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金塔县长城破坏风险影响因素调查与研究

长城论文 长城 作者 1292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金塔县长城破坏风险影响因素调查与研究

张依萌  李大伟[1]

 

摘要:本文以甘肃省金塔县为试点,对长城资源调查工作所记录的长城遗迹进行抽样复查。对长城本体存状及变化情况、长城所处环境、破坏因素、保护管理状况等进行记录与分析,并从中分辨出长城破坏的主要原因,以期对长城遗产的合理监测提供依据,为长城保护工程下一阶段工作的开展奠定基础。

关键词:金塔县  长城  破坏  调查

The risk survey of the Great Wall distruction in Jinta County,Gansu Province

Zhang Yimeng,Li Dawei

Abstract: Based on the sampling reexamination of the Great Wall Resource Survey proceeded in Jinta County of Gansu Province,this paper recorded and analyzed the changes,emvironment,elements lead to damage and the situation Management status of the Great Wall,and identify the main reason for the Great Wall damage from it, in order to provide reference for the rational monitoring of the Great Wall, and to lay a foundation for the next phrase of Great Wall conservation project.

Keywords: Jinta County  the Great Wall  distruction  investigation

 

 

长城作为世界上分布地域最广、构成极为复杂的世界文化遗产之一,其历史、艺术、科学和社会价值无与伦比。与此同时,由于分布范围广,长城所面临的破坏风险极高,各种影响安全的因素正逐渐蚕食着饱经沧桑的长城。

随着长城资源调查结束,在摸清家底的基础上,长城保护工程正大规模展开。但长城体量巨大,单靠工程性维修工程远远不能满足长城保护的需要,应选取长城价值高,维修程度高的点/段优先加强保护,而保护对象的选取需要开展相关针对长城特点的风险影响评估研究。

本文选取甘肃省金塔县长城为例,开展了长城破坏风险因素的试点调查工作,对历次长城考察资料进行梳理,结合实地调研情况,对金塔县长城近百年的保存状况进行对比,总结出影响长城安全的主要因素,并提出相关建议对策。

 

  • 地点的选取

选取金塔县作为工作对象主要基于长城构成特点、地理特点、文献资料特点、现实需要等方面考虑。

1、金塔县位于青藏高原、蒙古高原和黄土高原交汇处,县境南部为金塔绿洲和鼎新绿洲,北部为山地戈壁,西南部为沙地,东部为黑河和巴丹吉林沙漠边缘,地貌构成较为复杂,而这些地区都有长城分布。长城分布地区既有人类活动频繁农牧区,也有荒无人烟地带,既有绿洲河流,也有荒漠戈壁,具有加强的地理上的典型性,对于长城风险影响因素的研究具有代表性。

2、金塔县位于甘肃省西北部,西接玉门,南临高台,东北与内蒙古自治区额济纳旗接壤。这一地区历史上是汉代居延遗址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明长城分布的北界。根据长城资源调查认定数据显示:金塔县境内现有长城遗存248处,其中烽火台97座、敌台20座、关堡城障16座,壕堑29段,总长度44.9千米、墙体总长261.2千米。这些长城从选址分布、建造工艺、材料、形制等方面都是西北地区长城建筑及布局的典型代表。

3、自20世纪20年代以来,国内外探险家、学者与考古工作者曾多次踏足金塔,并留下一批宝贵的长城调查资料。其中比较重要的调查有马尔克·奥莱尔·斯坦因第三次中亚探险[2](1913—1916年)、中瑞西北科学考察团在甘肃的调查[3](1927-1935)、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于1979年开展的河西汉塞调查[4]以及第二次文物普查(1981-1985)、第三次文物普查(2007-2011)等;考古发掘工作主要有1930年贝格曼[5]、1972-74年甘肃省文物部门对肩水金关的两次发掘[6],共获得汉代边塞档案简牍近万枚,为我们了解金塔县境内汉长城防御体系提供了重要信息。这些材料能够构成一个较为完整的资料体系,可以支撑完成保存状况和环境的前后对比工作。

3、这一区域正好处在甘肃省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7]大遗址保护板块范围内,是目前受到高度重视的区域,该项目包括了大遗址保护相关内容,其中明确提出加强长城保护以及建立长城博物馆等工作。这也是选取金塔县作为对象的现实需要。

二、调查方法与内容

1、通过走访金塔县国土、水务、农林、建设等相关政府部门,获取金塔县发展建设情况的第一手材料,考察长城沿线土地使用类型与城乡建设情况信息,以作为调查基础材料与长城破坏因素分析的依据。

2、由于时间与经费的局限,本次调查未对金塔县境内长城遗存进行全面复查,而是采取抽样的方法,在长城沿线248处遗存中选取44处典型遗存进行调查(抽查率约17.7%),调查对象尽可能覆盖县域内各类型长城遗存,以及长城沿线不同地形地貌分布区、人口密度分区以及各种土地使用类型等,同时尽量保证调查地点能够覆盖整个县域。此外,本次调查也涉及部分金塔县域以外地区(酒泉市肃州区、高台县等地)具有代表性的长城遗存。

3、通过对历次调查的记录编号与地理坐标的比对,确认调查对象的位置,并按照地理坐标所指示的方位寻找遗迹,在发现遗迹后,使用手持GPS重新测点,并在谷歌地图卫星图片上与历次调查坐标数据进行比对校正,以减小误差。调查结果证明了GPS坐标的准确性(图1)。

圖1

图1 沙河墩烽火台卫星图片坐标位置比对[8]

4、调查内容包括长城本体现状、与历次调查影像资料对比所见的变化情况、破坏因素、周边自然环境(如地形地貌、气候与水文情况)、人文环境(如人口密度、土地使用类型等)、长城保护管理机构与人员构成、保护经费、四有工作等。重点关注各方面因素对长城的影响。

三、长城风险影响因素区域分布特点

长城风险影响因素调查对象的选择依据主要基于对某一点/段长城记录资料的延续性,必须有两种以上资料对本处长城基本情况进行过记载,并且一定时间间隔。这样才能达到对前后保存状况和环境进行比对和分析的目的。因此我们选取斯坦因(1913-1916)、贝格曼(1927-1935)、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1979-1995),以及长城资源调查(2007-2011)等四次调查工作与本次调查(2013)的记录进行对比介绍,以观察长城破坏情况。其中,斯坦因调查记录取自《亚洲腹地考古图记》;贝格曼调查记录取自根据贝格曼调查材料整理而成的《居延汉简甲乙编》附录《额济纳河流域障隧述要》;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调查记录见吴礽骧著《河西汉塞调查与研究》;长城资源调查记录则引用了调查登记表的原始记录。

限于篇幅,本文仅选择44处调查地点中具有代表性的标本举例介绍。其中31处为纳入长城资源调查范围的长城点/段,另13处是未纳入长城资源调查范围,从上世纪20年代以来调查资料中选取的现在仍能确定具体地点的点/段。(表1)

表1  20世纪20世纪以来金塔县长城存状变化、破坏因素与土地使用类型比对表

遗存名称[9] 斯坦因描述 贝格曼描述 甘肃省考古研究所 长城资源调查资料 风险调查 破坏因素 土地类型
沙墩子 12英尺(3.7米) 3 底基4.8 X5.3米,高2.5 南北宽4.8-7.3西6.7-8残高2.5 新增盗洞四处 风沙、降水 一般荒漠
东大湾城 外城北门有两座保存较好的门阙 门阙尚存 门阙尚存 仅存半个西阙 仅存半个西阙 洪水、风沙 生态保护区
沙门子烽火台 基座6.5X6.5,高8 底基4.5X5.5米,残高0.7 南北5.35.7东西5.5残高0.7 与资源调查时变化不大 地震、开矿、风沙 矿区
腰墩子烽火台 未描述 底基4.9 X4米,残高5 南北3.9-4.2东西3-3.8残高5 与资源调查时变化不大 风沙、降水 矿区
生地湾烽火台 未描述 20世纪60年代7 南北5.4-5.7东西3-5.4;残高2.2 台体上及周围遍布牛羊踩踏脚印与粪便 放牧、风沙 生态保护区
床窝子敌台 未描述 底基3.7X3.7米,残高5 南北3.3-3.5东西1.6-2;残高4 坍塌一半,平面呈三角形 放牧、风沙 生态保护区
二十里小墩烽火台 未描述 底基4.6X4.6米,残高4.8 南北3.7-4.7东西4残高4.2 较资源调查时变化不大 放牧、风沙 生态保护区
高腰墩烽火台 基座8X8米,顶上有屋 残高3米,顶上无屋 平面呈不规则圆形南北3.1东西4.7-5残高0.8 南壁建有房屋,顶梁插入台体 生活设施建设、水库蓄水 灌区(近水库、村庄)
T202 近台体南北有塞墙 南侧有壕堑遗迹,台体坍塌成圆丘 未调查 台体及塞墙均无存 农垦 灌区(农田)
T195 T1941.5公里 坍塌成圆丘 未调查 已无存 农垦 灌区(农田)
T193 西北距T1921公里,在直渠西岸 坍塌成土丘 未调查 已无存 农垦 灌区(农田)
T192 2、径20 2、径20 未调查 已无存 农垦 灌区(农田)
T186 2 2 未调查 已无存 农垦 灌区(农田)
T172 T171之南 已坍塌 未调查 已无存 农垦 灌区(农田)
沙河墩烽火台 台与相联的房舍倾圮成一墩 底基5.9X3.8米,残高10米,西侧有直径16米、高1.5米的土堆,上存积薪 南北5.5-5.7东西5;残高8.5。未见土堆、积薪 与资源调查时变化不大 风沙 一般荒漠
T178 台顶有小屋 残高1.5 未调查 已无存 农垦 灌区(农田)
五分汉烽火台 有记录,未具体描述 底基6.8X6.8米,台体风蚀成圆锥形,残高1.6 仅存一高0.2米的平台 与资源调查时变化不大 踩踏刻画、风沙、降水 一般荒漠
地湾城 东北角有高1米的小屋;外城墙高3 障顶四周有女墙;外城墙残高0.15-0.33 未见女墙 较资源调查时变化不大 洪水、风沙 一般荒漠
肩水金关遗址 关门西距黑河150米;烽台高3.5 关门西距黑河100 烽台残高3.1 加设围栏,将关门置于围栏之外 洪水、风沙 一般荒漠
A34 已残毁 残高约1 未调查 已无存 洪水、农垦 一般荒漠
A37 残高2.1米,东墙与坞壁相接,坞东南角有望楼 坞壁与望楼无存 未调查 已无存 洪水、农垦 灌区(农田)
北河湾烽火台 台基16英尺见方,高9英尺(4.9米见方,高2.7 东西宽1.1-1.5米;南北宽1.2米;残高0.7 底部可见新盗洞2 盗掘、风沙、降水 一般荒漠
郑薛墩烽火台 未描述 南北8-9.4东西7-7.2残高5.7 已无存 农垦(平整土地) 农场新开发土地
马庄营城 门券尚存;东墙接一长方形坞 门券已坍塌,未见坞遗迹 有猫头鹰在墙体上筑巢 动物筑巢、洪水、风沙 灌区(农田)
西大湾城 城墙完整 城墙东南角被洪水冲毁 较资源调查时变化不大 洪水、风沙 一般荒漠
沙枣墩烽火台 南侧为T204 南北4-5.3东西7残高2.1 台顶有测量三脚架,周围地下水位高,夏季渗出地面将台体包围,南侧不见T204痕迹 水库蓄水 灌区(农田)
常家岗烽火台 新发现,已坍塌 未见被盗 新近被盗 盗掘、风沙、降水 一般荒漠
木头井敌台 底基4X4.7米,残高3.7 南北12东西12.2残高2[1] 较资源调查时变化不大 放牧、风沙 生态保护区
盆坑西烽火台 底基3.5X3.5米,残高2.4 台体被改建为羊圈。南北宽8.8东西3.3;残高1.7 较资源调查时变化不大 放牧、风沙 生态保护区
墩墩山烽火台 底部西北角被盗 周围遍布盗洞 盗掘、风沙、降水 一般荒漠
花庄墩敌台 南北5.1-6.6东西7.7-8.4残高3.6 位于水库中 水库蓄水 灌区(水库库区)
边湾滩长城1段-2段 残存墙体高1.1-3.8 增设围栏,水泥桩打在墙基上,周围耕地盐碱化严重 农垦、动物巢穴、风沙、降水 灌区(农田)
长房墩烽火台 台顶垛口完整 台顶垛口全部坍塌 地震、开矿、踩踏刻画、风沙 矿区
台子井烽火台 南北6-6.5东西10.7;残高1.95。顶部有盗洞一处 新增盗洞若干,台体周围散落木柱等建筑构件 盗掘、工厂污染、风沙、降水 矿区
黄水沟烽火台 南壁有盗坑一个,底部有2处现代坟圈,与台体分别相距1米、3残高1.7未见被盗 烽燧与现代坟墓均被盗,混凝土墓碑被砸碎,棺木被掘出,散落于周围 盗掘、风沙、降水 一般荒漠

 

通过对比分析可见,

1、自20世纪初以来的近百年时间,金塔县地区长城遗存破坏较为严重。在所调查的44处遗存中,有26处存状发生肉眼可见的明显变化,其中13处完全消失。在完全消失的13处遗存中,有三处(T46g、A43、T46d)在70年代末调查时已经无存。其余18处存在不同程度的损毁(图2)。

圖2

图2  马庄营城拱券对比[2](1926-2013)

2、在全部12种影响因素中,自然因素共4种,占33.3%;人为因素8种,约占66.7%。各破坏因素出现频率从高到低依次为风沙(29)、降水(13)、农业开垦(10)、洪水(9)、盗掘(9)、放牧(5)、工矿企业生产活动(5)、水库蓄水(3)、动物筑巢(3)、踩踏与刻画(3)、生产生活设施建设(2)、地震(2)等因素。其中农业开垦、洪水、盗掘和生产生活设施建设能够导致长城保存状态发生剧烈改变,其余因素主要为渐变因素。

3、各种破坏因素的分布具有一定规律性。风沙与降水等自然因素的影响最为普遍,风蚀、水蚀是威胁长城安全的最主要自然因素,全县各地均可见。人为破坏因素的出现,与土地使用类型之间存在关联。农业开垦的影响在农业灌溉区中较普遍;洪水主要对县东部黑河沿岸的长城遗存造成威胁;盗掘多发于北大河北岸无人管理的一般荒漠地区;放牧影响主要见于西部地区,踩踏与刻画的发生主要与附近人口情况和交通便利程度关联;地形与长城破坏的关联不大。(图3)

圖3

图3  五分墩墙体上的游人刻画

 

四、金塔县长城破坏影响因素分析

总体来看,金塔地区长城保存状况堪忧。该地区能够造成长城破坏的因素较为复杂,总体可分为自然因素、人为因素两大类。

1、自然因素

(1)气温影响

金塔县地处河西走廊西北部,属温带大陆性气候区,气候干冷。这一点对于以土木结构为主的长城遗迹保存较为有利;但该地区四季昼夜温差较大,风沙频见。以长城沿线的鼎新镇为例,据统计,2008年1月平均气温最低,为-8.4℃;7月最高,为24.7℃。温差达34.1度; 2005年出现极端高温40.5℃;2008年出现极端低温29.7℃[10]。地面土壤温度方面,1月最低,为平均-9.7℃;7月最高,为31.2℃。1990-2008年间,金塔县共出现大风天气200余次,8级以上大风年平均日数为15.1天。这种不稳定的气象条件易导致长城遗存风化。此外,每年11月生成冻土,4月解冻。土地冻融则易造成土木建筑地基沉降。在调查所见的44处长城遗存均存在不同程度的自然坍塌,当与上述气候原因有关。

(2)降水影响

金塔县降水稀少,年均约64.8毫米,但分布集中,夏季多暴雨,对长城有可能造成破坏,尤其是突发性破坏。如2004年7月24日,金塔县遭受特大暴雨袭击,单次降水量达37.6毫米,持续1小时44分。据调查,大墩门大墩、石梯子湖西烽火台、二十里小墩、地湾城等遗址顶部可见雨水冲刷形成的冲沟。部分墙体段落由于降水后形成地面径流的冲刷作用而遭到破坏。西大湾城东南城墙,则被暴雨引发的洪水彻底冲毁。

(3)动物活动影响

金塔县长城沿线常见草兔、黄鼠、沙蜥、花条蛇、黄羊、猫头鹰等动物活动,一些动物直接将巢穴掏挖在长城墙体之上,对长城造成破坏(图4)。

圖4

图4  猫头鹰在马庄营城城墙上做窝

(4)地质灾害

河西走廊为地震多发地区,地震是长城建筑破坏的严重威胁,会造成长城建筑存状的突然改变。据统计,1990-2008年,金塔境内发生3级以上地震3次,其中1992年1月12日发生的地震震级达5.3级。如本次调查所见,黑河西岸的长房墩烽火台,2010年长城资源调查工作开展时保存情况较好,但2013年台顶垛口全部坍塌。据当地文物部门介绍,即地震造成(图5)。

圖5

图5  长房墩垛口对比(2011-2013)

2、人为因素

(1)游人踩踏与刻画

金塔县境内地广人稀,全县面积约1.88万平方千米,人口仅14.2万。平均每平方千米不到8人,且长城大部分地区为荒漠戈壁,道路崎岖,人迹罕至。但由于当地多有工矿企业、农场分布,交通仍相对便利,几乎长城沿线各处遗存地点均有游人活动迹象,踩踏长城本体,或进行非法涂鸦,成为金塔县长城最常见人为破坏因素之一。

(2)生产生活

金塔县工、农、牧业较发达。在长城沿线分布有生地湾农场、鸳鸯灌区、黑河灌区等绿洲,金源煤炭公司等重污染企业,农业开垦,牲畜踩踏、工业生产以及道路桥梁等基础设施建设均可能威胁到长城的安全(图6、7)。

圖6

图6  边湾滩长城段界桩与盐碱侵蚀

圖7

图7  依高腰墩而建的房屋

 

20世纪50年代以来,长城沿线人类活动日益频繁,一些当地居民对长城遗迹肆意拆挖改建。近年随着文物管理工作的加强,普通群众破坏长城的现象已大幅度减少,但随着建设项目的频繁开展,大型企业施工对长城的破坏威胁日益严峻,如位于生地湾农场内的郑薛墩烽火台就在平整土地时被彻底破坏。

(3)盗掘

盗墓是造成不可移动文物破坏的重要原因,近年金塔地区盗墓活动猖獗,北大河北岸长城沿线烽火台几乎全部被盗,众所周知,汉长城烽燧是简牍出土的重要地点,据调查,金塔县长城沿线遗址埋藏有大量青铜器、陶器、铁器、竹木器等遗物。近年来的盗掘活动使得一批珍贵文物很可能已经流失(图8)。

圖8

图8  尖山子坞障所见盗洞

 

(4)水文变化

河西走廊地区生态脆弱,水文变化对这一地区人类的生产生活和环境的影响十分巨大,同时也对长城的保存状况产生较大影响。

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由于人类生产活动,金塔县及其周边地区的水系发生了很大改变,大体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1950-2000),由于黑河上游水库建设,导致金塔地区水量剧减,导致金塔地区新增沙化面积82万余公顷[11]。这一时期风沙对长城的侵蚀有所增加;第二阶段(2001至今),1999年1月,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成立黑河流域管理局。2001年,经国务院批准,在该局统一指挥下,黑河流域开始实施全流域调水工程[12],黑河流经金塔县境内的水量有所恢复。根据黑河流域管理局公布的金塔县东北部哨马营断面监测数据显示,2011-2012年,该地区下泄水量年均可达30万立方米以上(表2)。由于生态环境的改善,促进了当地工、农、牧业发展,水库蓄水量增加、农田与牧区的扩张对长城形成了新的威胁。

据调查所见,金塔县长城沿线共建有水库三座。如花庄墩、高腰墩、沙枣墩等烽火台,或位于水库中,或紧靠水库。夯土建筑地基长期浸泡于水中,会导致土体软化,影响结构稳定性。黑河西岸的西大湾城由于常年的河水冲刷,城址东侧已经部分坍塌。黑河西岸的西大湾城在丰水期也会受到河水威胁,产生冲刷(图9、10)。

圖9

图9  卫星图片所见西大湾城东南角被洪水冲毁情况

 

圖10

图10  水库中的花庄墩

 

 

表2  2011年11月11日至2012年11月10日黑河哨马营水文断面来水情况统计表[13]

单位:亿m³
时段 项目 哨马营
2011年11月11日~2012年11月10日(全年) 实况 7.02
2000~2011年均值 6.48
2011年11月11日~2012年6月30日(一般调度期) 实况 3.25
2000~2011年均值 2.87
2011年7月1日~2012年11月10日(关键调度期) 实况 3.77
2000~2011年均值 3.61

 

五、存在的其他问题

以上所列为调查所见造成长城本体破坏的直接因素。还有一些其他因素,也增加了长城破坏的风险与隐患。

1、调查工作不足

金塔县长城破坏的另一个潜在威胁是考古调查工作尚不成熟。2010年,长城资源调查工作田野调查部分正式结束,2012年,国家文物局以此为基础公布了最新长城数据。但据笔者对文献的梳理与实地考察发现,金塔县长城资源调查工作存在严重的漏查现象。如金关北六号敌台(T165)以北至额济纳旗以南的烽燧与城障遗址,见于斯坦因、贝格曼等西方探险家著录,但全部未予调查,文物部门不能掌握本地文物资源,势必造成监管漏洞,留下破坏隐患。

2、科研工作不足

金塔地区为长城分布的重要地区,其东北部又是居延遗址的重要组成部分。但由于汉代以来即处于历史文献所见各文化与行政区的边缘地带,因此针对金塔地区所进行的学术研究较少。我们在中国知网上,以“长城保护”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可得各类相关文章7683篇,其中涉及长城保护管理方面的研究文章570篇,约占7.4%;以“金塔长城”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可得各类相关文章199篇,其中涉及保护管理方面研究的文章仅6篇,约占3%[14]。可见学界对于当地长城的保护管理研究重视程度很不够,难以形成有效对策。

3、管理工作不足

人为破坏长城现象的发生,归根结底,是管理问题。据调研所见,金塔县长城管理工作的主要问题有下面几个方面:

(1)四有基础工作不完善。金塔县的长城管理机构为金塔县文物局(博物馆)。该局(馆)现有在编正式工作人员8人,其中2人负责长城的日常巡视工作,周期约1个月。受气象与交通条件影响,单次巡查不能保证覆盖县域内所有长城遗存。

2006年12月13日,根据金塔县人民政府关于批转《金塔县境内长城及其沿线城障烽燧遗址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划定方案》的通知,金塔县长城线以现有墙基外侧为准向两边扩延30米为保护范围。在保护范围外向外扩延100米为建设控制地带。由于县域内百分之80以上的墙体已坍塌成数十厘米的土垄,遗迹并不明显,因此这一规定的执行缺乏操作性。

据调查,44处地点附近可见长城保护标志4块,其中三块集中于黑河东北部的东大湾城与西大湾城附近,另一块在县南界附近,对于长城的标识并不能满足需要。

该县尚未建立齐备的长城档案。

圖11

图11  肩水金关主关被置于围栏之外

(2)保护措施不到位

在全部44处地点中,对遗迹采取保护措施者仅5处,其中墙体加固一处(地湾城),防洪堤坝一处(西大湾城),围栏三处(边湾滩长城段、二十里小墩、肩水金关)。围栏的设置位置也不尽科学(见边湾滩长城段、肩水金关标本描述)。其他遗存均可直接攀登(图11)。

(3)管辖权争议影响长城保护工作。金塔县东北部肩水金关附近的长城遗址存在管辖权争议问题。在西大湾城调查时可见由金塔县与额济纳旗分别树立的文物保护标志牌。(图12)一旦发生长城破坏,责任归属与文物执法权的纠纷将在所难免。金塔县计划实施的长城保护规划工作也因此搁置。

圖12

图12  金塔县与额济纳旗分别设立的保护标志牌

(4)由于宣传工作不到位。长城破坏行为中相当一部分属于无意识行为,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破坏了长城。从这个角度讲,还应当加强公众宣传教育。

综上所述,金塔地区长城的破坏由自然与人为双重作用共同造成。在所有破坏因素中,导致长城遗存发生突然变化的因素主要有农业开垦、生产生活设施建设、洪水、地震等,其余为导致长城渐变破坏的因素。研究与管理工作的不足是金塔地区长城破坏的重要影响因素。

4、潜在破坏风险

金塔县属于甘肃省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的重要片区之一[15]。根据金塔县发展规划,航天镇发展定位为农业旅游型[16],镇内长城遗存所在区域被设定为军事文化旅游区[17],随着片区开发的全面展开,长城势必将受到影响。

 

六、对策及建议

针对上述问题,建议应从如下几方面尽快采取针对性措施加以干预。

(1)深入开展调查工作,在长城资源调查基础上,继续深入研究长城遗存分布情况;

(2)加大科研力量投入,开展长城遗产监测指标体系与方法研究;

(3)完善长城四有工作,完善档案,增设长城保护标识,增强保护方案的可操作性;

(4)文物部门应加强与建设、环境、农林、国土等部门的联系,将长城保护管理与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相结合;

(5)结合实际情况,因地制宜开展长城保护管理工作。如,文物部门与黑河流域管理局建立协调机制,利用哨马营水文站设备与数据,对长城环境进行监测;西部地区可与沙枣园生态保护区、生地湾农场展开合作,利用其围栏设施、监控设备与管理人员对长城进行监管;西部荒漠地区,加强日常巡视等等。

 

[1] 此烽火台基宽较20世纪70年代尺寸宽很多,经过反复对比坐标和描述,笔者确认两份记录描述的为同一座烽火台无误。推测为坍塌所致。调查中多见类似现象,可能为同一原因

[2] 黑白照片来源:(英)马尔克·奥莱尔·斯坦因.亚洲腹地考古图记(Innermost Asia:Detailed Report of Explora-tions in Central Asia,Kansu and Eastem Iran)三卷本[M].南宁: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1] 作者简介:张依萌(1984—),男,硕士,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馆员。

李大伟(1979—),男,硕士,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馆员。

[2] (英)马尔克·奥莱尔·斯坦因.亚洲腹地考古图记(Innermost Asia:Detailed Report of Explora-tions in Central Asia,Kansu and Eastem Iran)三卷本[M].南宁: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3] (瑞典)斯文·赫定.亚洲腹地探险八年[M].乌鲁木齐:新疆人民出版社.1997.

[4] 吴礽骧.河西汉塞调查与研究[M].北京:文物出版社.2005.

[5] (瑞典)沃尔克·贝格曼.考古探险手记[M].乌鲁木齐:新疆人民出版社.2003.

[6] 甘肃简牍保护研究中心,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甘肃省博物馆,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中国社会科学院.肩水金关汉简[M].上海:中西书局.2011.

[7] A.甘肃省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总体方案[Z].甘肃省人民政府文件.2013.

B.中共甘肃省委甘肃省人民政府关于推进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建设的实施意见[Z].甘肃省人民政府文件.2013.

C.关于推进酒泉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建设的实施意见[Z].酒泉市人民政府文件.2013.

[8] 目前已有多位学者曾对金塔地区的长城遗址进行GPS定位,其中贝格曼坐标与其他坐标存在较大偏差,图中所见贝格曼K824坐标采罗仕杰观点,见罗仕杰.汉代居延遗址调查与卫星遥测研究[M].台北:台湾古籍出版公司.2003.P88-92.

[9] 遗存名称以长城资源认定资料为准;未纳入长城资源调查的地点,使用斯坦因或贝格曼调查编号。由于贝格曼调查材料较斯坦因更加完整,因此,如某一地点同时拥有斯坦因、贝格曼调查编号时,使用贝格曼编号;贝格曼未调查地点则使用斯坦因编号.

[10] 数据来源:金塔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金塔县志[M].甘肃文化出版社.2009年.p28-29.

[11] 王根绪,程国栋.近50年来黑河流域水文及生态环境的变化[J].中国沙漠.1998(9).

[12] 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 黑河流域近期治理规划[R].北京: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2001.

[13] 黑河流域管理局.黑河哨马营断面水情[EB/OL]. http://www.hhglj.org/content/2012-12/325.html.2012-12-25.

[14] 数据来源:中国知网[DB/OL]. http://www.cnki.net/.2014-2-24.

[15]  同7.

[16] 金塔县人民政府.金塔县城市总体规划[Z].兰州:甘肃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2012.

[17] 金塔县人民政府. 金塔县航天镇总体规划、镇区控制性详细规划[Z].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2011.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金塔县长城破坏风险影响因素调查与研究
喜欢 (1)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