各殊。朕日夜惟思議者之言,羞威不行,則欲誅之;狐疑辟難,則守屯田; 〔一〕 通于時變,則憂萬民。夫萬民之饑餓,與遠蠻之不討,危孰大焉?且宗廟之祭,凶年不備,況乎辟不嫌之辱哉!今關東大困,倉庫空虛,無以相贍,又以動兵,非特勞民,凶年隨之。其罷珠厓郡。民有慕義欲內屬,便處之; 〔二〕 不欲,勿彊。”珠厓由是罷。

〔一〕     師古曰:“辟讀曰避。次下亦同。”

〔二〕     師古曰:“欲有來入內郡者,所至之處,卽安置之。”

【《汉书》卷64下《贾捐之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835页。】

 

 

贊曰:詩稱“戎狄是膺,荆舒是懲”, 〔一〕 久矣其爲諸夏患也。漢興,征伐胡越,於是爲盛。究觀淮南、捐之、主父、嚴安之義,深切著明, 〔二〕 故備論其語。世稱公孫弘排主父,張湯陷嚴助,石顯譖捐之,察其行迹,主父求欲鼎亨而得族,嚴、賈出入禁門招權利,死皆其所也,亦何排陷之恨哉!

〔一〕師古曰:“魯頌閟宮之詩也。膺,當也。懲,創刈也。言魯僖公與齊桓舉義兵,北當戎狄,南創荆蠻與羣舒以靖難。”

〔二〕師古曰:“究,極也。”

【《汉书》卷64下《贾捐之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838页。】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贾捐之论征伐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