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晁错史料

长城文摘 huang 335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本文目录
[隐藏]

《汉书》卷49《晁错传》

鼂錯,潁川人也。 〔一〕 學申商刑名於軹張恢生所, 〔二〕 與雒陽宋孟及劉帶同師。以文學爲

【 《汉书》卷49《晁错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276页。】

 

太常掌故。 〔三〕

〔一〕晉灼曰:“音厝置之厝。”師古曰:“據申屠嘉傳序云‘責通請錯,匪躬之故’,以韻而言,晉音是也。潘岳西征賦乃讀爲錯雜之錯,不可依也。”

〔二〕師古曰:“軹縣之儒生姓張名恢,錯從之受申商法也。”

〔三〕應劭曰:“掌故,六百石吏,主故事。”

錯爲人陗直刻深。 〔一〕 孝文時,天下亡治尙書者,獨聞齊有伏生,故秦博士,治尙書,年九十餘,老不可徵。乃詔太常,使人受之。太常遣錯受尙書伏生所,還,因上書稱說。〔二〕 詔以爲太子舍人,門大夫, 〔三〕 遷博士。又上書言:“人主所以尊顯功名揚於萬世之後者,以知術數也。 〔四〕 故人主知所以臨制臣下而治其衆,則羣臣畏服矣;知所以聽言受事,則不欺蔽矣;知所以安利萬民,則海內必從矣;知所以忠孝事上,則臣子之行備矣:此四者,臣竊爲皇太子急之。人臣之議或曰皇太子亡以知事爲也, 〔五〕 臣之愚,誠以爲不然。竊觀上世之君,不能奉其宗廟而劫殺於其臣者,皆不知術數者也。 (皇太子所讀書多矣,而未深知術數者也。) 皇太子所讀書多矣,而未深知術數者,不問書說也。 〔六〕 夫多誦而不知其說,所謂勞苦而不爲功。臣竊觀皇太子材智高奇,馭射伎藝過人絕遠,然於術數未有所守者,以陛下爲心也。 〔七〕 竊願陛下幸擇聖人之術可用今世者,以賜皇太子,因時使太子陳明於前。唯陛下裁察。”上

【 《汉书》卷49《晁错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277页。】

 

善之,於是拜錯爲太子家令。 〔八〕 以其辯得幸太子,太子家號曰“智囊”。 〔九〕

〔一〕師古曰:“陗字與峭同。峭謂峻陿也,音千笑反。”

〔二〕師古曰:“稱師法而說其義。”

〔三〕師古曰:“初爲舍人,又爲門大夫。”

〔四〕張晏曰:“術數,刑名之書也。”臣瓚曰:“術數謂法制,治國之術也。”師古曰:“瓚說是也。公孫弘云‘擅生殺之力,通壅塞之途,權輕重之數,論得失之道,使遠近情僞必見於上,謂之術。’此與錯所言同耳。”

〔五〕師古曰:“言何用知事。”

〔六〕師古曰:“說謂所說之義也。

〔七〕張晏曰:“若伯魚須仲尼敎,乃讀詩書也。”

〔八〕臣瓚曰:“茂陵中書太子家令秩八百石。”

〔九〕師古曰:“言其一身所有皆是智算,若囊橐之盛物也。”

 

是時匈奴彊,數寇邊,上發兵以禦之。錯上言兵事,曰:

臣聞漢興以來,胡虜數入邊地,小入則小利,大入則大利;高后時再入隴西,攻城屠邑,敺略畜產; 〔一〕 其後復入隴西,殺吏卒,大寇盜。竊聞戰勝之威,民氣百倍; 〔二〕 敗兵之卒,沒世不復。 〔三〕 自高后以來,隴西三困於匈奴矣,民氣破傷,亡有勝意。今茲隴西之吏,賴社稷之神靈,奉陛下之明詔,和輯士卒,底厲其節, 〔四〕 起破傷之民

【 《汉书》卷49《晁错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278页。】

 

以當乘勝之匈奴,用少擊衆,殺一王,敗其衆而 (法曰) 大有利。非隴西之民有勇怯,乃將吏之制巧拙異也。故兵法曰:“有必勝之將,無必勝之民。”繇此觀之, 〔五〕 安邊境,立功名,在於良將,不可不擇也。

〔一〕師古曰:“敺與驅同。”

〔二〕師古曰:“益奮厲也。”

〔三〕師古曰:“永挫折也。”

〔四〕師古曰:“輯與集同。底與砥同。”

〔五〕師古曰:“繇讀與由同。”

 

臣又聞用兵,臨戰合刃之急者三: 〔一〕 一曰得地形,二曰卒服習,三曰器用利。兵法曰:丈五之溝,漸車之水, 〔二〕 山林積石,經川丘阜, 〔三〕 屮木所在, 〔四〕 此步兵之地也,車騎二不當一。土山丘陵,曼衍相屬, 〔五〕 平原廣野,此車騎之地,步兵十不當一。平陵相遠,川谷居間, 〔六〕 仰高臨下,此弓弩之地也,短兵百不當一。兩陳相近,平地淺 (草) 〔屮〕,可前可後,此長戟之地也,劍楯三不當一。 (雚) 〔萑〕葦竹蕭, 〔七〕 屮木蒙蘢,支葉茂接, 〔八〕 此矛鋋之地也, 〔九〕 長戟二不當一。曲道相伏,險阸相薄,此劍楯之地也,弓弩三不當一。士不選練,卒不服習,起居不精,動靜不集, 〔一○〕 趨利弗及,避難不畢,前擊後解,與

【 《汉书》卷49《晁错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279页。】

 

金鼓之 (音) 〔指〕相失, 〔一一〕 此不習勒卒之過也,百不當十。兵不完利,與空手同;甲不堅密,與袒裼同; 〔一二〕 弩不可以及遠,與短兵同;射不能中,與亡矢同;中不能入,與亡鏃同: 〔一三〕 此將不省兵之禍也, 〔一四〕 五不當一。故兵法曰:器械不利,以其卒予敵也;卒不可用,以其將予敵也;將不知兵,以其主予敵也;君不擇將,以其國予敵也。四者, (國) 〔兵〕之至要也。

〔一〕師古曰:“合刃,謂交兵。

〔二〕師古曰:“漸讀曰瀸,謂浸也,音子廉反。”

〔三〕師古曰:“經川,常流之水也。大陸曰阜。”

〔四〕師古曰:“屮,古草字。”

〔五〕師古曰:“曼衍,猶聯延也。屬,續也。衍音弋戰反。屬音之欲反。”

〔六〕師古曰:“遠,離也。” 〔七〕師古曰:“(雚亂)〔萑,薍〕也。葦,葭也。蕭,蒿也。萑音完。”

〔八〕師古曰:“蒙蘢,覆蔽之貌也。蘢音來東反。”

〔九〕師古曰:“鋋,鐵把短矛也,音上延反。”

〔一○〕師古曰:“集,齊也。”

〔一一〕師古曰:“金,金鉦也。鼓所以進衆,金所以止衆也。”

【 《汉书》卷49《晁错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280页。】

 

〔一二〕應劭曰:“袒裼,肉袒也。”師古曰:“裼音錫。”

〔一三〕師古曰:“鏃,矢鋒也,音子木反。”

〔一四〕師古曰:“省,視也。”

臣又聞小大異形,彊弱異勢,險易異備。 〔一〕 夫卑身以事彊,小國之形也;合小以攻大,敵國之形也; 〔二〕 以蠻夷攻蠻夷,中國之形也。 〔三〕 今匈奴地形技藝與中國異。上下山阪,出入溪澗,中國之馬弗與也; 〔四〕 險道傾仄,且馳且射, 〔五〕 中國之騎弗與也;風雨罷勞,飢渴不困, 〔六〕 中國之人弗與也:此匈奴之長技也。若夫平原易地,輕車突騎, 〔七〕 則匈奴之衆易撓亂也; 〔八〕 勁弩長戟,射疏及遠, 〔九〕 則匈奴之弓弗能格也;堅甲利刃,長短相雜,遊弩往來,什伍俱前, 〔一○〕 則匈奴之兵弗能當也;材官騶發,矢道同的, 〔一一〕 則匈奴之革笥木薦弗能支也; 〔一二〕 下馬地鬭,劍戟相接,去就相薄, 〔一三〕 則匈奴之足弗能給也: 〔一四〕 此中國之長技也。以此觀之,匈奴之長技三,中國之長技五。陛下又興數十萬之衆,以誅數萬之匈奴,衆寡之計,以一擊十之術也。

〔一〕師古曰:“易,平也,音弋豉反。”

〔二〕師古曰:“彼我力均,不能相勝,則須連結外援共制之也。”

〔三〕師古曰:“不煩華夏之兵,使其同類自相攻擊也。”

〔四〕師古曰:“與猶如。”

 

【 《汉书》卷49《晁错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281页。】

 

〔五〕師古曰:“仄,古側字。”

〔六〕師古曰:“罷讀曰疲。”

〔七〕師古曰:“易亦平也。突騎,言其驍銳可用衝突敵人也。”

〔八〕師古曰:“撓,攪也,音火高反,其字從手。一曰,橈,曲也,弱也,音女敎反,其字從木。”

〔九〕師古曰:“疏亦闊遠也。”

〔一○〕師古曰:“五人爲伍,二伍爲什。”

〔一一〕蘇林曰:“騶音馬驟之驟。”如淳曰:“騶,矢也。處平易之地可以矢相射也。”臣瓚曰:“材官,騎射之官也。射者騶發,其用矢者同中一的,言其工妙也。”師古曰:“騶謂矢之善者也。春秋左氏傳作菆字,其音同耳。材官,有材力者。騶發,發騶矢以射也。手工矢善,故中則同的。的謂所射之準臬也。蘇音失之矣。臬音牛列反,卽謂橜也。”

〔一二〕孟康曰:“革笥,以皮作如鎧者被之。木薦,以木板作如楯。一曰,革笥若楯,木薦之以當人心也。”師古曰:“一說非也。笥音息嗣反。”

〔一三〕師古曰:“薄,迫也。”

〔一四〕師古曰:“給謂相連及。”

雖然,兵,凶器;戰,危事也。以大爲小,以彊爲弱,在俛卬之間耳。 〔一〕 夫以人之死爭勝,跌而不振, 〔二〕 則悔之亡及也。帝王之道,出於萬全。今降胡義渠蠻夷之屬

【 《汉书》卷49《晁错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282页。】

 

來歸誼者,其衆數千,飮食長技與匈奴同,可賜之堅甲絮衣,勁弓利矢,益以邊郡之良騎。令明將能知其習俗和輯其心者, 〔三〕 以陛下之明約將之。卽有險阻,以此當之;平地通道,則以輕車材官制之。兩軍相爲表裏,各用其長技,衡加之以衆, 〔四〕 此萬全之術也。

〔一〕師古曰:“言不知其術,則雖大必小,雖強必弱也。俛亦俯字。卬讀曰仰。”

〔二〕服虔曰:“蹉跌不可復起也。”師古曰:“跌,足失據也。跌音徒結反。”

〔三〕師古曰:“輯與集同也。”

〔四〕張晏曰:“衡音橫。”師古曰:“衡卽橫耳,無勞借音。”

傳曰:“狂夫之言,而明主擇焉。”臣錯愚陋,昧死上狂言,唯陛下財擇。 〔一〕

〔一〕師古曰:“財與裁同也。”

文帝嘉之,乃賜錯璽書寵答焉,曰:“皇帝問太子家令:上書言兵體三章,聞之。 〔一〕 書言‘狂夫之言,而明主擇焉’。今則不然。言者不狂,而擇者不明,國之大患,故在於此。使夫不明擇於不狂,是以萬聽而萬不當也。”

〔一〕李奇曰:“三者,得地形,卒服習,器用利。”

錯復言守邊備塞,勸農力本,當世急務二事,曰:

臣聞秦時北攻胡貉,築塞河上, 〔一〕 南攻楊粤, 〔二〕 置戍卒焉。其起兵而攻胡、粤者,

 

【 《汉书》卷49《晁错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283页。】

 

非以衞邊地而救民死也,貪戾而欲廣大也,故功未立而天下亂。且夫起兵而不知其勢,戰則爲人禽,屯則卒積死。夫胡貉之地,積陰之處也,木皮三寸,冰厚六尺, 〔三〕 食肉而飮酪,其人密理,鳥獸毳毛, 〔四〕 其性能寒。 〔五〕 楊粤之地少陰多陽,其人疏理,鳥獸希毛,其性能暑。秦之戍卒不能其水土,戍者死於邊,輸者僨於道。 〔六〕 秦民見行,如往棄市,因以讁發之,名曰“讁戍”。先發吏有讁及贅壻、賈人,後以嘗有市籍者,又後以大父母、父母嘗有市籍者,後入閭,取其左。 〔七〕 發之不順,行者深怨,有背畔之心。凡民守戰至死而不降北者,以計爲之也。 〔八〕 故戰勝守固則有拜爵之賞,攻城屠邑則得其財鹵以富家室,故能使其衆蒙矢石,赴湯火, 〔九〕 視死如生。今秦之發卒也,有萬死之害,而亡銖兩之報,死事之後不得一算之復, 〔一○〕 天下明知禍烈及己也。 〔一一〕 陳勝行戍,至於大澤,爲天下先倡, 〔一二〕 天下從之如流水者,秦以威劫而行之之敝也。

〔一〕師古曰:“貉音莫客反。”

〔二〕張晏曰:“楊州之南越也。”

〔三〕文穎曰:“土地寒故也。”

〔四〕師古曰:“密理,謂其肌肉也。毳,細毛也。”

〔五〕師古曰:“能讀曰耐。此下能暑亦同。”

〔六〕服虔曰:“僨,仆也。”如淳曰:“僨音奮。”

【 《汉书》卷49《晁错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284页。】

 

〔七〕孟康曰:“秦時復除者居閭之左,後發役不供,復役之也。或云直先發取其左也。”師古曰:“閭,里門也。居閭之左者,一切皆發之,非謂復除也。解在食貨志。”

〔八〕師古曰:“北謂敗退。”

〔九〕師古曰:“蒙,冒犯也。”

〔一○〕師古曰:“復,復除也,音方目反。”

〔一一〕師古曰:“猛火曰烈,取以喩耳。”

〔一二〕師古曰:“倡讀曰唱。”

胡人衣食之業不著於地, 〔一〕 其勢易以擾亂邊竟。 〔二〕 何以明之?胡人食肉飮酪,衣皮毛,非有城郭田宅之歸居,如飛鳥走獸於廣壄, 〔三〕 美草甘水則止,草盡水竭則移。以是觀之,往來轉徙,時至時去,此胡人之生業,而中國之所以離南畮也。 〔四〕 今使胡人數處轉牧行獵於塞下,或當燕代,或當上郡、北地、隴西,以候備塞之卒,卒少則入。陛下不救,則邊民絕望而有降敵之心;救之,少發則不足,多發,遠縣纔至,則胡又已去。 〔五〕 聚而不罷,爲費甚大;罷之,則胡復入。如此連年,則中國貧苦而民不安矣。

〔一〕師古曰:“著音直略反。”

〔二〕師古曰:“竟讀曰境。”

〔三〕師古曰:“,古野字。”

【 《汉书》卷49《晁错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285页。】

 

〔四〕師古曰:“畮,古畝字也。南畝,耕種之處也。” 〔五〕李奇曰:“纔音裁。”師古曰:“纔,淺也,猶言僅至也。他皆類此。”

陛下幸憂邊境,遣將吏發卒以治塞,甚大惠也。然令遠方之卒守塞,一歲而更, 〔一〕 不知胡人之能,不如選常居者,家室田作,且以備之。以便爲之高城深塹,具藺石,布渠答,〔二〕 復爲一城其內,城間百五十步。要害之處,通川之道,調立城邑,毋下千家, 〔三〕 爲中周虎落。 〔四〕 先爲室屋,具田器,乃募辠人及免徒復作令居之; 〔五〕 不足,募以丁奴婢贖辠及輸奴婢欲以拜爵者;不足,乃募民之欲往者。皆賜高爵,復其家。 〔六〕 予冬夏衣,廩食,能自給而止。 〔七〕 郡縣之民得買其爵,以自增至卿。 〔八〕 其亡夫若妻者,縣官買予之。人情非有匹敵,不能久安其處。塞下之民,祿利不厚,不可使久居危難之地。胡人入驅而能止其所驅者,以其半予之, 〔九〕 縣官爲贖其民。 〔一○〕 如是,則邑里相救助,赴胡不避死。非以德上也, 〔一一〕 欲全親戚而利其財也。此與東方之 (戎) 〔戍〕卒不習地勢而心畏胡者,功相萬也。 〔一二〕 以陛下之時,徙民實邊,使遠方無屯戍之事,塞下之民父子相保,亡係虜之患,利施後世,名稱聖明,其與秦之行怨民,相去遠矣。 〔一三〕

〔一〕師古曰:“更謂易代也,音庚,又讀如本字。”

〔二〕服虔曰:“藺石,可投人石也。”蘇林曰:“渠答,鐵疾藜也。”如淳曰:“藺石,城上雷石也。墨子曰:‘城上二步一渠,立程長三尺,冠長十尺,臂長六尺;二步一答,廣九尺,袤十二尺。’”師古曰:“藺石,如說是也。渠答,蘇說

【 《汉书》卷49《晁错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286页。】

 

是也。雷音來內反。”

〔三〕師古曰:“調謂算度之也。總計城邑之中令有千家以上也。調音徒釣反。”

〔四〕鄭氏曰:“虎落者,外蕃也,若今時竹虎也。”蘇林曰:“作虎落於塞要下,以沙布其表,旦視其迹,以知匈奴來入,一名天田。”師古曰:“蘇說非也。虎落者,以竹篾相連遮落之也。”

〔五〕張晏曰:“募民有罪自首,除罪定輸作者也,復作如徒也。”臣瓚曰:“募有罪者及罪人遇赦復作竟其日月者,今皆除其罰,令居之也。”師古曰:“瓚說是也。復音扶目反。”

〔六〕師古曰:“復音方目反。”

〔七〕師古曰:“初徙之時,縣官且廩給其衣食,於後能自供贍乃止也。”

〔八〕孟康曰:“食貨志所謂樂卿者也,朝位從卿而無職也。”師古曰:“孟說非也。樂卿武帝所置耳,錯之上書未得豫言之也。然二十等爵內無有卿名,蓋謂其等級同列卿者也。”

〔九〕孟康曰:“謂胡人入爲寇,驅收中國,能奪得之者,以半與之。”師古曰:“孟說非也。言胡人入爲寇,驅略漢人及畜產,而它人能止得其所驅者,令其本主以半賞之。”

〔一○〕張晏曰:“得漢人,官爲贖也。”師古曰:“此承上句之言,謂官爲備價贖之耳。張說非也。”

〔一一〕師古曰:“言非以此事欲立德義於主上也。”

〔一二〕如淳曰:“東方諸郡民不習戰鬭當戍邊者也。”

〔一三〕師古曰:“言發怨恨之人使行戍役也。”

上從其言,募民徙塞下。錯復言:

【 《汉书》卷49《晁错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287页。】

 

陛下幸募民相徙以實塞下,使屯戍之事益省,輸將之費益寡, 〔一〕 甚大惠也。下吏誠能稱厚惠,奉明法, 〔二〕 存卹所徙之老弱,善遇其壯士,和輯其心而勿侵刻, 〔三〕 使先至者安樂而不思故郷,則貧民相募而勸往矣。臣聞古之徙遠方以實廣虛也, 〔四〕 相其陰陽之和,嘗其水泉之味,審其土地之宜,觀其屮木之饒,然後營邑立城,製里割宅,通田作之道,正阡陌之界,先爲築室,家有一堂二內,門戶之閉, 〔五〕 置器物焉,民至有所居,作有所用,此民所以輕去故郷而勸之新 (色) 〔邑〕也。 〔六〕 爲置醫巫,以救疾病,以脩祭祀,男女有昏, 〔七〕 生死相卹,墳墓相從,種樹畜長, 〔八〕 室屋完安,此所以使民樂其處而有長居之心也。

〔一〕如淳曰:“將,送也。或曰,將,資也。”

〔二〕師古曰:“稱,副也。”

〔三〕師古曰:“輯與集同。”

〔四〕師古曰:“所以充實寬廣空虛之地。”

〔五〕張晏曰:“二內,二房也。”

〔六〕師古曰:“之,往也。”

〔七〕師古曰:“昏謂婚姻配合也。”

〔八〕張晏曰:“畜長,六畜也。”師古曰:“種樹謂桑果之屬。長音竹兩反。”

 

【 《汉书》卷49《晁错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288页。】

 

臣又聞古之制邊縣以備敵也,使五家爲伍,伍有長;十長一里,里有假士;四里一連,連有假五百; 〔一〕 十連一邑,邑有假候:皆擇其邑之賢材有護, 〔二〕 習地形知民心者,居則習民於射法,出則敎民於應敵。故卒伍成於內,則軍正定於外。服習以成,勿令遷徙, 〔三〕 幼則同游,長則共事。夜戰聲相知,則足以相救;晝戰目相見,則足以相識;驩愛之心,足以相死。如此而勸以厚賞,威以重罰,則前死不還踵矣。 〔四〕 所徙之民非壯有材力,但費衣糧,不可用也;雖有材力,不得良吏,猶亡功也。

〔一〕服虔曰:“假音假借之假。五百,帥名也。”師古曰:“假,大也,音工雅反。”

〔二〕師古曰:“有保護之能者也。今流俗書本護字作讓,妄改之耳。”

〔三〕師古曰:“各守其業也。”

〔四〕師古曰:“還讀曰旋。旋踵,回旋其足也。”

陛下絕匈奴不與和親,臣竊意其冬來南也, 〔一〕 壹大治,則終身創矣。 〔二〕 欲立威者,始於折膠, 〔三〕 來而不能困,使得氣去, 〔四〕 後未易服也。愚臣亡識,唯陛下財察。

〔一〕師古曰:“意,疑之也。”

〔二〕師古曰:“創,懲艾也,音初亮反。”

〔三〕蘇林曰:“秋氣至,膠可折,弓弩可用,匈奴常以爲候而出(車)〔軍〕。”

〔四〕師古曰:“使之得勝,逞志氣而去。”

 

【 《汉书》卷49《晁错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289页。】

 

後詔有司舉賢良文學士,錯在選中。上親策詔之,曰:

惟十有五年九月壬子,皇帝曰:昔者大禹勤求賢士,施及方外, 〔一〕 四極之內,舟車所至,人迹所及,靡不聞命,以輔其不逮; 〔二〕 近者獻其明,遠者通厥聰,比善戮力,以翼天子。 〔三〕 是以大禹能亡失德,夏以長楙。 〔四〕 高皇帝親除大害,去亂從, 〔五〕 並建豪英,以爲官師, 〔六〕 爲諫爭,輔天子之闕,而翼戴漢宗也。賴天之靈,宗廟之福,方內以安,澤及四夷。今朕獲執天子之正,以承宗廟之祀,朕旣不德,又不敏,明弗能燭,而智不能治,此大夫之所著聞也。故詔有司、諸侯王、三公、九卿及主郡吏, 〔七〕 各帥其志,以選賢良明於國家之大體,通於人事之終始,及能直言極諫者,各有人數,將以匡朕之不逮。二三大夫之行當此三道, 〔八〕 朕甚嘉之,故登大夫于朝,親諭朕志。 〔九〕 大夫其上三道之要,及永惟朕之不德,吏之不平,政之不宣,民之不寧, 〔一○〕 四者之闕,悉陳其志,毋有所隱。上以薦先帝之宗廟,下以興愚民之休利,著之于篇, 〔一一〕 朕親覽焉,觀大夫所以佐朕,至與不至。書之,周之密之,重之閉之。 〔一二〕 興自朕躬, 〔一三〕 大夫其正論,毋枉執事。 〔一四〕 烏虖,戒之! 〔一五〕 二三大夫其帥志毋怠!

〔一〕師古曰:“施,延也,音弋豉反。”

〔二〕師古曰:“意所不及者,取其言以自輔也。”

【 《汉书》卷49《晁错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290页。】

 

〔三〕師古曰:“比,和也。翼,助也。比音頻寐反。”

〔四〕師古曰:“楙,美也。”

〔五〕師古曰:“從音子容反。亂從,謂禍亂之蹤跡也。一曰,亂謂作亂者,從謂合從者,若六國時爲從者也。今書本從下或有順字,或有治字,皆非也,後人妄加之也。”

〔六〕師古曰:“師,長也,各爲一官之長也。字或作帥,音所類反。”

〔七〕師古曰:“主郡吏,謂郡守也。”

〔八〕張晏曰:“三道,國體、人事、直言也。”師古曰:“二三大夫,總謂當時受策者,非止錯一人焉。”

〔九〕師古曰:“諭,告也。”

〔一○〕師古曰:“永猶深也。惟,思也。”

〔一一〕師古曰:“休,美也。篇謂簡也。”

〔一二〕師古曰:“重音直龍反。”

〔一三〕師古曰:“言朕自發視之。”

〔一四〕張晏曰:“毋爲有司枉橈也。”

〔一五〕師古曰:“虖讀曰呼。”

錯對曰: 平陽侯臣窋、 〔一〕 汝陰侯臣竈、 〔二〕 潁陰侯臣何、 〔三〕 廷尉臣宜昌、隴西太守臣

【 《汉书》卷49《晁错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291页。】

昆邪 〔四〕 所選賢良太子家令臣錯 〔五〕 昧死再拜言:臣竊聞古之賢主莫不求賢以爲輔翼,故黃帝得力牧而爲五帝〔先〕, 〔六〕 大禹得咎繇而爲三王祖,齊桓得筦子而爲五伯長。 〔七〕 今陛下講于大禹及高皇帝之建豪英也, 〔八〕 退託於不明,以求賢良, 〔九〕讓之至也。臣竊觀上世之傳, 〔一○〕 若高皇帝之建功業,陛下之德厚而得賢佐,皆有司之所覽,刻於玉版,藏於金匱,歷之春秋,紀之後世,爲帝者祖宗,與天地相終。今臣窋等乃以臣錯充賦, 〔一一〕 甚不稱明詔求賢之意。臣錯屮茅臣,亡識知,昧死上愚對,曰:

〔一〕孟康曰:“曹窋,參子也。”

〔二〕如淳曰:“夏侯嬰子也。”

〔三〕文穎曰:“灌嬰子。”

〔四〕服虔曰:“公孫昆邪也。”師古曰:“昆讀曰混,音下昆反。”

〔五〕師古曰:“詔列侯九卿及郡守舉賢良,故錯爲窋等所舉。”

〔六〕服虔曰:“力牧,黃帝之佐也。”

〔七〕師古曰:“筦字與管同。伯讀曰霸。”

〔八〕臣瓚曰:“講謂講議也。”

〔九〕師古曰:“自託不明,是謙退。”

〔一○〕師古曰:“謂史傳。”

【 《汉书》卷49《晁错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292页。】

 

〔一一〕〔如淳〕曰:“猶言備數也。”臣瓚曰:“充賦,此錯之謙也,云如賦調也。”

詔策曰“明於國家大體”,愚臣竊以古之五帝明之。臣聞五帝神聖,其臣莫能及,故自親事, 〔一〕 處于法宮之中,明堂之上; 〔二〕 動靜上配天,下順地,中得人。故衆生之類亡不覆也,根著之徒亡不載也; 〔三〕 燭以光明,亡偏異也; 〔四〕 德上及飛鳥,下至水蟲,草木諸產,皆被其澤。 〔五〕 然後陰陽調,四時節,日月光,風雨時,膏露降, 〔六〕 五穀孰,祅孽滅,賊氣息,民不疾疫,河出圖,洛出書,神龍至,鳳鳥翔,德澤滿天下,靈光施四海。此謂配天地,治國大體之功也。

〔一〕師古曰:“親理萬機之務。”

〔二〕如淳曰:“法宮,路寢正殿也。”

〔三〕師古曰:“有根著地者皆載之也。著音直略反。”

〔四〕師古曰:“燭,照也。” 〔五〕師古曰:“被音皮義反。” 〔六〕師古曰:“甘露凝如膏。”

詔策曰“通於人事終始”,愚臣竊以古之三王明之。臣聞三王臣主俱賢,故合謀相輔,計安天下,莫不本於人情。人情莫不欲壽,三王生而不傷也;人情莫不欲富,三王

 

【 《汉书》卷49《晁错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293页。】

 

厚而不困也;人情莫不欲安,三王扶而不危也;人情莫不欲逸,三王節其力而不盡也。其爲法令也,合於人情而後行之;其動衆使民也,本於人事然後爲之。取人以己,內恕及人。 〔一〕 情之所惡,不以彊人;情之所欲,不以禁民。是以天下樂其政,歸其德,望之若父母,從之若流水;百姓和親,國家安寧,名位不失,施及後世。 〔二〕 此明於人情終始之功也。

〔一〕師古曰:“以己之心揆之於人也。” 〔二〕師古曰:“施,延也,音弋豉反。”

詔策曰“直言極諫”,愚臣竊以五伯之臣明之。 〔一〕 臣聞五伯不及其臣,故屬之以國,任之以事。 〔二〕 五伯之佐之爲人臣也,察身而不敢誣, 〔三〕 奉法令不容私,盡心力不敢矜, 〔四〕 遭患難不避死,見賢不居其上,受祿不過其量,不以亡能居尊顯之位。自行若此,可謂方正之士矣。其立法也,非以苦民傷衆而爲之機陷也, 〔五〕 以之興利除害,尊主安民而救暴亂也。其行賞也,非虛取民財妄予人也,以勸天下之忠孝而明其功也。故功多者賞厚,功少者賞薄。如此,斂民財以顧其功, 〔六〕 而民不恨者,知與而安己也。其行罰也,非以忿怒妄誅而從暴心也, 〔七〕 以禁天下不忠不孝而害國者也。故辠大者罰重,辠小者罰輕。如此,民雖伏罪至死而不怨者,知罪罰之至,自取之也。立法若此,

【 《汉书》卷49《晁错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294页。】

 

可謂平正之吏矣。法之逆者,請而更之,不以傷民; 〔八〕 主行之暴者,逆而復之,不以傷國。 〔九〕 救主之失,補主之過,揚主之美,明主之功,使主內亡邪辟之行,外亡騫汙之名。 〔一○〕 事君若此,可謂直言極諫之士矣。此五伯之所以德匡天下,威正諸侯,功業甚美,名聲章明。舉天下之賢主,五伯與焉, 〔一一〕 此身不及其臣而使得直言極諫補其不逮之功也。今陛下人民之衆,威武之重,德惠之厚,令行禁止之勢,萬萬於五伯,而賜愚臣策曰“匡朕之不逮”,愚臣何足以識陛下之高明而奉承之!

〔一〕師古曰:“伯讀曰霸。”

〔二〕師古曰:“屬,委也,音之欲反。”

〔三〕師古曰:“各察己之材用,不敢踰越而誣上。”

〔四〕師古曰:“矜謂自伐也。”

〔五〕孟康曰:“機,發也。陷,穽也。”

〔六〕師古曰:“顧,讎也,若今言雇賃也。”

〔七〕師古曰:“從讀曰縱。”

〔八〕師古曰:“更,改也。”

〔九〕師古曰:“謂逆主意而反還之,不令施行,致傷國也。復音扶目反。”

〔一○〕師古曰:“辟讀曰僻。騫,損也。汙,辱也。”

【 《汉书》卷49《晁错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295页。】

 

〔一一〕師古曰:“與讀曰豫。”

詔策曰“吏之不平,政之不宣,民之不寧”,愚臣竊以秦事明之。臣聞秦始幷天下之時,其主不及三王,而臣不及其佐, 〔一〕 然功力不遲者,何也?地形便,山川利,財用足,民利戰。其所與並者六國,六國者,臣主皆不肖,謀不輯, 〔二〕 民不用,故當此之時,秦最富彊。夫國富彊而鄰國亂者,帝王之資也,故秦能兼六國,立爲天子。當此之時,三王之功不能進焉。 〔三〕 及其末塗之衰也,任不肖而信讒賊;宮室過度,耆慾亡極, 〔四〕 民力罷盡,賦斂不節; 〔五〕 矜奮自賢,羣臣恐諛, 〔六〕 驕溢縱恣,不顧患禍;妄賞以隨 (善) 〔喜〕意,妄誅以快怒心,法令煩憯, 〔七〕 刑罰暴酷,輕絕人命,身自射殺;天下寒心,莫安其處。姦邪之吏,乘其亂法,以成其威,獄官主斷,生殺自恣。上下瓦解,各自爲制。秦始亂之時,吏之所先侵者,貧人賤民也;至其中節,所侵者富人吏家也;及其末塗,所侵者宗室大臣也。是故親疏皆危,外內咸怨,離散逋逃,人有走心。陳勝先倡,天下大潰, 〔八〕 絕祀亡世,爲異姓福。此吏不平,政不宣,民不寧之禍也。今陛下配天象地,覆露萬民, 〔九〕 絕秦之迹,除其亂法;躬親本事,廢去淫末;除苛解嬈, 〔一○〕 寬大愛人;肉刑不用,辠人亡帑; 〔一一〕 非謗不治,鑄錢者除; 〔一二〕 通關去塞, 〔一三〕 不孽諸侯; 〔一四〕 賓禮長老,愛卹少孤;辠人有期, 〔一五〕 後宮出嫁;尊賜孝悌,農民不租; 〔一六〕

【 《汉书》卷49《晁错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296页。】

 

明詔軍師,愛士大夫;求進方正,廢退姦邪;除去陰刑, 〔一七〕 害民者誅;憂勞百姓,列侯就都; 〔一八〕 親耕節用,視民不奢。 〔一九〕 所爲天下興利除害,變法易故,以安海內者,大功數十,皆上世之所難及,陛下行之,道純德厚,元元之民幸矣。

〔一〕師古曰:“臣亦不及三王之佐。”

〔二〕師古曰:“輯與集同。輯,和也。”

〔三〕師古曰:“進,前也,言不在秦之前也。”

〔四〕師古曰:“耆讀曰嗜。”

〔五〕師古曰:“罷讀曰疲。”

〔六〕張晏曰:“恐機發陷禍而爲諂諛以求自全也。”師古曰:“此說非也。直爲恐懼而爲諂諛也。恐音丘勇反。”

〔七〕師古曰:“憯,痛也。言痛害於下。憯音千感反。”

〔八〕師古曰:“倡讀曰唱。”

〔九〕如淳曰:“覆,蔭也。露,膏澤也。”

〔一○〕文穎曰:“嬈,煩繞也。”師古曰:“音如紹反。”

〔一一〕師古曰:“謂除收帑相坐律。亡讀曰無。帑讀曰孥。”

〔一二〕張晏曰:“除鑄錢之律,聽民得自鑄也。”師古曰:“非讀曰誹。”

〔一三〕張晏曰:“文帝十二年,除關不用傳。”

〔一四〕應劭曰:“接之以禮,不以庶孽畜之。”如淳曰:“孽,疑也。去關禁,明無疑於諸侯。”師古曰:“應說是。”

【 《汉书》卷49《晁错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297页。】

 

〔一五〕張晏曰:“早決之也。”晉灼曰:“刑法志云‘罪人各以輕重不亡逃,有年而免’。滿其年,免爲庶人也。”師古曰:“晉說是也。”

〔一六〕張晏曰:“足用則除租也。”

〔一七〕張晏曰:“宮刑也。

〔一八〕師古曰:“各就其國也。”

〔一九〕師古曰:“視讀曰示。

詔策曰“永惟朕之不德”,愚臣不足以當之。

詔策曰“悉陳其志,毋有所隱”,愚臣竊以五帝之賢臣明之。臣聞五帝其臣莫能及,則自親之;三王臣主俱賢,則共憂之;五伯不及其臣,則任使之。此所以神明不遺,而聖賢不廢也, 〔一〕 故各當其世而立功德焉。傳曰“往者不可及,來者猶可待, 〔二〕 能明其世者謂之天子”,此之謂也。竊聞戰不勝者易其地,民貧窮者變其業。今以陛下神明德厚,資財不下五帝, 〔三〕 臨制天下,至今十有六年,民不益富,盜賊不衰,邊竟未安, 〔四〕 其所以然,意者陛下未之躬親,而待羣臣也。今執事之臣皆天下之選已, 〔五〕 然莫能望陛下淸光, 〔六〕 譬之猶五帝之佐也。陛下不自躬親,而待不望淸光之臣,臣竊恐神明之遺也。 〔七〕 日損一日,歲亡一歲,日月益暮,盛德不及究於天下, 〔八〕 以傳萬世,愚

【 《汉书》卷49《晁错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298页。】

 

臣不自度量,竊爲陛下惜之。昧死上狂惑屮茅之愚,臣言唯陛下財擇。

〔一〕師古曰:“遺,棄也。不棄神明之德,不廢聖賢之名。”

〔二〕師古曰:“言各當其時務立功也。”

〔三〕師古曰:“資,質也,謂天子之財質。”

〔四〕師古曰:“竟讀曰境。”

〔五〕師古曰:“已,語終之辭。”

〔六〕晉灼曰:“今之臣不能望見陛下之光景所及。”

〔七〕師古曰:“言天子虛棄神明之德。”

〔八〕師古曰:“究,竟也。”

時賈誼已死,對策者百餘人,唯錯爲高第,繇是遷中大夫。 〔一〕

〔一〕師古曰:“繇讀與由同。”

【 《汉书》卷49《晁错传》,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缩印本,第2299页。】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晁错史料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