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王英之:长城如此温热(51)残碑碎语

长城品茗 长城 作者 1203次浏览 1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清理废墟是个体力活。

殘碑5 殘碑4 殘碑3 殘碑2 殘碑
2013年,上级决定修复244号敌楼,11月6日板厂峪出民工清理244号楼周围地基,他们气喘吁吁爬上大安口时,一阵凛冽的北风穿长城而过,兜鼻子盖脸毫不客气,但民工的锹镐还是触动了或许尘封了几百年的残砖败瓦,惊醒了沉睡半个世纪的山神。
这段长城东西走向,沿着山脊一直向东再一百公里可达明长城的尽头——山海关。向西二十公里与义院口长城接壤。如同巨大的围屏,护佑山南沟峪里的乡民,冬天不那么冷,夏天又可以挽留南来的海风,降下丰沛的雨水,清凉的气流适于人类生存和万物生长。古长谷峪堡座落在沟底,今天叫板厂峪村,是当今有名的长城后裔村。
随着清理的进行,发现了几块石碑碎块,一面有碑文,但是零零碎碎的碑文还是透露出该楼的前生。其中有一块出现有“凤阳戚继光”几个字,其他的也有“陈忠原”、“张沛阁”、“刘揖听”、“张拱立”等人的名字。参考附近长城敌楼残存的建楼石碑,我们可以断定,这些碎石碑是该楼建楼记事碑的残碑无疑。
修建时间大约与附近的董家口长城石碑记载的时间相差无几:即大明万历二十三年。

董家口长城石碑原文:
现存河北省抚宁县董家口东长城上石碑碑文:
大明万历二十三年秋防,德州营修完石口木马峪七十八台,西空起至西山崖止,拆修二等边墙四十丈,创修三等边墙五丈,敌台一座。
铁匠王志高等鼎建。

参照东邻平顶峪长城石碑,其中也有戚继光的名字,可以判断,六眼楼的建造也在戚继光担任“总理练兵事务,兼镇守蓟州、永平、山海等处地方总兵官、中军都督府左都督凤阳戚继光”期间。

现存河北省抚宁县平顶峪村东长城上石碑碑文:
肆号烽应建台壹座,仲夏之吉修完石大水门伍拾伍号。
总督蓟辽、保定等处军务,兼理粮饷,都察院右都御史,兼兵部左侍郎真定梁梦龙。
整饬蓟州等处边备,兼巡抚顺天等府地方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同安陈道基。
巡按直隶监察御史历城于鲸。
整饬永平等处地方兵备,兼管驿传山东提刑按察司副史南海陈万言。
总理练兵事务,兼镇守蓟州、永平、山海等处地方总兵官,中军都督府左都督凤阳戚继光。
总督军务中军副总兵山海徐枝。
协守东路副总兵官榆林孙朝梁。
抚院中军参将古北谷九皋。
总理练兵中军都司囗囗黄宗统。
分守石门路副总兵甘州张拱立。
真定标营参将定州胡懋功。
督委官、原任参将遂平赵竭忠。
提调官永康景良忠。
囗囗千总、百户真定任如帮。
把总、百户保定辛大相。
石匠耿周等。
边匠田周等。
木匠张囗囗等。
窑匠陈良增等。

其中“分守石门路副总兵甘州张拱立”与六眼楼残碑里的张拱立相同,为又一佐证。
通过对平顶峪东长城石碑文字的分析,形制和内容与蓟东长城各敌楼的石碑大同小异,都是修建长城的记事碑。记述内容涉及本工程的完成时间、地点、负责人、各级别参与工程的管理人、工程工匠头役名单。
据六眼楼东吴家楼发现的石碑,其长110公分、宽60公分、厚15公分,青石板材。与六眼楼长城石碑残块大体一致。
透过长城石碑碑文我们推断,我们可以认为长城石碑是一块工程承包质量监督公示牌。可见当时建设工程的管理相当严谨。现场施工井井有条。譬如现场有管工头目、管烧灰头役、窑匠头役、泥瓦匠头役等,分工明确。所以,我们不难推断偌大的工程,在月余就可以完工,而且各工程段彼此完美契合,现场忙而不乱,长城风格整体划一,体现在明朝万历时期大规模工程已经达到相当高的的管理水平。
六眼楼长城石碑虽然残缺不全,大体内容还是可以认知,尽管有些冷冰冰工程管理味道。却为六眼楼道出来诞生的年代,也是幸事。
长城碑不完全都是如此,也有温情横溢的。北京八达岭一块长城碑,为我们管窥长城的壮丽,大有如金石般铿锵有声,那碑文刻道:

天际丹梯拱帝州,高台插汉跳燕幽。
风云北极凭栏处,星斗西垂倚剑流。
龙啸层巅如雨霁,虹垂大漠夕阳收。
辜簪白笔巡行暇,暂向青山纪胜游。

晓霁扬兵紫气重,振衣一上最高峰。
树从碣石晴霞绕,酒近华阳彩雾封。
双阙去风吹薛荔,九陵明日挂芙蓉。
群公鸣佩山云起,仿佛相携尘外纵。
姑苏徐中题

本文作者:王英之先生。图文均来自王英之先生。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王英之:长城如此温热(51)残碑碎语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在这些残碑中,我第一次看到了鼎建碑中阳刻的残碑。不知道其他地方是否有这样的情况?
    huang2016-06-10 21:37