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王英之:长城如此温热(50)长城砖砚墨磨人

长城随笔 长城 作者 662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长城砖砚_副本废墟里发现了一块砖砚。
砚台,中国特有的文房四宝之一。
古人做砖真的是人类建筑史上一个里程碑式的发明。
中国人制造砖,在明清两代做得几乎登峰造极。不久前在北京故宫博物院陈列的明朝“金砖”可见一斑,据说现在太和殿地面铺的地砖就是“金砖”,乌光明亮、细比凝脂、千锤百炼、坚如磐石。中国历史上朝朝建城,代代筑墙,不知道用去多少块砖?万里长城用砖无计其数,最新的“百度”资料:
长城由1795万块砖头垒起来的,一块石头有两三千斤重。万里长城的工程量,据粗略估计,仅以明朝修筑为例,若将其砖石、土方用修筑一道厚1米、高5米的大墙,可环绕地球一周有余。如果用来铺筑一条宽5米、厚35厘米的马路,那就能绕地球三四周了。如果把所有朝代所修的总计10万里来计算,则这道长墙可绕地球十几周,这条马路,可绕地球三四十周。

这是财富,也是力量,振聋发聩,惊天动地。那可是每块沙土做的大块头,是用蛮力合着血汗,生命扯着日精月华揉出来的,是水与火粹出来的。我一直对砖有种敬畏,它实为肉身且有精灵。不是也有人咏志“我是一块砖,哪里有用哪里搬。”我知道那是一种精神,一种奉献,可歌可泣。
砖还有别的用途吗?有的!在我年轻的时候,有一次到农村文化调研,晚上安排我到队部过夜,同炕的饲养员大爷用的是一块残砖当枕头,那情景深深刻在我的心头,至今鲜明如初。这一次在蓟东燕山脚下的板厂峪我发现了一块用砖做的砚台,一块浸满了风霜雨雪,熏透了历史烟尘的砚台,尽管灰头土脸,其貌不扬,却是长城窟里的遗物!只要想一想她经历的峥嵘岁月,怀抱的边塞烽火,我的心一下子沉下。这块砖砚,约长 30厘米 、宽20厘米 、 厚 8厘米。砚面四分之一处挖刻一汪砚池,想当然汪水用的,砚面微微下凹,该是研墨的遗痕。
长城不仅仅是靠泥浆浇灌的,也是靠墨水浇灌的。长城有威武雄壮的气概,也有文化斯文气象。
长城文化内涵深广,有待我们慢慢去求索。
长城砖砚墨磨人。
有人说长城砚是石头的,下一篇我来写石砚的事。

本文作者:王英之先生,图文均来自王英之先生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王英之:长城如此温热(50)长城砖砚墨磨人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